008 公路旅行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艺术家008 公路旅行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原,公路的左侧是荒瘠的岩石山,红色的岩石宛若炙热的火焰,干枯的灌木植物在沙土里不屈地生长着,在荒芜的沙石之中点缀着几点绿色,然后就是无尽的黄沙和红土。公路的右侧是一片谷底,红色的土地上绿色显然多了起来,在怪石嶙峋的土地之后,甚至可以看到地平线尽头的绿树成荫,那一片压压的绿意和天空的蓝色连成一片,蔚为壮观。

    就在这一瞬间,一直无限延伸、消失在天际的公路,彷佛把天空劈成两半似的,左侧的天空刹那间变得血红,带着一些褐色的深沉,风沙在荒芜的平原上肆虐,天空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塌下来的危险一般;右侧的天空却依旧碧蓝如洗,万里无云的蓝色清澈透明而宁静,甚至还可以在薄纱般的飞机云上感受到闲云野鹤的味道。

    极致的阴沉和极致的明亮,诡异地以公路为界,泾渭分明的区分开来,但二者的交界处又是如此清晰明确,就像太极图的黑与白一样,对比强烈却毫无缝隙地融合在了一起。此情此景,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即使是两世为人的顾洛北,也惊讶地合不拢嘴。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钟,顾洛北驾驶着他老而弥坚的雪佛兰行驶在七十号州际公路上,他把车速放慢了下来,布莱克-莱弗利拿着顾洛北的傻瓜相机正在疯狂地拍照。刚刚看到这副壮丽景象时,两个人都有些愣住了,直到顾洛北先反应了过来,才把相机翻出来,让布莱克-莱弗利快照相。

    从纽约出发之后,他们看见了绵延不绝的农场,也途径了宁静安逸的小镇,见识了落基山脉顶峰上盛夏的残雪,也走过了山谷里乡村的诗情画意,从绿荫满眼的山林,驶进寸草不生的荒漠,领略了大漠的孤寂,也体验了谷底的苍凉。这一次公路旅行,绝对是顾洛北两世人生中最棒的体验。

    在经典的电影“天堂电影院”里有这样一句台词: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会以为这就是全世界。顾洛北对此深信不疑。

    即使一路风景美不胜收,但眼前的奇观,依旧让顾洛北和布莱克-莱弗利彻底被大自然折服了。彷佛在某一瞬间,那神奇的景观忽的消失了,被远远地抛在身后,两个年轻人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拍下来了吗?”顾洛北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干巴巴地询问了一句。

    布莱克-莱弗利没有回答,低着头,应该是在确认胶卷还剩下多少张底片,过了好一会,她才爆发出激动的喊声,“哇哦,贝尔,你敢相信吗?你相信吗?”即使亲眼所见,甚至拍下了照片,依旧让人不敢置信。

    布莱克-莱弗利拉扯着顾洛北的右手,语无伦次地大吼大叫着,一个劲在抒发自己的感叹,但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句话。

    顾洛北一开始还兴奋地和布莱克-莱弗利一起尖叫一起欢呼,但不出几秒,顾洛北就发现车子失控了,他连忙让自己冷静下来,“等等,等等。”可身边的布莱克-莱弗利双脚跪坐在副驾驶座上,依旧在手舞足蹈,顾洛北不由得大吼了一声,“莱弗利,我们要翻车了。”

    猛地,车子的方向盘一打转,车子忽的往右一拽,布莱克-莱弗利顿时失去了重心,跌倒在座位上。顾洛北连忙抓紧方向盘,狠狠地往左一收,不过力气用猛了一些,收得太多了,车头又朝左侧猛冲了一段。如果换一个不够冷静的人,此时早就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不然就是刹车和油门弄混了,那么就是一场杯具了。还好,顾洛北的脑子里意念十分清晰,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手指关节已经泛出了白青色。他先没有动方向盘,看车子又冲出去几米之后,然后把方向盘往右轻轻一带,方向又回到了原来的方向上。右手迅速把车子从四档换到了三档,然后再切到二档,车速这才稳定了下来。

    当车子终于稳定下来,朝着既定的方向疾驰时,顾洛北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是一身冷汗了。他侧了侧头,看了一眼横躺在副驾驶座上,十分狼狈的布莱克-莱弗利。

    和死神擦身而过之后肾上腺素的爆发,让顾洛北背后一阵嗖嗖凉,不过很快,他就爆发出一连串豪爽的笑声。是死里逃生的庆幸,也是惊险刺激的兴奋。对于顾洛北来说,他已经死过一次了,这辈子他就是抱着放开自己的心情,体验一种自己向往的、却没有能够经历的人生,他要做到生如夏花、死而无憾。所以,刚才的危险对于他来说,和坐云霄飞车没有太大区别。

    沉寂了几秒之后,布莱克-莱弗利也大笑起来,她挣扎着坐了起来,虽然手脚都在不住颤抖,毕竟她才十五岁而已,但刚才几分钟内发生的事:先是人生难得一见的奇景,然后又是九死一生的车子错乱,还是让布莱克-莱弗利经历了她人生最为刺激的三分钟。

    一直到肾上腺素的作用消失之后,布莱克-莱弗利才感觉到T恤早已经湿透了。如果不是顾洛北够镇静,如果不是公路上没有其他车,如果两侧不是平原而是悬崖,只怕现在的结果就不是这样了。

    这种后怕,让布莱克-莱弗利一时有些沉默,干笑了两声,然后两眼无神地看着公路前方。顾洛北回头看了布莱克-莱弗利一眼,她眼底的混乱清晰可见,彷佛一瞬间,脸颊就消瘦了下去。这让顾洛北叹了一口气,就算这妮子胆子再大,也不过十五岁而已,刚才的生死线上的刺激还是把她吓到了。

    回过头,顾洛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他和她才刚刚认识两天不到,他倒是可以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不过十五岁的小盆友,他还真没有办法产生其他想法。按照顾洛北的记忆,布莱克-莱弗利此时应该才十三岁而已,但询问之后,布莱克-莱弗利却十分确定地说,她是十五岁,八五年出生的,顾洛北虽然奇怪,也只能当做是自己两世为人,记忆发生一些错误了。

    “你是否感到冰冷无助?你徒劳地造着希望,但徒劳便是你的所有。记住这所有的悲哀和沮丧,然后放手,放手!”

    顾洛北的嗓音很动人,清澈干净的声音很有辨识度,在尾音的处理上还有一些淡淡的沙哑声。盛夏的夕阳已经徐徐落下,如血的颜色洒满整个大地,虽然不及刚才景象的壮观,但也壮丽地无法用言语表达。顾洛北声音的出现一点也不突兀,就彷佛是这雄伟景象原本就带着的背景音。

    布莱克-莱弗利的耳朵接收到了那动人的嗓音,心底就好像涌入一股暖流,让心底的沉闷、害怕、紧张等所有负面情绪都一点一点消弭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缕缕淡而温暖的阳光。当顾洛北唱到最后一句“放手(Let.It.Go,也可以译作:忘怀)”时,神奇的,布莱克-莱弗利的手脚不再颤抖,血液里的寒冷消失不见,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这是什么歌?”布莱克-莱弗利脱口而出问到,停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你的歌声真好听。”心底还再加重了一句,“真心的。”

    “不知道。”顾洛北没有回头,只是嘴角勾勒起一个弧度,“刚刚随口哼的,就叫‘天光(Iridescent,也可以译作:彩虹)’。刚才看到那壮丽的景象,你不觉得就好像上帝投射下来的天光吗?也许看到天光的人都会得到祝福哦。”顾洛北说完还轻笑了一下,语气里隐约透露出轻松,让人紧绷的心不由自主就松懈了下来。

    “天光?”布莱克-莱弗利轻轻念了两遍这个词汇,真的再合适不过了,她心底的黑暗就被这天光照射得无影无踪了,“是你刚才创作的?你太厉害了,能不能把整首歌写出来,、唱给我听听?”

    顾洛北耸了耸肩,随口说到,“目前脑袋里就这两句。以后完整写出来之后,再唱给你听。”自从他尝试偷窃别人的成名曲拿去卖钱未果之后,他就知道,音乐没有捷径的,即使他知道某个注定会大红大紫的歌曲旋律如何,但无法谱成曲谱,无法搭配上合适的歌词,都是没有用的。

    就算他把一首歌完整写出来了,每一首歌和每一部电影、电视一样,它们的成功都是和时代背景有关的,在什么时间点发行,顺应了什么潮流,为什么受到大众欢迎,都是有理可循的。并不是说,他随意写一首歌,比如把未来大红大紫的嘎嘎小姐(Lady.Gaga)的歌抄袭过来,放在2000年肯定是不会成功的,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顾洛北开始自己学习谱曲、自己学习写词。两世为人的经历,前世听过无数优质好歌,也许还要加上这一世本尊的天赋,这些资本都让他在歌曲创作上拥有了不错的发展。从六岁开始自学,到现在,他已经逐渐进入了创作人节奏。参加鹰岩音乐节,就是他作为音乐人的一个梦想。

    “呵呵,这首歌听起来可是很大气的,没有刚才的灵感,你能完成创作吗?”布莱克-莱弗利已经恢复了正常,先是一曲天籁,而后顾洛北的插科打诨,让她心底最后一点黑暗都消失不见,语气也轻松了起来。

    “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顾洛北眉毛挑了挑,嘴角那个痞痞的笑容又再次出现,“亲爱的,到时候你不要为我的魅力所倾倒。”顾洛北自恋的语气,逗得布莱克-莱弗利在副驾驶座上咯咯直笑。

    今天第一更,求收藏和推荐,呵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艺术家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艺术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艺术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艺术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