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11 不值一提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艺术家章节目录 011 不值一提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林肯公园的表演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听雅各布-提波说,他们之前已经表演了快一个小时了,顾洛北错过了大部分的精彩,不过能够听到“更近一步”中主唱查斯特-班宁顿那野性的咆哮,也算是不白跑一趟了,而且在表演完毕之后,安可时,林肯公园又演唱了一次“更近一步”,让顾洛北终于听到了一次完整版。

    “这个乐队太有范儿了!你知道吗,他们刚才安可演唱的那首‘更近一步’,在来鹰岩之前我就在网络上看到了,雅虎的讨论区里完全就翻天了,全部人都在追捧这首歌。今天来现场听了,才发现,真正出色的还是现场,真的是太让人亢奋了。”吉伦-哈斯手舞足蹈地在那抒发着心里的感叹,“你们知道吗,我刚才听说,他们办了四五十场地下演唱会,都以失败告终,没有一家唱片公司肯签他们。你们猜,他们被拒绝了多少次?”显然,刚才吉伦-哈斯在这里也不是傻等的,也探听到了不少东西。

    这些背后故事顾洛北知道一些,但详细的数字就记不清楚了,他知道林肯公园在出道之前,混迹地下乐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唱片公司肯签约他们。具体时间好像长达三四年,独立乐队的日子的确十分艰难,“多少次?”

    顾洛北把话接了过来,满足了吉伦-哈斯掉人胃口的心理。于是,吉伦-哈斯就得意地笑了起来,“四十二回。”这个数字让不知情的顾洛北和雅各布-提波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其实顾洛北原本就是做娱乐记者的,对于娱乐圈的艰难十分了解。

    偌大的娱乐圈,艺人成千上万的,真正能够取得成功的也就是少数几个,更多的是在二三线挣扎。镁光灯下的生活看似人人艳羡,但要并不是所有进入这个圈子的人都可以站到镁光灯之下的,就算站到了镁光灯之下,获得公众关注、真正走入一线,又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任务。

    顾洛北知道归知道,但听到林肯公园居然被唱片公司拒绝了四十二次,还是觉得十分吃惊。想到他们忧郁心境的前景,也不由有些黯淡。

    “就连他们都如此艰难,那我们……”说这话的是雅各布-提波,话一出来,几个人都泄了气,吉伦-哈斯也没有兴奋的心思,就连布鲁斯-斯特伍德的低气压都又降了一些。

    忧郁心境这支乐队成立之初,就是当做一个梦想在经营的,吉伦-哈斯、雅各布-提波和布鲁斯-斯特伍德三个人未来都是想进入音乐这一行,才会坚持下来的,在顾洛北加入之前,忧郁心境就已经组成长达两年时间了,只不过一直籍籍无名,即使在哈佛大学校内都没有什么知名度,更不要说扩大到学校之外了。一直到第二年的下半年才稍微有一些起色,真正的转折点是顾洛北的加入。

    顾洛北不仅在歌唱创作上都有天赋,而且重点是他很肯学,从八岁进入外外百老汇开始,他就在断断续续学习音乐的东西。进入忧郁心境之后,他也尝试为乐队创作一些曲目,有好有坏,偶尔还能有一两首优秀的歌曲出来。之后,忧郁心境的名气才一点一点累积了起来。

    所以,忧郁心境这支乐队虽然目前还是大学独立乐队,但他们会来参加鹰岩音乐节,就是抱着能够被唱片公司看中的心情来的。

    但和其他三名成员不同的是,顾洛北早在三岁的时候就想通了,这一世他就要按自己的心意而活,活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所以即使知道娱乐圈的混乱和艰辛,他依旧选择了进入百老汇学习,依旧选择了进入忧郁心境这支乐队。顾洛北知道,不管后果如何,他尽力了他享受了,他潇洒了,那么就没有遗憾了。

    很快,顾洛北第一个就从低沉中恢复了过来,“呵呵,我倒觉得我们更出色。要比金属摇滚,也许我们不够强,但我们的音乐也有自己的特色。之前在波士顿不就得到过肯定了嘛。”顾洛北说的是以前忧郁心境在波士顿街头表演时,有星探看中了他们,不过当时那名星探只要求签顾洛北一个人,所以就被拒绝了。

    听到顾洛北的话,更为活泼的吉伦-哈斯也就恢复了过来,毕竟这种事愁也是没有用的,玩独立乐队之前,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过了解了,又不是一无所知扎进来的。“就是就是,明天我们的表演,也让天使之城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

    布鲁斯-斯特伍德还是一副僵尸脸,但可以感觉得出他身上的冰冷稍微缓解了一些。倒是思绪繁多的雅各布-提波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顾洛北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猜测都错了,林肯公园此时根本没有签约唱片公司,更不要说录制专辑了。不过听吉伦-哈斯所说,难道林肯公园是把歌曲发布到了互联网之上,获得了超高人气,才引起了唱片公司的注意?

    烦躁归烦躁,担心归担心,第二天太阳升起之后,不管是布鲁斯-斯特伍德还是雅各布-提波,都把心思收起来了。因为今天他们就需要上台表演了,以前他们在街头表演过,也在大学集会时表演过,但今天不同,这是一个音乐节,而且还是观众颇多的音乐节,让他们不得不格外重视。

    再说了,一英里的街道上有六个舞台,观众到哪完全都是自主流动的,如果舞台前只有小猫两三只,那就丢人丢大了。昨天看别人舞台前没有人还有心情调侃两句,今天轮到自己了,没有一个人有好脸色。对了,顾洛北除外,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舞台前人数的多少,而是把精力都放在了吉他的调弦上。

    在顾洛北看来,观众多还是少不是重点,即使只有一名观众,只要他们的表演获得了这名观众的喝彩,就算是成功的。如果迷恋掌声和欢呼,顾洛北就会留在百老汇了。顾洛北就是希望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享受这个过程就好。至于观众和掌声,如若是知音一名就足够,但只是哗众取宠万名都嫌少。所以,顾洛北的心态很好,再好不过了。

    忧郁心境的表演时间是下午两点到两点半,顾洛北等人早早地就在后台准备了。今天要演唱的七首歌,全部都是由顾洛北作词作曲的,其中不乏在波士顿地区取得不少人气的歌曲,但能否在今天取得现场观众的回应,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第一首歌就唱‘最后(In.The.End)’。”顾洛北回头说到,其实在乐队内他是年纪最小的,其他三个人年纪最小的吉尔-哈斯也都已经二十二岁了。但因为顾洛北在乐队之中担任了作词作曲的工作,完全就是乐队的主心骨,再加上顾洛北心理年龄比他们三个人都老成,所以无形之中乐队还是都会以顾洛北为中心的。

    “最后”这首歌是顾洛北进入忧郁心境之后创作出来的第一首好歌,是他进入乐队一年多之后。当时乐队处于一个极度低谷,顾洛北创作了这首歌,巧合的是,副歌中有一句歌词和昨天唱响全场的林肯公园在未来风靡全世界那首“最后(In.The.End)”是一样的,都是“到了最后,才发现那根本不值一提”,不过林肯公园的那首歌是充满绝望的,是在分手之后极尽全力挽留,却发现无济于事,而顾洛北所创作的这首歌,是充满希望的,是在历尽千辛万苦之后,发现所有的挫折和灾难都不值一提。同样一句歌词,却可以延伸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意义。

    顾洛北提议在今天开场演唱这首歌的意义,不言而喻,他就是希望三位队友能够明白,所有的挫折和灾难都是不值一提的,只要他们发挥出了水平,那么无论什么结果,都是水到渠成的。

    顾洛北才如此一说,其他三个人就都明白了。这首“最后”也算是他们在波士顿地区闯出名头的第一首歌,在今天作为开场演唱,意义就更加特殊了。但当登上舞台时,看着舞台前面零零散散的三四十个人,吉伦-哈斯三个人还是有些患得患失,心情十分忐忑。

    此时才不过下午两点,正式午饭过后的慵懒时间,虽然整条街依旧吵吵闹闹,但昨天下午十分音响震天的热闹场面全然不见。按照经验来说,要再过一个小时左右才会再次热闹起来,忧郁心境被安排在这个时间点也无可厚非,虽然是主办方邀请过来的,但在洛杉矶,他们的知名度实在是很可怜,无限趋近于零。

    顾洛北却没有给队友悲春伤秋的时间,把吉他插好电,朝鼓手雅各布-提波挥了挥手,就开始下鼓点了。

    前奏是键盘搭配沙锤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悲凉,当顾洛北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出来时,“不知阴影何时开始滋生,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无论多么努力都于事无补!”鼓点和贝斯的声音紧接着就加了进来,带着震撼带着悲伤带着苍凉,透过音响在空气中震荡出一阵又一阵的节奏。

    今天第二更,继续求收藏求推荐。

    关于更新票问题,七猫明天踏上归家旅程,尽量努力,希望可以把更新票拿下,哈哈。那啥,推荐再给力些撒,哈哈。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艺术家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艺术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艺术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艺术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