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演技探究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艺术家027 演技探究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这一次的妆容虽然略显夸张,但理查德-凯利还算满意,让马克-凯斯稍微再化淡一些,就没有问题了。相反,那种黑暗扭曲而不失妖艳的风格,让理查德-凯利觉得和角色十分贴近。之后顾洛北再套上已经搭配好的T恤和衬衫,一个八十年代的高中生就出现在了眼前。

    顾洛北和剧组同仁们还没有聊多久,就听到理查德-凯利“投入拍摄”的呼喊声了。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剧组就直接进入了正式的拍摄,这就没有更多的时间让顾洛北好好琢磨演技是怎么一回事了,只能按照他自己的理解和方法,投入拍摄了。

    电影的拍摄和屏幕上看起来是截然不同的,摄像机和照明的摆放都是有讲究的,所以演员如何走位,表演的时候视线停留的位置,包括如何卡戏和接戏也都是需要排练的。在有对手戏的情况下,每个人站立的位置,说话时候的站位和卡位也都是需要排练的。所以,一般在正式进入拍摄之前,剧务就会过来告诉演员如何走位和镜头的位置,导演只有在需要对演技进行指导的时候才会亲自上阵。

    这一切对于顾洛北来说都是新的体验,即使上一辈子做娱乐记者的时候,有在现场看过拍摄场面。但看过和置身其中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感受,更不用说还需要对这镜头进行表演了。

    电影开拍之后,原本以为会成为帮助的百老汇经验,没有想到却成为了阻碍。百老汇舞台上的表演,需要表情尽量夸张,只有这样才能让观众看清楚;但电影却反过来,由于摄像机的近距离捕捉,所以表情的每一丝变化都会在大屏幕上格外清晰,需要的是节制和掌控。这一点,顾洛北做得还算不错,在理查德-凯利面试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顾洛北在表情和眼神掌控上还是不错的。

    但还有一点,百老汇是大型舞台,台下观众无数,所以台上的演员眼神一般会扫视,力求让每一位观众都感觉到视线的接触。而电影却不行,需要的是对摄像机、对角色的小范围聚焦。简单来说,就是要学会捕捉摄像机,即使不是直视摄像机,也要明白此时摄像机在哪里,眼神和表情应该如何按照角度展现出来。这对于顾洛北来说,就是十分困难了,要有敏锐的摄像机方位感,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练成的。

    这就导致了“死亡幻觉”的第一场戏在排练过程就花费了不少时间。终于进入拍摄之后,却又因为顾洛北太过刻意去寻找摄像机,反而丢失了表演的重心,当初理查德-凯利面试时看到的灵动感完全消失不见。出师不利,这让剧组的人都有些烦躁。

    “停!”理查德-凯利的声音在面前空旷的峡谷里有清晰的回音。这是在拍摄第一场戏,也是电影中的第一场戏,是观众对东尼-达克这个角色的第一印象。“贝尔,还记得面试时你的那个感觉吗?敏感脆弱,无助孤僻,却又不失年轻人的童真。现在要的就是那种感觉,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你的笑容里还可以参杂一些诡异,那种只有你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得意。”

    虽然目前只NG了三次,但顾洛北还是很有压力的。压力的主要来源是,他不知道在镜头面前应该如何表演,还是太过拘束了,或者说太在意摄像机了。

    在百老汇的舞台上,虽然眼神和表情都会透露出在和观众交流的感觉,但事实是,因为舞台距离观众席太远,交流并没有想象中来得频繁,自然也没有那么困难。可在镜头前不同,演员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就是在通过镜头和观众进行交流。如何自然、不流于痕迹地把角色的精髓呈现出来,这就是一门学问了。

    演技,包含的内容可不仅仅是表演,还有如何让你的表演和观众产生共鸣,还有如何和对手产生火花,这都是演技的一部分。顾洛北这才发现,自己似乎给自己找了一件天大的麻烦事,不过只有充满了挑战,演技这件事才越发有趣起来。

    之前无论是百老汇还是乐队,顾洛北一直都是在音乐上充满了斗志,但今天,顾洛北第一次发现,其实演戏是一件充满了挑战、充满了魅力的事,比起音乐来说也不遑多让。

    “给我一点时间。”顾洛北朝理查德-凯利说了一句,然后就走到旁边坐了下来。

    演技是什么?这个课题实在太过深奥,恐怕影帝影后级别的演员也无法阐述清楚。但角色是什么?这个问题就相对简单一些了。一个角色,是一个人物,一个活生生的人物,他也有个性有人脉有优点有缺点有喜好,每个剧本都是一个世界、一个故事,生活在剧本里的角色一起构建起了这个故事。能够把角色饰演好,能够把整个故事说活,能够使观众有代入感,就是演技。

    一般来说,演员分为本色和非本色,本色演员的演技源自于自身最真实的感受与体验,非本色演员的演技则更多的体现在自身对角色的感悟和理解。其实不管是本色演员还是非本色演员,普遍人对于演技的认可,就是演什么像什么,或者在自身和角色中去挑战所谓的反差式表演,争取成为出色的本色或非本色演员。

    但顾洛北却不这样认为,他觉得演技应该是对一个角色的深入感悟和理解,然后结合对自我先天条件的认识与运用,进而找到自身与角色的最佳契合点。不仅能够发挥出角色本身的魅力,也要体现演员本身的魅力。当然,这只是他个人对演技的一点理解。

    在东尼-达克这个角色上,要演绎出角色的精髓,那么就要找出他性格的根源。顾洛北在沙地上席地而坐,看着眼前空旷的峡谷,天边的云彩在夕阳的映照下变化出各种色彩。

    东尼-达克为什么会有如此性格?他的脆弱他的忧郁他的敏感,是如何形成的?任何一个人的个性,都是有迹可循的,不是凭空就产生的。包括家庭、学校、朋友、成长经历,甚至这个人生活中遇到的一些琐碎的事情,都可能成为个性形成的一个因素。

    剧本里不可能把一个角色的一生都详详细细写出来,也不可能把他个性的形成一一分析出来。剧本里的角色已经成型,有的编剧会给这个角色做一些特别的注解,但大多数编剧不会。那么这个角色性格的来源,这个角色言行举止的意义,这个角色神态动作行为的根源,就需要演员来演绎了,通过演员的表演展现出来,让一个角色变得有血有肉、变得立体起来。简单来说,这个角色就需要演员自己丰满起来。

    想明白了这一点,顾洛北才知道,自己在准备上严重不足,还以为就直接上阵演就是了,可事实上,要有好演技,要有好戏,这样是不行的。他应该把东尼-达克的一生都写成剧本,在自己的脑海里,把东尼-达克从出生到现在的点点滴滴都构建起来。有必要的话,还要把他的父母,他的朋友,包括他的经历都具体化。其实,就是为东尼-达克写自传。

    如果把一个人的十八年人生都化成文字,那么这本自传至少也要有十万字,详尽一些,三四十万字也是有可能的。虽然顾洛北不能通过笔尖一一演化成文,但他至少可以在脑海中为东尼-达克拍一部自传电影,把他的人生演绎一遍,如此以来,角色就生动丰满起来了。

    不过想法是好的,真正要付诸行动,顾洛北才知道,这是一个超级庞大的课题。即使他两世为人,要他自己一一回想自己上辈子的人生,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要构建一个陌生人的人生。演技,果然不是容易的。

    再说了,现在整个剧组都在等着顾洛北一个人,他也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慢慢进行写自传这个工作。

    还好,顾洛北两世为人还算是一点优势,究竟经历丰富,所以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刚才表演的缺点。除了对镜头过度在意之外,他还是游离在东尼-达克这个人物之外。东尼-达克原本就有处理情绪方面的问题,一直都在看心理医生,即使在家里他也有着自己的保护壳,不轻易把心事吐露。所以,这个精神不稳定的孩子,他的眼神是孤僻的无助的脆弱的,同时也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这就是理查德-凯利所说的诡异。

    思想上有了方向性,脑袋顿时就清醒了许多。顾洛北也知道不能因为他一个人耽误大家的时间,所以又坐了一会,等脑袋完全冷静下来之后,把第一次在镜头表演的兴奋、在意都按压下来,就再次回到了镜头之前。

    再次开始拍摄,虽然还是NG了两次,但显然,顾洛北已经渐入佳境了,表演不仅自然了许多,也逐渐恢复了当时面试的水准,这让理查德-凯利紧张的心稍微松了松。

    “卡。”理查德-凯利的声音总算没有那么紧了,剧组的大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贝尔,再拍一条,你嘴角的笑容情绪已经到位了,不过要再收一些,镜头效果会更好。”

    今天第二更。新书艰难啊,继续求收藏求推荐。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艺术家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艺术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艺术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艺术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