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街头演出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艺术家029 街头演出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周围都是一成不变的面孔,破旧的地方,疲惫的脸孔;早早起来开始日常的竞争,无处可去,无处可逃;他们的泪水盈满了眼睛,面无表情,面无表情;把头深埋,想把我的忧愁忘却,没有未来,没有未来。”

    顾洛北的声音比平时低沉了一些,那种淡淡的沙哑声隐藏到了歌声之中,反而多了一种醇厚的质感。他的声音缓慢而沉重,彷佛在叙述一个遥远而悲伤的故事。虽然顾洛北没有刻意去煽情,也没有加重声音的重量,可是从旋律、从歌词、从演唱中,却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

    “感到有些可笑,感到有些悲伤,那些我曾沉醉于其中的梦,是我有过的最美妙的。我发现很难向你说明,因为这很难接受,当人们的日子就这样循环往复,这真是一个非常非常,疯狂的世界,疯狂的世界。”

    顾洛北演唱来,自己也感觉鼻头有些发酸,这首“疯狂的世界”让他想起了出车祸的那一刻,这的确是一个疯狂的世界,有些可笑有些悲伤的世界。很多时候,触摸到心底最深处的声音,并不是那些绚烂的技巧和花样,反而是这种最淳朴最直接的情感表达。

    无疑,“疯狂的世界”这首歌,旋律和歌词本身就有一种沉重地让人喘不过气来的能量,再加上顾洛北那动人的嗓音,效果是惊人的。几乎在所有人面前都铺展开来一副历尽沧桑的画面,这个可笑而悲伤的疯狂世界,让人潸然泪下。

    当顾洛北清唱完这首歌时,片场一片沉默,所有人都若有所思。而“死亡幻觉”的编剧兼导演理查德-凯利更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这首“疯狂的世界”,演唱出的就是理查德-凯琳内心深处最直白的想法,是东尼-达克对这个世界的无奈和控诉,也是“死亡幻觉”这个故事真正发人深省的内涵。

    所有艺术形式都是相通的,因为它都能够震撼人的内心、人的情感、人的灵魂,那种感动,在精神层面上是一致的。无论是电影是画作是音乐,还是其他艺术形式,都能够达成这种效果。

    这首歌是顾洛北截止到目前为止,演绎得最为精彩最为传神的一首歌,比之“海阔天空”还更能打动人心,看看现场大家沉默的表情就知道了。

    由于当年对于“死亡幻觉”的记忆并没有那么深刻,所以顾洛北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理查德-凯利,自然也不记得电影原来的配乐是什么,但现在剧组成员的直接表现,证明了顾洛北全新的编曲对于电影来说,绝对是锦上添花的。这也是对顾洛北音乐道路上的又一次肯定!

    理查德-凯利是导演系毕业的,他对于音乐可是一窍不通,甚至连识谱都成问题。所以,拿到了新编曲之后,他只看了歌词,就焦急地跑了过来,非要缠着顾洛北唱一遍给他听。

    重新编曲之后,用的是钢琴和大提琴,以叙事诗的方式徐徐阐述,用清唱的方式,固然氛围还是略逊一筹,但只要投入情感,也还是可以听出这首歌的奇妙之处。顾洛北也就没有推辞,拿着曲谱就清声演唱起来。

    原本只有理查德-凯利一个人在听,渐渐的,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停下了手中的事,静静地听着顾洛北的歌声,进入由一把宛若天鹅绒般嗓音构成的疯狂世界之中。结果,就出现了刚才所有人沉默一片的场景。

    “贝尔,我爱你,这首曲子真的是太棒了,太棒了!”理查德-凯利从自己思绪中走出来之后,他一边擦着眼角的泪珠,一边兴奋地抱着顾洛北,不能自已。

    顾洛北却是翻了一个白眼,“凯利,你的爱还是留给各位可爱的美女,至于我,我觉得版权费比较得我的心。”这番调侃的话成功地让理查德-凯利面部发窘,而其他工作人员则是哄笑起来。

    没有疑问,顾洛北版本的“疯狂的世界”成为了“死亡幻觉”的主题曲,这首改编歌曲也让顾洛北收获良多,在编曲上又有了心得体会。不过在电影上映之前,电影还需要取得“疯狂的世界”的改编权和使用权,新改编好的曲子也需要注册版权,之后才能投入电影中使用。不过这些事都是理查德-凯利和德鲁-巴里摩尔需要烦恼的问题了。

    “死亡幻觉”的杀青比预计中快了一天,速度已经算很快了。这对于理查德-凯利来说,再好不过了,他可以尽快进行后期制作,还能赶上明年一月份的圣丹斯国际电影节。

    圣丹斯国际电影节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独立制片电影节,这里是专为没有名气的电影人和影片设立的独立电影节,旨在鼓励低成本、独立制作的影片,对于“死亡幻觉“这样的独立电影来说,无疑就是天堂。这个电影节,是许多新锐导演走向成名的第一个跳板,也是好莱坞大制片公司寻找新秀的人力资源库。

    不管理查德-凯利对未来的规划是如何,“死亡幻觉”是他第一部拍摄的影片,还是希望能够拿出来给观众看。至于是希望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可,还是得到观众的好评,亦或是二者兼有之,就是理查德-凯利个人的想法了。就顾洛北个人而言,作品拍出来好看,那就是最重要的了。

    从弗吉尼亚州回到波士顿,十月份已经过半了。剧组解散之后,顾洛北和德鲁-巴里摩尔一起开车往北面开,到九十三号州际公路的岔路口时,德鲁-巴里摩尔前往纽约,而顾洛北则下车继续往波士顿前行。轻松地搭上了便车,只花了不到两个小时,顾洛北就顺利抵达了波士顿。

    波士顿的交通十分糟糕,市中心的街道没有任何规则可循,作为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波士顿的道路在几个世纪以前就开始形成,没有严格的规划,逐渐把这个搬到填满了。现在遍布整个市中心的街道迂回曲折,每一段都有不同的名称,忽而小时,忽而又随意地分成数条小巷。因为这些杂乱无序的街道,波士顿也被评为美国最不适合骑自行车的城市之一。

    顾洛北在剑桥镇生活了两年,对波士顿已经算有所了解了,但在街头还是会经常性的迷茫,因为这里莫名其妙的小巷实在太多,即使是方向感再好的人,在这里都需要好好琢磨琢磨。

    不过还好,波士顿市政府也明白市里的交通混乱,为了旅游业的发展,专门建了一条自由之路,这条路的地面全部使用红砖和红游戏装饰,把市内的主要景点都串联了起来。而作为世界最著名的学院镇剑桥镇就在这条自由之路的途经之处。所以,顾洛北要回学校,倒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沿着自由之路前行就可以了。

    从“死亡幻觉”剧组里离开了,顾洛北却依旧没有从东尼-达克这个角色中走出来。答应德鲁-巴里摩尔一起驾车回来的邀请,顾洛北就是希望能够发泄心中的黑暗情绪。可惜未果,一路上总是不在状态,全然没有游刃有余的感觉,毕竟东尼-达克可不是一个高手。结果,两个人分道扬镳,德鲁-巴里摩尔就先去纽约了,顾洛北则自己回来波士顿了。

    在自由之路上慢慢行走,吹着波士顿略带腥味的海风,顾洛北的脑袋也清醒了不少。有很多优秀的演员,因为太过入戏,沉浸在角色中无法走出来,折腾几个月的也是有的。不过顾洛北这辈子本就豁达了许多,思想也早就想开了,所以心中虽然有些沉重,但还不至于无法自拔。

    不远处的欢声笑语,吸引了顾洛北的注意力,抬起头,眼前聚集的人群显然很热闹。波士顿也是著名的大学城,不仅有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还有伯克利音乐学院这样执现代音乐之牛耳的世界顶级音乐学校。所以街头经常都可以看见不俗的表演。

    顾洛北走近一看,在表演的居然是熟人,忧郁心境的三名正满脸笑容地击打着手里的乐器,与民同乐。雅各布-提波坐在一张非洲鼓的上面,兴奋地击打着鼓点;布鲁斯-斯特伍德背着随身键盘玩摇滚;吉伦-哈斯抱着一把吉他正在和周围的人群互动。

    这样的街头表演,他们做过很多次了,不一定要演唱歌曲,更多是演奏音乐,让人群一起舞动起来,仅仅是这个气氛就让人沉浸其中了。

    顾洛北也不由一笑,他并没有走到中间去和队友们汇合,而是在外围一边鼓掌打着拍子,一边和观众们一起迈动了步伐,时不时还低声喝着节奏,俨然就是一个小型演唱会一般。

    吉伦-哈斯一下就发现了顾洛北的身影,嘴角的笑容又更大了一些,抱着吉他就朝顾洛北这里走了过来。顾洛北也不胆怯,踩着节奏就迎了上去。两个人汇合之后,顾洛北在吉伦-哈斯的身边踩着简单的点点舞步伐,立刻带动周围的人都一起跳了起来。

    这周围也不过就二三十人而已,但会驻足的都是对跳舞有兴趣爱好的,所以都和顾洛北一起跳了起来。人数不多,场面也煞是壮观,让许多游客和市民都停下了匆忙的步伐。

    虽然顾洛北手中没有乐器,但他用手打着节奏,用脚踩着步伐,把所有人都代入了旋律之中。舞动着,欢笑着,喜悦着,午后波士顿略显稀疏的阳光,一点一点把顾洛北心中的黑暗抽丝剥茧,笑声开始在音乐声中回荡。

    今天第二更。收藏,推荐;收藏,推荐!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艺术家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艺术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艺术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艺术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