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签约条件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艺术家031 签约条件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下午三点,距离太阳最盛的时间点已经过去了一会,现在又已经是十月底了,秋老虎的威力还在空气中残留,严冬的脚步又已经近了。但坐在咖啡厅里的雅各布-提波,整个背部都被汗水浸湿了,手脚不安分的抖动着。

    虽然和环球音乐约好了三点见面,但为了表示重视,顾洛北两点一刻就被三名队友拉着来到了见面地点。单从这个举动,就可以看出忧郁心境队内对这次机会的渴望了。估计能够保持冷静的,就顾洛北一个人了。在他看来,就算是要签约,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急切,只有这样,才能在谈判中占据主动。这是基本的谈判常识。可惜,这个常识在忧郁心境的三个人身上不适用。

    错过了华纳唱片,如果再错过环球音乐,只怕其他三个人的心脏会负荷不了。但说被这两家大厂牌青睐,就是无数独立乐队梦寐以求的事了;但如果两次机会都没有把握住,只怕就是人神共愤了。

    其实,后来顾洛北才知道,在昨天早些时候,还有一家小型唱片公司也有给吉伦-哈斯打过电话,不过还没有等吉伦-哈斯和队友们通报这个好消息,环球音乐的电话就来了。对于新人来说,大公司的诱惑力自然是比无名小公司大得多,所以也就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顾洛北。

    这家叫做“自由选择(option)”的唱片公司,的确是地道的小公司,整个公司也不过才十二个人而已,是一家洛杉矶地区的独立唱片公司。这些可怜的信息,还是顾洛北在网络上查了好久才查到的。

    一般来说,环球、华纳这样的大唱片公司,首先他们拥有完善的发行网,其次他们拥有造型、宣传、录音等一系列的客观环境,还有完整的行销计划。因此,往往具有将一个平凡人塑造成大明星的能力。

    所以,对于雅各布-提波等人来说,一个是连网络都查不到多少信息的独立唱片公司,一个是全球五大唱片公司之一的环球音乐,选择并不难做。

    值得一提的是,顾洛北记忆中,环球音乐一直是美国音乐市场份额占有率的老大,每年发行的专辑,有30%左右都是来自环球音乐的。这种优势一直持续到了2006年还是2007年,才被华纳唱片打破了局面,具体的时间点,顾洛北则记不清楚了。但在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前半段,美国唱片界还是环球音乐的天下,也难怪忧郁心境的其他三名队友如此激动了。

    过了三点,环球音乐的人依旧没有出现,三点一刻,还是没有人影。正当大家都要开始怀疑难道昨天的电话是一个恶作剧时,一个略显消瘦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扫视了一下咖啡店里零星的几座客人,很快就朝顾洛北他们走了过来。

    “嘿,你们就是忧郁心境。十分抱歉,我来晚了。”来人满脸笑容地在唯一的空位坐了下来,大家围绕着一张小玻璃矮桌环坐着,“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克雷格-库克,环球音乐的经纪人。”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自己的名片。

    顾洛北不喜欢克雷格-库克,至少初印象是不好的。迟到了半个小时,这个行为是环球音乐如此大公司签约新人时的惯例,还是克雷格-库克端架子给他们的下马威,无论是哪种,顾洛北都不喜欢。近看克雷格-库克,深邃的双眼下被浓厚的黑眼圈抢走了焦点,双颊不正常地凹陷了下去,嘴唇也呈现了淡淡的水洗红。就顾洛北个人视角而言,眼前此人显然是烟酒过度,被掏空了身体,十分虚弱的模样。

    接过名片,顾洛北低头扫了一眼,上面公司名称、电话等信息倒是很详细,不过在克雷格-库克名字的前面只有孤单的一个词汇“经纪人”。顾洛北估计来者要么是最基层的星探、经纪人,要么就是专门负责为环球音乐挖掘新人的中介经纪人,现在看来是前者。

    在顾洛北打量名片的时间里,吉伦-哈斯已经分别介绍了四个人,和克雷格-库克打了招呼。

    克雷格-库克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东拉西扯地聊了一大堆其他的话题,诸如学校生活、乐队生活之类的事。要说这些话题一点关联都没有,那也不对,主要都是围绕乐队为中心在进行了解,你来我往地说了二十多分钟,忧郁心境队内的情况克雷格-库克就了解清楚了。

    其实音乐这个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忧郁心境在鹰岩音乐节上的出色表现,各个公司都是略有耳闻的,而华纳唱片看中了乐队的主唱,只要有心人去打听打听,也不难知道。克雷格-库克在公司发现忧郁心境寄来的母带时,认真去听了听,发现这个乐队的确是很有潜力的,完全可以把整个乐队签下来培养看看。华纳唱片之所以舍弃整支乐队,单独选择主唱,固然有看中主唱能力的因素,但也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华纳唱片才刚刚签下了林肯公园,没有更多资源和精力再培养一支摇滚乐队。所以,克雷格-库克就生出了揽才之心,才有了今天的见面。

    克雷格-库克的不紧不慢,让雅各布-提波是心急如焚,几次都想直接点明主题,但看了看正在交谈的顾洛北和吉伦-哈斯,又担心自己的鲁莽会帮倒忙,只能憋了下来。这就导致了活跃的雅各布-提波,今天反而熄火了,二十多分钟都没有说上几句话。

    “请问一下,忧郁心境现在是否有合约在身,如果没有,我们环球音乐十分欢迎你们加入这个大家庭。”克雷格-库克终于停止绕圈子了,说出了让雅各布-提波可以心脏骤停的消息。

    凭心而论,撇开今天迟到的事宜,再撇开克雷格-库克看起来烟酒过度的样子,还得再撇开谈话时克雷格-库克有意无意的居高临下,其实克雷格-库克在业务上的确是一个好手。从简单放松的谈话中了解情况;对于公司的位置有很好的把握,知道如何和忧郁心境这样的新人周旋;同时又不动声色地在言语之间,表现出大公司的优势。所以,当克雷格-库克说出最后结论的时候,不要说其他三个人了,就连顾洛北都喜出望外。

    “没有,当然没有。”雅各布-提波蹦出的声音十分响亮,可才说完,就觉得自己丢人了。想想,一个二十岁的大好青年,在公共场合像个孩子一样大喊大叫,的确很丢人。雅各布-提波却也不介意,笑呵呵地直挠头。

    不过克雷格-库克却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转头又看了看顾洛北和吉伦-哈斯,因为布鲁斯-斯特伍德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几句话,所以克雷格-库克也知道,顾洛北、吉伦-哈斯两个人在这个乐队里是有话语权的。得到了两个人点头的确认,克雷格-库克的表情又稍微轻松了一些。

    “这个是临时合约,你们可以先看看,过两天到公司去签署正式合约。”在环球音乐这样的大公司里,任何事情都是要走流程的。克雷格-库克看好忧郁心境,但他能提供的,也只有临时合约。回公司之后,克雷格-库克需要把自己整理的资料递交上去,然后走公司流程,申请签署正式合约。流程通过了,忧郁心境才算是环球音乐的艺人了。如果流程没有通过,那么忧郁心境可以选择,是在环球音乐里继续磨练一段时间,还是另投别家,这就有点类似于练习生、储备人才之类的存在了。

    关于合约这种事,顾洛北还真没有研究,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和法律这块真的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于是心里决定带回去让伊登-哈德逊看看再说。现在,顾洛北却是直接把合约翻到了权利和义务那一块去了,看到版税部分,这份合约居然只给忧郁心境提供了8%的版税。

    所谓版税,其实就是唱片分成。唱片公司录制专辑,通过唱片店等发行网络销售出去。每贩卖一张专辑,歌手就按照某个百分比得到分成,这个部分被称为版税。当然,歌手在唱片上还有其他收益方法,包括影视作品的收录、其他歌手的翻唱、他人演唱会的使用等等,不过专辑销售的版税依旧是唱片合约带来的主要收录来源。

    版税和版权是不一样的,歌手从唱片销售中获得的收益叫做版税,版权则是词曲创作者对自己创作歌曲的所有权,只要有人对使用了这首歌,不管任何用途,都需要向版权所有人支付费用,版权收益是远远高于版税收益的。

    举例来说,顾洛北创作了“海阔天空”这首歌,拥有这首歌的版权。忧郁心境通过环球音乐发行了“海阔天空”这首歌。那么,顾洛北首先可以以忧郁心境乐队成员的身份通过专辑获得版税收益,其次还会因为版权所有人的身份再获得一笔收益。

    就顾洛北了解,美国这里歌手的版税百分比一般都是在10%和20%之间,大多数新歌手得到的都是这个范围的下限,即10%。但克雷格-库克的这份合约,居然又克扣了2%,顾洛北眉头皱了皱,就直接抬头把疑惑询问了出来。

    今天第二更。收藏……推荐……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艺术家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艺术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艺术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艺术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