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58 夕阳漫天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艺术家章节目录 058 夕阳漫天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既然决定要去参加“狙击电话亭”的面试了,自然就要好好努力才行。顾洛北从盐湖城回来之后,就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剧本阅读上了,把男主角的生平在脑海中一点一点拼凑起来,仔细揣摩男主角在危机时刻的心理和情绪变化,力求在这个角色上找到和自己的契合点。

    不过今天下午,顾洛北却不在家,没有在看剧本,也没有在准备论文,而是背着吉他出去了。凯瑟琳-贝尔和泰迪-贝尔都知道,顾洛北是去街头表演了。一方面,街头表演是对现场演出的锻炼,也是舞台表现力的累积;另一方面,这也算是一种挣钱手段了。顾洛北现在自己做独立音乐工作室,到处都是要用钱的,而他根本没有打算向家里拿钱。

    在纽约,街头一直不缺乏天赋异禀的表演艺人,时代广场、联合广场、中央公园,包括各个地铁过道里,都是街头表演的聚集场所。传统的观念会认为,这些艺人是因为无家可归或者身无分文,才会选择这种表演方式。但事实上,恰恰相反,这些希望能够在街头进行表演的艺人们,必须向纽约市政府提出申请,经过审核批准之后,才能在街头“摆摊卖艺”,通过观众扔在帽子里的小硬币讨生活。每年都有成千上百的艺人提出申请,但实际上能够通过审核的只有寥寥无几的一小部分人。

    早在七年级的时候,顾洛北就申请到了纽约市街头表演的资格,上了大学之后,忧郁心境也有在波士顿街头表演的资格,这些年,顾洛北也算是街头艺人中的老资格了。背着吉他在曼哈顿的第五十九大街下车之后,顾洛北轻车熟路地往中央公园方向走去。

    虽然几天前在帕克城顾洛北是瞩目的焦点,但此时路人却没有人认出他来,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在“死亡幻觉”正式上映之前,顾洛北现在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路人,当然,他挺拔的身型、俊朗的外貌还是吸引了不少女人的视线。

    顾洛北在街边的墙角把吉他放了下来,在这个时段去时代广场肯定是有更多人的,但今天顾洛北却不想过去。这两天全身心投入“狙击电话亭”的剧本当中,让顾洛北的情绪有些压抑。他现在在演技的道路上还是处于初级摸索阶段,并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在角色上的分寸。所以,顾洛北这才背着吉他出来了,进入音乐的世界,让自己放轻松一些。

    抱着吉他,顾洛北直接席地而坐,面前摆放着一个圆形礼帽,轻拨琴弦,开始调试起来。

    左手按着琴弦,右手在木吉他上轻轻打着节奏,接着右手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轻快的旋律流淌而出。“尽管孤独一直是我的朋友,但我愿意将我的生活交给你。”顾洛北动人的嗓音在午后的阳光中带着一丝慵懒,这首歌赫然就是后街男孩于1997年发行的经典曲目“只要你爱我(As.Long.As.You.Love.Me)”。顾洛北没有选择自己原创的歌曲,而是演唱这种脍炙人口的歌曲,轻而易举就让周围路人的目光聚集了过来。

    虽然是一首传唱度很高的金曲,但顾洛北还是做了改编,按照自己的风格重新演绎。轻快的旋律不变,但因为由吉他来演奏,又多了一些清新,那清澈如水洗蓝天般的嗓音在歌词中跳跃,让人不由自主就用身体打着节拍。

    顾洛北的演唱,让路人驻足,也让他嘴角的笑容轻轻扬起。此时此刻,中央公园路过的行人依旧来去匆匆,街道上的车流也依旧川流不息,在纽约曼哈顿的中心,中央公园本来就是让时间放缓的栖息地,但在这个街角,时光的脚步却是格外的缓慢。顾洛北那修长的手指彷佛有魔力一般,在琴弦之间上下翻飞,让生活的节奏不由自主就放慢了下来。

    路过的行人或放慢脚步,或低头继续前行,或驻足观赏,或嘴角勾勒起一个愉悦的弧度,顾洛北的周围最多是有那么十几个人,最少的时候也会有行人路过往前面的帽子里扔下一个硬币,停顿两三秒钟之后,再心满意足地离开。

    布莱克-莱弗利今天有些扫兴,她去年一年的春季学期和秋季学期已经转学了两次,今天她得知这个春季学期又要转学,这已经是她第八次转学了。这对于她来说,的确是一件很郁闷的事。在一所学校没有办法久待,这就意味着她几乎很难交到朋友,这让她很是沮丧。

    和家里一番争吵之后,布莱克-莱弗利离开了家里,百无聊赖地在街上走着。一路走走停停,布莱克-莱弗利也不知道究竟走到了哪儿,侧头看看身边错杂林立的树木,她就知道,自己应该是在中央公园附近了,纽约市内能够有如此大片绿地的也就是这儿了。

    在嘈杂的人声车声中,有一阵叮咚的吉他声缓缓传来,布莱克-莱弗利不由自主就朝着音乐的方向走了过去,隐隐之中,那一个个音符彷佛就在吸引着她往前走。

    只往前走了不到十米,拐过街角,就看到了一个少年靠坐在墙角,整个人直接平坐在地面上,吉他抱在怀里,面前还放着一个黑色的圆顶礼帽,显然就是街头艺人的装备了。

    “今夜又独自一人在家,我开着电视,那无关痛痒的声音以及酒瓶,还有那贴满四壁属于我们俩的相片,就这样溢上了我的心头。”吉他的弦音在空气中轻轻震荡,眼前男人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只有那带着淡淡忧伤的声音在昏黄的夕阳中低低吟唱。

    一月份的下午四点,已近黄昏,在曼哈顿被高大厦遮挡住的阳光,此时因为中央公园的开阔,肆无忌惮地洒落下来,空气都被染成泛旧的黄色。漫天的夕阳在整条街上倾斜下来,把眼前所有的景色都变成另一种色彩。眼前男人有棱有角的侧脸,在夕阳的映照下越发显得深邃起来,坐在地面上的身影被拉到老长老长。

    在这一瞬间,布莱克-莱弗利的脚步停了下来,时间彷佛被回转了一般,回到了久远的八十年代,亦或是六十年代,黑胶唱片的旋律在慵懒的午后独自悠扬徜徉。男人的演唱并不壮观也没有太多起伏,却轻易抓住内心最柔软的部分。一个身影,一把吉他,一个街角,一米阳光,这就是一个世界。

    “我无法从你离开的痛楚中走出来,我从未曾有过自我的感情流露。我认为,若要坚强就意味着决不能失去自我控制,但此刻我只想喝得酩酊大醉,从而能让我从痛苦中解放,只想我那苦楚的自尊像飘零的雨水般,从我的眼中剥落。今夜,我只想哭泣。”

    男人的声音最后平静地脱了一小段尾音,内心涌上来的无力瞬间把人吞没。一首歌,一段回忆,一段情感,音乐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直击心底。

    顾洛北唱完之后,有些愣神。这首歌是他自己今年一月份初写的,某个无人的夜晚,半夜被噩梦惊醒,才发现浑身都被汗湿透了。上辈子的车祸总是在脑海里不断回放,再回放。一直到把心情写到纸上都发泄出来,心底的黑暗才缓缓地抽离。

    “今夜我想哭泣”,这是软弱的象征,但顾洛北写完之后,却坚定自己的信念,不再为上一辈子哭泣,因为不值得。这是最后一次,所有的情感都在歌词的字里行间宣泄出来,顾洛北不希望自己会永远封锁在那场车祸中,永远找不到出口。

    也许是午后的阳光太过煽情,也许是太久没有路人经过,顾洛北下意识地就弹出了这首曲调,不过只演奏了一半,顾洛北就发现自己的情绪泄露了太多,这太可怕也太危险了,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如此过了。顾洛北连忙把右手停了下来,琴弦嘎然而止,留下一些余韵在空气中飘散。

    顾洛北用眼神的余光看了看周围,似乎还有些行人,右手有些慌忙地在琴弦上再次拨动,但此时大脑还有些混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演奏的旋律到底是什么。

    琴弦的拨动组合出一段从来没有听过的旋律,顾洛北让自己的情绪稍微内敛了起来,右手的拨动又加快了一些。这是一段很轻快的旋律,带着一丝欢快,不知不觉地,就哼唱起来,“我在想着她,想着我,想着我们,我们将会去哪里?睁开我的眼,发现这仅仅只是一个梦。所以我跋涉回来,从那条路,她也会回来吗?没有人知道,然后我意识到,这仅仅只是一个梦。”

    其实这段旋律很轻快活泼,中板偏快的节奏,但此时顾洛北思绪还是比较低落,配上的歌词居然带着一丝忧伤。“仅仅只是一个梦”,这句歌词也体现出顾洛北刚刚从自己思绪中苏醒的混乱。不过,意外的是,如此搭配不仅没有冲突感,反而因为这种矛盾感,让歌曲彰显了别样的魅力。

    “请问,这首歌叫什么名字?”一个略带嘶哑的女声在顾洛北面前响了起来。

    顾洛北抬起头,迎面有些刺眼的阳光让他看不清楚眼前女生的面容,只是下意识地拨动了一下琴弦,出声唱到,“只是一个梦(Just.A.Dream)。”

    终于下新书榜了,这次成绩着实出乎了七猫的预料,能够有近两周的时间拿到第一,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真心的!明天恢复两更。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艺术家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艺术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艺术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艺术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