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纳什维尔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艺术家074 纳什维尔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顾洛北把“天光”目前创作的部分,前后连贯起来低吟了一遍,发现这首歌描绘的画面十分大气,无论是上次见到的大自然景观,还是今天对前世今生的感悟,都超出了顾洛北目前对音乐的理解,“天光”绝对可以说是超常发挥的创作。

    就目前来说,这首歌还不完善,旋律和歌词都还没有完成,只能算残本,而且顾洛北目前还无法把这首歌掌握好。唱,当然是可以唱的。可是同样一首歌,不同的人在不同时候不同场合唱都有不同的效果——这就是现场的魅力,顾洛北目前还没有办法把这首歌的精髓发挥出来。所以还是慢慢来吧。

    顾洛北的笑容又大了一些,说来真搞笑,他居然创作了一首自己目前无法驾驭的歌,这算不算是对他创作能力的肯定呢?

    思绪又重新恢复了平静,他所有的心思和情绪,都倾泻到了这首“天光”之中,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

    顾洛北坐在湖边一直看着最后一缕夕阳消失在地平线,黑暗把整片大地都吞没,眼前湖面上的波光流彩已经不见,只能看到一层淡淡薄薄的雾气笼罩在镜面上,宁静安逸。

    从湖边的草地上站了起来,顾洛北又习惯性地摸了摸右手的无名指,无名指上一片光滑,没有任何长年戴戒指的痕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顾洛北转身离开了湖边。眼底的悲伤、脆弱随着黑暗的降临一点点消失不见,他又成为了桀骜不驯、潇洒张扬的顾洛北了。

    走进这家叫做“午夜”的酒吧,此时不过是八点不到,喝酒的人并不是很多,倒是吃饭的人居多一些。顾洛北看了看菜单,虽然这是一家酒吧,但他们的主食还是比较齐全的,要了一份今天的推荐套餐,包括一份土豆泥,一个培根三明治,一份玉米浓汤。

    顾洛北这才有时间打量起酒吧的装修设计,说是装修设计,其实完全就是一家普通的家庭酒吧而已,无论是墙壁上破旧的草帽,还是眼前的红色方格桌布,都带着浓郁的乡村风格,这才提醒着来客,这里是乡村音乐的发源地纳什维尔。

    此时吧台对面的小台子上坐着一个驻唱歌手,抱着一把木吉他,唱着猫王、盖斯-布鲁克的经典曲目,让酒吧里弥漫着一种很清新的气氛。那一把清澈透明如水晶的嗓音,把顾洛北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这是一把再好听不过的声音,在清新和间或颓废之间游走,还有那娴熟的吉他,让这个现场演唱充满了活力。

    顾洛北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子,那张略带忧郁气质的脸让顾洛北吓了一跳,难道是休-格兰特?但再仔细看看,顾洛北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显然那位拍摄过“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诺丁山”等经典影片的英国情圣,此时是不可能在纳什维尔的一家酒吧里驻唱的。

    不过眼前的男子,顾洛北却也是认识的,不是所谓的相识,而是该男子后来也成为了一名出色的歌手,还是顾洛北十分喜欢和欣赏的一位歌手。杰森-玛耶兹。

    也许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红大紫,但网络上他的拥簇们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也许他没有获得过公告牌(Billboard排行榜)的冠军,但并不妨碍音乐至高奖项格莱美对他的肯定;也许他只是一个自由散漫的独立歌手,但并不影响那首“我属于你(I’m.Yours)”在美国家喻户晓。

    这位自号男巫的歌手,他的才华不容忽视。有说有唱的演绎方式,嬉皮个性的音乐风格,清新自然的嗓音,还有诙谐自由的编曲,都让杰森-玛耶兹获得了无数乐迷的喜欢,更不用说他那被称为天籁的现场演出了。他总是可以用娓娓道来的方式演唱歌曲,却在近似平淡的歌声中隐藏着激情的燃烧。

    对于杰森-玛耶兹,顾洛北是真心钦佩的。正如现在,其实杰森-玛耶兹最擅长的应该是流行、民谣风格,但此时一曲曲乡村风格的歌曲唱来,一样是婉转动听的。更重要的是,杰森-玛耶兹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在演唱中打上自己的烙印,无论是任何曲目,都可以让听者辨识出这是属于男巫的版本。所以,能够在这里巧遇杰森-玛耶兹,绝对可以说是顾洛北此次纳什维尔之行最大的收获了。

    正当杰森-玛耶兹在演唱威猛乐队(Wham!)的经典曲目“去年圣诞节(Last.Christmas)”时,顾洛北就再也忍不住技痒了,他也想加入杰森-玛耶兹的演奏。

    “去年圣诞节”这首歌可谓是大名鼎鼎,特别是披头士演唱过之后,曾超过四十次以上被不同的艺人翻唱。不过实际上,披头士版的“去年圣诞节”是由丹麦乐队橡皮筋(Rubber.Band)通过仪器并使用披头士的声音制作出来的,很多人都被混淆了。但这首歌是这个丹麦乐队在1996年进行翻唱的,当时披头士的灵魂人物约翰-列侬已经去世,自然是无法翻唱的。

    不过不管这首歌成名的由来,现在的确是有许多歌手再纷纷翻唱。今天听到了杰森-玛耶兹的版本,顾洛北一时就产生了共同演奏的想法。

    看着周边没有乐器,顾洛北就把面前的餐具移到了前面一些,直接用手敲打桌面,敲打出阵阵节奏乐响,居然和杰森-玛耶兹的音乐契合了起来。顾洛北这简易版的鼓点,一点都不专业,但重点是节奏的把握、音色的迎合,愣是让音乐变得更加动人起来。

    很快,“午夜”里的顾客们都发现了这奇妙的乐器组合,特别是当顾洛北用手掌力度的轻缓来控制鼓点时,桌面上的刀叉和瓷盘轻轻震动,发出细微的脆响,让这临时的乐器又多了别样风味。用乐器弹奏,许多人都会;但用身边的物件制造出乐器的效果,就不是常人会的了,而当这种特别乐器的效果又让音乐更上一层楼,所彰显的就不仅仅是才能了,更是才华。

    杰森-玛耶兹没有抬头,只是微微侧头,用耳朵倾听着这缓急有度的节奏,眼睛的余光看到了那个面带微笑的俊朗男子,在这一瞬间,杰森-玛耶兹就彷佛找到了知音一般,嘴角的笑容不由自主就绽放了开来。

    这时,杰森-玛耶兹才抬起头,眼睛接触到了那双隐藏在层层迷雾后的双眸,两个人眼底的笑意却是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杰森-玛耶兹眼睛略微张了张,似乎是在询问,“你也要一起唱吗?”

    顾洛北没有推辞,只停顿了一个八拍,就加入了杰森-玛耶兹的演唱当中,“去年圣诞节,我将真心给了你。可就在第二天,你却把它抛弃。今年我不想再流泪,我会把真心给特别的人。”

    顾洛北的声音也很是清澈,一如雨后清澈见底的天空,但不同于杰森-玛耶兹的清新自然,顾洛北在演唱尾音时,就可以听到声音里一丝淡淡的沙哑,那种略带慵懒和性感的沙哑,让顾洛北的声音也十分有辨识度。两个人的声音碰撞到一起时,若说“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现场的其他客人们是绝对会点头同意的。

    一曲唱毕之后,“午夜”里的顾客们不约而同的鼓掌起来,热烈的掌声宛若这不是一个酒吧,而是一个小型演唱会的现场。坐在小台子上的杰森-玛耶兹却是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这个动作让顾客们的掌声更热烈了,显然大家都希望那个仅仅使用方桌就击打出美妙节奏的年轻人可以加入杰森-玛耶兹,让他们再次享受听觉盛宴。当然,两位都是帅哥,视觉上也是一种享受。

    顾洛北一点扭捏也没有,大方地耸了耸肩,一副何乐而不为的样子,就走上了台。不过转头在四周看了看,却没有看到吉他或者钢琴——他下午出来可是没有背吉他在身上的。却见杰森-玛耶兹指了指旁边的非洲鼓,顾洛北哑然失笑,敢情对方因为自己刚才击打桌面的表现,而误会自己是打鼓出身的了。

    对于打鼓,顾洛北只能说是略有涉猎,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吉他。至于打鼓,只是和雅各布-提波学了一点皮毛而已,还有就是做DJ的时候对节拍器研究了许久,仅此而已。刚才的表演,顾洛北更多是通过自己良好的乐感一起打节拍而已,真正的打鼓技巧可绝对是“朴实无华”的。

    但既然都上来了,那就客串一把鼓手吧。顾洛北在非洲鼓上坐了下来,双手在鼓面上轻拍两下,找了找感觉,然后就按照自己脑海里的节奏击打了起来。杰森-玛耶兹在旁边轻轻点着头附和着节拍,只听了两个八拍,居然就开始拨弄吉他弦了。顾洛北脸上的喜悦更盛,杰森-玛耶兹居然听明白了自己正在演奏的曲目,看来要么是自己对乐器也算有天赋,要么就是自己和杰森-玛耶兹在音乐上找到了共鸣。

    此时,顾洛北和杰森-玛耶兹共同演奏的赫然是猫王的经典曲目“情不自禁坠入爱河(Can’t.Help.Falling.In.Love)”,比起猫王的原版来说,现在他们演奏的版本轻快活泼,却是带着几分俏皮。

    “午夜”里的顾客们,包括酒吧老板都走了出来,静静地看着小台子,倾听音乐。在不知不觉中,笑容都悄悄爬上了大家的脸颊。

    今天第二更,收藏,推荐!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艺术家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艺术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艺术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艺术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