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首张单曲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艺术家089 首张单曲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白色的贝形圆拱,贝壳内部的天顶吊着大小不一的聚光灯,褐色的木地板在视野之内一点点往后延伸,厚重的白色圆拱之后就是绿色树木和黄色土地相间的山坡。今天的天气有些阴阴的,倒让眼前景色变得有些清冷起来。

    一排排红漆木制长椅从舞台前沿往后延伸,身后就是人来人往的街道,两侧还可以看到绿树连荫,夏天不失为一个避暑的好去处。看起来并不宽敝的〖广〗场,曾经在1936年的夏天容纳了两万六千名观众,场面蔚为壮观。

    在中间的长椅随意坐下,听着身后汽车来往的引擎声,尚恩一梅耶尔从随身那个嫩绿色的背包里拿出几张光碟,递到了顾洛北的面前”“贝尔,这就是你的单曲了。恭喜!”

    没有轰动的新闻发布会,没有宾客云集的专辑发布会,没有热闹非凡的记者采访,顾洛北的首张单曲,就如此消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当然,今天还不过是三月三十号,距离单曲正式上市的四月一号还有两天,但顾洛北知道,在场的其他三个人也知道,那些鲜huā掌声都不会有。独立音乐人出专辑,向来如此,在悄无声息之中上市,之后能否声名远扬,就一切都是未知了。

    顾洛北接过自己的单曲,细细打量起来,泰迪一贝尔直接凑过头来,希望在第一时间看到顾洛北的首张单曲,就连伊登一哈德逊就略微倾着身子,眼睛没有丝毫掩饰地往顾洛北手中的光碟望去。

    这张长宽不过五英寸的小封套,是全白色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摸起来有一种细腻的颗粒感,让顾洛北想起了画素描时铃笔和画纸摩擦的感觉。封面的左下角画了一棵枫树,枝叶并不繁茂,但枝干却倔强地朝四面八方延伸着,这棵枫树靠在封面的左侧沿着侧边缘往上,占据了高度的一半左右:沿着下边缘往右,占据了宽度的一半不到。枫树是用铅笔描绘的,原本应该红艳似火的枫叶也仅仅是用稽笔勾勒,褪去了色彩的枫树没有秋天的张扬,反而多了一些初冬的萧索。在枫树右斜上方用英语草体挥洒出一句,“只是一个梦(just.a .dream)”下面还有一行略微小一个字号的手书,“埃文一贝尔”。在封面的右下角依旧是用稽笔手写的“11出品”。

    整张白色的封面上,只有一个孤傲的枫树然后就是三行字,简洁大方,全部用稽笔亲手描绘多了一些艺术威,也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

    翻开封底,侧边缘那里斜出两只枫树的枝桠,上面孤集零地挂着三片枫叶,黑白的。在最下方也是一行英文手写体,“11出品,〖自〗由选择发行”。除此之外,封底居然什么都没有,雪白一片。

    ,“真是贝尔化。”伊登一哈德逊说了今天到洛杉矶之后的第一句话,声音里不带一丝波动,但眼底却是带着一抹淡然的笑意。

    尚恩一梅耶尔闻言,拍了拍伊登一哈德逊的手臂,“什么叫做“贝尔化,?”尚恩一梅耶尔明明是这四个人中年龄最大的,但因为那张娃娃脸,却反而看起来是最小的“顾洛北那双沉稳沧桑的眸子再怎么看也不会是十八岁的感觉,再加上尚恩一梅耶尔这活蹦乱跳的说话方式倒像是一个好奇的小弟弟一般。

    于是,顾洛北清晰地看见伊登一哈德逊翻了一个白眼甚至可以想象他头上乌鸦飞过的场景。尚恩一梅耶尔对伊登一哈德逊这座冰山果然不害怕,神经真是大条。

    顾洛北不由好奇,尚恩一梅耶尔这样的性格,在这个社会上工作了六七年,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社会虽然说尔虞我诈太夸张了,但也是世道艰难的。

    不过转念想想,也许正是因为尚恩一梅耶尔性格跳脱活泼,所以才在〖自〗由选择这家独立唱片牟司做经纪人。毕竟和独立音乐人接触,反而单纯一些,合则来,不合则分,就是如此。

    伊登一哈德逊没有解释的想法,看他的样子,连搭理尚恩一梅耶尔的想法都欠奉。最后还是泰迪一贝尔说话了,“贝尔化应该就是指像埃文一样,够个性,够张扬,够雅致。对吧?”泰迪一贝尔看向了伊登一哈德逊。

    没有反应,只有一个眼神。

    泰迪一贝尔又只好看向了顾洛北,能读懂伊登一哈德逊那错综复杂的眼神的人,也就是顾洛北一个了。虽然未经伊登一哈德逊证实,但泰迪一贝尔估计,就算包括伊登一哈德逊自己的朋友圈子,能读懂他眼神的也只有顾洛北一个,所以他才愿意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示给顾洛北看。

    顾洛北笑着点了点头,表示了认可,却转头看向了伊登。哈德逊“不过,泰迪也姓贝尔,你这一句“贝尔化,可是把他也包括进去了哦。”潜台词是在调侃伊登一哈德逊这个词发明得不恰当。

    伊登一哈德逊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回答。但顾洛北却是读懂了,他的意思是泰迪一贝尔也一样,也属于“贝尔化”的范畴。顾洛北愣了愣,在他看来,泰迪一贝尔的性格和自己相差太远了。回头看了泰迪一贝尔一眼,只看到他那脸上憨厚的笑容,他的名字“熊”的确是再贴切不过了。

    那么为什么伊登一哈德逊会说泰迪一贝尔也十分“贝尔化”呢?不过此时没有时间去细想了,顾洛北就听到尚恩一梅耶尔笑了起来,“还真是如此。

    当初说要拍摄封面和内页,贝尔就说又耗时间又耗经费,还不如他自己画来得责便。没过几天,他就把自己画的封套、内页都扫描过来了,让我们公司惊吓一片。”

    作为独立唱片公司,〖自〗由选择肯定见过不少性格孤傲、怪癖的独立音乐人,但顾洛北这种张扬潇洒、随心所欲的,还真是少见。就连牵扯到单曲、专辑这样的事,顾洛北也是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了。手绘封面,虽然不算稀奇,但居然手绘了一棵枫树,还不上色,的确是个性十足。

    “不过没有看出来,你不仅写了一手好歌,还有一手好素描啊。”尚恩一梅耶尔抬起手朝顾洛北的肩膀捶了捶,但就要落拳的时候,还是拳变掌,轻轻拍了拍。这个细微的变化,顾洛北没有错过。

    看来,尚恩一梅耶尔这些年在社会上还是学习到不少东西。也许在落拳的那一瞬间,尚恩一梅耶尔意识到,他和顾洛北之前再熟悉,今天也才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顾洛北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一点都不介意的模样,让心中稍显忐忑的尚恩一梅耶尔不由放下了心,“我是建筑系的,素描是基本功。”

    其实这算是半真半假的话。

    上一辈子,在父母的期许下,顾洛北和大多可怜的八零后一样,自小开始学习特长,钢琴、大提琴和绘画,他从五岁开始学,一直学到了初二,前后足足学了十年。之后,担心课外活动太多会影冉学业,三门特长都被搁浅了,其中绘画倒是成为了他进入建筑系的优势之一,而因为钢琴、大提琴产生的音乐梦想,却是永远地被埋藏在了心底。

    更讽刺的是,建筑系毕业的他,因为建筑师人才济济,难以出头,无法在第一时间得到长远的发展,为了女朋友,他又放弃了建筑师的职业,选择成为了记者。如此想来,其实他上辈子三十年的人生,结果可以说是一事无成,最后还以一种那么窝囊的方式离开了,这样的人生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虽然泰迪一贝尔是和顾洛北一起长大的,也没有看弟弟专门学过绘画。但在泰迪一贝尔的心里,弟弟就是无所不能的天才,一点也不奇怪。所以对于顾洛北的钢琴、绘画才能都没有任何怀疑。

    “其实这种手绘的封面也很有特色,不仅可以和歌曲搭配风格,也是一种个性。”尚恩一梅耶尔是一名经纪人,又是独立唱片公司任职的,所以对于商业性倒不是很重视,反而对保护独立歌手原本的特色十分热衷。“你画的这个封面,和“只是一个梦,太契合了,也让不少人都会产生购买想法的。”

    “封面归封面,单曲要卖,还是要歌曲好啊。”顾洛北看了看手上的光碟,尚恩一梅耶尔一共给了顾洛北十张,估计是让顾洛北自己去送人用的。因为包装十分简单,也就薄薄的一张,十张累积起来也没有多厚。泰迪一贝尔把光碟从顾洛北手里接了过来,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

    “后天的演唱会要好好表现才行,这样让大家在现场买一些单曲也不错。”顾洛北笑呵呵地说到。现在这个社会,酒香也怕巷牟深,没有好的宣传平台,再好的音乐也一样是扑街。

    就在这时,舞台右侧传出一阵喧闹声。刚才顾洛北等人抵达的时候,舞台上就有一群人围在一起讨论什么,看样子应该是彩排过一次的歌手,正在商量舞台的注意事项,然后再进行第二次彩排。

    尚恩一梅耶尔的注意力也被舞台吸引了过去,笑了笑,“舞台上彩排的是这次压轴的乐队,林肯公园。”

    今天第三更,是加更章节,感谢大家的支持,呵呵,继续求月栗!

    最后,情人节哈皮!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艺术家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艺术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艺术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艺术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