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老婆,请上座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才宝宝上阵:腹黑总裁乖乖听话大结局:老婆,请上座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第三百零一章:和我结伴吧   徐雅然顺势靠在涂宝宝的肩膀上面。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苦笑了一下。嗔怪道:“还说相信我。刚刚你不是还在怀疑我是第三者吗。”   涂宝宝自知理亏。刚刚她是一时冲动。如果再多给她一点时间。她或许会好好的想一想。也许就不会怀疑徐雅然了。不过刚刚好个怀疑是实实在在的。她有些歉意的道:“对不起嘛。刚刚我是一时冲动。才说那样的话的。你别怪我好不好。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就知道你是最疼我的。肯这是不会怪我的。”   徐雅然:……   你妹。她根本一句话都沒有说好吧了。所有的话。全部都被涂宝宝一个人给说完了。以前她是真心沒有觉得涂宝宝的脸皮有这么厚。简直堪比铜墙铁壁。让人无比的颜汗。也不知道她这厚脸皮的功夫。是不是跟他家老公学的。   “你知道吗。那个任静初是真的不太好惹。脾气坏的不行。我刚刚差点被她给推倒了。不过好在宇寒给我报仇了。踢了她一脚。踢的也不轻。”涂宝宝拉着徐雅然的手。笑着对徐雅然道。那语气里有一种不易察觉的倨傲。显然南宫宇寒的行为。让她觉得十分的解气。   徐雅然心想。是啊。那一脚是真的不轻。听说都把人家那个女孩给踢的吐血了。不过徐雅然倒是沒有同情任静初那个女孩。也是任静初自己出手太狠了。如果任静初把涂宝宝给推倒了。那真是可大可小的事情。这万一真的摔了。把孩子给摔沒了。那可怎么办。而且重严重的。就是一尸两命。南宫宇寒只踢了她一脚。倒是便宜她了。   李益岚的未婚妻。就是那么一个张扬跋扈的小女孩吗。也难怪李益岚并不太满意。才有了南宫美宁的事情。只是现在南宫美宁已经离开了。他是沒有机会了。   一想到南宫美宁。徐雅然就想到了楚离。也不知道楚离有沒有找到南宫美宁。又有沒有得到南宫美宁的原谅。两个人现在到底如何了呢。她倒是有些想念楚离了。   今天尹子夜的订婚party。虽然过程不怎么美满。但是到底是顺顺利利的完成了。不过南宫宇寒却不让涂宝宝去观礼。只是不知他是真的担心涂宝宝的身体。还是他自己私心作祟。不过他们两个人刚刚才合好。正甜蜜着呢。涂宝宝只当南宫宇寒是关心他。虽然不能去观礼觉得有些可惜了。但是却沒有反对。很顺巧的点头同意了。   徐雅然自是和苏未时一起去观礼了。尹子夜一身白色的燕尾服。本來就身长玉立。身材挺拨。穿上燕尾服以后。就更显的挺拨。衬的他整个人。愈发的温文尔雅。依旧是徐雅然喜欢的那个样子。只是气质更显沒稳了。他今天就像是一个白马王子。迎娶了她的白雪公主。以前她希望尹子夜迎接的那个公主是自己。但是今天这个公主却是一脸含羞带怯的蒋方媛。   况且。以前她希望迎接自己的王子是尹子夜。但是如今。她却是希望。來迎接自己的王子是身边的这个沉稳内敛的男人。想到这里。徐雅然的脸有些红。偷偷的抬眼看了站在身边的男人一眼。恰好他在这个时候也正好转眸。刚好与自己的视线。交织在一起。徐雅然的心慌乱的厉害。她只能胡乱的移开自己的视线。不敢再去看他。   因为苏未时还有事情要做。所以就提前走了。徐雅然自然是舍不得苏未时的。苏未时问她:“我现在要走了。你还要再在这里呆一会吗。”   徐雅然的脸一红。她想说。我想跟你走。但是这话到了嘴里。反复的咀嚼了几遍之后。最终却是沒好意思把这话说出來。她红着脸。一脸期期艾艾的看着苏未时。却不知道应该要如何的表达了。和苏未时相处的时间越久。她反倒是越拘谨了。   “如果你不想呆下去了。那我就先送你回去吧。”苏未时见徐雅然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的嘴角含笑的看着徐雅然道。   徐雅然的眼睛一亮。好吧。她是愿意的。虽然不能和苏未时一直在一起。Www。wenxuemm。com但是如果苏未时可以在临走之前送自己回去的话。两个人还可以单独的相处一会儿。即使什么话也不说。那也是很好的。徐雅然的心里自然是高兴的。但是这种高兴却沒敢太多的表现在自己的脸上。但是眉眼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掩不住的。   两个人一起结伴。到了尹子夜那里了一声。两个人就一起离开了。尹子夜又复杂的看了他们的背影一眼。他摇了摇头。却是什么也沒有说。   坐在车里。徐雅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想要说点什么。于是就安静的坐在那里。苏未时的车里很温暖。车里放着舒缓的音乐。让人觉得十分的放松。渐渐的徐雅然也就彻底的放松了。她软软的坐在车里。侧头看着正在认真开车的苏未时。温言问道:“你还会回來A市吗。”   苏未时在看路的同时。抽空看了徐雅然一眼。笑道:“可能吧。”   徐雅然对于苏未时这个模拟两可的话。有些不满意。他想要再问的时候。车子却慢慢的停了下來。徐雅然看了看。这才发现已经到了。怎么这么快啊。她都沒有时间和苏未时好好的说一会话。刚刚的时间全部都浪费在了沉默里。现在她是悔的肠子都青了。而且还有些埋怨这一段路的距离有些太短了。而苏未时开车则太快了。   “到了。”苏未时见徐雅然正在向外看。所以就出声提醒道。   “哦……”徐雅然兴致不高的应了一声。她当然知道已经到了。所以她才觉得扫兴的。是真的败兴。   “我……”徐雅然吞吞吐吐的看了苏未时一眼。还想问她关于回來的事情。但问的多了吧。难免会让苏未时觉得烦。她和苏未时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她觉得苏未时也是喜欢他的。但是此刻见苏未时神色淡然。却是什么表示也沒有。她有些弄不清楚了。于是便垂头丧气的道:“沒事了。祝你一路顺风。再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苏未时脸上的表情温和。他笑了笑道:“不用了。”   徐雅然听到苏未时说不用了。她还想再问。却见苏未时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你回去吧。我赶飞机。至于提前祝我新年快乐。这就免了吧。”   徐雅然下车的时候。苏未时把自己身上的外套。她的衣服放在南宫宇寒的车里了。他走的时候。南宫宇寒和涂宝宝依旧祸在六楼的房间里沒有出來。她和苏未时也就沒有去打扰两个人。只和尹子夜这个主人说了一声。就走了。因此她的衣服。还在南宫宇寒的车里。此时苏未时怕她冷。只好把身上的外套脱给徐雅然穿着。   她本來不想要的。但是苏未时那一双温热的大手。却盖在她正要将衣服给拉下的手上。他的手温热坚定。脸上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他坚定的道:“穿着吧。”   站在电梯里。徐雅然披着苏未时的衣服。衣服上面还有属于苏未时身上的味道。她并沒有觉得如何冷。但是却是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紧了紧。就好像是苏未时的怀抱一般。让人觉得安心。她还在想着。苏未时刚刚说的那一番话。是不是另有一番深意。   不用吗。不用提前对他说新年快乐吗。想到这个可能。徐雅然情不自禁的笑了。她心不在焉的从电梯里出來。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了过去。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她的身体一下子就变的僵硬起來。   “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高兴的。你很久沒有看到过你这么开兴的笑容了。”李益岚看着徐雅然春风满面的从电梯里出來。自己一个人独自想着心事。脸上带着浅笑的样子。李益岚的心里有些不舒服的问道。他不在的这一段时间。徐雅然似乎过的很不错。和他完全不是一个状态。   徐雅然的脚步微顿。缓缓的抬起头來。就看到了站在她家门口。双手插在口袋里。斜靠在墙壁上的李益岚。尽管她已经知道李益岚回來了。但是看到李益岚的那一刻。她的表情依旧有些僵硬。但是心里却是平静了很多。她现在再看到李益岚的心情。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www.wenxuemm.com和在看到尹子夜时的心情相差不多。她想她是真的放下了。她不再爱这个男人了。   “你怎么过來了。你的未婚妻。应该还在医院里吧。”徐雅然安抚了一下自己情绪。片刻之后。她平静的看着李益岚问道。她觉得李益岚就是一个很久沒有见过的朋友。虽然心里有些复杂。但是却沒有爱了。   “你难道一定要这么说话來刺激我吗。”李益岚一脸受伤的看着徐雅然问道。   第三百零二章:很早就分手了   “我这么说话有什么不对的吗。今天的事情我虽然沒有看到。但是也听人说了。南宫宇寒踢的那一脚想來应该不会轻吧。你不在医院里陪自己的未婚妻。你到这來做什么。”徐雅然觉得自己平心而论。就事论事的对李益岚。诉说着一个事实。她沒有觉得她这番话有什么不对的。   “你明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静初不过还是个小女孩。我和他……”李益岚以为徐雅然误会了。于是立刻着手解释。他和任静初的关系。   “我不知道。而且这件事情和我也沒有什么关系。你不用向我解释。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不想知道你和你未婚妻的事情。。”徐雅然打了李益岚想要解释的话。这和她有毛关系。她和李益岚两个人是前男女朋友的关系。李益岚现在的感情状态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分手。我不同意。”李益岚的脸色一冷。一口回绝道。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是在诉说一个事实。我们已经完了。早在很久以前就完了。你不记得了。是你先离开我的。是你要分手的。”徐雅然平静的道。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不再向以前那般心疼。也不再像以前那般歇斯底里。这只是一件往事而已。   “当初的事情。你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吗。我已经为了当初的事情。向你道歉了。你为什么还抓着不放。”李益岚的脸色难看的质问道。   “是你一直抓着不放吧。我已经放下了。我不想再和你纠缠在一起。我想重新开始。过新的生活。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拢我的生活。我们之间已经彻底的完了。”徐雅然有些无力的诉说着。   “重新开始。你要怎么重新开始。打掉这个孩子吗。”李益岚的目光落在徐雅然的肚子上。但是他看的却并不是十分的真切。   “为什么要打掉。我只是不想再和你有什么瓜葛而已。这个孩子是我的。和你又沒有什么关系。他是我的亲人。即使我和你分手了。这个孩子依旧是我的孩子。”徐雅然温柔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了笑说道。她这个笑容。是发自内心的。以前刚知道自己的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的时候。她真的有些不能接受。后來不得不接受。现在却已经有了感情。投入了母爱。怎么能轻易的舍去呢。   “可是这个孩子也是我的。”李益岚不甘心的道。   徐雅然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她笑道:“那又如何。他只是个孩子。与我们的事情沒有半分的关联。我们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涉到这个无辜的孩子。”   “你……”李益岚觉得很不甘心。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來反驳徐雅然的话。   他轻吐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面对徐雅然。他缓缓的道:“好。大家都冷静一点。我们今天不谈这个了好吗。你记得前段时间。你让我好好的想一想。我们之间的关系。现你也好好的想想。别急着做决定好吗。大家都好好的冷静一点。冷静一点。我是真的把静初当成是自己的妹妹。静初就是个小女孩。她根本就不是我的妹婚妻。我们……”   徐雅然一脸漠然的看着李益岚。心里却在想。我现在很冷静啊。要冷静的只有你一个人吧。而且刚刚说先不提这件事情的人是你。现在一直还在说的人。也是你。你到底要哪样啊。   感受到徐雅然的目光。李益岚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不由的住了嘴。Www。wenxuemm。com他才想起这一次过來的正事。他从怀里掏出一把车钥匙。递到徐雅然的面前道:“这个给你……”   沒有伸手去接。却是一脸防备的看着李益岚问:“这是什么。”   “我送你的车。”李益岚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讨好的看着徐雅然道。   “我不要。”徐雅然完全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就连看也不愿意看一眼这车钥匙。仿佛不知道这把钥匙能带给她的是什么。   李益岚早就已经料到徐雅然会不要。见她这么冷漠。他也不生气的笑道:“你看看。你怎么知道你不喜欢。这辆车是你丢的那辆车。我已经帮你找回來的。只是一直沒有机会还给你。今天我是特地过來。把车钥匙还给你的。”]   听完李益岚的话。徐雅然有些意外。那辆车吗。她几乎都要忘记了。对了。她记得她还有辆名车呢。不过后來丢了。她也就沒有放在心上。丢了就丢了。只花了两三万。就当那辆车是租的好了。她也确实也不是富贵命。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她是真的沒有在意的。也沒有想过有一天会再找回來。现在李益岚來说找到了。她是真的觉得挺意外的。   虽然这车吧。好像是自己的。但是徐雅然真心不想要。什么样的人就开什么样的车吧。有多大的头。就戴多大的帽子吧。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白领。。却开着名车。怎么看都觉得奇怪。她自己都觉得不自在。还不如坐公交。和坐计程车让她安心呢。   “不用了。这车你自己随便处理吧。我不需要。”徐雅然依旧沒有伸手去接那把车钥匙。   李益岚的神色黯了黯。他苦笑道:“你就真的这么恨我么。就连我送你的车你都不要了。就算我们真的分手了。这车就当是我送给你的分手礼吧。你拿着吧。车子送你了就是送你了。你拿着吧。车子在楼下。你要怎么得理是你的事情。”   徐雅然奇怪的看着李益岚。李益岚说的那一番话。让徐雅然久久的沒有说话。她沒有伸手去接钥匙。这车是李益岚送给自己的吗。所以那个什么中奖。什么做活动都是假的。此时已经时过境迁了。她一想就想明白了。她当时怎么会沒有想到呢。就算是汽车店做宣传。也不可能会拿这样好几千万的名车。拿去送人的。当时也是她自己太单纯了。   想到这些。她突然觉得有些生气。却是不知道是在气自己单纯。亦或者是别的什么。她伸手用力一挥。将李益岚手给挥开。车钥匙李益岚沒有抓紧。随着她的动作。被抛了出去。徐雅然的脸色有些难看的道::“拿走。这车既然是你买的。那就拿走吧。我不要你的东西。你拿走。以后别再來找我了。”   她这话说的十分的决然。沒有半分的转还的余地。车钥匙在地上滑了很久之后才停下來。他的目光一直随着车钥匙。直到车钥匙停下來之后。李益岚才一脸错愕的看向她。似乎是沒有料到她会突然之间发这么大的脾气。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发脾气了。而且刚刚徐雅然的话。虽然像是一时冲动说出來的。却带着惊人的决绝。   李益岚看着她。见她一脸的铁青。脸色难看。但是却是一脸的坚定。。他的目光一转。却是看向她肩膀上面披着的这件男式的西装外套。李益岚的心中一动。道:“这衣服是谁给你的。”   徐雅然此时还依旧怒气难消。见李益岚看向她肩膀上面披的衣服。她伸紧紧的拉着肩膀上面的外套。戒备的往后退了一步。与李益岚隔开了一些距离。冷声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的事情与你无关。我不想管你的事情。你也别管我。”   李益岚见到徐雅然的神色。就知道她对这件衣服的主人。定然是十分的上心的。而且这衣服的款式是男式的。应该是个男人了。值得徐雅然这么维护。就连一件衣肫都这么紧张的男人。看來这个男人应该对徐雅然很重要。她沒有什么亲人。不是亲人。那……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敌意。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www.wenxuemm.com   “你喜欢上别人了。”李益岚沉声问道。   徐雅然听到李益岚的话。她咬了咬嘴唇。在李益岚问她的时候。她就想回答是。她是喜欢了一个男人。一个叫苏未时的男人。但是这个是字。到了嘴边转了几个圈。又被徐雅然给咽了下去。她是喜欢苏未时的。沒有这么快就回答李益岚的这个问題。是不想这么浮躁。也不想这么冲动。   “怎么。这个问題很难回答吗。”李益岚问道。但是心里却隐隐的升起了一股希冀。他之前一直这么有恃无恐的。主要是因为他知道徐雅然的心里有他。但是如果徐雅然的心里真的沒有他了。他又能怎么办呢。那就真的要失去徐雅然了。以前他对付女人的那些优势。在徐雅然这里完全沒有用。她根本就不在意。以前他觉得她是爱他的。所以他不怕。   但是如此现在她喜欢上别人了。爱上别人了。他又要怎么才能把她给抢回來呢、他觉得十分的惶恐不安。此时见徐雅然沉着脸不回答。他的心里才慢慢的有些底气。   “对……我是喜欢上了别人。那又怎么样。”徐雅然忍了又忍。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苏未时。是真的喜欢。而且苏未时的衣服还披在自己的肩膀上面。给了她承认。以及看清自己的真心的勇气。以前她喜欢李益岚是真的。现在她喜欢苏未时也是真的。她很坦然的承认了。   第三百零三章:喜欢我很难说出口吗。   李益岚之前的做法。是伤透了徐雅然的心了。她对李益岚的心已经死了。是苏未时的宽厚内敛又让她觉得有了希望。她就喜欢上了。她不知道。苏未时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尹子夜。但是她的心里总归是有了个念想的。   “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这么说只是想要气我对不对。”李益岚上前一步。逼问道。   “我是不是骗你。难道你看不出來吗。我是真的喜欢他。就像当初喜欢你一样喜欢他。不过他不会像你一样伤害我。”徐雅然反唇相讽的道。   “你……”李益岚磨了磨牙。显然着实是被徐雅然给气着了。她什么也不用做。只是说几句话而已。就足以把他给伤的体无完肤了。这就是谁输了心。谁就彻底的输了。他被徐雅然气的脑仁儿都疼了起來。他道:“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个男人。我在问你的时候。你就不应该犹豫。你犹豫了。就足以说是明你未必是真的喜欢那个男人。”   “不……我喜欢他。你错了。”徐雅然摸了摸自己肩膀上的衣服。神色温和的道:“我之所以会犹豫。是因为我想对自己负责。想对他负责。在你问我的时候。我几乎脱口而出。但是我怕是自己一时冲动。才会认真的想一想的。但是结果似乎一样。我依旧喜欢他。”   李益岚被气的眼前发黑。脑仁儿突突的跳着。他被气的很久都说不出话。沉默了许久之后。他的脸上闪过一抹狠戾。他冷笑着看着徐雅然道:“喜欢。他喜欢你吗。你不会以为你带着一个拖油瓶。会有别的男人会喜欢你吗。沒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的。你别再痴心妄想了。你们是不可能的。”   徐雅然瞪了李益岚一眼。完全不为所动的道:“就算他不喜欢我又怎么样。我喜欢他就可以了。就算他不喜欢我。他也不会像你一样。边说着爱我。却做着伤害我的事情。所以从今以后我的事情。和你沒有半分的关系。我好也好。不好也好。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很清……”   徐雅然的话还沒有说完。却被电话铃声打断了。李益岚一脸铁青的快速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深沉的看了徐雅然一眼。转身去接电话了。虽然李益岚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这四周都是十分寂静的。李益岚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徐雅然依旧听的出几个关键字。什么不好了。什么静初……   徐雅然不想再听了。她转过身。从门口的地毯里。把备用钥匙给掏了出來。她的钥匙和手机都放在外套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www.wenxuemm.com。在南宫宇寒的车里。所以只能用备用钥匙。她的门刚打开。手却从身后被一双手给抓住了。徐雅然沒有挣扎。她知道是李益岚。   “静初一个人在医院里。刚刚医院打电话给我。说静初的病情有变。今天的谈话到此炎止。再等我两天。有什么事情等我回來再说。到时候我再给你一个交待好吗。”李益岚压下心里的急躁。恳切的看着徐雅然问道。   徐雅然抿了抿唇。沒有说话。身后的人。却不等他的回答。已经松开了她的手。她沒有回头。只是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徐雅然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终于解脱了。如果是以前的话。看到李益岚这么急切的跑到医院里去看另外一个女人。哪怕那个女人还是个小女孩。她也会十分难过的吧。但是因为沒有心了。所以就不难过了。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涂宝宝与南宫宇寒大驾光临。把她的衣服送还回來了。两个人又带了很多的东西过來。全部都是留给徐雅然过年用的。他们今天的飞机。要飞回国外。和南宫老爷子一起在国外过年。对于昨天涂宝宝的不告而别。涂宝宝沒少说徐雅然的不是。   就这样。徐雅然轻易的把南宫宇寒和涂宝宝送到了机场。双坐南宫家的车子。回到了家。   坐在飞机上。涂宝宝靠在南宫宇寒的肩膀上面。依旧有些不放心自己的闺蜜。道:“我突然之间不想去国外了。要不我就不去了。你自己一个人去陪爷爷和予予、言言过年吧。我想陪然然一起过年。她这些年一直是一个人。一定很孤单的。爷爷有你和予予、言言陪着就可以了。”说完。还摆着一脸忧伤的表情出來。   南宫宇寒搂着涂宝宝的手紧了紧。头抵头涂宝宝的头顶。道:“不用了。你好好的去国外吧。这么久沒有看到予予和言言了。难道不想他们吗。嗯。”   “当然想了。等到过完年。你要上班了。我就一个人回国外住两天。多陪陪予予和言言就可以了。”涂宝宝往南宫宇寒的怀里钻了钻。找了个比较舒服的位置。继续靠着。   南宫宇寒无语。他怎么都觉着。在涂宝宝的眼里和心里。是予予和言言排在他前面。这个好吧。他可以接受。毕竟那也是他儿子和女儿。他也就认了。总不能和儿子女儿吃醋吧。还有……他已经把他们给远远的扔在了国外呆着。但是现在他发现。似乎徐雅然这个闺蜜。都比他重要。他是真心难过啊。   “不用了。今年她不是一个人了。”南宫宇寒有些吃味的道。   “什么章思。什么不是一个人。难道还有别人吗。”涂宝宝立刻从南宫宇寒的怀里挣脱出來。一脸惊奇的看着南宫宇寒。现在徐雅然的事情。俨然已经变成了她的心病。总是希望徐雅然可以过的幸福。刚刚南宫宇寒的话。好像意有所指。她立刻追问民道。   南宫宇寒见徐雅然这么紧张的样子。他就更是吃味。他指了指自己的唇角。道:“你先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涂宝宝瞪了南宫宇寒一眼。见南宫宇寒一脸坚持的样子。她的嘴角抽了抽。她怎么发现她家老公。越來越幼稚了。让她觉得很无语。本來她可以不理会南宫宇寒的。不过想到南宫宇寒刚刚说的那句话。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肯定是有深意的。好吧……那就为了徐雅然英勇就义一次吧。   她抬起头來。凑到南宫宇寒的嘴边。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一触即分。南宫宇寒好不容易有了点福利。当然不会就此松手的。他可是资本家。万恶的资本家。他的本事。 就是擅长榨取别人的价值。涂宝宝想从他的嘴里套取一点有价值的消息。只付出那么一点怎么能行呢。   于是南宫宇寒伸手。捧住涂宝宝的小脑袋。一低头。压在涂宝宝的唇上。轻车熟路的撬开了涂宝宝的唇。舌头探进涂宝宝的嘴里。扫过涂宝宝嘴里的每一个角落。将涂宝宝的小巧丁香给勾了出來。狠狠的吮吸着。吻了好一会。南宫宇寒才松开了涂宝宝。Www。wenxuemm。com啃了啃涂宝宝的唇。才气息有些不稳的笑了。   涂宝宝被南宫宇寒松开了。她立刻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刀子直向南宫宇寒好边飞。她摸了摸自己有些红肿的唇。暗恨南宫宇寒这个色狼。出口居然这么狠。亲的她的舌头痛。嘴唇也痛。   南宫宇寒凑近涂宝宝的身边。舔了舔自己的唇。一脸暧昧享受的凑近涂宝宝的耳边。轻声的对涂宝宝道:“老婆。你的味道真好。”南宫宇寒的声音低沉。特别好听。还带着淡淡的情欲。他说话的时候。热气喷在涂宝宝的脸上。唇在一分一合的时候。唇摩擦过涂宝宝的耳垂。涂宝宝的身体立刻紧崩起來。   涂宝宝伸手摔了南宫宇寒一把。脸颊微红的瞪着南宫宇寒。他一看涂宝宝的酡红的脸色。他就有些醉了。但是涂宝宝似乎有些生气了。他立刻投降。道:“好好。不逗你了。刚刚是我不对。老婆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你还沒有告诉我。你刚刚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涂宝宝黑着脸。问道。   南宫宇寒又凑到涂宝宝的耳边。涂宝宝立刻一脸警惕的看着南宫宇寒。怒道:“别闹了。”她和南宫宇寒已经很久沒有亲热过了。刚刚经过南宫宇寒那小小的撩拨了一下。她就觉得有些热。身体也有些反应了。见南宫宇寒又來。她立刻就生气了。   “我只是想午夜我。你想知道的事情。你这样对我。我很伤心。”南宫宇寒捂着自己的胸口。蹙眉似是伤的看着涂宝宝。   “呃……”涂宝宝的神色一僵。却不肯向南宫宇寒道歉。刚刚被南宫宇寒吻过的唇。到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还有些胀痛。让道歉的话。她是怎么也说不出來的。   南宫宇寒见涂宝宝依旧一脸的怒容。南宫宇寒冷笑了一声。他抱着涂宝宝。一脸讨好的笑道:“好了。老婆大人。刚刚是我不对好不好。我刚刚是情不自禁。咱们好久都沒有亲热过了。所以一时……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一会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就不会再生气了。而且还会高兴的……”   涂宝宝瞪了南宫宇寒一眼。那表情显然是不怎么相信的。南宫宇寒嘿嘿一笑。道:“如果你一会听了心情高兴。就再亲我一下可以吗。”   第三百零四章:宝宝。亲一个   “好好。不亲不亲。”南宫宇寒一见涂宝宝又要生气。于是立刻道。他又凑到涂宝宝的耳边。涂宝宝的身体一僵。但是却沒有动。南宫宇寒凑到涂宝宝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涂宝宝的眼睛一亮。一扫刚刚的不快。一脸惊意的笑意的看着南宫宇寒。惊喜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南宫宇寒挑了挑眉。一脸肯定的道。   涂宝宝一高兴。就直接扑到南宫宇寒的身上。搂着南宫宇寒的脖子。她啵的一声。给了南宫宇寒一个大大的吻。她的舌头在南宫宇寒的唇上扫了一圈。一张嘴。就咬在南宫宇寒的唇上。嘴里有了一丝腥甜。涂宝宝才觉得心里平衡了一些。谁让南宫宇寒刚刚把她的嘴唇都吸的肿了起來。   南宫宇寒摸了摸自己的嘴。伸手看了看。上面有一丝的血迹。南宫宇寒看着手指上面的血迹。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的幽暗了起來。他的嘴角一扬。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笑道::“老婆。原來你现在喜欢玩这套儿啊。”   涂宝宝的脸一红。把脸埋进南宫宇寒的怀里。就不肯把头抬头。这下涂宝宝终于可以放心的和南宫宇寒一起回去过年了。再也不用担心过年的时候。徐雅然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了。   除夕那天。徐雅然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不肯轻易的起來。床上放了一大堆的零食。对于别人的团圆。徐雅然一点感觉也沒有。除夕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沒有。她只管关上家门。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就好了。今天好像很难过似的。外面的炮竹响个不停。徐雅然觉得心里有些烦燥。这不是她自己独自过的第一个年。女生文学但是今年好像特别难过似的。她呆在家里。觉得十分的难过。   此时大家应该都忙着团圆。就算是出去。想來应该也沒有什么地方好去了。她把空调的温度调的很高。抱着零食从床上抱了下來。然后全部都扔进客厅的地上。她坐在客厅里。把家里的门窗。全部都关的好好的。然后就坐在客厅的地方。开始播放那些已经看过很多次的电影。后來看着看着。不知怎么的。她就睡着了。   在梦里。她听到有人在敲她家的门。嘭嘭嘭的特别的吵。她的心里觉得有些烦燥也就醒了。敲门的声音依旧还在响着。徐雅然愣了好一会。还掐了自己一把。嘶……真痛。看來不是做梦了。今天是除夕。就算是查电费水表的人。也不会选今天來敲门啊。她光着脚丫子。从地上披起來。拍了拍自己身上吃饼干的时候。落的饼干醉屑。   她走到门边。并沒有立刻打开门。反而从防盗门朝外看去。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徐雅然的心里一喜。什么也顾不上。立刻就打开了家门。此时门外站了一个男人。一脸疲态。双手提了两个很大的购物袋。苏未时站在门外。静静的看着她。徐雅然看着站在面前的苏未时。却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她的嘴角动了动。却沒有发出声音。却觉得鼻子有些酸。   “我可以进來吗。”苏未时见徐雅然半晌沒有说话。只是眼眶微红的看着他。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轻声的问道。   徐雅然立刻点了点头。立刻闪身给苏未时让让了一个空间出來。让苏未时走了进去。徐雅然依旧站在门边。不敢置信的看着苏未时走进來的身影。她的心里是高兴的。但是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苏未时将手里的购物袋给放在了地上。他随手脱掉了西装外套。将脖子上面的领带给扯了下來。衬衫的扣子也解开了两颗。露出了小麦色的肌肤。   看了看依旧站在门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徐雅然。苏未时笑道::“怎么了。站在门口。不冷吗。”   徐雅然后知后觉的关上了门。她走进客厅。站在苏未时的面前。呆愣的问道:“你……你怎么來了。你不是在国外吗。怎么今天过來了。”   “我的生意谈完了。觉得一个人过年似乎沒有什么意思。我想到你应该也是一个人吧。正好咱们可以一起过。怎么不欢迎吗。”苏未时的脸上带着笑意的问道。   “不……不……我欢迎。当然欢迎了。只是你的家人呢。你不用陪自己的父母过年吗。”徐雅然问道。她知道苏未时的老婆难产过世了。但是苏未时应该还有父母的啊。苏未时在过年的时候。既然有时间。怎么沒有回家陪自己的父母过年呢。徐雅然觉得有些奇怪。   “我沒有父母。我是孤儿。”苏未时苦笑了一下。道:“我暂时还沒有亲人。”   徐雅然听了苏未时的话。有些失神。他用的是暂时……这代表了什么。而且徐雅然也从來沒有想过。苏未时居然会是一个孤儿。看老总对苏未时的态度。想來苏未时的身份和地位不低。而且他还和尹氏有合作。想來应该是很有钱和势力的人物。原以为是富二代。却沒有想到。苏未时竟是白手起家的。她为了可以进一步的了解苏未时。而觉得很高兴。   “我买了菜过來。咱们在一起吃顿团圆饭吧。”苏未时指了指地上的购物袋道:“我刚刚去超市里买了一些菜回來。虽然不多。也够咱们吃了。”   徐雅然很开心的笑了。这么多年了。她在过年的这一天。或漠然。或寂寞。或失落。却从來沒有如此高兴过。她今天终于有一个人愿意陪自己一起过年了。前两天。她在李益岚的面前承认了喜欢苏未时。她就认清了自己的心了。不过她在心里已经准备好苏未时是第二个尹子夜了。现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陪自己一起过年。哪怕什么特别的意思也沒有。她依旧觉得十分的高兴。   苏未时不会做饭。做饭的事情自然是落在了徐雅然的身上。Www。wenxuemm。com苏未时的袖子高高的挽了起來。在帮她打下手。洗菜。切菜。拿盘子。两个人配合的倒是很默契。就好像演练过无数次似的。徐雅然一脸的笑意。嘴都快要乐的咧到耳后根去了。她是真的觉得高兴。两个人折腾了好半天。也做了一桌子的菜。   两个人坐在桌子的两边。看着两个人的劳动成果。相视一笑。今天过來的时候。苏未时还带了两瓶红酒。开了一瓶。两个人各倒了半杯。徐雅然端起杯子。对苏未时高高的举了起來。高兴的笑道:“这杯酒敬你。庆祝咱们合作愉快。做了这么一大桌好菜。”   苏未时深深的看着徐雅然的脸。也端起酒杯。与徐雅然的酒杯轻碰。发出轻脆的声音。苏未时轻轻一笑。看着他的笑容。徐雅然的脸一红。有暧昧的气氛在空气中慢慢的流转。她立刻垂下眼眸。大口的喝了一口红酒。端起桌子上面的碗和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塞进自己的嘴里。胡乱的吃着。   “你也快点吃。”徐雅然的嘴里含着一块肉。含糊不清的对苏未时道。   苏未时轻笑了一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他站直身体。弯腰向前倾了倾。他拿着帕子。神情专注的看着徐雅然。伸手擦了擦徐雅然的嘴角。徐雅然僵硬的坐在原地。任由柔软的帕子。擦过她的嘴角。她心跳在厉害。几乎快要从她的嘴里跳出來。苏未时认真的帮徐雅然擦了擦嘴角。笑道:“嘴上沾了东西。”   徐雅然回过神來。她立刻伸手想把苏未时的帕子。但是却连同苏未时温热的手一起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她的身体一僵。却有些不舍的松开了手。她想到了李益岚对她说过的话。苏未时太优秀了。这样的人。自己怎么配的上呢。她的肚子里怀着李益岚的孩子。她已经是残花败柳了。她怎么忍心和苏未时在一起呢。他应该有更好的女人的……   想通了以后。她立刻松开了苏未时的手。但是苏未时转手一翻。反而把她刚刚抽出的手。紧握在自己的手里。然后紧紧的握着。徐雅然神色复杂的看着苏未时道:“你……”   苏未时坐回了椅子上面。拉着徐雅然的手却不肯松开。苏未时的手又大又暖。很能拨动人心。他的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手背。他专注的看着徐雅然。声音低沉优雅然的道:“我已经给你时间准备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徐雅然的心里有些难过。苏未时也喜欢他吗。可是他宁愿苏未时是另外一个尹子夜。这样她就不会这么难过了。她一方面为了苏未时喜欢自己而高兴。另外一方面。她更为自己配不上苏未时。要辜负苏未时而难过。她怎么能配的上苏未时呢。如果她可以在李益岚之前认识苏未时。那自己依旧完壁。她就沒有这么多的心理负担了。苏未时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自己怎么忍心在怀着别人孩子的同时。和他在一起呢。   “怎么了。”苏未时温和的笑道:“怎么。你还沒有准备好吗。我今年已经空出了两个月的时间。來等你准备好。”   第三百零五章:沒有谁配不上谁   “我……”徐雅然的鼻子有些酸。原來苏未时真的是在等自己。他平时是从來不用自己的私人时间來工作的。这一次为了等自己破了例。苏未时越是对她好。她就越发觉得自己配不上苏未时。也配不上他的等待。他值得更好的。   “沒关系。我还有时间。我可以等你的。”苏未时拉着她的手。很有耐性的道。   “不用了。你不用等我了。我……”徐雅然狠了狠心。道:“我配不上你。你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女人。我……”   “配不配的上。是我來决定的。我觉得谁配的上我。谁就配的上我。别的女人再好。不是你。也配不上我。”苏未时拉着徐雅然的手紧了紧。温和的对徐雅然道。   徐雅然的眼睛有些酸胀。有些难受。但是她却不敢眨眼。她怕自己一眨眼。眼里的泪水就掉了下來。苏未时喜欢自己。女生文学可是自己拿什么配的上苏未时呢。她的喉头微哽。一句话都说不出來。又或者是她的心理作用。她不想说。她是很想和苏未时在一起的。她是喜欢苏未时的。   以前她是觉得苏未时可以给自己需要的。她很想和苏未时在一起。可是后來。和在与苏未时的相处中。她爱上了这个男人。此时她的心情已经完全不同了。她已经不想让苏未时丢脸。带着两个拖油瓶了。在感情的世界里。谁动了真心。那谁就输了。她喜欢苏未时所以就不得不为苏未时考虑。   见徐雅然泪眼婆娑的样子。苏未时的心里一软。不知道这姑娘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于是他的声音愈发温和的对徐雅然徐徐善诱的问道:“你说你配不上我。你觉得哪里配不上我。”   “我这么平凡。而你这么优秀。你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女人。我配不上你。”徐雅然低声呢喃道。   她的声音虽低。但是苏未时依旧听到了。听了以后。却觉得哭笑不得。他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儿呢。原來她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而难过啊。苏未时忍不住笑了出來道:“怎么难道我看上去像是一个以貌取人的色狼。只喜欢美女的人吗。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美女。我偏偏就喜欢你这种平凡的女人。”   徐雅然:……   “还有什么地方配不上我吗。”苏未时好心情的问道。   徐雅然咬了咬嘴唇。片刻之后。她终于下定决心。看了看自己的肚子道:“我……我早就已经不再是……而且我还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我这样……我……”后面的话。徐雅然说不出來了。她虽然不说。但是苏未时这么聪明的男人。他一定会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的。   “哦。原來你的心结在这里啊。”苏未时点了点头道:“你和别人有了孩子。我也和我的前妻有过孩子。咱们这算是扯平了。而且我和你在一起。还娶一个。送一个呢。说到底我还赚了。就当是你的嫁妆了。”说完。苏未时自己倒是轻笑了起來。   “你……”徐雅然快速的抬头起來看了苏未时一眼。见苏未时的双眼贼亮的看着自己。她又心慌的低下头。不敢再去看苏未时。却道:“这能一样吗。男人和女人……”   “那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人吗。而且现在不都已经提倡男女平等了吗。你的思想怎么还这么落后呢。”苏未时不解的的问道。   “这个孩子是李益岚的。我不想和孩子分开。可是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如果我和你在一起的话。那么对你來说。实在是不公平。我不想这么自私。他终究不是你的孩子。”徐雅然垂下眼睑。她爱这个孩子。即使因为这个孩子。她和苏未时就要失之交臂了。她也不后悔。   “你不用担心。你肚子里的孩子。本來就是我的干儿子。以后你把他生下來。让他当我的亲生儿子。我也不介意啊。我觉得以我的工作能力。要养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问題应该不大。你到底在担心什么。”苏未时拉着徐雅然的手。有些不解的问道。   徐雅然:……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徐雅然一时之间却是找不到理由去解释。   “既然以我的工资。养的起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你多生几个。我也养的起。”苏未时颇为自傲。养几个孩子能用多少钱啊。而且不管要花多少钱。他都能赚的。   “可是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徐雅然哭笑不得的道。她的意思又不是怕苏未时养不起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当然知道苏未时的事业做的很大。也很有钱。但是这也不是有沒有钱养孩子的事情。本來很严肃的事情。被苏未时那么一打岔。似乎变的不是那么严肃了。   “可是是我的干儿子。”苏未时笑道。   好吧。徐雅然这个人不聪明。被苏未时这么绕一下。她就被绕晕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www.wenxuemm.com。好像这个问題是真的很简单似的。她沉默了半晌。才又弱弱的道:“可是……养孩子不仅是要钱。而且还要很多爱。要给孩子父爱和母爱。”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个孩子不是苏未时的。她又凭什么让苏未时爱这个孩子呢。   “你今天拒绝了我。那你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你怕我嫌弃。难道你不怕别人男人嫌弃你吗。还是你打算回到孩子亲生父亲身边。”苏未时问道。   徐雅然想了想。如果他沒有遇到苏未时。或许她会找一个愿意抚养孩子的男人。然后把孩子生下來。不需要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也就好了。但是如今她的心里又有了人。她又怎么能再接受别的男人呢。哪怕沒有爱。她也不想嫁给别的男人。所以她只能自己一个把孩子养大。涂宝宝能做到的事情。她同样能做到。而且她的境况要比涂宝宝好很多不是吗。   “我会自己一个人把孩子抚养长大。”徐雅然是一个实诚的孩子。于是很认真的回答。   “既然是这样的话。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你嫁给我了。就算我真的不爱这个孩子。那大不了继续维持现状。你把所有的爱都给肚子里的孩子。孩子沒有父爱。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爱你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我也同样爱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不是赚了吗。我不爱。你也不少什么。你担心什么呢。”苏未时问道。   徐雅然:……   徐雅然再一次的被绕晕了。好吧。苏未时说的是歪理。但是似乎很有道理。她和苏未时结婚了。如果他爱孩子。那孩子就赚了。如果他不爱这个孩子。那这个孩子大不了就像自己预想的一样。只有母家沒有父爱。苏未时这样说。的确是很有道理的。真的就是这么个道理。而且跟着苏未时。孩子受到的教育。一定比自己一个人抚养要强。至少孩子在名义上。有了爸爸。   她原本觉得自己配不上苏未时。但是苏未时这么一说。好像自己和他还挺配的。沒有什么配不上他的。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那我无话可说了。”苏未时另外一只手。也伸了出來。他双手捧着徐雅然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平静的道。   “不是……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我只是怕自己配不上你。你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你可以有一个更好的老婆。”徐雅然立刻开口接道。如果刚刚不是被苏未时那一段话给绕晕了。这些话。徐雅然定然不会说的这么溜。此时她已经晕了。这些话她都沒有仔细的想一下。就直接说了出來。   苏未时眉眼含笑的看着还迷糊着的徐雅然。笑道:“你看。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也养的起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我都不介意。你有什么好介意的。咱们真是天生一对。”   徐雅然听着苏未时的话。觉得晕乎乎的。但是心里却是高兴的。她还沒有高兴完。只觉得心上一凉。再年的时候。她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枚钻石戒指。苏未时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道:“好了。这个戒指你带上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别再想这么多了。你以后就是我老婆了。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   徐雅然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苏未时宣布了这件事情。她震惊了。她被雷的内焦里嫩了。她还什么话都沒有说呢。苏未时就已经把戒指给她套上了。还宣布自己成了她老婆。虽然觉得无语。但是心里却是甜蜜的。她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嘴角有些忍不住的扬了起來。她的心里是幸福了。   虽然刚刚苏未时把她给绕晕了。不过她听清楚了重点。那就是苏未时不介意她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他。他也不介意自己在他以前有过别的男人。如此。徐雅然还能说什么呢。   “好了。快点吃吧。你看这菜都要凉了。”苏未放放开了徐雅然的手。夹了一根鸡腿放进了徐雅然的碗里。笑着催促道。   徐雅然的嘴角含笑的夹起那块鸡腿。笑的开心。   第三百零六章:老婆。请上座(大结局)   吃过饭之后。苏未时把徐雅然按在沙发上。笑道:“好了。老婆大人。你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吧。为夫进去把碗洗了。咱们一起看春晚吧。”   徐雅然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來。苏未时还真是叫的顺口。她倒是有些说不出什么甜蜜的情话。她还沒有准备好呢。今天的经历实在是太传奇了。而且还不科学。她和苏未时之间的关系可谓是一日亿里了。进步的实在太神速的。都沒有给徐雅然一点时间去适应。   洗好碗之后。苏未时在徐雅然的身边坐了下來。他的长臂一捞。就把徐雅然给捞起來。圈在自己的怀里。徐雅然的身体又是一僵。现在她和苏未时也算是确定了关系。她反而有些放不开了。苏未时似是沒有发现。她的僵硬。依旧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她正僵硬着。后來闻到了属于苏未时身上熟悉的味道。她才慢慢的放松下來。   她有很多年沒有看过春晚了。她连年都不过了。又怎么会看春晚让自己触景伤情呢。但是今天她却出奇的想看。春晚并非十分的好看。但是她却看的出神。中途徐雅然抬眸转头去看苏未时。想和苏未时说点什么。一转头却见苏未见的头抵在自己的肩膀上面。居然睡着了。   她这才想起來。今天苏未时过來的时候。一脸的疲态。想來今天赶过來。他也是累坏了。这几天都沒有时间好好的休息。这一刻徐雅然突然有些心疼苏未时了。他这么拼命的工作。一刻不休息的赶了回來。大概已经为了陪她过來。然后再对她说那一番话。她仔细的看了看苏未时。发现了他眼下的一片乌青。她伸手摸了摸苏未时的脸。一时之间心悸不已。   她轻手轻脚的把苏未时推倒在沙发上面。自己想要转身去拿被子。想盖在苏未时的身上。怕苏未时感冒了。她才一起身。手就被人拉住了。身后的人用力一拉。她一声惊呼。直接倒在苏未时的胸膛之上。她以为苏未时醒了。刚想叫苏未时别闹了。却发现苏未时的双眼紧闭。还沒有醒。但是抓着她皓腕的手。却怎么也不肯松开。   徐雅然沒办法。幸而今天房间里的空调开的十分的大。就算不盖被子躺在消发上。也不冷。所以她也就不强求了。她趴在苏未时的身上。认真的打量着苏未时的五官。心里立刻就醉了。她笑了笑。她是第一次看到苏未时睡着时的样子。虽然沒有了那一双沉稳内潋的双眼。但是依旧英气勃发。剑眉星目。说不出的好看。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她戴着刚好。她的嘴角一扬。心里竟是一种从來沒有过的安心。   后來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在梦里。她梦到自己和苏未时在一片花海中。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苏未时将她抱了起來。在漫天的花雨中。不停的旋转。再后來。她就醒了。她发现自己睡在自己的床上。想到昨天的事情。她立刻坐了起來。这个家依旧熟悉。昨天那般美好的回忆。却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梦。   她记得昨天她和苏未时明明是睡在客厅的。早上起來的时候。却发现睡在自己的床上。难道昨天的一切都是自己做的梦吗。徐雅然的心里一慌。想到苏未时昨天送给自己的那一枚钻戒。她立刻抬手。发现那枚钻戒依旧在自己的手上。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昨天的事情是真的发生过的。并不是做梦。但是苏未时呢。   徐雅然立刻掀开被子。光着脚就拉开了房间的门。有些惊慌的叫道:“未时……未时……”   “怎么了。”苏未时从厨房里钻了出來。一脸温和的看着她。此时苏未时的袖子高高的挽了起來。笑着问道:“醒了。饿了吗。早餐一会就坐好了。你先坐一会。马上就可以吃了。”   徐雅然发自内心的笑了。能再看到苏未时。她觉得十分的幸福。她迈着细碎的步子朝着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她不记得苏未时是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昨天晚上还不会呢。过了一夜。她就会了。她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苏未时似模似样的做着早餐。徐雅然走进厨房笑道:‘你做什么给我吃。’   苏未时上前一步。搂住了徐雅然的腰。在她的额头上面。落下一吻笑道:“早上吃清淡一点。我给你煮了粥。乖。去换好衣服过來吃早餐。”   她的身上还穿着昨天的睡衣。苏未时柔软的唇落在她的额头上面。让她的脸一红。轻嗯了一声。转身羞嗒嗒的去换衣服了。徐雅然今天穿的比较喜庆。毕竟是过年嘛。而且她的心情好。觉得比较鲜艳的衣服好看很多。换了衣服出來。早餐果然已经摆在了桌子上面。   徐雅然去洗手间洗漱了一下。就坐在了桌前。苏未时盛了一碗粥放在徐雅然的面前。徐雅然的心情大好。这粥看上去像是那么一回事。徐雅然拿起调羹吃了一口。脸色微微一变。这粥看上去倒是不错。但是吃起來的话。就有些太过于生硬了。虽然不是很好吃。但是徐雅然却觉得十分的甜蜜。看苏未时的样子。应该是从來沒有做过饭。但是他却为了自己而做了。   苏未时第一次做饭。也是十分的紧张。他一脸期待的看着徐雅然。见徐雅然刚开始的时候吃了一口。脸色微变。后來又神色如常的吃着。脸上带着笑意。似乎很好吃似的。于是苏未时一脸期待的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徐雅然又吃了一口。抿了抿唇。轻笑道:“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吗。不过我觉得很好吃。”   苏未时自己也浅尝了一口。他的神色一变。差点把嘴里的粥给吐了出來。他见徐雅然依旧在吃。他立刻伸手拦住了徐雅然道:“这么难吃。你还吃。”   “是你特地为我做的。我觉得很好吃。一点也不难吃。”徐雅然笑的十分真心的对苏未时道。   苏未时微微一愣。最后也沒有让徐雅然继续吃。而是简单的吃了一点面包。苏未时第一次下厨。煮粥却以失败而告终了。吃完饭之后。又是苏未时洗碗。苏未时对徐雅然道:“你去收拾几件衣服吧。”   “为什么。”徐雅然转头一脸好奇的看着苏未时问道。为什么要收拾礼服呢。   “我们去度蜜月。难道有时间。”苏未时的神色不变的对徐雅然道。   徐雅然的神色僵了僵。度蜜月。虽然她一直都知道苏未时做事的效率很高。但是这也太高了吧。在昨天白天以前。他们还只是对彼此略有好感的普通朋友。晚上才确定了关系。苏未时就直接把戒指给套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连女朋友的阶段都沒有经历。就直接变成老婆了。今天一大早居然要出去度蜜月了。她是真的震惊了。现在她终于知道。苏未时是怎么用这么短一段时间之内。完成了明年预计两个月的工作量了。   虽然觉得震惊。但是徐雅然的心里不反感。能和苏未时一起出去玩。她觉得很高兴。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苏未时也洗好碗。见徐雅然这边已经准备好了。苏未时又找她要了身份证和户口薄。徐雅然不疑有他。就将身份证和户口薄给了苏未时。两个人一起下楼。将徐雅然的东西放在后备箱里。苏未时开车。徐雅然安静的坐在一边。   徐雅然笑眯眯眯的看着苏未时认真开车的侧脸。嘴角含笑。十分开心的看着苏未时。因此也沒有注意路。一直到苏未时说到了。她下了车看了看。不对啊。这里不是机场啊。苏未时直接牵了她的手。就走。徐雅然还沒有來的及问这是要去哪里。苏未时已经停在了一个窗口旁边。徐雅然认真的看了看。才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机场。而是民政局。   于是徐雅然再一次的被震惊了。徐雅然久久的都回不过神來。她就像一个傀儡娃娃一般跟着苏未时。一直到苏未时把一只笔塞到她的手里。让她牵上自己的名字。她神游的魂魄都沒有回來。只是下意识的照着苏未时的话。在那里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两个人拿了结婚证。从民班局出來。   苏未时拿手机出來。将结婚证的照片给照了下來。找到一个电子邮件。发了出去。苏未时终于可以放心了。   坐在飞机上面。手指有些颤抖的翻开结婚证。她再一次震惊了。她就这样和苏未时领证结婚了吗。她都沒有准备好。这也太坑爹了吧。她徐雅然单了快三十年了。结果一天不到。就把自己给嫁了出去。   苏未时捧着徐雅然的嘴。柔软的唇落在徐雅然的唇上。辗转反侧的轻吻着。片刻之后。他喘了口气。低低的道:“老婆……新年快乐。新婚快乐。”   此时的徐雅然红色通红。娇艳欲滴。羞嗒嗒的看了苏未时一眼。轻声叫道:“老公……”   苏未时笑了笑。又低头朝着徐雅然的唇上压了下來。   幸福in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天才宝宝上阵:腹黑总裁乖乖听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才宝宝上阵:腹黑总裁乖乖听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才宝宝上阵:腹黑总裁乖乖听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才宝宝上阵:腹黑总裁乖乖听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