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拽妃 第一卷:凤家有女倾天下 VIP006. 比试1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佣兵拽妃佣兵拽妃 第一卷:凤家有女倾天下 VIP006. 比试1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VIP006.比试1

    花园之中顿时如死寂一般的安静,所有人这才从无双魅惑的舞姿之中回过神,才发现每个人的桌面上都钉了一根细长的银针,银针入木三分,针头寒光闪烁,若方才这银针不是对着案桌而是对着他们,那此刻恐怕他们早就去见阎王了。

    有人不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所有人都不敢再对无双有嘲笑或者轻蔑之意,第一次开始认认真真的打量这位名闻云荒的鬼面公主,他们一直以为的无双殿下鬼面彪悍,举世无双以为是西凤军队对于自己公主的吹捧,如今看来不禁不负其名,甚至更有甚之,方才只要无双手势微微一偏,她定可以兵不血刃拿下徒侉与西蒙的兵权。

    安静的花园中忽然响起了孤零零的掌声,一下一下,罗逸由衷的道:“殿下,好身手!”

    这一声声的掌声瞬间把所有人的深思瞬间都拉了回来,花园之中顿时响起由衷的叫好之声,“殿下,好身手!”

    西蒙正宏看着无双,“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无双从徒侉罕的案桌上一跃而下,“是罕王手下留情,罕王,承让了!”

    她朝着徒侉罕一抱拳,然后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西蒙正宏与徒侉罕对视一眼,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站起来,大声道:“夜深了,本王也有些醉意了,大家今晚都散了吧!”

    刚才还都有些醉意的两族的将军,都佯装打了两个哈欠,草草的对无双拱了拱拳,精神抖擞的走了出去,完全不似有醉意的样子。

    西蒙正宏对着无双微一拱手,“殿下连日赶路劳累了,今晚不如好好歇息一晚,明日是我两族的草原逐日节,若殿下不嫌弃,请一同来草原观赏!”

    无双也不矫情,微微颔首,“好!”

    说完带着白世祁转身走了出去,若不是为了收复这两个蛮族,这种筵席她一刻都不想多呆。

    西蒙正宏看着无双消失在夜色中的纤细身影,眼底浮现一抹深思,低声道:“这位殿下可能会是我们的救星!”

    徒侉罕则是擦了擦身侧闪着寒芒的大刀,“是假草包还是真天才,明日逐日节上便见分晓!”

    他低哼了一声,反手将大刀扛于肩头,纵身一跃消失在月色之下。

    凤城县衙瞬间陷入了寂静与黑暗。

    夜色下,一个矫捷的身影从无双所居的小院中跃出,飞速的朝着徒侉、西蒙两族将军所居的偏殿跑去,随即一声惨叫传遍了县衙之内。

    第二日清晨,无双刚刚起身,院外便传来了罗逸沉静的声音,“殿下,罕王与宏王已经离开,说在萧凤山往东十里外的逐日大草原等您!”

    “嗯!”无双沉沉的声音传出,片刻,像是想到了什么,“昨晚是什么声音?”

    院外一片沉寂,就在无双以为罗逸不会回答的时候,他的声音又缓缓传了进来,“徒侉族的一位将军被偷袭了!”

    无双眉头微挑,将鬼面贴于脸上,开门走出去,“为何?”

    罗逸抬头看向无双,神色一僵。

    无双按了按自己的鬼面,“怎么?本宫着装不得体?”

    她穿了一袭绯紫色的骑马装,在袖口与小腿处以金色的锦带束紧,勾勒出线条优美的小臂曲线和修长的小腿,上衣束在里面,以一条四指宽的金色腰带束紧,纤腰柔韧,身形挺拔;乌丝用金玉镶嵌的玉环束起,洒脱而利落,半边的鬼面反倒衬得另半边脸颊的肌肤细腻如玉,令人忍不住想揭开她的面具一探究竟。

    罗逸忙低头,答非所问的道:“没有,是昨晚嘲笑殿下的将军的舌头被人割了下来!”

    无双回头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白世祁,没有情绪的道:“连自己的舌头都保护不好,如何领导军队?”

    罗逸诧异的看了无双一眼,“罕王也是这么说的!”

    无双眼底不由的闪过一抹诧异,原以为徒侉罕是那种极其护短的人,现在看来倒也不是。

    她脚下一点跨上夜澜卿牵过来的马,随口问道:“罗知县没有亲人?”

    罗逸在凤城做知县已经八年,按理说早应该把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接过来了,可是整个县衙除了他便是下人,再未看到任何他的亲眷。

    “微臣有一妹妹,不过……”罗逸的眼中浮现一抹伤痛,犹豫许久,终于道:“待伙儿殿下便会知道了!”

    “嗯!”无双见罗逸无意多讲,也不多问,“喝~”的低喝一声便出了凤城朝着东面草原的方向跑过去。

    凤城在萧凤山的山脚之下,往东十里的逐日大草原是西凤、大金边境唯一的一片草原,然而因为徒侉、西蒙彪悍,所以一直霸占着这片草原,大金也无可奈何,时间久了,也就成了徒侉、西蒙两族的专属草原。

    逐日节是徒侉、西蒙两族的传统节日,每年一次,在初夏举行,逐日逐日顾名思义就是追逐太阳的意思,表明徒侉、西蒙两族的勇士超越太阳的决心与勇气,所以,每年在两族的逐日节上会产生逐日英雄,逐日英雄便是两族之中武功最高的男子。

    另外在逐日节上还有一个传承了一百多年的传统便是赛马对亲,赛马为一男一女,也可几男几女,若男子向女子表明心意,女子不接受则以赛马挑战男子,若男子胜则可博得女子芳心,若男子输便不得纠缠女子,否则以族规处置,这个比赛经常是逐日节的**,因为常有数名男子为争夺一名女子而争得异常激烈,徒侉、西蒙两族以武力定地位,不分男女,只要武级够高,便可拥有权势与地位。

    无双随着罗逸到达草原的时候,里面早已一片沸腾,到处都是女子的惊叫声和男子打斗的声音,震得人耳膜发颤。

    西蒙正宏远远的瞧见了无双便走下座位迎了上来,上下打量了无双的衣着,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之色,“正宏以为殿下不会来了!”

    无双一扫场中,因为她的出现周围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都击中在了她的身上,不由有人惊叹,这是哪里来的少年公子,如此夺人眼球!一袭绯紫色的劲装衬出修长挺拔的身形,那罗刹般的鬼面明明骇人,却又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全身上下散发着清冷的气场。

    因为徒侉罕与西蒙正宏住在县衙之内,两族也只传说盛京之中会派人前来,却不知是男是女,如今看到是如此一名纤瘦的少年,有不少人不由有些担心,如此单薄的少年能过得徒侉勇士几招,只有昨日在县衙参加筵席的将军知道,这鬼面公主娇小的身体中蕴藏着多么强大的能量。

    无双翻身下马,随着西蒙正宏往场正中走去,“本宫从来不喜欢言而无信之人,自己也不会做言而无信之人!”

    这话中带有深意,西蒙正宏显然也是听懂了,他爽朗大笑,“我们徒侉、西蒙的勇士绝对不会是言而无信的小人!”

    无双不动声色的转了转缠在手腕间的绸带,“那就好!”

    此时,远处草原上正在进行一场赛马,当先一名红衣女子遥遥领先,将几名男子远远的甩在了身后,她胯下汗血宝马四蹄如飞朝着无双直跑而来。

    所有人的都屏住了呼吸,那马蹄若是收不住,恐怕那紫衣少年瞬间就要成为马下亡魂,然而众人却只看到那少年静静的站在原地,面无表情,似乎根本没有挪动脚步的打算。

    有人忍不住惊道:“快跑……”

    话语与汗血宝马的马蹄同时戛然而止,宝马准确的停在了无双身前,只需再跑前一步,无双就成了马蹄下的肉酱。

    马上的红衣少女利落的跃下马背,看着无双,“你敢不敢同我比上一场!”

    “啊~”场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讶的抽气之声,这样的比赛邀请在西蒙族等于是求。爱,若男子答应了,女孩子必定会在赛马中故意放水,除非有人横插一杠,男子几乎是必能赢得女子芳心。

    眼前的这名少女穿着一袭水红色的骑装,身材高挑,五官明媚,带着力压众人的傲气与自负,看向无双的浅棕色水眸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连无双都不由要赞上一声,确实是一个美人胚子。

    西蒙正宏低声喝道:“芷凌,不得放肆!”

    他对无双解释道:“小女芷凌被微臣娇宠惯了……”

    无双抬手,止住西蒙正宏未完的话,“比!”

    “好!”西蒙芷凌一拍马背,马鞭扬起遥遥指向远处一条黄色的线,“以那条黄线为界,不论用什么方法,谁先到达就算赢!”

    无双颔首,“可以!”

    “我也参加!”

    两道声音异口同声的响了起来,一直站在无双身后的白世祁上前一步,没有情绪的眸子冷冷的扫了西蒙芷凌一眼,内心不由腹诽,这是什么世道?男人跟他抢老婆也就算了,连女人都要来掺一脚。

    另一名男子则是一直站在徒侉罕身后的少年,他远远的朝着西蒙芷凌跑过来,“我也要参加!”

    西蒙芷凌瞪了他一眼,怒道:“徒侉旭,你来凑什么热闹?”

    来人正是徒侉族族长的独子徒侉旭,徒侉旭喜欢西蒙芷凌是两族都知道的秘密,然而尽管徒侉旭在十四岁便突破武圣跨入先天之境,西蒙芷凌却怎么也瞧不上他。

    徒侉旭鄙视的看了无双一眼,“这小白脸有什么好?以为戴个鬼面具我们就不知道你其实是个小白脸!”

    “旭儿~”徒侉罕浑厚的声音远远传来,震得人耳膜发涨。

    无双也用内力回道:“少年骄傲,无妨,一起比便是了!”

    西蒙芷凌不再去看徒侉旭,转而看向白世祁,“喂!你这个小白脸,你不要来凑人脑,本郡主瞧不上你!”

    白世祁看都不看她,径自拉着马走到无双的身边,“我不是来追你的,我是保证我的人不被你追跑!”

    “啊~”草原上所有不知道无双女子身份的人都齐齐发出一声惊呼,真是看不出,如此俊俏的公子竟然是断袖,果然是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西蒙芷凌被白世祁一堵,顿时有些气愤,她拉过自己的马忿忿的走到了起跑线的地方,利落的跨身上马。

    白世祁却忽然走到了无双的马前,再次单膝蹲下,双手交叠。

    无双轻笑一声,踩着白世祁的手背跃然上马,这人,竟然在徒侉、西蒙族这么多人的面前如此宣告自己的主权。

    场中所有的比赛与打斗都停止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这场即将开始的比赛上,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争夺一个男人,逐日草原上可是许久没有这样的好戏了,所有人都极其有默契的将徒侉旭忽略掉了。

    西蒙正宏走到黄色的起跑线之前,“好!看我手势,黄缎落下便起跑,最后谁先冲断另一根黄缎,则是胜者!”

    他看了一眼坐于马上的四个人,高声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慢!”无双忽然出声打断。

    西蒙芷凌下意识脱口而出,“你要反悔放弃比赛吗?”

    无双直直看向西蒙正宏,“宏王爷,筹码是什么?”

    西蒙正宏愣了一下,遥遥看了徒侉罕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他看向无双,“若殿下赢了,筹码随殿下开?”

    徒侉、西蒙虽都是粗俗的蛮族,然而却是一言九鼎的爽快之人,说出去的话绝不会轻易反悔,承诺比他们的生命还要重要。

    无双嘴角一勾不再说话,身体低下,伏在马背之上。

    西蒙正宏一扯黄缎,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四匹宝马瞬间如同离线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佣兵拽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佣兵拽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佣兵拽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佣兵拽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