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009.死亡之山2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佣兵拽妃VIP009.死亡之山2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VIP009.死亡之山2

    西蒙芷凌点点头,脚尖踮起朝着树墙用力一跃,只见红色的身影一闪随即便融入密密的树墙之中消失不见,片刻之后,清脆的声音从右侧的树墙之后传来,“进来吧!无论哪一个岔路口都行!”

    无双凤眸眯起,竟然如此简单?她学着西蒙芷凌的动作,轻盈的跃上树墙,只觉周围绿叶瞬间将她包住,她跃下树墙,抬头望去,眼前竟是一片开阔。

    外围的三条岔路口在树墙之后竟汇成了一条清澈的小溪流,水流安静的朝着萧凤山的深处流淌而去。

    身后随着无双进来的人纷纷愣住,终是有人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惊叹,这萧凤山的内山若要说一句人间仙境也绝不为过。

    放眼望去,眼前是一片郁郁葱葱,看不到尽头的小溪流蜿蜒在群山之间,溪水澄净清澈,有各种五彩的鱼在水中游来游去,一个飞跃,带着水珠溅上岸边草地,又跃回去摇着尾巴欢快的游开,小溪曲折绵长,一直衍伸到看不见的远处,岸边的草地之上开着各种不知名的花,花瓣之上还沾着湿漉漉的水珠,开得娇艳无比。

    人人都传萧凤山恐怖惊悚,恐怕却是谁也没有料到,终年云雾缭绕,被掩盖在茫茫白雾之下的死亡之山萧凤山如同是一副华丽的古代画卷,美得让人心悸。

    不少的徒垮士兵兴奋的跑到溪水边,有人则迫不及待的将手伸入冰凉的溪水之中,沿路奔波紧绷的情绪也瞬间放松了下来。

    紧随而至的五百凤翎军也早已集队整齐,然而却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站在无双与白世祁的身后,没有人挪动脚步离开自己的队伍。

    无双静静的站在原地不动,眼神之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身边的白世祁眼神晦暗不明,低低说了句,“有诈!”

    话音才落,耳边便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惨叫之声。

    无双低头一看,神色顿变,那些将手伸入溪水的西蒙、徒垮士兵,有些双手已腐烂,有些则被水中的小鱼啃得血肉模糊,隐隐可以看到白色的骨头,那些小鱼却如同吸附在了他们的身上,无论他们怎么甩都甩不掉。

    身边没有还没有来得及把手伸入湖水中的士兵飞快的拔出刀剑想要砍掉吸附在他们同伴身上小鱼,可是那鱼却似乎与他们的身体连在了一起,一边啃食着到嘴的肉,一边不断的往上攀爬,这刀若是落下去,鱼死,那些士兵的手臂恐怕也保不住。

    身后凤翎军副统领拔出佩剑,神色警觉的低喝一声,“保护阁主与殿下!”

    五百凤翎军整齐有序的飞快散开,围成三层将无双与白世祁团团围在里面。

    无双却是踩着凤翎军的肩头从包围圈中飞出,一把抽出离他最近的徒垮罕手中的大刀朝着溪边惨叫连连的士兵砍去。

    她的身形飞快的在士兵之中飞舞,周围顿时血肉横飞,断腕带着连串的血珠在空中飞洒而过,然后重重的落下,砸得溪面上水花飞溅。

    数十只断腕落入水中将澄净的小溪都染成红色,溪水中的小鱼忽然蜂拥而上,尖利的牙齿咔嚓咔嚓几口便将断腕连肉带骨啃食的干干净净,然后摆着尾巴往远处游去,红色的溪水也随着五彩的小鱼蜿蜒而下,很快,溪水又恢复了众人初见时的澄净。

    被无双砍断手腕的士兵倒在地上,似乎片刻之间已经失去了疼痛的知觉,有些人直到肩头都已经被咬的血肉模糊。

    无双将带血的刀往溪水中一浸,血水沿着刀身滑下,方才已经游开的五彩的鱼瞬间又游了回来,速度快得几乎看不清晰。

    她刀锋在水中飞快的转动,很快,水面上浮起一层五彩的鱼尸,幽幽的飘浮在溪面之上。

    白世祁推开围着他的凤翎军走到无双身边,“想不到真的有这东西!”

    无双眉头紧锁,低声道:“食人鱼!”

    当年她们在亚马逊丛林的最后一场生死战,她与未央可没少吃食人鱼的亏,那密密麻麻几乎像小飞鱼一般的食人鱼差点就让她们葬身在那里,如果刚才她不下手砍掉那些人的手腕,恐怕现在他们早已被食人鱼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最关键的是,有食人鱼的地方必有食人花,因为在没有人肉的情况之下,食人花花径的汁液就是食鱼最好的食物。

    无双转动视线四处搜寻,所有的人都盯着无双严肃的神情一动都不敢动。

    前方,数十名西蒙族的士兵两人一组将受伤的同伴拖到一边开阔的地方养伤,身后数朵小花微微摇曳。

    “别动!”无双厉喝一声,腕上的绸带随着声音飞扫而出,如同游动的灵蛇砰的击在了西蒙族那名士兵的背上,他一个踉跄身子飞扑出去,趴倒在地。

    “殿下……”西蒙正宏不解的开口,刚唤了一声,顿时张着嘴再也说不出话。

    方才在士兵身后摇曳的手掌大小的彩花眨眼间放大了无数倍变得如脸般大小,花朵大大的张开露出里面黑黝黝的空蕊。

    食人花用力往后一缩,一吸,一阵腥风卷过,将无双的绸带卷住吸了进去,连带着扯得无双都往前直冲好几步。

    无双脚下一顿,扯紧手腕的绸带,手腕不停的左右翻转,带动着卷成一卷的绸带如同翻滚的海浪在食人花的花朵中不断的搅动。

    食人花仿佛预知到了危险,猛的将张开的花朵合了起来企图缩回之前手掌般的大小,那绸带却像卡在了它的花苞之中,无论如何它都合不起来。

    无双身形往后一转,手臂高高的扬起往外一抽,只见食人花的花苞之中银光闪过,从花心处直划而过,将整个一朵的食人花分成了无数的小瓣,恹恹的垂了下来,再无生气。

    她脚下一点,跃高数丈,修长的指尖在阳光下一划,将方才钉在绸带上的数根银针收了回来。

    这一场小战下来,所有的人都不敢再轻易动弹,在再也没有人说萧凤山是人间仙境,方才还绿草如茵的萧凤山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直逼而来。

    无双收好绸带,视线扫过前方,轻轻抚过西蒙芷凌的发顶,忽然手指一顿,“你还记得六岁时的事吗?”

    西蒙芷凌茫然的看着无双,片刻,轻轻的摇摇头。

    无双抿了抿嘴角,停在西蒙芷凌头顶的手不轻不重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又问道:“那这萧凤山有没有人?”

    这个问题问的很奇怪,方才西蒙芷凌明明已经说了不记得六岁时的事,如今何必又问同样的一个问题。

    西蒙芷凌的眼中却忽然闪过了一道光芒,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她用力的点点头,肯定的答了两个字,“有人!”

    身后的西蒙正宏与徒垮罕瞬间都变了脸色,这十年来他们不断的引导西蒙芷凌,却从来没有让她开口多说有关萧凤山的一个字,如今无双不过两句话就让她想出来了,她究竟如何知道的?

    无双没有时间去顾及西蒙正宏与徒垮罕的脸色,她手指尖打着圈儿轻轻的揉着西蒙芷凌的头顶,语气温柔,“是不是他送你出来的?”

    所有的人都诧异而不解的看着无双看似无意的动作。

    西蒙芷凌脑海中似乎有无数个片段在不断的翻滚,一个光点在她的脑海中浮现,然后慢慢的扩散开来,变成一个强烈的光晕。

    她闭着眼不断的摇头,头顶有一个温柔的力量在轻轻的按压,让她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破碎的片段瞬间串联了起来。

    西蒙芷凌猛的抬头,“是!有一个男子送我出来了!他跟我说……”

    徒垮罕激动的道:“说什么?”

    无双抬头,止住徒垮罕的话,“芷凌,你慢慢想,现在沿着这条路带我们去那个你曾经到过的地方!”

    西蒙芷凌抬头看着无双,无双鼓励的对她点点头,她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转身循着记忆中的路线朝着溪水的另一头走去。

    无双紧跟在西蒙芷凌的身后,手从她的头顶收回。

    白世祁跟上她的脚步,询问的视线看向她。

    无双摊开从西蒙芷凌头顶收回来的手,一根细长的金针在她白皙的掌心之中闪着寒芒。

    西蒙正宏脸色一变,怒道:“是谁?”

    无双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金针入脑,玄气配合食人花特有的香气可以封存人的记忆,让她忘记之前所做过的事去过的地方,显然有人故意为之,让芷凌走出萧凤山并散布萧凤山是死亡之山的消息,只是为了不让人进入萧凤山,那萧凤山中有的不仅仅是宝贝,还有……。”

    她的视线与白世祁的视线对上,异口同声的说了两个字,“阴谋!”

    无双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就是白世墨,然而白世墨如此的外露与张扬,绝对不是会有着此等周密计划的人。

    白世祁神情有些犹豫,似乎有些话想要告诉无双又不知从何说起。

    无双扫了他,也不多问,每个人都该都有自己的秘密,即使亲密如他们也不例外。

    西蒙芷凌的脚步在一处悬崖边停了下来,她指向对面的高山,“那里,才是真正的萧凤山!”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佣兵拽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佣兵拽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佣兵拽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佣兵拽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