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超极狂少无奈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客厅中,只有一个老者坐在那里,不是坐在沙发上,而是坐在轮椅上,戴着厚厚的眼睛,正透过客厅的落地窗看着外面的景色出身。他叫秦远何,缘岳集团的首席财务师,缘岳集团是秦家的主要产业,云海市服饰业的霸主,最近几年更是出现垄断之势,发展蒸蒸日上。

  秦远何虽然也姓秦,但只是巧合,和秦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他的身份比较神秘,是二十年前秦殊的父亲秦严从一场车祸中救的。他从没对别人说起过自己的身世,而且也根本不愿回到过去,就留在了缘岳集团,他有很强的财务分析能力,缘岳集团能够不断壮大,多亏他的帮助,秦严一直对他很客气,视为自己的左膀右臂,而且,他没有亲人,就一直留在了秦家。

  “秦叔叔,在呢?”秦殊和他关系不错,而且是自己的长辈,忙抬手打了个招呼。

  秦远何转头看着秦殊:“秦殊,真不知你是怎么做到的,撞车的力度、角度,甚至翻转大小都能计算地那么准确,次次毫发无伤,还真是不可思议!”由于客厅位置很高,他也看到了秦殊在门口的撞车表演。

  “是吗?”秦殊无奈地笑,“但还是逃不出那老家伙的手掌心啊!”

  “你说谁是老家伙!”客厅的侧门打开,秦严走出来,一脸阴沉。

  秦殊一阵头大,好像霜打的茄子,顿时蔫了。他知道,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

  秦严对这个儿子,总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秦殊有麻省理工大学的本科学位,又有哈佛大学的经济学文凭,二十岁提前完成学业,回来后却游手好闲,整天在外面鬼混,完全不务正业的社会青年形象,根本没想要接他的班,对于缘岳集团,更是从没踏足过。

  “我秦严怎么有你这么个不中用的儿子!”秦严说起来就生气,“我给你最好的教育,给你最好的条件,现在指望你能帮我打理公司,没想到你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废物,等我死了,你这个混账肯定会败光秦家的家产!”在秦严眼里,秦殊算是不可救药了。

  秦殊只有低头,聆听教诲,谁让秦严是他老子呢,没办法,只有听着了。

  “你看看李玉的儿子李麒,现在已经是公司董事,做起事来,井井有条……”

  秦殊嘴角微翘,很是不屑的样子:“那也算本事?还不是手下人捧着?”

  “你还敢顶嘴!”秦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好,好,好,你说,我听着就是!”秦殊往沙发上一躺,来了个挺尸的造型。

  “你……”秦严也真是拿他没辙了,吼道,“今天肖菱来,你给我好好表现,不然的话,老子打断你的狗腿,看你还能往外面跑?”

  说起肖菱,秦殊就不自觉得一抖:“我说,就不能换个女人吗?就算换头母猪,我也可以耐心周旋,但那个母老虎,她算是我的克星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她?”秦严很喜欢肖菱,巴不得早点让她过门,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免得被别人抢走了,肖家在商场也算呼风唤雨,而且只有肖菱一个女儿,一旦两人结婚,以秦肖两家的财力,就算秦殊真的是个败家子,也够他挥霍一生,衣食无忧了,但秦殊偏偏很讨厌肖菱似的,这让他非常不解,“肖菱哪里不好,长得漂亮,温婉有礼,而且从小就练芭蕾舞,气质出众,这样的媳妇哪里找?”

  秦殊满肚子苦水没法说,练芭蕾舞?那是八岁之前的事情了好不好?还温婉有礼,只是取悦秦严夫妇的表象而已。但肖菱给秦严夫妇的印象真是好地不得了,典型的大家闺秀,秦家上下都喜欢,就算秦殊说破了天,也没人相信肖菱有那么暴力的一面,说了几次没人信,秦殊只好把那些事实憋在肚子里了。

  这个时候,王婶下来,说是夫人请秦严上去,秦严哼了一声:“你个兔崽子这次表现好一点,争取把婚事定下来,也让我省省心!”

  秦殊撇撇嘴,没有说话。

  秦严叹口气,上楼去了。

  一直端坐在轮椅上的秦远何扫了秦殊一眼:“怎么?你好像很委屈?”

  秦殊没好气得说:“如果我说肖菱是个暴力狂,你信吗?”

  秦远何摇摇头:“不信!”

  “那不就得了!唉,我跟谁说理去!”

  “你真这么怕肖小姐?”

  “怕她?”秦殊撇撇嘴,“那还不至于,如果真打的话,我可能打不过她,但我有其他一万种手段让她服服帖帖,只是这个女人太麻烦,我只小时候亲了她一下,就缠了我这么久,再得罪她,恐怕这辈子都不得安生,再说,毕竟是个女人嘛,我天生一颗怜香惜玉的心,也实在不忍伤了那么个小美女,只求她以后别缠着我,我就阿弥陀佛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超极狂少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超极狂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超极狂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