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七2834章 女程咬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煮酒点江山卷十七2834章 女程咬金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这次,胡忧决定自己干,郑开远最多不过算个帮手,在外边做点接应之类的工作,具体的,还得是胡忧自己来。

    行动就定在今天晚上,胡忧也不管镇府里的那些是究竟都是谁,反正他只毁数据和核心控制设备,弄完就走,一分钟都不多呆。

    回自然是回九军团驻地了,胡忧是已经不对张忆初抱什么美好的希望,但一来他答案过帮张忆初一年,二来欧阳寒冰和秦明都还在张忆初那里,有这两个人在,胡忧无论上哪都走不远。

    至于刘振林,胡忧不想管,他已经把发现刘振林的消息通报给张忆初,算是已经进了自己的义务,要怎么对付刘振林那是张忆初的事,胡忧不认为与自己有任何的关系。

    以前胡忧什么都管是因为他是全军老大,无论军事还是生活,只要是军团的事,在他看来那就是他的事。现在,他不过是人家手下的一个兵,管自己应该管的也就够了。管得多,可不是什么好事。

    镇府有前后两个门,前面一般是老百姓走的,后边则多数情况是内部人员使用。胡忧走的是前门,爬墙当然也可以,但这次胡忧的敌人有部份是超现代人,在没弄清楚他们拥有什么科技前,爬墙是非常容易暴露目标的。一个简单的红外摇感装置就能让他无处遁形。

    因为有郑开远给的假身份,胡忧并不担心会像第一次那样连门都没进就被护卫给赶走,事实上,他已经不只一次来过镇府这边,都没出任何问题。

    正门进出的人多,给胡忧很好的掩护,胡忧轻车熟路进到大厅,有目的的四处闲走,突然一个闪身,藏在了一座石像后边。听说这座石像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不过那与胡忧没什么关系,他要做的不过是利用这座中空的石像隐藏身体,直到天黑所有的人都离开reads();。

    这样做要冒一定的风险,因为胡忧也不确实是不是能躲过敌人的排查。可世上做哪件事又没有一定的风险呢,出个门就被车撞到可不是电视里才有的事,虽说小心使得万年船,但一定的风险还是要冒的。

    时间在不用的时候总是感觉走得很慢,胡忧在石像中藏着,不能说话,不能看电视,除了保持警惕,几乎什么都不能做,那时间过得真是秒针当分针来走,不过这对胡忧不算个事,比起以往的那些等待,现在的等待条件要好得多了。

    风不吹,雨不淋的,难道还要说命苦?

    天终于渐渐暗下,人来人往的声音也变得稀稀拉拉,胡忧知道,最多再过半个小时,等待就会转变为行动,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多了一个人。

    来人的速度非常快,几乎只不过是在空气中拉出一条人影,就钻进了石像中。石像的中空装一个人是装装合适的,就两个,就有些挤了,连相互的呼吸都会在空气中相遇。

    还好进来的是一个女的,如果是个男的,真能让人恶心得不想再呼吸石像中的空气。

    姑娘虽然不知道石像之中已经藏了个胡忧,要不是及时捂住嘴,她一定会大声叫出来。

    叫,那就前功尽弃了。

    本来已经秒针当分针走的时间,几乎变成长针按短针走,每过去一分一秒,对胡忧来说都是煎熬,对那姑娘又何尝不是。

    还好,再难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当天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女人率先钻出石像。

    “你是谁。”像是怕胡忧跑掉一般,女人堵在出口问道。

    石像中的空气残留着女人的香味,胡忧很想提醒女人,以后再有这样的行动,最好不要用香水,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的,第一次见面就对人家姑娘说这样的话,似乎不是很好。

    “这重要吗,告诉你个名字,你也不认识我。”胡忧笑笑道:“咱们不如各干各的,你不管我,我也不理会你,反正就当谁也没看见谁,怎么样。”

    “你当我白吃呀。”女人恶狠狠的瞪着胡忧道:“我一放你进去,你马上就会叫人抓我,我才没那么傻。”

    胡忧哭笑不得道:“我怎么会叫人装你,我们又没有仇,干什么要害你。再说了,我要叫,什么时候不能叫,难道还怕你不成。”

    “你真的不叫?”女人半信半疑,仔细想想这人说的话似乎有点道理。

    “真不叫。”

    “那你为什么不叫。”

    “……”

    人说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遇上这个女人在胡忧看来简直就是有没有理都很难说得清楚。

    “我还有事要办,不想在这里和你浪费,你要怎么才能放了我,你说吧。”论功夫,眼前这个女人肯定不是对手,但胡忧这次不是来打打杀杀的,一但动手势必暴露,不但达不成目的,以后再想来也是大大的困难,人家都已经加强了防务,还要破坏就可以说是找死了。

    “我……”女人来时肯定没有想过会遇上这么复杂的问题。可总不能这么僵着什么都不做吧。

    “我可以放你出来,但你要发誓,不可以叫人来抓我。”

    憋了半天,女人终于想出一个自己认可的办法。看她长长呼口气的样子,这种事对她来说真是太难了。

    “行reads();。”胡忧心里苦笑。弄了半天,居然是以发誓解决问题。难道她不知道发誓对大多数男人来说和吃饭睡觉一样的平常吗。相信男人誓言的女人,不是单纯就是蠢,当然,也有极少数对誓言看作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哪个女人遇上这样的男人,赶紧嫁吧,晚了怕就让人家给抢走了。

    发过了誓,胡忧终于获得自由。虽然浪费了些时间,不过一切都还在可控范围之内,计划应该还是可以完成的。

    十分钟后,胡忧意识到自己也许把一切都想到太美好了。

    让胡忧感觉到不那么美好的源头是一个女人,准确来说就是刚才那个逼胡忧发誓的女人,胡忧已经尽可能的躲着她来走,可在才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他已经不少五次撞上那个女人。

    “你为什么老跟着我,是不是想出卖我!”

    胡忧还没说什么,女人却先发作了。

    “我不是想跟你,是你走在我前面而已。”胡忧无奈叹息。遇上这个女人,真是不只是多增加一点麻烦,麻烦那是大大的。

    “我走你前面,那你走,我看你走哪。”女人哼哼道:“别让我猜中你跟我在后面想干什么,告诉你,本姑娘可是名花有主,你想都不要想!喂,你居然敢不等我把话说完。”

    胡忧长这么大没怕过谁,遇上这样的女人他真是怕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不管前面的路通向何处,先离这个女人远远的再说。

    第一层有很多的房间,有护卫的地方不在少数,但都没有胡忧想要的东西,他判断那些东西不是在顶楼就是在地下室,而在地下室的可能要更多一些。

    就在胡忧准备去地下室的时候,远远的又看到地个女人。他可不想撞上那个女人,只好放弃先去地下室的打算转而摸向顶层。

    也许是之前镇府没那么多办公人员吧,这里的顶层也不过只是八楼而已。以胡忧的功夫,用壁虎功摸上八楼用不了几分钟,不过要注意不被人发现,尤其是要躲过高科技仪器的监控,那难度就要大得多了。

    足足花了半个小时,胡忧才成功摸入八楼,这在胡忧过往的记录里是最慢的。不过能成功还是值得高兴的。

    八楼的房间不多,护卫却不少,现在已经是半夜,护卫依然站在门口守,这是之前在其他地方都没有的事。

    难道那些资料设备都在八楼?

    如果说之前在下面还可以稍微大意,那在这里可就不敢大意了。

    胡忧的功夫是不错,但也是会死的,这八楼的护卫明显强过其他地方的,要干掉胡忧还真不是绝对没机会。

    “是这里了。”

    一切的付出都必将有回报,经过大半夜的摸排,胡忧终于在镇府八楼找到了数据库机房,如果判断没错,这里就是装着全城人口控制资料的地方,毁了它,漓江镇的民众就能获得自由。

    既然已经找到,那就不用浪费时间了。

    拥有长期敌对经验的胡忧知道时间就是生命,以最短的时间完成最难的任务是一个合格士兵毕生的追求,也是胡忧对自己的要求。

    短短一分钟,胡忧安装好破坏装置,无论在什么文明,破坏永远都比建设要容易,更高效,甚至是更狂暴。

    “啊……”

    胡忧刚刚设定好定时装置就听到凄厉的惨叫。听声音,像是刚才偶遇的那个女人,她看来是被人发现了reads();。

    惨叫加上枪声,足以打破任何形势的安静,胡忧已经完全无语了,本来顺顺利利就能完成的事,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而增加了太多的变数。

    从女人奔命的方向看,她应该是冲着八楼跑的。她就算是上八楼也是无路可跑的于事无补,却会把胡忧的计划完全的打碎。定时破坏装置已经启动就不能停止,跟本赶不急在她上来前暴发。

    胡忧真不想再管那个女人的事。可是不管,他的事也办不了。

    “真不知道是不是前世欠他的。”

    从八楼一提气跳到六楼,胡忧算准了时间,突然冲出,一把抱住女人就往五楼跳。

    女人都没反应过来就发现整个自己还在空中,吓得又撕又咬,从六楼到五楼才那么点时间,胡忧的皮都快烂得快要换一身了。

    “放开,你属狗叫,张嘴就咬。”胡忧也是肉做的,被女人咬得那个疼呀,差点忍不住把她丢楼下去。

    这种人,摔死一个少一个麻烦。如果不是她,这会胡忧都在回去见欧阳寒冰的路上了。

    “又是你,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出卖我的。”女人哇哇大叫,张嘴又要咬胡忧,胡忧一个大巴掌抽过去,最后不是打到了墙上。他使终还是不习惯对女人动手的,除非是在像战场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情况。

    “不论你是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由头到尾都没有出卖过你,到是你,给我惹了大麻烦。现在你有两条路,一是自己逃命,一是跟着我一起离开这,你自己选吧。”

    再怎么说也是敌人的敌人,胡忧不想见死不救,那也不是他的习惯,哪怕是面对这么麻烦的女人。不过这女人自己选择不跟胡忧一路,那就另当别论了。

    “跟你一起离开听着要安全一些,你有办法离开吗?”女人等着胡忧的巴掌落下,却没想到等来这么一个选择。

    “也许行,也许不行,我不敢保证,你自己选了就要对自己负责。”

    “我选你。”女人把眼睛一闭,做出了她这辈子活到现在最正确的选择。

    敌人已经追上来,胡忧也不再废话,把女人往肩膀上一扛,一个翻身就跳楼。一楼的护卫跟本没想到胡忧会这么往下跳,全都没反应过来,借这么点时间,胡忧已经抱着女人窜出去十多米。

    抢声是在身后响起的,这证明前面暂时没有危险。胡忧落地脚不停,以左右摆的方式往前有多快跑多快,有时候甚至又后退几米,或是上墙上房,总之比起兔子,他是难打多了。

    “轰!”

    装在八楼的破坏装置终于在被敌人发现之前启暴,胡忧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经过是坎坷了一些,但总算没有白费。

    “你是来破坏数据库的?”一直像小猫被胡忧一会扛一会抱的女人听到响声突然开口问胡忧。

    “嗯。”胡忧应了一声,忙于逃命的他并没有发现此时的女人和之前看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你以为,你这样有用吗?”女人冷冷道:“数据库这么重要的东西,人家会没有备份?你这么个毁法,能毁多少。”

    “我们离开这里再讨论。”胡忧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想当然了。

    “不能就这么离开,今晚离开了,以后就再没机会了,去,帮我闯进他们的地下室,我有办法!”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煮酒点江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煮酒点江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煮酒点江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