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田甜之师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诸天万界第五十章 田甜之师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第五十章 田甜之师   幽州。   伏龙学院。   这是整个幽州最高学府的象征,各城将军,诸侯,王公都想要把自己的子女送到伏龙学院当中。   田甜从小就进入伏龙学院,对这里早已是轻车熟路。   她聪明智慧,一点就通,并且在乐之一道上,展现出惊人的天赋,深得伏龙学院两尊哪怕放在邪皇城也是大人物存在的青睐。   其中一尊,乃是伏龙学院的创始人,孟子颜,他的学问,异常高深,礼乐射御书数,以数为首,卜卦一道上,极为精湛。   另外一尊,与孟子颜乃是至交好友,高子期,乃是在九州神朝出名的大乐师!   《阳春》《白雪》都是高子期传授给田甜的。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www.wenxuemm.com   这一日,田甜急急忙忙穿过伏龙学院。   来到学院之后的那一片青山,在这里不是随随便便哪一个学院弟子都能够进来的。   就田甜有这个资格,可以一路畅通无阻,谁叫她深得这两尊大人物的喜爱呢?   她直上青山,半山腰处,有竹节搭建而成的房屋,占地六里,周围都是竹栅栏。   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房屋边缘穿过,偌大的水车慢慢转动,流水潺潺。   在竹屋前。   有两名男子正在石台上对弈。   一名男子,容颜俊美,两条剑眉上挑,丹凤眼微微眯起,他身着麻布白衣,长发束起,看起来干净整洁,一丝不苟,气质素雅,举止若行云流水,自有一种古韵。更多更快章节请到www.wenxuemm.com。   另外一名男子,身着宽松锦袍,袒胸露乳,英俊的脸上带着些许胡渣,一袭黑发散落,狂放不羁,在他身旁,放着一张古琴,而他则侧躺在石台上,神态慵懒,举止随性,目光斜睨着棋盘,时不时拿起腰间的酒葫芦灌上一口美酒。   “子颜兄,你的爱徒,可是回来啦!”慵懒男子哈哈一笑,调侃道。   “子期兄,她又何尝不是你的爱徒,不过我猜,只怕此番回来,来者不善呀!”孟子颜手执白子,落于棋盘之上,一道细微的波动从石台上荡漾开来!   “哎呀,又输了,不下了,不下了……”高子期从石台上坐起身来,看向了田甜,道:“你这小丫头片子,终于知道回来了?”   “田甜,拜见两位师父!”她躬身行礼,不敢有丝毫的懈怠。Www。wenxuemm。com   “丫头,说吧,有什么事?”孟子颜在石台上,盘膝而坐,棋盘很大,在棋盘之外,可容人坐上去。   “师父说的是哪里话,没事就不能来看你们啦?”田甜很是俏皮,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你个小丫头,就你那点小心思,还想瞒过我们,快说吧,再遮遮掩掩的,回头你子颜师父就不帮你忙了。”在一旁,高子期从自己的腰间掏出酒葫芦,饮上了一口,笑声爽朗。   “别别别……”田甜一听,心里急了,看向了孟子颜,怯怯道:“我想请师父救一个人。”   “哦?他在哪?”孟子颜微微一笑,似乎一切早在他预料之中了。Www。wenxuemm。com   “我也不知道他具体在哪,但是此刻应该是在匈族,却是不知道是生是死!”田甜被关了三个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也不知道如今许道颜怎么样了。   “有没有沾染过他气息的物品?”孟子颜和声道。   “有!有!”田甜就把藏在怀里那皱巴巴的糖豆纸给拿了出来,里面还包着不少的糖豆。   孟子颜眉头一皱,顿了顿,舒展开来,他接过糖豆,引出一道气息,弹射而出,没入虚空,掐指一算,道:“他还活着!”   “那还请师父赶紧去救他一命!”田甜心中一喜。   “儒家分成文武二派,你让师父我这么一个文弱书生,杀到匈族去救你的小情郎吗?”孟子颜哈哈一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www.wenxuemm.com。   “什么小情郎,他就是一个大头兵,子颜师父休要胡说!”田甜脸一红,翻起了白眼,反驳道。   “一个大头兵值得你被关三个月,刚被放出来就急匆匆跑来找我们求救吗?”孟子颜淡淡一笑。   “因为他是为了救我才会被抓的,做人不能忘恩负义!”田甜义正言辞。   “要救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请你子期师父了,为师是无能为力了,最多只能够为你推算出地点!”孟子颜摆了摆手,看向一旁的高子期。   田甜看向一旁喝酒的高子期,眨巴着大眼睛,笑眯眯道:“子期师父,那请你救一救他吧?”   “那你就跟我说说,这个他是怎么回事?”高子期一副八卦的嘴脸,笑得很邪恶。女生文学   在一旁的孟子颜,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耳朵却跟兔子一样,竖了起来。   “他呀,叫许道颜,我偷了七哥的幽王军令跑到石龙城,那一天……”田甜就把自己跟许道颜的事情,从头到尾给讲了一遍,然后把藏在自己空间戒指的闪电追风马给放了出来,一番诉苦,很是难过。   孟子颜听得连连点头,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异色,在如此穷乡僻壤,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能耐,委实难得!   在一旁的高子期则是啧啧有声地感叹着:“好少年,不错,我喜欢!”   “谢谢子期师父!”田甜高兴得跳了起来。女生文学   “我喜欢不代表我要救他啊!”高子期眉头一挑,大声道。   “呜呜,那师父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救他?”田甜开始了自己的撒娇本领。   “要救他,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一年,我要让你练琴的时候,你必须随传随到,不许贪玩,要专心,并且我走到哪里,你都得跟着我,可以吗?”高子期终于说出自己的目的了。   “好!”田甜耷拉着脸,自己又不能玩了,每天练琴可是枯燥得很,但是没办法,自己欠许道颜的,也答应石云,就要做到。   “哈哈,那为师就去见见这小子,顺带把他给捞出来!”高子期大笑起身,消失在田甜眼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www.wenxuemm.com。   田甜看着孟子颜,担忧道:“师父,应该没问题吧?”   “呵呵,自然是没问题,他又不在匈族王庭之中,只是在边戍草原地区,想要救他,还是很容易的。”孟子颜很是从容,暗中已经告诉高子期具体位置了,他拿起放在一旁的茶杯,品了一口香茗,看着田甜,道:“甜儿,你知道什么叫心上人吗?”   田甜点了点头,道:“知道啊,就是喜欢的人呀!”   “你这三个月,是不是一直把他放在心上惦记着?”孟子颜又问。   “是啊!”田甜并不否认。   “心上人,心上人,就是让你上心的人啊,你的心上人是谁不好,偏偏是这么一个边戍地区出来的野小子,萧彦可是一直对你很上心,你家那几位老祖宗,对你跟萧彦的事,可都是热衷得很,你们两个,难喽!”孟子颜一声轻叹。Www。wenxuemm。com   “师父放心吧,我跟他真没什么的,就是他是因为我才会被抓的,我只是出于道义救他,真不是我的什么心上人,而且他根本不知道,我是女儿身!”田甜摇了摇头,认真道。   孟子颜看着远方的天空,轻声道:“希望如此吧,就怕不知不觉上心头!”   这一日,许道颜如同往常一样。   盘膝而坐,如今夏三月已过,立秋至。   秋气降临,此刻他正在修炼自己的肺脏方圆三十里的秋气,涌入他全身的毛孔,清洁他的身体,融入他的肺脏,衍化成收敛之气,滋养肺腑!   许道颜全身,皮毛细腻光滑,极为健康,若是一个人肺脏不好,皮肤粗糙,毛孔堵塞,难以宣发!   苏卫就坐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许道颜很多方面都让人很满意,只可惜自己如今是阶下囚的身份,不然的话,倒是可以在其他方面,指点他更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www.wenxuemm.com。   就在这时,一道华光从天而降。   高子期站在许道颜的面前,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你是谁!”许道颜几乎就在第一时间,用手撑地,后退出十丈的距离,将苏卫护在自己的身后。   “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想保护别人?”高子期大笑道。   “有人来救你了,跟他走吧!”这时,苏卫的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许道颜吃了一惊,时隔三个月,有谁回来救自己?   “不错,是田语叫我来救你小子的,还不跟我走?”高子期被田甜刻意交代,不许暴露她女儿身份。   “原来如此,多谢前辈搭救,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位老人家也一起救走?”许道颜看向了苏卫。   “呃?好浓郁的浩然正气!看来是我儒家一脉的人。”高子期看了披头散发的苏卫一眼,很是惊叹!   “不必了,老夫身上被种上了烙印,一旦离开这一片草原就会被发现,到时候你们也走不了!”苏卫摆了摆手,道。   “原来如此,那就没办法了,毕竟这是匈族人的领地,我也不敢夸大。”高子期眉头一皱,此人必然是九州神朝重要人物!   许道颜闻言,很是无奈,知道肯定苏卫根本是没办法跟着一起走了,当即朝着苏卫跪下行礼:“苏卫师父,感谢这些日子以来你对我的指点,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救回来的!”   “苏卫?你是皇室血脉,子渊师叔祖的徒弟!”苏卫的辈分,说起来,比起高子期还要大。   “没错。”苏卫笑了。   “你消失了百年之久,许多人还以为你有奇遇,闭关了,却不曾想你竟然被匈族人给抓了!”高子期很是吃惊,神色变得严肃,认真道:“不行,我要将你身上的烙印炼化消除,带你离开这里!”   “不必了,冥冥之中,自有造化,可能我命中有此一劫,时候一到,自然化解,你只需要把这小子给带走就可以了!”苏卫摆了摆手。   “好吧,既然如此的话,那苏卫师叔,我就离开了!”高子期躬身行礼,而后抓着许道颜的肩膀,转身离开。   “大圣遗音,原来是你,乐道鬼才,高子期!”苏卫看着他身后所背的古琴,感叹道。   “正是!”高子期回身道。   “多谢子期贤侄,后会有期!”苏卫拱手道。   “后会有期!”高子期带着许道颜,化为一道虹光,离开了匈族的领土!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诸天万界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诸天万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诸天万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诸天万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