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 坑深794米:圆满大结局(9000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第八卷 : 坑深794米:圆满大结局(9000字)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唐小诺白了他一眼。

“嗯,我没给你电话,你很生气是不是?”男人含着她的耳朵,细细的啃噬,力道濒临在疼与不疼的边缘,“你生气就代表你是在乎我的是不是?觉得委屈,嗯?”

说到后面,好端端的对话只剩下了低沉的鼻音。

气温不着痕迹的提高。

唐小诺面上一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那只手趁机伸进她的衣摆,极具技巧的揉着她的肌肤,气息靠得太近好像要融在一起,女人咬着唇哼了一声。

“我没打电话给你说我要出差你就这么生气,那你冷落我一年,哦,不是一年,应该差不多两年了,”他低声的笑出了声,“那我要拿你怎么办才能泄火,嗯?”

女人斜眼看他,又哼了哼,“我冷落你了吗?”

刚刚说完,身体已经被推到在柔软的被褥里,男人沉重的身体压了上来,黑曜石一般的眸似笑非笑,“你确定你没有吗?”

巧笑倩兮,却始终隔着一层看不见的隔膜。

他一直等着那层隔膜消失。

后来发现他错了。

他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与其等它慢慢消失,不如由他亲手踏破。

顾睿的话只是一个借口,一个他需要的借口,刚好撞了上来,于是他便用上了。

“说话就说话,你到处乱摸干什么?”女人嗔怒道,在床上滚来滚去的闪躲着,“我还没说原谅你呢。”

“嗯。”男人低沉的笑着,眼神深沉而宠溺,手指捏着她这一年被养胖了些的脸颊,柔软滑腻的手感很好,低头吻了上去。

温热的气息吹拂着,唐小诺伸手去拍他的手,不悦道,“不准乱来,睡觉。”

说完,又要躺下去。

凯撒自然贴了上去,带着水汽的胸膛贴着她的背脊。

唐小诺觉得他是故意的。

以前他们睡一起,他离得她远远的,远的让她觉得他随时都会从床上滚下去。

男人身上的体温很高,高到她觉得不适应没法好好睡觉,她怒而出声,“你靠得这么近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冬天都不带给她暖的,这种天气靠得这么近。

凯撒看着她白净的脸上涌起的潮红,唇畔勾着笑,“谁不让谁睡觉?”

那眼神,带着滚烫的赤果果。

唐小诺扯过他身旁的枕头就砸到他的脸上,“你看女人的眼神能不能不要这么下/流啊?”

当初就是这种直白得过于侵犯的眼神才引起她的注意。

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猥琐的事情。

“不能。”他摊摊手,漆黑的眸含着笑,“难道你希望我看你的眼神跟看路人甲的眼神一样?”

唐小诺没有说话,反正以他的厚脸皮也不会以此为耻的,“你睡得离我远点,好热。”

凯撒挑挑眉,“好。”

他这么好说话,唐小诺倒是眉头皱了下有点狐疑,但是看他拿起枕头放在了离她远了好几寸的地方躺下,她也就没多说什么了,抱着毯子也躺下。

以为在陌生的地方会很难睡着,没想到闭上眼睛几分钟就很快睡着了。

凯撒睁着眼睛,侧过脸看着女人铺满枕头的深色长发,直到她的呼吸开始均匀,他勾唇笑了笑,然后摸到床头的遥控,将房间的温度调低。

过了好几分钟,原本安安静静躺着的女人果然弯腰将身子缩起来了一点。

他趟过去了一点。

再过十分钟,她已经自动的爬进了他的怀抱。

有些招数,就是这么百试不爽。

凯撒满意的看着月色下女人熟睡的容颜,手臂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

第二天早上,小小专程来叫小诺一起吃早餐,顾虑着她可能没有起床,所以自己按密码开的忙——当初领房间号的时候她和无忧都知道小诺房间的密码。

打开门走进去,正想着是等会儿还是直接叫醒她,门一开就看到的巨大的双人亲密无间的两人。

重点是,男人相当不悦冷漠的眼神,“谁准你进来的——”

凯撒说到一半,见偷偷摸摸进来的是顾安西,也就没有继续了,他皱皱眉,示意小诺还在睡。

安西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么在这。”

长发的女人脑袋几乎埋在男人的怀里,一动不动的看的出来看在沉睡,她身上盖了两层毯子。

肩膀抖了抖,好冷。

虽然是夏天了,但是大早上的会不会太冷了。

凯撒没有给安西说话的机会,摆摆手,不耐烦的示意她出去。

安西垮下一张脸,这男人是多没良心啊,亏得他们每次吵架的时候她都变着法子帮他。

她心里一怒,气鼓鼓的瞪了凯撒一眼,然后就故意欢快的出声了,“小诺起床了,无忧那边已经在点餐了。”

那声音比她平时还要高出一个声调。

唐小诺很快醒来了,她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道,“很晚了吗?”

凯撒无语的看着故意使坏的安西,骂又不能骂。

安西朝他吐舌头,然后惊诧道,“小诺,凯撒怎么在这里啊,你们昨晚一起睡的吗?”

唐小诺刚刚醒来,声音慵懒带着哑意,“啊……是啊。”

“你先睡会儿再洗漱,我去拿吃的过来,”凯撒掀开毯子起身下床,又十分凶的看了安西一眼。

安西挺直着背瞪了回去,谁怕谁,没良心,活该小诺不肯真的跟他好。

“不用了,我起床,一起吃。”

安西领着两人一起到吃早餐的露台时,无忧正在喝牛奶杯呛了下,顾睿微微的意外,但是弧度不深,唯独亚瑟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半点意外都没有。

顾睿顺手递了杯牛奶给她,唐小诺伸手去接,凯撒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抢了过来,一仰头就喝下。

几个人无语的看着他。

唐小诺凉凉的看了他一眼,凯撒面不改色的拉开椅子让她坐下。

无忧不好意思的道,“不知道你在,所以没点你的。”说完就抬手招来服务生,微笑道,“你想吃什么自己点。”

一起吃完早餐,大家就两两成双的散了,唐小诺来得最晚,吃得也慢,所以等无忧和小小都离开后,她还在慢吞吞的吃着。

在岛上待了三天,凯撒每天晚上都厚着脸皮躺在她的身边跟她一起睡,唐小诺除了头天晚上之外也没说什么了。

直到第四天傍晚,她一边啃着冰激凌一边散步,凯撒自然跟她走在一起,破碎的声音从灌木丛传来。

女人的细碎声混合着男人的粗喘,在赤色的夕阳下,显得格外的让人面红心跳。

凯撒的耳力比她好太多,自然早就听到了,手臂圈住她的腰肢就要绕道走,女人在他的怀里抬头,眼睛眨巴着,摇摇脑袋,黑白分明的眸瞧着她,手指摇了摇。

他低声道,“你别挑战我的忍耐力。”

女人笑容明艳,满脸都是没心没肺的模样,“我喜欢啊。”

凯撒眯着眼睛。

唐小诺已经转身,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两具白花花的身躯缠在一起,在夕阳下忘我的旖旎。

她才站了几秒钟看了不到三眼,腰肢受到一股大力就被人拦腰抱了起来,凯撒绷着一张俊美的脸大步的往另一个地方走去。

唐小诺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看上去很怒的脸颊,“这也能让你这么生气,你脾气是不是太不好了一点?” 

男人的脸色越是阴沉,她就越欢,拿起自己的长发发梢挠着他的下巴和喉结的地方,唇瓣若有似无的摩擦最敏感的地方,“你干什么这么怒气冲冲的,我没得罪你。”

“闭嘴,不准说话。”凯撒冷冷的打断她。

唐小诺看着他“你在凶我?”

凯撒没有搭理她,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一言不发的将她抱回了酒店的套房,二话不说的扔到了床上压在身下。

“凯撒……”她睁着眼睛看他忽然兽性大发一般冷静又粗鲁的拨着她衣服的男人,眉头蹙起。

他的手压着她的腰肢,鼻尖挨着他的,呼吸沉重,“唐小诺,”还是忍不住扣住了她的下颚,狠狠的掐着,“很有意思是吗?”

他亲着吻着甚至是咬着她的肌肤,带着怒意带着爱极恨极的失控,“我喜欢你,我爱你,”他的薄唇贴着她的耳朵,低低的喃喃的,覆盖着笑意,如俊美的吸血鬼仿佛下一秒就会抽干她的鲜血,“我愿意宠着你迁就你,但是不代表,你可以肆意消耗我的感情。”

他又咬了被困在他怀里的女人一口,不轻不重的力道,“小诺,我是打算等你气消的,可是你不该一再挑衅我,男人经不起挑衅,尤其是,”他吮着她的唇瓣,“我也不想忍。”

“没有结婚,”唐小诺睁大眼睛看着他,白皙剔透的脸还是被他蒸腾出了一种血色,“我不想做。”

“借口太烂了。”他笑着,低沉又嘲弄,“还没有你说不想给我碰来得有力度。”

细细碎碎的吻带着极其炙热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和脖子上,低低的嗓音奇异般的显得很强势,“我对你不够好吗?”声音那般温柔,可是手上和身上的动作却急切得粗鲁,“不够宠你不够爱你不够迁就你还是不够疼你?嗯?唐小诺,你说,天大的罪过我也该出狱了,你要等到Jane长大后不冷不热的对着我吗?”

不,他不会允许的,他不可能允许。

这样想着,他手上的动作就更加的彻底很绝。

她的眼神有些怔怔的,耐着性子再次重复开口,“我吧喜欢没有结婚就发生关系。”

他像是怒极反笑,掐着她的下巴旖旎的亲吻着,“小诺,这话太荒唐了。”

荒唐?

是的,很荒唐。

荒唐得他没有听懂她的意思。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和海风一起落在水蓝色的大床上,女人的长发散开,衬着身下的深蓝色,像是一只摇曳的海妖。

折腾晚上九点钟,凯撒抱着她洗完澡出来,温存的为女人擦着头发,她懒洋洋的随他忙活,拿着手机给苏绾打了个电话,聊了十多分钟Jane的情况。

苏绾忽然转了话题,“你跟他怎么样了?”

“挺好的啊,”唐小诺的语调十分正常,虽然算不上甜蜜,但是颇有一种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马尔代夫这地方虽然俗了点儿,不过很舒服啊,风景好气氛好真的很舒服,”

她笑眯眯的补充,“爸妈没来过的地方可以过来度假。”

苏绾,“……”她淡定的道,“好,我回头跟你爸说他闺女推荐的。”

也许是经历过激烈的情事,她的声音带着沙哑的慵懒,特别的娇软,他心不在焉的给她吹头发,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又有种爱不释手的咬牙切齿。

挂了苏绾的电话,刚好无忧的电话也打进来了,“小诺,有空吗?”

“有啊。”

“你带凯撒出来玩吧,今晚的篝火晚会挺有意思的,你吃过烧烤吗?大家一起凑个热闹呗。”

“好啊,告诉我在哪里,我换好衣服就出去。”

无忧很快的把具体的地方告诉她,然后两人挂了电话,唐小诺自然而然的指使男人,“去给我拿衣服。”

凯撒扔了手里的吹风附身抱住她,“你不是累了,睡觉,嗯?”

唐小诺觉得这男人说话再温柔也透着那么一股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的意思。

她点点头,“我是累了,也很饿,无忧说吃烧烤,我要吃。”

“我点餐进来。”

“我想吃烧烤。”她仰起脸蛋看着他,见他没有要松口的意思,撇撇嘴不高兴的道,“你不是说迁就我?你很迁就我?我说不做你要做,我说我要吃烧烤你也不让吃,这很迁就?”

凯撒果断起身去给她拿裙子。

唐小诺皱眉,“这条好丑。”她带来的最不好看的一条。

凯撒淡淡的道,“黑不溜秋的,好不好看都一样。”顿了顿,他又画蛇添足的加了一句,“你带过来的再丑也不会难看,乖,就穿这个。”

“可是这个肩膀抖包着了,很热。”

凯撒眉梢一挑,“你想露肩膀?好啊我去找条露肩膀的。”

她满脖子的吻痕,他巴不得露给所有的男人看她是有所有权的。

“不要。”她显然也很想到了,伸手就把裙子扯了过来,哼了哼嘟囔道,“不露了。”

说完就给自己穿上,凯撒微微的叹息,蹲下身为她穿鞋子。

唐小诺低头看着附身在自己身前的男人,从她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他侧脸的轮廓,线条俊美非凡,仿佛出自上帝之手的完美勾勒。

她的心便一下软了下去,或许很久之前,她的心就软了。

穿好鞋子后,男人起身附身在她的眉心落下一个吻,低沉道,“走吧。”

“腿软。”

他一下便了笑了,亲昵的又亲了一下,“你这么弱?”

“是啊我很弱,下次你别……”

“我抱你,”凯撒低笑的打断她的话,立即识相的将她抱了起来,看着她颇得意又哼哼唧唧的模样,唇畔的弧度变得愈发的深了。

夜晚的海风带着点凉意,但是还是很舒服,凯撒和唐小诺到的时候他们刚好开始摆弄烧烤。

忙活着的是顾睿和安西。

凯撒将手里的女人找了个干净的地方放下来,而后便自然的问道,“想吃什么?”

唐小诺狐疑的看着他,“你吃过烧烤?你会烤吗?”

男人淡淡的道,“他们不是在烤吗?”

这玩意儿看着就会了,有什么是不会的?

“那好。”唐小诺点点头,很自然的选她喜欢的东西,“这个,这个,还有那个,我喜欢吃肉,多放点辣,蔬菜也要。”

“嗯。”

顾睿原本是没觉得哪里不对的,但是凯撒一加入进来,他就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和谐。

抬头,眯起眼睛看着老大爷似的坐着的亚瑟,“我妹妹嫁给你是伺候你的?”

连凯撒那货都知道女人是拿来疼不是拿来使唤的,他就跟钟似的坐在哪里儿等着吃。

而且还是当着他这个哥哥的面儿。

看不见的地方他得多大爷?!

几个人都愣住了,包括无忧和小小。

除去凯撒无动于衷的接续烤肉,其他的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亚瑟。

亚瑟面无表情,“我不会。”

唐小诺眨巴着眼睛,指着自己身边的男人,“他也不会啊。”她笑眯眯的道,“难道他能看会,你不能?”

相比里昂兄弟,顾氏兄妹更接地气一点,所以顾睿和小小都会,无忧其实也会,但是手艺么就十分的一般了。

亚瑟难得的被堵住了,但依然面无表情。

凯撒低低嗤笑,没有台词,专心烤肉,洒调料。

顾睿看向手里拿着铁架的安西,瞥了眼她手里烤的虾,“你也是在顾家长大的?”他简直恨铁不成钢,“你什么时候看见过妈跟个老婆子一样伺候爸?”

安西小声的反驳,“妈妈……会的。”

顾睿,“……”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不成器的。

顾泽和温蔓相处模式很心照不宣,在外人面前一贯是温蔓忙前忙后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她是出了名的贤妻良母,但是私底下,在温园,倒是顾泽居家偏多。

亚瑟皱着眉头,冷漠的看向凯撒。

凯撒抬手把烤好的第一块鱼撕开喂到女人的唇边,一边不温不火的道,“正常,他从小就是被伺候的,习惯了。”

他们兄弟是从小接受最严苛的教育和训练,但是待遇天差地别。

即便是受同样的伤,亚瑟会有最好的医生给他治,凯撒么只能爬回去自己上药。

所以若说照顾人,他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安西咬咬唇,“烤个肉而已没什么,我挺喜欢烤的……”

她的话才说完,手里的叉子就被人夺走了。

“坐着,我来。”

安西无奈的看着自己身侧没有任何表情的男人,撑着下巴叹了口气,“好吧。”

不过很显然,有人的天赋很低。

烧焦味很快的蔓延开。

“熟了吗?”亚瑟英气的眉头皱起,微微困惑。

安西弱弱的指着另一处还是红色的地方,“这里没有熟。”另一边已经烧焦了。

顾睿讽刺道,“你是怎么做到烧了一半另一半是生的?”

亚瑟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眼神极其的不耐。

凯撒气定神闲,不紧不慢,“你伺候不了人就不要耽误别人了,你没看见我们吃完一半了吗?”

就顾安西等着他烤出一份能吃的,等了这么久。

亚瑟公子恼羞成怒,“闭嘴。”

唐小诺把凯撒新烤出来的一只鱼递给她,“你晚上是不是没吃很多东西?先吃条鱼垫垫肚子吧。”

她已经眼巴巴的盯着肉盯了好久了。

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顾安西看着那条烤的金灿灿的鱼,伸手就想去接,手还没伸出去就落下来了,哭丧着脸蛋闷闷道,“我不饿,凯撒给你烤的,你吃吧。”

唐小诺看了一眼亚瑟黑着的脸,“我吃了很多了,饱了。”

“那你给他吃,”安西仍然闷闷的,“他一直在喂你。”

“待会儿给他吃,凯撒不怎么喜欢吃鱼,他被刺卡过。”

安西转过脑袋,弱弱的看着脸色更黑的亚瑟,“我……有点饿。”

亚瑟这下脸色不仅黑,还沉了下去。

顾睿一直在看着他们的动静,见到那副模样立即要上火,却见亚瑟已经伸手夺下小诺手里的鱼,然后动作僵硬的喂到安西的唇边,“先吃。”

“好。”安西张口,乖顺的吃下,吃了几口后,她才挤出笑容,“你不擅长这个,我来烤吧。”

“不用。”亚瑟想都没想就扔出两个字,然后从一边的食材篮里挑了几串肉,几条鱼出来,分批摆到顾睿和凯撒的面前,淡淡的自如的道,“烤好。”

顾睿,“……”

凯撒,“……”

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烧烤,亚瑟非得把每一块顾睿和凯撒烤好的成品喂到安西的嘴边,虽然几次戳到她的鼻子,但仍然坚持不懈。

并且“虚心”求教另外两个男人,怎么才能不戳到她的鼻子。

大家都很无语。

结束后,亚瑟公子的心情终于见晴了那么一点。

吃饱喝足后,安西端着水杯喝水,看了看自己哥哥和嫂嫂,再看看凯撒和小诺,“你们……啥时候结婚?”

她说的是结婚,不是复婚。

顾睿顿了三秒钟,随即转过头眼睛盯着坐在自己身侧的女人,“我们从马尔代夫飞菲律宾,刚好证件都齐全了扯完证再回去。”

无忧怔了几秒钟,大方坦荡的道,“好……”

“为什么不?”她才吐出一个字男人就冷声打断她,语气里的逼迫极其的浓厚,简直就像是在谈判桌上的杀伐果断不给对方留一丝余地的气势,“瞳瞳三岁了,再过一年她就要入学,你想她以后去学校是爸妈离异?你一直不跟我住在一起,孩子三岁开始记忆,你想让她留下爸妈关系不好的记忆……”

“哥,”安西无语的打断他,手摸摸眉头,“她说好。”

无忧,“……”她看着温和俊美的男人,“下次听清楚我说的话?”

顾睿猛然的抱住她,力气大得像是要把她镶嵌进中级的身体,下巴搁在她肩膀上,低声道,“好,回去后我给你办婚礼,你最喜欢的,最盛大的。”

别人看上去他只是有点小激动,可是只有无忧身上快被他捏碎的骨头知道他确实很激动。

她还是抑制不住的笑了出来,心底酿出甜蜜,“婚礼不用了,”她微微的笑,眉目还是弯了起来,“我们上次结婚的时候全城瞩目,婚礼一次就够了。”

他们结婚的那次,的确是超级豪华级别的婚礼。

唐小诺已经起了身,笑眯眯的道,“吃饱了,我们先回去了。”

凯撒条件反射就扣住她的手腕,动作太快毫无疑问的阻止了她离开的动作。

“走……”

“小诺,”两个字打断她的话,眼睛毫不避讳的看着她,太直,太让人无可避免,手捏着她的手腕很用力,“嫁给我。”

亚瑟瞥了他一眼,唐小诺明摆着不想提起这茬给足了他面子要走人,他是没有被拒绝够上瘾了?

无忧想了会儿,为毛人家说的是嫁给我,小顾先生说的是我们去扯证?!

风吹起她的长发和裙摆。

几秒钟的时间显得特别的漫长,所谓求婚便是有求于人,哪怕此时看上去很淡定,且谁都认准了他会被拒绝纯脑子不清楚。

晚风吹起她的长发和裙摆,唐小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求婚吗?”

凯撒再度重复,且眉目愈发的深沉了,“嫁给我,”

“求婚的话呢,戒指呢?花呢?敢情我嫁给你两次都没有啊?”她没有收回自己的手,只是侧过脸看着夜色下沙滩上涌上的潮水泛起的白色泡沫,慵慵懒懒的笑,“准备好了再提这茬吧,还有,你好像是瞧见了人家求婚成功才想起来的,我不喜欢,下次再来。”

深色的发丝有几根被吹拂到她的脸上,带着如晚风般舒服的笑容。

安西怔怔的看着亚瑟,小声的问,“他这是成功了吗?”

亚瑟看她一眼,“有吗?”

他没看到这女人点头同意。

安西继续小声的道,“女人有期待才会提要求,有期待才会不满。”

是吗?原来女人是这么奇怪的生物。

这一次凯撒依然抱着她回去,回酒店前在沙滩转悠了一圈,女人趴在他的肩膀上,忽然问道,“柳嫣然怎么样了?”

凯撒慢悠悠的脚步停了下来。

女人立即不高兴哼出声音,“反应这么大,你还想着她?”

他凝着她灿若骄阳的脸庞,低低问道,“你想起来了?”

想起了她曾经的爱与伤心,妥协与绝望。

唐小诺沉默了一会儿,闷闷的道,“嗯。”

“她嫁人了。”

女人瞪大了眼睛,又摆出了笑眯眯的模样,“哦。”

一看就知道她不高兴,凯撒失笑,忍不住亲了一口,“她结婚前来找过我,所以我知道。”

“找你再续前缘吗?”

“小醋坛,”凯撒喜欢她活色生香会高兴讽刺发怒的模样,这样她才是真真实实的被他抱在怀里,而不是虚无缥缈好像随时都会离开的女人,“她看我被你欺负得够呛,觉得自己比较温柔贤淑。”

“我欺负你?”唐小诺眯起漂亮的眸,“我可没有栽赃嫁祸你强暴。”

男人低低的笑声仿佛从喉间溢出,前所未有的愉悦。

她圈着他的脖子,继续酸他,“你不难受吗?她好像过得不幸福呢,比来比去都觉得自己的老公这点比不上你,那点比不上亚瑟,你不是觉得她过得不好你就不踏实吗?可是她好像觉得她的幸福只有你能给。”

她的声线是作出来的凉薄,可是眉目娇俏顾盼生辉,妩媚感好似要溢出来。

凯撒认同的点点头,“好像是的。”

他唇畔含着笑,如愿的看着女人气嘟嘟的瞪他,“你够了。”手指力道不重的戳着他的脸,“不准得了便宜还卖乖。”

星空很明媚,但她的眼睛是最亮的。

唐小诺几次说让他放她下来他都直接用行动拒绝了。

“我很重的,”她最终还是不忍,哼哼嗤嗤的道,“你的体力真的耗不完的么?”

凯撒调高了眉梢,“你想试试?”

“我已经在体验了。”

不是只有那档子事才能证明他体力好,她再怎么瘦也是一个成年人。

绕了半个小时回酒店,就在大门口碰见了准备出去的两对,一对十指相扣,一对男人搂着女人的腰肢。

无忧和小小相视一眼,尴尬到想消失。

凯撒是什么眼力,他不动声色的扫了四个人一眼,只是没有吱声。

唐小诺挣扎着下来了,几步走到他们几个面前,“你们不是说了要睡觉吗?这是去干吗?”她一一点了四下,“瞧你们鬼鬼祟祟的样子,好像还特意瞒着我们,说,干什么去?”

沉默席卷众人。

无忧看向远处装木头人,小小低着脑袋。

亚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想被耽误时间,波澜不惊的道,“海底套房,之前酒店负责人推荐的,”他眼神没有丝毫波动的对上唐小诺那双好奇的眼睛,“据说在那样的地方做很爽。”

他的表情冷酷又正经,导致小诺一时间没有理解过来,“做什么很爽?”

直到无忧和小小的眼神同时看过来:不要再问了。

她瞬间理解。

“让开,”亚瑟道,“别耽误时间。”

顾睿觉得他妹妹是怎么喜欢上这男人的?!

唐小诺没有让开,反而托着腮帮,眼睛转了转,“真的吗?”她摇摇头不满的看着他们,“那你们干什么偷偷摸摸的?”

顾睿一手插进裤袋,温文尔雅的道,“怕有人被刺激。”

白净纤长的手指伸了出来,“给我,我也要。”

“你们需要?”小小诧异问出声,看了眼抿唇站在后面的男人。

唐小诺点点头,“传说这么棒,当然要试试,他这么忙,下次很难再过来。”

顾睿看了凯撒一眼,淡淡道,“提前预定,今晚晚了。”

凯撒徐徐笑开,眉目阴柔,“对老板来说,怎么会晚。”他摊摊手,“小诺喜欢,自然让她先挑,我喜欢赚钱,不过还是更喜欢她。”

他伸手就将前面几步的女人捞回了怀里,低低浅笑,“他们真是太坏了,所以我决定今晚的海底套房提价十倍。”

“你决定?”

“是啊,”凯撒轻笑着看着神情阴郁的两个男人,“我到这里之前这个酒店就移到我的名下了——哦,是私人,不是集团。”

顾睿看着抱着女人飘走的凯撒,侧头对亚瑟吐槽,“你弟弟怎么那么阴险,还瑕疵必报。”

亚瑟淡淡看他一眼,“你才知道?难怪你比他先到酒店还是给他买走了。”

谁特么度蜜月的时候还买个酒店来赚钱。

顾睿面无表情的反驳回去,“他是你弟弟那么大一笔钱的交易你没察觉,你比我晚到?”

“我跟他一起的,察觉了又怎样?”亚瑟斜睨他,“我没你们两个那么丧心病狂的想赚钱。”

顾睿,“……”

无忧皮笑肉不笑的打断他们,“你们吵得这么快乐要不然在一起算了?提价十倍,两位要不要去?”

凯撒那厮真是太阴险!!他们还不是不想刺激他没有x生活,恩将仇报!

亚瑟搂着小女人纤瘦的身子,轻飘飘的的道,“我会找财务处报销。”

顾睿,“……”

无忧看着紧跟着先走一步的亚瑟小小,仰起脸庞看向顾睿,很无辜的问,“这么贵,要去吗?”

他低头便撞上了她眼睛里的亮晶晶,“你想去?”

无忧鼓了鼓腮帮,眼睛打转儿,“小诺说的对……下次很难有机会了,应该要试试的,”她抱着他的胳膊,“你不是最会赚钱了吗?”

顾氏少董自然不会在乎翻什么十倍什么的,钱对他们这样的人而言只是数字而已。

他顺势搂住女人的腰肢,嗓音蛊惑,“十倍真是太贵了,”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眸,“不过你喜欢多少我都出,不过作为报酬……今晚你在上面。”

无忧抿唇,一个字音飘散在空气中,“好。”

——全文完结了,么么哒,耐你们,新文见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