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是奴婢的错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第725章:是奴婢的错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容青缈面上浅笑,轻轻吁了口气,用另外一只手抚了抚自己的腹部,轻轻缓缓的说:“喜欢就喜欢,你这一解释到画蛇添足了,简业这般人物,不喜欢的人可不多,你到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只不过她喜欢的不是简业,是她自个的主子,我想,也许她这次所为并不是背叛自己的主子。”

眉子眉头微蹙,再一次抬头快速的看了一眼容青缈,却发现容青缈根本没有在看她,而是目光微微有些恍惚的瞧着前方,手依然搭在她的胳膊上,下意识的随着她慢慢前行。

容青缈似乎是完全没有注意到眉子的反应,也并没有介意,她是女人,而且是一个特别在意简业的女人,怎么可能从眉子对她的态度里看不出眉子那份疏远的原因呢?

但眉子却让她想到了小倩,那个在梦中她送简柠远嫁的路上照顾她的小倩姑娘,那个时候的小倩也曾经有这样隐约的敌意和排斥,甚至想要对她动手取她的性命,只是后来在赵江涄的身边出现了两个模样完全相同,但性格完全不同的小倩,加上她一直被梦和现实弄的晕头转向,她差点忘记了小倩对江侍伟的爱慕之意,直到此时眉子的态度突然的提醒了她。

如果她猜的不错,那个喜欢着江侍伟的小倩这一次帮着假的小倩顺从李玉锦的吩咐救了李玉锦出来,一定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也一定与江侍伟有关系,或者小倩救李玉锦出来的原因只是想要继续留在李玉锦的身旁暗中避免江侍伟再被李玉锦伤害。

在小倩眼里,也许江侍伟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那张被毁掉的面容,以及奇怪的声音,都不影响她对他的爱慕之意。

进喜看着容青缈坐在桌前用餐,眉子则静静的守在一侧,他站在门口,眉头紧紧蹙起,他落在眉子身上的目光终于引起了眉子的注意,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他,见进喜用嘴形对她说:“你出来一下。”

眉子并不熟悉进喜,但她知道,进喜和进忠是自家主子跟前最得力的两个随从,并且极得自家主子的信任,没有多想,快速瞟了一眼安静吃饭的容青缈一眼,轻轻的快速的走到了门外,随手将门微微虚掩上。

“有事?”眉子犹豫一下,有些怀疑自己刚才究竟有没有看清楚进喜的口型,有些迟疑的问,“我刚刚似乎是看到你用口型和我说要我出来一下?”

“是。”进喜点点头,他和进忠不同,进忠灵活,进喜老成,所以简业才会留他在府中照顾容青缈,他口中答应了一下,也快速瞟了一下房内,容青缈在吃饭,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被眉子突然半掩的房门。

“什么事?”眉子轻声问,“是主人的吩咐吗?”

进喜犹豫一下,缓了缓语气,平静的说:“主子吩咐过,夫人是夫人,奴才是奴才,不论是怎样的奴才,都不可以逾越了身份,既然主人吩咐你过来伺候加保护夫人,你便不可以忘了主人的吩咐。”

眉子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是有些不太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是眉子做的不够好?眉子虽然一直做暗卫,并没有学过如何伺候人,但是,眉子来之前也是有所准备,毕竟暗卫也是要面对不同人,做不同人。而且,我还是暗卫中数一数二的。”

“你对夫人太过不尊重。”进喜想了想,直接说,“我不好多说什么,但是有一句话送给你,就因为你是暗卫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主人才会特意选了你过来伺候加保护夫人,你的本事在暗卫中有多大,就说明夫人在主人眼里心里有多重要,你明白这一点就好,不要说不该说的话,不要问不该问的事,不要存不该存的心,只做好你的本分就成。”

眉子眉宇间有些不太高兴,虽然还是不太明白进喜的话,但多少也从进喜的言语里听到了警告,至于警告究竟是因为什么,她并不太明白。

“眉子知道了,眉子会注意的。”眉子轻轻吁了口气,虽然她是暗卫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但是和简业身旁的进喜进忠兄弟二人相比,身份地位还是差了许多,所以,她选择听话的回答,“眉子会努力完成主人的吩咐。”

见眉子这样,进喜也不再多话,指了指虚掩的门,示意眉子继续回去伺候容青缈,看着眉子轻手轻脚的回去,进喜收回目光,继续守在门外。

太后娘娘手在哆嗦,狠狠的拍在面前的桌案上,茶盏在她的拍击声中从桌上滑落到地上,碎成几片,茶水溅湿了她的衣裙一角,“果然是李玉锦那个女人做的好事!她果然还活着!她竟然敢这样嘲讽哀家!这事一定和宫里的人脱不了关系,这么多年了,她竟然放了个假人在宫里欺瞒哀家,这种事可以瞒这么久,那个江侍伟可以一直活着,可以从天牢里逃掉,一定也和此事有关,一定是她和宫里的奴才串通,一定是!哀家一定要查清楚此事!是不是还有别的人也活着,那个简松之是不是也活着?!是不是?!你们简王府里的人是不是也和此事有关?!你娘是不是也知道此事!你们是不是都在瞒着哀家!”

伺候太后娘娘的奴婢太监,齐刷刷跪了一地,个个面色张惶。

连站在太后娘娘身后一侧的芬芳也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并且偷眼看向太后娘娘,眼神有些复杂,似乎对于太后娘娘迁怒于简王府有些意外,也有些小小窃喜,是不是这样的话,简业就可以不必取代如今的皇上做皇上了?

简业却神情平静,恭敬的回答:“若是简王府,或者臣的母亲与此事有任何关系,那么臣的父亲和周姨娘就不会莫名其妙失踪,李玉锦也不会刻意针对为臣的府邸下手,臣之前不愿意向太后娘娘禀报臣的父亲和周姨娘被人劫持之事,也是担心太后娘娘知道此事心中不安,才有意隐瞒,并且暗中查找,只可惜虽然父亲被救了回来,却神志不清,意识恍惚,周姨娘也丢了性命,半点线索也没有,如今再出了昨晚的事情,臣知道若是再瞒着太后娘娘,也许会给太后娘娘带来麻烦,这才没有再隐瞒于宫中。臣也觉得,这事一定与宫中之人脱不了干系,毕竟当年李玉锦也是宫中的红人,先皇曾经宠爱过的妃子,如今的皇上也是她的骨肉,不过,太后娘娘也不必太过忧虑,看李玉锦如今的做法,已经是强弩之末,皇上也并没有暗中帮着她,朝中大臣们也对太后娘娘您一向臣服,李玉锦如今所为,只不过是为她的罪行再添几桩必死之罪而已。”

简业说的很平静,眼神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芬芳,但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说他怀疑何人,言语间也给当今的皇上一个台阶下,其实,对于当今这位皇上,简业知道太后娘娘并不在意,也是当今这位皇上,当年大兴王朝始皇后之父叶王爷的后人,做一个‘李氏’后人,李氏首领,做的太投入太好了,能够瞒得过那么多李氏后人,做到李氏首领的位置之上,瞒过一个太后娘娘,有何难。

“那简松之呢?”太后娘娘咬着牙说,“他当年是你母亲的心上人,如今他活着,难道与你母亲没有半点关系?哀家还记得,当年她顺从哀家的吩咐嫁给你父亲的时候,是一脸的生不如死,哼,哀家不信她不知道简松之还活着的事,哀家的感觉不会错,那一晚,哀家在皇上那里感觉到的人就是简松之,皇上也是不争气,竟然到现在也放不下简松之这个妖孽!”

简业眉头微微一蹙,淡淡的说:“这个,臣不能肯定,若是简松之还活着的话,也只能与。”说到这里,简业犹豫一下,缓缓的说,“太后娘娘,您请想一想,若是简松之真的活着,并且与臣的母亲,您的侄女有关的话,哪里还会让他呆在这里,尤其还是皇宫里您的眼皮底下?”

太后娘娘没有立刻说话,顿了顿,眉头紧锁,扫了一眼跪在自己身体一侧的芬芳,哑着声音,恼怒的说:“芬芳,皇上的事一直由你打理,他的行踪也是由你安排的人一直监视着,怎么哀家半点消息也没得到过?”

芬芳面色苍白,额头上微微渗出冷汗来,“这个,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一直遵从太后娘娘您的吩咐,一直忠心——”

“忠心?!”太后娘娘鼻子里哼了一声,嘲讽的说,“那一夜,你真的不知道皇上身旁的人是谁?你是哀家最信任的奴婢,救过哀家的性命,哀家一向不对你起疑,但并不是说哀家在你面前就是个傻瓜,哀家也是在这宫里一步一个血脚印走过来的,你当哀家真的一点察觉也没有?!”

芬芳额头重重磕在地上,“奴婢真的不知道这一切呀,若是那个妖孽真的还活着,实在是奴婢做事不力,奴婢一直没有发现皇上有什么异常之处,那些奴才们也不曾发现皇上有什么不妥,是奴婢的错,是奴婢的错。”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