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会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拍卖会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求你饶了我……放过我吧……”她哭着求饶,却连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都不知道。

凤易寒松开她的脖子,只是稍稍移动,这里就是动脉,只要咬下去,她必死……

他该咬死这个不识好歹的臭丫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再也咬不下去……

“江心语,你最好不要爱上我,否则……”

他的话音一落,身体便重重的向前一*挺,利器如剑一般刺入她的身体,痛得她瞬间便昏了过去……

****************

江心语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之前的房间,而是一间非常简陋的仓库,这里甚至连张chuang都没有,她就那样孤零零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她顾不得身上的痛,连忙坐起身抱住了自己,一双黑眸中全是恐惧,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凤易寒要那样对待自己。

想起他昨夜如魔鬼般狠戾的样子,她就害怕的发抖,他就像受了刺激一样变着花样的折磨着她,她流了很多血,无论她怎么求饶,他都不肯放过她……

抬头看了看这个昏暗房间,他到底想要干嘛,是要囚禁自己……还是要杀了自己?

一股无形的恐惧就像一只大手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她才十九岁,一点都不想死,她还有哥哥需要照顾。

伸手摸上被他咬过的脖子,上面虽然已经粘了纱布,可一动还是钻心的疼。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会让他突然想要杀了她?

江心语努力的回想着昨天和他相处的情景,可是怎么想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门外响起了开门声,江心语紧张的向后退着,警惕的看着房门,门被打开,进来的却是四个女人,二话不说,上前直接把她从地上抓起来。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放手!”江心语用力的挣扎着,想要摆脱掉这几个人。

“给她注射镇定剂!”

女人的话音一落,江心语只感觉手臂上一疼,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今晚游轮上将举行一场盛大的拍卖会,拍卖的都是极品,所以这次来不止国内的名门贵族,据说很多国家的皇室成员都来参加了,场面可谓是盛世空前的。

组织这场拍卖是一个代号C的神秘组织,这个组织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存在,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清楚他们的领导是谁,总部在哪里。

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凤易寒一身黑衣,慵懒的坐在奶白色的真皮沙发上,表情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他又失控了,将她伤的重了些,也不知道现在那丫头怎么样了?

昨夜,他将怒气发泄完的时候,才发觉她伤的到底有多重,流的血将被子都染红了,他亲手替她处理了伤口,跟下面相比,她脖子上的伤倒成了小伤了……

拿起桌上了酒杯仰头喝光,又替自己倒了一杯,现在只要一想到她那里被自己重伤流血的样子,他就觉得心烦……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成了一个可以随便去伤害一个小丫头的男人了?

“寒哥哥,别喝了,你喝的太多了。”坐在一旁的沐嫣儿看他一个人喝着闷酒,体贴的把酒瓶拿走。

“放心吧,你寒哥哥酒量好着呢,就是把这里的所有酒都喝光,也醉不了。”尹君天笑着从冰桶里拿出一瓶酒替他开开,笑意颇深。

“天哥哥你可真坏!薰儿,你也不说管管他。”沐嫣儿皱眉看着一旁的男人。

“你可别欺负薰儿,有事冲我来。”尹君天伸手将彩薰儿搂进怀中,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她可是他的宝贝,别人一句重话都说不得。

“薰儿,你可真幸福,天哥哥对你真好,为了保护你,不惜自毁声誉,我要是能遇到如此真心待我的人就好了。”沐嫣儿说完,看了一眼身旁的凤易寒。

“会的。”彩薰儿羞涩的笑了笑,抬头亲了亲尹君天的脸颊。

凤易寒一直在喝酒,根本没把她们的话听进去,现在满脑子都是江心语的样子,她哭泣的样子,她求饶的样子,她重伤的样子……

走廊内,修罗表情凝重的走向拍卖会场,却在门口被人拦住,他抬头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乔暮尘,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准备进去。

“修罗,你是寒最得利的手下,也是他最信任的人,所以这场拍卖会对他的意义,你应该很清楚吧。”

修罗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听到这样的话,脚步微微的顿住,转头看向他……

“我想你是个聪明人,一个女人而已,怎么能跟寒的身体比?”乔暮尘笑着转过头看向他。

“乔少怎么会知道小姐失踪的事?”修罗淡声问道。

因为今天的拍卖会事关重大,所以他一直跟在少爷身旁,保护小姐的事只能交给手下,他能看出少爷虽然没回去看小姐,却一直有些心不在焉,拍卖会一旦开始,结束前谁都不能再离开会场了。

所以,少爷特地让他去看看小姐的情况。

没想到,他进房间的时候,房间内早已经空无一人,他仔细询问了守在外面的保镖,他们说没听到一点声音,如果听到小姐呼救的声音,肯定会闯进去的。

“寒的事,我怎么可能有不知道的?”乔暮尘淡笑着回答,没有丝毫的心虚。

“这件事事关小姐的安危,我必须向少爷报告。”修罗不知道江心语在凤易寒心中到底有没有地位,但这是他的职责!

“修罗……难道你想看到寒为了一个不重要的女人放弃这次机会吗?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我都不会允许它发生!我想你也不希望寒一直痛苦下去吧。”乔暮尘非常凝重的看着他。

“那个丫头还在这艘船上,我相信你应该派人去搜了,你就算现在告诉了寒她失踪的消息,他也做不了什么的,不如等拍卖会结束再告诉他,也许到时候东西就到手了,你也把人找到了,岂不是一举两得。”

“……”修罗沉默了一下,没再多说,推开门走了进去。

乔暮尘也跟着走了进来,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淡淡的看着台上的表演。

“少爷,小姐她……她还在睡。”修罗低着头向他报告,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凤易寒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放下手中的空杯,向着他摆了摆手。

修罗立刻退到一旁,舞台上的表演结束,拍卖会正式开始。

第一件被拍卖的是一个手镯,铂金的质地,宽约一厘米左右,上面镶满了钻石,最特别的是它的旁边放着一把钥匙,和手镯配成一套。

“这件拍品名叫锁爱,是中世纪欧洲的一位伯爵,为了他的初恋晴人亲手打造的,希望可以将她永远都锁在身边,由他来宠爱。”

“起拍价100万,现在可以出价了。”

主持介绍完后,立刻有人叫价,“150万!”

因为拍卖会的特殊性,所以大家都是用了变声器的,位置也都是隔开的,以确保私密性,所以不用担心会被人知道。

“这位先生150万,还有没有愿意加价的?”

“200万!”又有人加价。

“250万!”

“300万”

“一千万!”凤易寒淡淡的开口,目光一直牢牢的锁着那个手镯和钥匙。

一旁的尹君天差点把口中的酒喷出来,随即想到什么,笑着看向他,“真没想到,你对这些女人的东西还感兴趣呢。”

这一千万可不是人民币,而是美金,这个手镯就算再值钱,也绝对不值这个价。

果然,凤易寒出过价后,没人再愿意出价了,最后由凤易寒拍得。

第一件拍品就被拍出这么高的价,一时间参加的人兴致都被提了起来。

“寒哥哥,我好喜欢这个手镯,你送给我好不好?”沐嫣儿略有些羞涩的看着他请求。

凤易寒看了她一眼,浅笑着说道,“你看看接下来有没有喜欢的,寒哥哥送给你。”

“可是我……”沐嫣儿还想说什么,凤易寒直接转过头看向台上,不再看她。

沐嫣儿有些不高兴的转过头,没过多久,凤易寒大手笔的拍了一件罕见的血玉送给了她,她这才开心的笑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C组织的拍卖会越到后面,拿出来的宝贝越是神秘和诱人,所以来宾的情绪也越来越高涨。

“今晚的第十件拍品,是一顶皇冠!起拍价……三千万!”

主持人未多做介绍,但那神秘的笑容却让忍不住遐想,一顶皇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随着她声音的落下,舞台中央突然慢慢升起了一个金色的鸟笼,在场的所有人都禀住了呼吸,眼睛紧紧的盯着那越露越多的黄金鸟笼,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好东西。

当鸟笼全部露出地面的时候,一个女孩出现在了众人的眼里,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目光被自己看到的画面牢牢的吸引,是震撼也是兴奋。

【文文上架了,也可以开始投月票啦,喜欢本文的亲可以把月票砸过来啦。】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