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事给忘记了【求月票】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正事给忘记了【求月票】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四目相对,她的眼眸清澈见底,他的眼眸深邃迷离,过了许久,谁都没有动,房间内安静的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

凤易寒满意的勾了勾唇,大手放在她的腿上一寸一寸的向上滑去,独属于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他明明就抽了烟,可是味道却不让人讨厌,反而更多了一份会让女人疯狂的男人味……

江心语的身体紧绷的要死,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胸口因起伏太大而撞到他坚实的胸膛,一张小脸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要不要喝点酒?”他的手突然离开了她的腿,伸手搂住了她。

江心语连忙点头,要,她要喝酒,否则……她没办法让自己继续下去……

凤易寒长臂一伸,拿过了一瓶酒,眸光却一刻都不曾离开她的小脸,此刻的她因为紧张而微张着那嫣红的小嘴巴,就像一条缺氧的小美人鱼……

他连开酒器都没用,就直接用牙齿咬开了那木塞,动作异常的狂*野生感,看得江心语的心又是一阵狂跳。

她突然就想起了他那夜的残忍,差点将她咬死,到现在她脖子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就算好了,恐怕也会留下印记。

江心语急切的伸手夺过他手上的酒瓶,直接对着嘴喝了起来,让她醉了吧,醉可以麻痹疼痛,也许感觉就不会那么痛了。

鲜红的酒液顺着她雪白的皮肤滑下,凤易寒的眸色变得更深,忍不住低下头轻舔了一下那酒液,混合着她的体香,这绝对是他喝过的最美味的酒!

他似乎发掘了的酒的新喝法……

心情变得更加的愉悦,这个小丫头,总是时时刻刻都能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

“够了!”凤易寒见她喝的差不多了,便夺下了她手中的酒瓶。

“不要,还给我,让我喝……我还要喝!”江心语不开心的想要夺回酒瓶,红唇微微的嘟起,小身子在他怀中不停的扭动。

凤易寒的眼眸一暗,身子已经被她弄得紧绷至极,那股冲动来的又快又猛,差点让他失控。

“乖……我们回家再接着喝!”凤易寒没想到她喝醉酒的样子竟然如此可爱,看来以后可以多灌她几回了。

不过这酒量,以后绝对不能让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喝酒了!

“真的吗?回家还可以喝?”江心语睁着一双迷离的大眼睛望着他,小刷子般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仿佛每颤动一下都挠在他的心尖上,又痒又麻。

凤易寒的呼吸变得更加的粗重,真是爱死了她这可爱的小模样,酒瓶一扔,紧紧的抱住她,不解恨似的往身体里勒,仿佛要和她为一体才甘心,江心语被他弄痛,猫儿似的叫了几声,却让凤易寒的头“嗡嗡”直响。

这丫头绝对是妖精转世,还是专门为克他来的!

“我没有家……呜呜……凤易寒,我没有家……再也没有家了!”她突然伤心的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雨点般往下掉。

那哭声几乎要揉碎了他的心……

凤易寒从来都不知道,女人的眼泪竟然如此有杀伤力,简直可以要了他的命。

“乖,不哭……你有家,我现在就带你回家。”凤易寒低头吻去了她脸上的泪,柔声哄道。

“真的?”江心语歪着头看他,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黑眸中有着浓浓的期盼。

“真的!”凤易寒说完不再犹豫,将她抱起大步走出了包间,一路出了酒店。

上了车,他吩咐,“马上回家!”

坐在副驾驶的修罗以为自己听错了,跟着少爷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听少爷称一个地方为家。

司机将车子开得几乎要飞起来,闯了无数红灯,执勤的交警只是看一眼,看着那耀眼的车牌,便当做什么都没看见,继续手头的工作了。

凤易寒抱着怀中香软的小人儿,实在受不住的时候,就可劲着揉着怀中的小家伙,江心语被他弄得疼了,就哭着打他,可她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几乎要将他逼疯。

他凤易寒到底什么时候如此失控过?

只有怀中的小女人有本事让他数次的失控!

车子驶到了别墅,凤易寒抱紧她飞快的回了自己的房间,顺便用脚带上了房门。

他的房间冷气十足,可这一刻却热的可怕,隐忍的汗水顺着额角滴落下来,砸在她的脸上,又湿又热……

把她放到chuang上那一刻,他已经气喘如牛了,已来不及去洗澡,低头吻住她香软又带着酒香的唇瓣,霸道的钻了进去,狠狠的翻搅……

他的身体滚烫,烫得江心语不停的颤抖……

从未像现在这样想要一个女人,只是一个星期没碰她,他已疯狂的想念着她的滋味。

从前的他,别说一个星期,就是一年,两年不让他碰女人,他也没任何感觉,女人对他来说不过是发泄生理浴望的工具。

虽然不想承认,他却该死的想念这个小东西的味道……

“不要……呜呜……我不要……凤易寒……你放开我……我求你放过我吧!”江心语躲避开他的吻,又开始哭了起来。

凤易寒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难道她就这么讨厌自己?不想让自己碰?

那她今晚竟然还敢主动留下来?

“凤易寒……我怕痛……我真的好怕痛……你不要咬我……不要那样对我……呜呜……真的好痛!”江心语醉得不轻,什么都不记得了,但那份痛却是深入骨髓,她怎么也忘不了的。

凤易寒终于明白她说的是什么,黑眸中闪过后悔,她肯定是被前几次的经历吓怕了,那时候的他……确实是狠了点!

“乖,别怕,这次我保证不痛了,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保证会让你很舒服。”凤易寒轻哄着她。

“真的不痛?”江心语向他确认,黑眸中依然残留一丝惊怕和不安。

“真的!”凤易寒说完这句话,再也坚持不住,将她那碍事的裙子扯掉。

************************

第二天,江心语醒来的时候,身子像是散架了一样疼,勉强的从chuang上坐了起来,一手揪着被子,一手抚着有些涨痛的头。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茫然的扫视了一遍屋内……这是……凤易寒的房间?

她无力的躺回到被子里,昨天发生的事一点点的回到脑海……

她终于还是向江槐屈服了,她没推开凤易寒,甚至可以说是主动的爬上了他的chuang。

她的酒量很浅,小的时候哥哥一直严禁她喝酒,在她满十六岁那年,哥哥生日当天,在她的央求下,哥哥才允许她喝了两杯红酒,哪知她只喝一杯就醉了,喝了两杯后,疯疯癫癫的就像完全变了个人,把哥哥折腾的够呛。

哥哥哄了她好久,才把她哄睡下,从那以后,哥哥便明令禁止她喝酒了,所以后来她几乎是滴酒不沾的。

虽然昨天喝完酒后的事,她记得不太清楚了,可是后来和凤易寒做的时候,也许是因为疼痛,她多少还是有些记忆的……

昨天的她似乎很大胆,在他的刻意引导下,做了很多她从前想都没想过的事……

越想昨夜的回忆便越加的清晰……

昨夜他给她的除了痛,似乎还有一种飘入云端的感觉……

她羞愧的捂住了脸颊,不能再想了!

那种感觉让她觉得莫名的害怕,她宁愿他让她痛……

她连忙翻身下chuang,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双腿却是一软,直接摔在了地上……

还跟她说这次不会痛了,她快要痛死了好不好!

手扶着chuang想要站起来,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她的心瞬间一紧,想起昨夜自己的主动,她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姐,是我,我可以进来吗?”

是李嫂的声音。

“可以。”江心语瞬间松了一口气,连忙从地上站起身。

李嫂推门而入,笑呵呵的看着她,说道,“小姐起chuang了,我给你准备衣服。”

“李嫂……凤……少爷人呢?”江心语有些紧张的问,她突然惊觉,昨夜她喝醉了,忘记提那块地的事了。

“少爷已经去公司了,今天有个很重要的股东大会,少爷必须得到!”李嫂一边解释一边从柜子里挑了一套衣服放到了chuang上。

江心语心里有些乱,这可怎么办,难道还要再找他去跟他提那块地的事?

那她到底成什么人了?

“少爷见你睡着,没舍得叫醒你,走的时候吩咐我,要是你觉得身子不舒服,就去泡会澡会好一些,要不要我去帮你放水?”

“啊?不用了,谢谢。”江心语哪里还有心情泡什么澡,她现在只想着怎么能再见到凤易寒,提起那块地皮的事情。

“少爷对小姐可真好,我从没见少爷对哪个女孩这么上心过……就连上次出门要带什么衣服都是少爷亲自交待我办的呢,而且少爷从来没允许别的女人进他的房间,小姐是第一个。”

【今天上架,首更三万字送给大家,顺便向大家求月票,么么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