烫着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烫着了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我从没做过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江心语淡淡的解释了一句,迈步离开了。

乔云费还没来的及去想她话里的含义,江心爱已经扑到他的怀中,哭着说道,“云费,我们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到桑榆,她真是太可怜了。”

*******************

江心语走到学校门口,她正打算去坐公交车,一辆黑色的跑车停在了她的身边,她连忙后退两步,车窗打开,修罗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紧张的看了看四周的同学,做贼似的走过去,快速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快开车!”她用书包挡着侧脸要求。

修罗,“……”

车子驶离学校,江心语才将挡在脸上的书包拿了下来,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修罗专心的开着车,半晌也没见他回答,对于他的沉默她已经习惯了,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惜字如金的吐出两个字,“路过!”

江心语,“……”

半个小时后,车子驶进了凤氏集团的总部,修罗带着她从地下停车场直接乘坐着电梯到了总裁办公室。

他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直接推门而入,江心语忐忑的跟在他走了进去。

凤易寒的办公室大的吓人,最少也有两百平米,装修风格依然是冷色调,以黑白灰三色为主调,南面是整面的巨大落地窗,他的书桌摆放在正中央的位置,上面有三台电脑。

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女性正在向他报告工作,凤易寒则正在低着头,大手拿着钢笔快速的写着什么。

江心语还是第一次见他工作的样子,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压金线的衬衣,他正低着头,细碎的发帘遮住了眼眸,骨节分明的大手握着名贵的钢笔,只不过……他用的是左手!

凤易寒是左撇子?

不对呀,吃饭的时候,他分明用的就是右手。

她正好奇的看着他,正在书写的凤易寒突然抬起头来看了过去,四目相对,江心语的脸一红,连忙低下头,有种偷窥被抓的窘迫。

“总裁?”

“继续!”凤易寒不理会江心语,低下头继续手头的工作。

“是!”秘书肖言拿着手中的文件继续向他报告。

“这个季度的总业绩报告已经做出,比上个季度增长了百分之十……”

“坐!”修罗示意江心语坐到沙发上。

江心语小心的走过去坐下,修罗离开了办公室,只剩下她和正在工作的凤易寒和秘书。

“东江的名门庄园已经开始预售,销售部发来了上一周的销售报告……”

“让人送杯菊*花进来。”凤易寒突然抬起头吩咐。

肖言微微一怔,但立刻反映过来,“对不起,是我疏忽了!”

她连忙用桌上的电话给外面的同事打了电话,很快一杯菊花茶摆在了江心语的面前。

江心语紧张的站起身向对方鞠躬道谢,“谢谢。”

“不客气,请慢用。”

“过来!”凤易寒看着她局促的模样,突然对着挥了挥手。

“哦!”江心语知道是在叫她,只能放下书包,忐忑的走到他的身边。

肖言站在办公桌前,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得笔直,心里却不禁暗想这个女孩是什么人,总裁可是从来都不许无关的人进他的办公室的,更别说做报告的时候了,这可都是公司的机密。

对于江心语的乖巧,凤易寒显然很满意,从桌上拿了一个平板电脑给她,“无聊就上会网。”

“我……我能看会书吗?”江心语不想上网,要是能让她看会书她会更高兴。

“可以,去吧。”凤易寒握住她的小手,粗砺的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掌心,一股酥麻的感觉自掌心涌遍全身,她烫着似的收回了手,脸颊绯红,不敢再看他,逃也似的回到沙发处。

虽然这里冷气开的很足,可是她却热得难受,脸颊都是烫的,她慌乱的从书包里找出修罗交给她的那本书,随手一翻却翻在了那几页坏掉的书页处,上面还残留着浑浊的印记,让她不自觉的想起了两人在一起时那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手一抖,书掉落在地上,凤易寒和肖言都看了过来,她尴尬的捡起把书阖上,拿起桌上那杯菊花茶就喝,可是水刚一喝进去,“哧”她又全喷了出来,水是烫的。

“怎么样?烫坏没有,快去倒杯冷水过来。”凤易寒站起身箭步来到她的身边,大手固定住她的头,另一只手掰开了她的嘴巴检查。

“是!”肖言不敢怠慢,转身快步向外走去。

江心语被烫得眼泪都掉下来了,虽然这水放了一小会儿,可还是烫的要命啊,现在连舌头都是疼的。

凤易寒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突然低下头亲吻住她的唇瓣,冰凉的舌钻入到她的口腔当中,慢慢的扫过她口腔中的每一寸炙热。

江心语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心神瞬间被这个吻夺去,他的舌头好凉,被他扫过的地方都好舒服,甚至连嘴巴都没那么疼了。

肖言很快便端了一杯冰冷进了办公室,看了一眼沙发上热吻的两个人,快步走到沙发前,恭敬的说道,“总裁,水来了。”

江心语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伸手要推开他,凤易寒却是已经主动放开了她,伸手接过水放到她唇边,命令,“喝!”

江心语连忙张开嘴喝了一大口,那冰冷的水流入她的口腔当中,一下子中和了之前的热度。

“都喝光。”他命令,一手搂着她,一手将那杯水喂她喝下。

“伸出舌头让我看看。”喝完后,凤易寒的手去捏她的下巴。

“已……已经没事了。”江心语尴尬的要躲开她的手,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口,她推开他,快速的向一旁挪去,和他保持着距离。

凤易寒的脸色一黑,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怒气,最后却因看到她羞得通红的小脸和紧张的样子消了大半。

“中午的行程。”凤易寒慵懒的靠到沙发上,声音冷淡的开口。

“中午您约了亚太的总裁吃饭,还有半小时。”肖言立刻稳了稳心神回答,显然被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幕吓到。

在她的印象里,总裁一向都是冰冷无情的,对人从来都不会有第二种表情,可是今天却对这个女孩大不相同。

“打电话给尹君天,让他替我去。”

“是,总裁,那报告?”肖言小心的问。

凤易寒淡淡的看了一眼一身旁的女孩,说道,“继续。”

二人回到办公桌处继续工作,来自身旁的压迫感消失,江心语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烫得吓人,这次她也不敢再看书了,也不敢再碰面前的那杯菊花茶,就那样一动不动的坐在那,脑海中全是刚刚那个让她舒服的吻……

心微乱……

肖言做完报告后等待的凤易寒的指示,他看着沙发上低着小脑袋坐着的女孩,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出去吧,一会儿送两份午餐过来。”

“是,总裁。”肖言不敢多言,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江心语!”凤易寒突然叫她的名字。

“到!”江心语猛的站起身,突然被如此严厉的点名,她还以为是军训点名呢。

“过来!”凤易寒眉头微皱的看着她,这小丫头在想什么呢?竟然能对周围的事物混然不知。

江心语迟疑了一下,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因为就算她不过去,他也会抓她过去,到时候惹他生气了,吃亏的还是自己。

这次,她还未走近,凤易寒便突然伸手将她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她惊呼一声,整个人都落在他的怀抱当中,独属于他的气息瞬间将她包围,让她的心一阵狂跳。

“刚刚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凤易寒很不喜欢她在他面前走神,明明人就在他的眼前,心却仿佛根本不在这。

“没……没什么!”江心语的脸颊涨红,怎么敢告诉他,她在想刚刚那个吻。

凤易寒狐疑的看了她一小会儿,见她的脸越来越红,眼神闪烁的不敢看他,这才确定她刚刚想的是他!

唇不自觉的勾了勾,这个小东西是完完全全属于他一个人的,不止是身,她的心他也独占。

“以前交过男朋友吗?”凤易寒突然很想知道她的过去,虽然他已经调查过,但还是想听她亲口说。

“没有。”江心语诚实的摇了摇头,哥哥管她管的很严,以前追求她的男生都被哥哥扼杀在了萌芽状态。

“有喜欢的男人?”凤易寒问这话的时候,抱着她的手臂不自觉的收紧,甚至连呼吸都不自觉的慢了一拍。

江心语依然摇头,“没有。”

她的答案让他非常的满意,就连周身那冰冷的气息都不自觉的收了几分。

想到昨天她喝醉后可爱的模样,还有昨晚她的青涩的热情,他的腹间不自觉的一紧。

英俊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自己到底是有多欲求不满啊,昨夜刚和她做了一夜,这才半天的时间,又想了。

【求月票啊求月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