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吵架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不行也不用免强。”凤易寒看着她通红的小脸,轻笑了一声,转身回到了床上。

    江心语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放在身侧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几次之后,才深吸了一口气,豁出去似的抬起头看着他,“你说话算话!”凤易寒点了点头,看着她的眼神有着一丝的期待,在这件事上一直都是他主动,而她大多数时候不是在哭就是抗拒,他倒要看看,她会怎么做。

    得到他的肯定,江心语转身进了衣帽间,她的衣服已经被李嫂都搬了过来,占据了半面墙的衣柜,上次商场送过来的睡衣,款式大多数都很生感,她穿的时候都是选择最保守的。

    手指微微的收紧,目光在这一排睡衣上扫了一眼,最后狠心挑了一件大红色透明的纱质吊带睡衣,江心语略有些发怔的看着手上的睡衣,睡衣几乎是全透明的,胸口和下摆镶嵌着雷丝,细细的肩带,后背是大V的款式,一直延伸到腰际。

    她的手微微有些发抖,脸颊烧得更红,但想到医院里的哥哥,眼睛一闭,抬手脱掉了身上那套保守的睡衣,最后一狠心将呐衣也脱了下来,然后,颤抖着小手拿起那件红色的薄纱睡衣穿在了身上……江心语根本不敢想自己穿上这件衣服会是什么效果,转身出去的时候,眼睛不小心扫到镜子中的身影,表情立刻呆住,下一瞬间,脸颊爆红。

    今晚的凤易寒倒是很有耐心,他倒是想看这个小丫头到底有什么花招,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他有些不耐烦了,从来没人敢让他等,正当他想下地把人从衣帽间揪出来的时候,衣帽间的门被拉开了一条缝,紧接着一个小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然后慢慢的,她整个人都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凤易寒看清女孩的装扮时,他只感觉脑袋

    “嗡”的一声响,女孩的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薄纱睡裙,衬得她的肌肤胜雪,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脑后,三种强烈的颜色形成了强大的视觉冲击,他能看出她里面什么都没穿,手腕上那镶嵌着碎钻的手镯闪闪发亮,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了起来,体内就像燃烧着一团烈火。

    他对她本就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哪怕她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那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她此刻的打扮,对他来说无疑就是一计重重的催晴剂,瞬间便让他的呼吸粗重如牛,甚至脑中都是罕见的空白,就只有面前这个如妖一般的红衣女孩的存在。

    江心语其实很紧张,出来之后就没敢看他的表情,迟疑了片刻便准备走过去,可是她的脚刚抬起来,便感觉到一阵风刮到自己的面前,她惊讶的抬起头与凤易寒着了火的眸子对个正着,那炙热的火焰几乎将她烫伤,让她重重的哆嗦了一下。

    他毫不犹豫的弯下腰将她扛了起来,转身甩在了那张超大的床上,江心语被摔得头晕眼花,还没反映过来,他已经袭了上来,然后便是重重的一疼……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他忿忿的骂她,“你真TM是个妖精。”第二天,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又是全身酸痛,许是已经习惯了,对痛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她倒是不觉得那么难以忍受了。

    身旁的位置早就空了,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掀开被子下床,准备向衣帽间走去,哪知她刚刚站稳,浴室的门突然

    “哗”的一声被打开了,凤易寒身上穿着一件睡衣看着一丝不挂的她有些发愣。

    江心语也愣愣的看着他,她还以为他早就离开了,没想到他竟然还在,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赤果的身子,她

    “啊”的叫了一声,快速的爬回到了床上,拿过被子裹住了自己,小脸羞得通红。

    凤易寒感觉着自己再次抬头的欲忘,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扫了她一眼,说道,“赶快洗漱,不然自己想办法去学校。”他说完这句话,转身走进了衣帽间。

    江心语连忙捡起昨天他脱下来的浴袍套在身上,什么都不顾的冲进了浴室。

    凤易寒穿戴整齐后,听着浴室内传来的水声,本想离开的脚步突然顿住,看了一眼一旁的浴室,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烟走到窗边点燃吸了起来。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天蓝,云白,风轻……江心语洗漱完毕,出门看到他站在窗口吸烟,连忙又进了衣帽间,挑了一条款式简单的裙子穿上,这才走了出来。

    出来的时候,凤易寒刚好吸完一根烟,把烟头熄灭在烟灰缸内,看了她一眼,说道,“走吧。”

    “那个……我昨天……算不算过关啊?”昨天他说只要她把他伺候好了,就可以去看哥哥也可以不用写检查,也不知道在他眼里,那样子算不算过关。

    提到昨天,凤易寒的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了一下,这才想起昨天和她的约定,黑眸微微的闪了闪,他竟然被她勾得忘记了所有事情。

    他半天没反映,江心语心里也没底,小心的抬起睫毛看了他一眼,凤易寒已经迈开脚步向外走去。

    江心语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不回答的意思就是过关了?忐忑的跟在他的身后,她低头突然瞥见了自己手腕上的手镯,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抬起手问道,“少爷,这是什么?”

    “手镯。”凤易寒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腕,这个镯子的尺寸算是比较小的了,她的手腕也非常的纤细,戴上去不大不小正合适。

    想到这个镯子的寓意,他的心底不自觉的柔软了几分,这个小东西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要怎么取下来?我试了几次都取不下来?”她无意的话,却让凤易寒猛的顿住脚步,黑眸中闪过一丝凌厉,江心语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到他无情的目光被吓得一哆嗦,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做错了。

    “给我戴着,没我的命令,永远都不许取下来。”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残忍的暴戾,让人不寒而栗。

    江心语的脸色一白,心也跟着狠狠的颤抖了几下,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电梯中,她才有些茫然的转头看向电梯的方向,心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委屈和难过。

    可是,她很快便反映过来,在他面前,她又有什么资格有自己的情绪呢。

    她不过是他的一件玩具罢了……江心语到楼下的时候,已经没了凤易寒的影子,李嫂见她下来,立刻走过来说道,”小姐,早餐准备好了,吃饭吧。

    “江心语坐到餐厅中,早餐依然很丰盛,餐桌上也准备了两套餐具,犹豫了一下,她才问道,“李嫂,少爷呢?”

    “少爷直接去上班了,我看他脸色不太好,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李嫂一边替她分着早餐一边问。

    吵架?她哪里有资格跟他吵架,每次都是他莫名其妙的向她发火,而她只能默默承受。

    吃过早餐后,李嫂拿出一管药膏,笑呵呵说道,“这是少爷昨天特意让人送过来的,据说这个药膏非常的神奇,只要抹上,脸上的伤几天就好了。”李嫂见她依然闷闷不乐,继续说道,“少爷走之前交待,让我必须得亲手给你涂上,你看少爷多关心你。”江心语知道李嫂是好意,于是对着她笑了笑,任由她给自己抹好药膏后,便坐着另一辆车子去学校了。

    中午下课后,江心语打算去医院看哥哥,出了校门,早上送她的司机已经在学校等候了,见她出来立刻替她打开了车门。

    这辆车子只是一辆普通的轿车,虽然也会引来同学们的侧目,但比起凤易寒和修罗的座驾,已经算是非常低调的了,所以同学们只是看一眼就移开视线了。

    江心语咬了咬唇,无奈的坐进了车子。

    “我们要去哪里?”她有些忐忑的坐在后座上问开车的司机,心里怀着最后一丝的期待。

    “爷吩咐,您下课后,直接带您去公司。”司机恭敬的回答。江心语心里

    “咯噔”一声,有些泄气的坐回到座位上,眼圈微微的红了红,他明明都答应她让她去看哥哥了,可是因为早上的不愉快,又取消了。

    她到底哪里做错了,只不过是问了他为什么镯子取不下来而已,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车子驶进了凤氏集团的总部,江心语下车后,肖言已经等候在了楼下,亲自替她打开了车门。

    “谢谢你。”江心语感激的向她道谢。

    “江小姐不用客气,是总裁吩咐我来接你的,我叫肖言,是总裁的行政秘书,你以后可以称呼我为肖秘书。”肖言面带微笑的向她介绍自己。

    “你好,肖秘书,你以后也不要跟我客气了,叫我心语就好。”江心语礼貌的对着她笑了笑,肖言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走进了大厅。

    肖言虽然只是个秘书,但因为是总裁办的首席秘书,所以在凤氏的地位是非常高的,她还是第一次亲自下来接人,平时这种事都是她的小助理负责,所以工作人员看江心语的目光多了一份探究。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