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震撼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江心语突然觉得好热,胸口像是有一把烈火在燃烧,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烧成灰烬,光洁的额头上汗水快速的凝结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她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恨不能将它们全都撕碎,可脑海中残存的那点理智却告诉她不能这么做,否则她会生不如死。

    一双小手紧紧的握成拳,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那丝丝的疼痛勉强让她不会丧失理智。

    ***********************凤易寒赶到医院的时候,司机还在楼下等着江心语,见到他立刻行礼,“爷。”

    “你怎么还在这?”

    “爷,江小姐还没有下来。”凤易寒眉头轻皱,转身要走进医院,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江心语的号码,他立刻接起,“喂?”电话虽然接通了,可是里面却没有人说话,只有一些杂乱的声音,凤易寒的黑眸瞬间一冷,该死的,她出事了。

    那一刻他的心仿佛都停止了跳动,毫不犹豫的转身上了门口的车子,快速的发动离开了。

    ***********************豪华的别墅内,一张最少有五米的大床上铺着雪白的被褥,江心语此刻受着最痛苦的煎熬,乔暮尘给她用的是一种烈制的**药,一般人根本撑不过几分钟就会乖乖就范。

    上次让她给逃了,这次他绝对不允许再出现任何差错!只有毁了这个女孩,他才能安心!

    否则他没办法向那个人交待。

    “你们三个,上去!”乔暮尘看着床上的女孩有一瞬间的恍惚,但也仅是一瞬,黑眸中再次恢复了狠辣无情。

    他的身旁站着六个猛男,他们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得到命令立刻扯下浴巾,上了床,向着江心语所在的位置爬去。

    江心语此刻已经非常的狼狈,那该死的药让她浴*火焚身,为了保持理智,胸口已经被她抓出了无数血痕,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一双黑眸时而迷离时而清醒,长长的睫毛宛若陨落的蝴蝶的翅膀,她看着向自己靠近的异性,闻着那股好闻的男性荷尔蒙的气味,恨不能马上扑上去将他们狠狠的压倒。

    放在身后的手再次攥紧那个尖锐的匕首,手掌已经被割得血肉模糊,那痛让她瞬间清醒过来,她看着不远处拿着手机录相的男人,黑眸中突然迸发出了强烈的恨意,如果这样的画面真的被爆出去,她会比上次被江心爱陷害还要惨上百倍,她这辈子就彻底的毁了。

    就在其中一年男人的手去抓她的时候,江心语拼着那最后一点点理智,猛然举起手上的匕首,狠狠的向他刺了过去,男子没有任何防备,正准备好好的享受一下面前的尤物,脖子被狠狠的划了一道,差点割断他的动脉,顿时血流如注。

    “我跟你们同归于近!”江心语就像爆发了一般,身体内迸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意志,她的手腕一转,向身旁的另外两个人刺去,她的动作太快太突然,以至于连正拿着手机录相的乔暮尘都愣住了,眼睁睁的看着第二个男人被她刺中,错愕,震惊,仿佛不敢置信般,她竟然在药效发挥到极致的时候,还能做出如此激烈的反抗。

    要知道在这之前,这种药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抵抗,别说是一个小女孩,就是壮男都会乖乖的屈服在这药力之下。

    到底有多强的意志,才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做出如此激烈的反抗?刺完第二个男人,江心语宛若一个失去灵魂的布娃娃,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她跌在床上,冷冷的看了乔暮尘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举起匕首,刺向自己的胸口!

    她宁愿死,也绝对不会让这个男人得逞!乔暮尘浑身一震,一股陌生的情绪席卷了全身,那张大床上已经被鲜血染红,女孩躺在那里,就如同一朵盛开的最耀眼的曼陀罗华,他原本寒冰般的黑眸瞬间碎裂……关键时刻……

    “砰!”的一声巨响,一辆车子直接撞碎了别墅的大门,疯狂的驶了进来,车头严重变成,凤易寒坐在车内看着床上倒在血泊中的女孩,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凝固了,他快速的下了车,几步便来到江心语面前,她的手上还握着那把沾满鲜血的匕首,看到他,她再也坚持不住,睫毛慢慢的垂下,人陷入了半昏迷当中。

    医院的急诊室。凤易寒如同雕塑般站在外面,脑海中依然是他赶到时的惨烈画面,那一刻,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跳停止的声音,一股滔天的愤怒将他席卷,胸口像是燃烧了一把火拼命的叫嚣着,要是她有事,他非杀了所有人为她陪葬!

    里面的医生慌张的跑了出来,恭敬的对着他行了个礼,“爷,这个女孩似乎是中了那种药,虽然伤口都处理过了,但这种药必须要和男人……”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凤易寒已经快步进了急诊室,目光准确的落在了病床上,已经快要苏醒的女孩身上,但她的表情非常的痛苦,刚刚才包扎好的手开始颤抖的扯着自己的衣服。

    “全给我滚出去!”凤易寒一声爆喝,屋内的医护人员全都匆忙的跑了出去。

    他快步来到床边,伸手抓住她的手腕,试图叫醒她,“江心语……心语……”他的声音中有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颤抖……江心语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他,凤易寒知道她的需求,感觉着她的颤抖和无助,他不再犹豫,撩起她的裙子,给了她最需要的一切。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病房里,看着这熟悉的环境,她难受的坐起身,嘴角全是苦涩,最近她和医院还真是有缘,三五天就来小住一下。

    “小姐,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护士见她醒过来,立刻走过来问。

    “我想喝杯水。”江心语觉得喉咙又干又痛,就像着火了一般,难受的要命。

    小护士立刻替她倒了一杯水,江心语接过来喝下,看着自己被包成粽子的手,动一动都是钻心的疼。

    最近她总是遇到不好的状况,所以为了以防万一,特意随身携带了一把小匕首,没想到竟然真的派上了大用场,如果没有那把匕首,恐怕她早就屈服在那药效之下,彻底的毁了!

    她不能出事,绝对不能出事,如果连她都毁了,那她和哥哥的这辈子就真的彻底的毁掉了。

    “谢谢。”

    “不客气。”护士笑了笑,接过水杯去找医生了。江心语掀开被子下床,腿软的几乎不像自己的,差点直接跌倒在地上,李嫂走进病房连忙走过来扶她,“小姐,你的伤还没好,怎么下床了?”

    “李嫂,我没什么大碍的。”江心语笑了笑,脑海中突然就想起那天她拼命缠着凤易寒时的情景,脸颊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怎么没大碍,手上身上都是伤,你发烧了好几天了,今天早上才退烧,你再不好,少爷都要把医院给拆了。”

    “我发烧了?”江心语有些茫然,解药后的事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一直感觉自己好像处在水深火热当中,原来是发烧了。

    “是啊,足足烧了两天两夜。”李嫂脸上全是担忧。

    “两天两夜?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江心语看了看墙上的万年历,果然已经显示今天是周四了。

    “你是要去洗手间吗?我扶你去。”李嫂扶着她进了洗手间。回到病床上,李嫂把带来的鸡汤盛好,放凉了亲手喂她喝,江心语靠在床头上,喝了几口,忍不住问道,“李嫂,少爷他……”

    “哦,少爷应该去公司了,你发烧这段期间,少爷一直在病房,医生说要物理降温,他就亲自给你擦身,都不让别人插手,我从来没见过少爷这样照顾过一个人。”李嫂笑呵呵的解释。

    江心语的呼吸一紧,小手下意识的握紧成拳,弄疼了伤口,她连忙又松开了拳头,凤易寒亲自照顾她两天两夜?

    李嫂再说什么,她根本就没听进去,喝完汤后,医生给她检查了一下,确定已经没有大碍,护士给她吃了药,便让她睡下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江心语没想到自己这么能睡,可能是身体真的太虚弱了,护士从外面走进来,手上捧着一大束鲜花走了进来,笑呵呵的说道,“江小姐,有人送给你的花。”

    “谁送的?”江心语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一大束鲜花。

    “不知道,花店直接送过来的,估计是你的爱慕者吧,这里有卡片。”护士把花放到床头,顺手把卡片交到她的手上。

    江心语打开看了看,上面只有一行字,“祝早日康复!”这笔记一看就是花店代写的,她实在想不出谁能这送她这么大一束花。

    这次她住院,知道的人应该并不多。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