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游戏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沐嫣儿用力太大,江心语手上刚刚才结了痂的伤口一下子裂开了,疼得她一哆嗦。

她连忙握紧了拳头,咬了咬牙没有吭声,凤易寒注意到她的动作,眉头皱了一下,随即把酒杯放到了茶几上,表情变得更加的冷峻。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江心语小声的说了一句,站起身离开了包间。

乔暮尘立刻站起身,说道,“我去看看她。”

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包间。

凤易寒准备站起来的动作一下子僵在了那里,霍西扬拿起酒瓶替他倒了一杯酒,他直接端起酒杯仰头喝下。

江心语刚走出包间,手臂便被乔暮尘抓住,大步向前走去。

“喂,你放开我!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乔暮尘不语,直接将她带到休息处,向服务生要了药箱,将她按在沙发上,他蹲在她的面前,拉过她的手,“让我看看。”

“不用!”江心语紧紧的攥着拳头,血已经顺着她的指缝流了出来。

“如果你不想让我对你采用非常手段,就马上松开!”乔暮尘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语气也非常的坚定。

江心语抿了抿唇,最后还是松开了手,乔暮尘看着她的手掌,大多数伤口已经愈合了,只有最深的那道结的痂裂开了,血还在向外湛,但并不是很严重。

他松了一口气,立刻拿出药箱里的药替她消毒处理,最后用纱布缠好。

江心语收回了被他握着的手,看着他认真的收拾着药箱,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你……是不是喜欢凤易寒?”

除了这个,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他这么讨厌自己,恨不能毁了自己,只为让她远离凤易寒,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暗恋凤易寒,所以才不喜欢自己靠近他喜欢的男人。

“其实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把他抢走,我和他之间只是一场交易而已……你不必担心我会威胁到你……”江心语连忙向他解释。

乔暮尘整个人已经石化了,玻璃般淡漠的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里面就像冰一样出现在无数的裂痕……

“我不是同性恋!我也没有这种特殊的癖好!”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喜欢他是你的权力,我不歧视你的!”

“江心语你够了!不许再诋毁我的名声,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同性恋!”乔暮尘被她气得脸色发青,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如此失态。

江心语皱眉看着反映激烈的男人,突然发现他其实也挺可怜的,凤易寒的取向肯定是没问题的,所以他想爱又不敢爱,不能爱,也难怪他会这么恨自己。

乔暮尘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不相信自己,他有些头疼的抚额,懒得再多解释,气恼的伸手拉起她向包间走去,江心语想走显然是不会被同意的。

再次回到包间,除了凤易寒冷冰冰的坐在沙发上,其他人都围在一起玩游戏,见二人回来,尹君天立刻招手,“尘,小心语快来一起玩!寒,你也参加嘛,人多才好玩。”

“怎么玩?”乔暮尘拉着江心语走过来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牌。

“老规矩!抽牌,王可以指定抽到相同的牌的人做一件事,或者问问题。”尹君天把牌洗好,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小心语,玩过吗?”

江心语点了点头,这种玩法很普遍,那时候哥哥带着他出去聚会,或者同学聚会都会玩,虽然规矩略有差别,但也是大同小异的。

“那好,开始吧!”尹君天洗好牌,让每个人抽。

沐嫣儿不悦的瞪了江心语一眼,冷哼一声抽了一张牌,她偷偷的看了一眼凤易寒,嘴角又扬起了一个愉悦的笑容。

轮到江心语了,她看着尹君天期待的眼神,抽了一张,所有人都抽完后,尹君天笑得更加灿烂了,举了举手中的牌,说道,“这次是我王,那么谁是……红桃3?”

江心语看着手上的红桃2,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是我!”尹君天今天带来的女伴举了举手上的牌。

“啪”的一声,凤易寒把手中的牌扔到了茶几上,江心语看着那同样的红桃3,愣了一下。

“唔……这可怎么办好呢?不如就来个简单的吧?舌吻三分钟怎么样!”尹君天笑得更灿烂了。

“找死呢!”凤易寒冰冷的目光扫向他,包间内的温度都不自觉的降了好几度。

“哥,别这么认真,只是游戏嘛,出来玩不就是放松嘛!”尹君天根本就不怕他,笑得更加灿烂。

但敢在凤易寒面前如此放肆的,最多不超过三人,而他就是其中一个。

“答题!”凤易寒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那我可问了!”尹君天无视凤易寒那警告的眼神,看了一眼安静的端坐在一旁低头不语的江心语,轻咳了一声,问道,“初YE是什么时候?”

大家听到这个问题,瞬间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开始起哄,吹起了口哨……

女子倒是很大方,直接说道,“十七岁。”

接下来就轮到凤易寒了,屋内的人一下子全都安静下来,禀住了呼吸,等待着他的回答,江心语的心也不自觉的跳漏了一拍,小心的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哪知他也在看她,目光撞在一起,她连忙低下头,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哥……该你了!”尹君天也很好奇这个问题,开始催促,虽然他和凤易寒关系一直都很好,可是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这家伙的保密工作做的太严密了,这次终于让他逮到机会了。

“忘记了!”凤易寒淡淡的吐出三个字,尹君天想继续追问,凤易寒直接一个眼神杀过去,吓得他一咽,不敢再放肆了,他丝毫不怀疑,自己如果再敢多问一个字,接下来自己就要倒大霉了。

“看来是时间太久了,不记得很正常!来来,我们接着玩!”尹君天憋笑快要憋出内伤了,连忙洗了牌,新一轮游戏再次开始。

江心语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凤易寒像是有感应似的,也看了过来,只不过这次的眸光中似乎带着一丝恼火,她被吓了一跳,快速的移开目光,洋装看尹君天发牌。

时间太久了不记得了?

他到底多大啦,貌似比自己大不少。

抽完牌后,她默默的拿出了手机,找到了百度输入了凤易寒,里面立刻有他的个人信息出来,看着上面的出生年月,默默的算了一下……

他今年……二十八岁,整整比自己大了九岁!

估计都得是十几年的事了,尹君天说的对,不记得也很正常。

只是,为什么胸口有些莫名的发堵呢?

将手机默默的收好,她开始专心游戏,不敢让自己再多想。

大家都抽好了牌,凤易寒看了看手上的牌,微微的勾了勾唇,手指一翻,王牌!

尹君天下意识的一抖,小心肝颤了颤,有种强烈的预感,他要倒霉了。

“黑桃2!”凤易寒淡淡的开口。

尹君天痛苦的哀嚎一声,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点,他小心的晾出了手上的牌,而另一个和他抽到相同牌的人是和他们关系还不错的一个男人。

“哥……手下留情!”他可怜巴巴的看着手转动着王牌的男人,就差跪地求饶了。

“你们两个出门,分别向左右走,遇到第一个女人,把她们的呐衣脱掉拿回来。”凤易寒淡淡的开口。

江心语听完,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凤易寒竟然能提出这么猥琐的要求,脸颊微微有些发烫了,她有些郁闷的吐了口气,又不关她的事,她脸红个什么啊!

“哥,你可别后悔!”尹君天立刻站起身向外走去,在他看来这简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只要有钱别说脱呐衣了,就是睡都没问题啊!

凤易寒只是淡淡的勾了勾那好看的薄唇,并没有多说。

坐在一旁的霍西扬却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另一个男人显然也和尹君天有相同的看法,二人毫不犹豫的站起身离开了。

三分钟后,二人便回来了,和尹君天一起出去的那个男人顺利的完成了任务,而尹君天回来的时候却是鼻青脸肿的,眼圈都被打黑了,鼻子还流着血,貌似下面也遭受了重创……

“天哥,你没事吧?”众人被他的光辉形象给吓了一跳,有人站起身去扶他,直接被他给挥开了,人摔在沙发上吼道,“辉子,马上把这的经理叫过来!”

“是,天哥!”被叫辉子的人立刻跑了出去。

“怎么回事啊?”众人不解的问,又是递纸又是递水的,一时间包间内乱成了一团。

“死丫头,让我看到你你就死定了!”尹君天气得直踹茶几,就像一头被惹怒的暴龙。

江心语趁着大家的注意力全都在尹君天的身上,小心的站起身溜出了包间,去了洗手间,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看到鼻青脸肿的尹君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叶熙妍!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