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像空了一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心像空了一块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你别担心,一定没问题的。”江心爱早已经被凤易寒迷得七晕八素了,看着他轻愁的样子,心痛极了,她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也要帮到他。

费洛克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后,江心爱更加卖力的表现了。

吃饭的间隙,凤易寒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猛然站起身,焦急的说道,“什么?怎么会这样,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后,他歉意的对着包间内的二人说道,“真抱歉,家里出了点急事,我得马上回去。”

江心爱也站起了身,凤易寒却是突然伸手拍上她的肩膀,说道,“心爱,只能改天再请你吃饭了。”

“没关系你去忙,费先生这边你就放心交给我!”江心爱体贴替他将外套拿了起来交到他的手上。

凤易寒似乎很为难的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包间,走出门后,黑眸中闪过一丝冰冷,他直接把外套扔给了一旁的保镖,吩咐,“扔了!”

“是!”保镖恭敬的弯下腰。

包间内。

江心爱坐了回去,端起面前的酒杯,对着费洛克说道,“费先生,还请您务必要把生意交给凤总啊。”

费洛克直接坐到她的身边,心中暗笑这个女人幼稚,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大手不客气的钻进她的裙子,一笑,漆黑的脸上两排白牙十分的耀眼,“这自然是要看江小姐的了。”

“费先生……我可是凤总的人,请您放尊重一些。”江心爱脸颊涨得通红,伸手就想要推他。

“怕什么,他人都走了,又不会知道,如果你替他拿下这笔生意,我想他一定会对你刮目相看的。”费洛克肆无忌惮的搂上她。

他的话让江心爱心动了,是啊,如果自己真能帮到凤易寒,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费洛克好笑的看着这个傻女人,真是太能异想天开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松的他整个手都能直接进去了,凤易寒这样高贵的男人怎么可能要这种被人穿烂的破鞋。

这次可要谢谢凤总了,虽然不是原装货,但他和他的朋友们就喜欢中国女孩。

“走,跟我去拿合同,我想你到时候拿着合同去找凤总,他会更开心的。”费洛克说着,直接半搂半抱的带着江心爱离开了。

江心语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看到江心爱和一个黑人在一起,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等她回过神的时候,二人已经出了饭店,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她追了出去,出了门却再没看到二人的身影。

她有些狐疑的要往回走,修罗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说道,“小姐,少爷请你上车。”

“啊?现在?可是……我还有事情要做呢。”江心语觉得刘经理对她这么好,她就这样直接走了太不礼貌。

“小姐,请!”修罗直接对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江心语,“……”

她知道自己别无选择,慢吞吞的走到车边,保镖已经替她打开了车门,她弯下腰看向里面,凤易寒正坐在后座上,手上拿着一份文件在看。

她上了车,保镖将门关上,江心语立刻说道,“我还有事,我能不能……”

“不能!”凤易寒放下文件,斩钉截铁的回答她。

“……”

“通知刘经理,那块地的事改天再谈。”凤易寒对着坐在前面的修罗吩咐,修罗立刻拿出手机联系刘经理。

凤易寒交待完,直接伸出自己的左手,吩咐,“帮我擦手。”

“哦。”江心语连忙抽出一张湿纸巾,握住他的大手仔细的替他擦了一遍,可是擦完后,纸巾依然干干净净,她真不知道他让他擦什么。

“擦三遍!”

凤易寒不满意的看着她,刚刚他的手碰了江心爱一下,他真的觉得脏死了,自己已经洗了好几遍,擦了好几遍了,他依然觉得不舒服,如果不是为了给她出气,他看那个女人一眼都觉得会脏了眼睛。

“……”

江心语认命的继续给他擦手,细致的擦了三遍,这才说道,“好了。”

“帮我按按头,头疼。”他收回手看着她要求。

江心语抿了抿唇,坐到他身旁,抬起手开始替他按摩太阳穴,凤易寒闻着她身上那股让他舒心的香味,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凤氏集团。

江心语跟着凤易寒坐电梯跟到了总裁办公室。

现在是午休时间,只有肖言一个人在办公室,其他人都去吃饭了。

看到二人走过来,肖言立刻站起身走过来报告,“总裁,二少夫人在里面等您很久了。”

凤易寒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拉着江心语手腕的手也松开了,看了一眼她,吩咐道,“带她去会客室休息。”

“是!”肖言立刻点头,对着江心语做了个请的手势。

江心语跟着肖言离开,她有些好奇这个二少夫人到底是什么人,听到身后有开门声还有女人的高跟鞋的响声,她忍不住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华丽紫色衣裙的女子从总裁办公室走了出来,侧脸很美。

“寒哥,你回来了。”沈玥怡听到声音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见到肖言带着个人离开,同样诧异的看了过去,和江心语的目光撞到了一起,这女孩长得让她觉得很熟悉。

江心语连忙回过头,沈玥怡却是皱紧了眉头,看向一旁的凤易寒问道,“她是?”

“有什么事进去再说。”凤易寒不理会她的话,直接越过她走了进去。

沈玥怡又看了几眼江心语消失的方向,这才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寒哥……”

“我觉得你还是叫我大哥更合适。”凤易寒的声音非常的冷淡,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了下来。

沈玥怡的脸色一僵,知道他变了,却没想到他竟然变得连一点从前的情面都不讲了,从前的时候,凤易寒是个脾气非常好的人,无论是谁有什么事求他,他都会尽可能的去帮助,可是从他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几年再回来,就像变了个人,对谁都冷漠得像陌生人。

“大哥……我今天是为了洛辰的事来的,我想求你网开一面,放过他这一次。”沈玥怡声音柔柔的开口。

“这件事我说了不算,开除他是董事会的决定,你找错人了。”凤易寒官腔十足的回答,语气很冷淡。

“我知道洛辰这次确实犯了大错,但还是请求你给他一次机会!这几天妈为了这事,都病倒了。”

她的话音一落,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砰”的一声推开,凤洛辰闯进来,看了一眼凤易寒,继而愤怒的转头对着坐在沙发上的沈玥怡吼道,“你在这给我丢什么人,我想回来还用的着你来求他?你真当凤氏集团是他凤易寒的了?”

“凤洛辰!你以为是我愿意的吗?要不是你妈逼我,我会管你这破事,你自己做的丢人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沈玥怡也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

“你来这是为了我还是有别的目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凤洛辰冷冷的看着她,那眼神一点也不像看自己的妻子,倒更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凤洛辰,你别太过分!”沈玥怡的眼中涌出了点点的泪光。

“想吵架就给我滚出去吵!”凤易寒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还不走,还嫌不够丢人吗!”凤洛辰扔下这句话,忿忿的离开了。

沈玥怡精致的小脸苍白如纸,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皮包,转头看向阴冷着脸的男人,低声祈求,“寒哥……你……你还记得我姐姐吗?”

果然,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凤易寒整个人都变了,虽然他没动,没说话,甚至表情都没变,但还是能感觉出来他和之前不一样了。

“我希望你能看在她的面子上,放过洛辰这一次。”

她说完这句话,不再犹豫,快步转身离开了。

…………

江心语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凤易寒正站在窗边吸烟,此刻的他似乎有些不一样,好像有很重的心事,背影落寞的让人心痛。

“少爷。”江心语忐忑的叫了他一声。

“去休息室睡觉!”凤易寒没回头,继续看着窗外,语气有些冷。

“哦。”江心语见他心情不佳,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听话的走进了休息室。

到浴室洗了洗手,走出来脱了鞋子躺到了床上,没多久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她是被人叫醒的,睁开眼睛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过了几秒钟才反映过来。

江心语立刻要起身,凤易寒却是一下子按住了她,一双黑眸深深的凝视着她。

“少爷?”江心语不解的看着他,这种眼神让她觉得熟悉,那晚他带她去赛车的时候,看她时就这种眼神。

凤易寒突然低下头亲吻住她的唇瓣,动作粗鲁又急切,仿佛想要抓住什么一般。

江心语有些抵触这样的他,伸手想要将他推开,却又推不动,最后只能认命的闭上眼睛,心里却像是空了一块那般的难受。

【加更加更求月票啦。】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