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眼中的弃妇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别人眼中的弃妇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他替她上完药后,江心语的脸红得几乎都要滴出血来了,她紧紧的裹着被子,这次连脸都裹住了,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凤易寒将药膏扔在床头柜上交待,“一天三次!”他说完,直接站起身离开了。

    听到关门声,江心语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她连忙把被子掀开,全身上下就像着了火一样,热得难受。

    她连忙下床跑到门口,快速的锁上了门,这才转身回到床上。凤易寒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锁门声,脸色一黑,气恼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门,大步离开了!

    第二天,江心语醒来的时候,果然感觉舒服多了,不像昨天似的那么痛了,但是让她自己给那个地方上药,她真的没办法做到。

    门外响起敲门声,小女佣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小姐,起床了吗?”江心语随便找了件衣服披在身上去给她开了门,她把一套衣服交到江心语的手上便离开了,江心语分明从她的眼中读到了浓浓的同情之意。

    “……”江心语努力不让自己多想,到浴室内洗漱完毕,又换好了衣服便下楼了。

    餐厅内坐着三个人,凤易寒坐在主位上,凤唯安依然坐在他的右手边,而左手边江心语平时坐的位置坐着昨天凤易寒带回来的女孩。

    江心语有些无措的站在餐厅外,抿了抿唇,说道,“少爷,我先走了。”凤易寒的表情有些心不在焉,听到她的声音,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坐过来吃饭。”

    “我不饿。”江心语清楚自己这样说可能会让他不高兴,但是她真的没办法面对他和他的新晴人吃东西。

    并不是她讨厌那个女孩,他的新晴人就像她的一面镜子,只会让她看清楚自己的肮脏和不堪。

    凤易寒的表情果然变了,一双黑眸凌厉的看着她,他的眼神很淡,却还是具有十足的压迫感,江心语的后背已经密密麻麻的出了一层冷汗,但她已经不打算再向他屈服,她也有自己的底线。

    低下头,转身就要离开,被守在餐厅的两个保镖拦下。没有凤易寒的命令,她根本就走不出这幢别墅。

    江心语抿了抿唇,站在原地不动,背对着餐厅里的人,脊背依然挺得笔直。

    凤唯安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她自然是知道这个女人让哥哥很生气,哥哥最讨厌的事就是别人忤逆他!

    “唉,你在那傻站着干什么,今天李嫂不在,你伺候我们吃早餐。”凤唯安还想着为自己和沐嫣儿报仇呢。

    现在她一想到嫣儿姐姐为了自己而被她打得都破了相,凤唯安就恨不能让江心语也破相。

    江心语听到她说李嫂不在,紧张的回过头,脱口问道,“李嫂去哪了?”难怪今天是别的人给自己送的衣服,如果是平时的话,一定都是李嫂来照顾她的,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担忧。

    “关你什么事!过来给我和蓝姐姐倒牛奶。”凤唯安斜睨了江心语一眼,这才对着坐在她对面的女孩介绍道,“他是我哥不要的女人。”凤唯安对这个新来的女孩倒是非常喜欢,因为是这个女孩把自己最讨厌的狐狸精给赶走了。

    江心语看向凤易寒,他也在看她,似乎目光一直就没从她的身上移开过,黑眸深邃的让人害怕。

    江心语认命的低下头,走到桌边,拿起装牛奶的杯子,替凤唯安倒了一杯牛奶。

    “给我大哥和蓝姐姐也倒上。”凤唯安颐指气使的指挥着江心语。江心语抿了抿唇,走到凤易寒身旁替他将杯中的牛奶倒满,又绕过他来到那名女孩的旁边为她倒满。

    “谢谢。”女孩向江心语道谢。

    “不客气。”江心语放下杯子,退到一旁。

    “蓝姐姐,你谢她做什么,她就是下人,做这些是应该的,大哥,对吧。”凤唯安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凤易寒。

    凤易寒没理她,端起那杯满了的牛奶慢慢的喝下,凤唯安怎么可能让江心语闲着,不停的指挥着她,就像在对待一个佣人。

    三人吃过早餐,凤唯安这才满意的抬起头,端起一盘他们吃剩下的食物,走到江心语面前,说道,“你还没吃吧,这是赏你的,去厨房吃吧。”

    “谢谢二小姐的好意思,我不饿。”江心语淡淡的拒绝。

    “让你端着你就端着,哪那么多废话。”凤唯安不悦的瞪着她,凤唯安的个子长得高,几乎比江心语还要高那么一点点,语气傲慢无礼。

    江心语抬手去端,可是手还没碰到盘子,凤唯安就松手了,“砰”的一声,盘子掉在了地上,瞬间摔碎了。

    “你怎么那么笨,接个盘子都接不好,快点把碎片捡起来。”凤唯安恶人先告状的叫道。

    “快捡啊!”见她不动,凤唯安向后退了一步,不悦的瞪着她。江心语知道凤唯安是故意的,但是在这里,如果凤易寒不开口制止,根本没人帮的了她。

    她自然是不指望他能帮自己的,现在他已经有了新的女人,过了今天,自己也将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

    江心语蹲下身,伸手去捡那些瓷器的碎片,凤唯安心中冷笑一声,直接抬脚踢了她一下,江心语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手上一阵尖锐的疼,她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慢慢的抬起手,嫩白的掌心上扎了数片的瓷器的碎片,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凤易寒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刚要走过去,可是有一个人已经飞快的跑过来,蹲到了江心语的身前,乔暮尘的眉头紧紧的拧着,直接将她抱起。

    “我先带她去处理伤口。”他对着凤易寒说了一句,抱着江心语离开了餐厅。

    跟着走进来的霍西扬看了一眼餐厅内的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凤易寒身旁坐着的女孩脸上停顿了几秒,这才看向阴沉着一张脸的男人。

    院子内。霸王被放了出来,在院子里欢乐的跑来跑去,时不时的跑到凤易寒的腿边,摇着尾巴看着他。

    “有决定了吗?”霍西扬弯下腰,摸了摸霸王的头,霸王立刻跑到他的腿边蹭着他的腿,很狗腿的样子。

    凤易寒不说话,只是沉默的站着,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江心语是个单纯的女孩,如果你……”霍西扬的话还没说完,凤易寒便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我先去公司了!”他大步走到车子旁,接过保镖手中的钥匙,自己开着车离开了。

    霍西扬也不在意他的态度,蹲下身拍了拍霸王的头,看来他已经决定好了要怎么做了。

    又或者说,不是他的决定,而是已经心不由已!

    “你说女人有什么好?除了用来发泄一下,还有别的用途吗?你也同意我的说法对不对?别总苦着一张脸,下次来的时候给人我找几个女朋友,整天跟着寒,你都成和尚了,他就知道自己痛快!自私的主人啊!”霍西扬站起身吩咐保镖把霸王带回去,他走向自己的车子准备离开,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昨天被凤易寒带回来的女孩跑了出来,有些紧张的对着他说道,“你可不可以带我回市区。”霍西扬看了她一会儿才说道,“上车吧!”*****************医院的急诊内。

    乔暮尘抱着江心语,看着医生拿着镊子替她清理手掌上的碎玻璃,感受着她因疼痛而颤抖,他皱眉说道,“你轻点,没看到她很痛吗?”

    “先生,这是没办法的,必须得清理干净啊。”

    “那你就打麻药!你到底懂不懂啊,不懂换人!”

    “马上就好了,不是很严重,不用麻药。”医生解释,快速的夹出了最后一片碎玻璃。

    江心语疼得一哆嗦,乔暮尘气得直接将医生推开,吼道,“滚,换你们主治医生过来,再让她痛,我拆了你们医院!”医生显然被吓得不轻,他知道乔暮尘不是一般人,他身上的一件衣服都要顶他一年的工资了。

    “没事的,好了吗?”江心语歉意的对着医生笑了笑,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好了,好了,止血上药就可以了。”医生连忙低下头解释。

    “麻烦你了。”江心语对着他点了点头。乔暮尘见状也没再多说,只是瞪了他一眼,“还不快点!”医生连忙替她消了毒,动作麻利的替她包扎好伤口。

    医生说让她留在这观察半小时,便立刻离开了,生怕乔暮尘再找她麻烦。

    “今天谢谢你了,我已经没事了,你去忙你的吧。”江心语对着乔暮尘笑了笑,虽然他曾经伤害过自己,但她依然感激今天他把自己从那个让她觉得难堪的地方救了出来。

    “要谢不能口头说说,请我吃饭。”乔暮尘拉过她的手看了看,目光落在了她手腕上那个镶钻的手镯上面,眉头狠狠的拧了起来。

    他自然是认得这个手镯的,凤易寒花了大价钱从C组织的拍卖会上拍了下来,寓意锁爱。

    凤易寒把它戴在她的手上是什么意思?【加更加更加更求月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