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醋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吃醋了?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凤易寒把它戴在她的手上是什么意思?

江心语看着他一直盯着自己手腕上的手镯,立刻就想要抽回手,平时她都穿着长袖衣服,尽量把这个镯子藏起来不让人看到。

她总觉得这个手镯其实就是一副华丽的手铐,心里多多少少对它都有些抵触。

“你胆子还真大,这样戴着它招摇过市,不怕被剁了手吗?”乔暮尘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反正看着她戴着这个手镯,他就有些不爽。

“什么意思?”江心语不解的看着他。

“这个手镯价值一千万美金!你说你要是被坏人盯上,他们取不下来,会怎么样?”乔暮尘故意说道,清楚的看到她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

“什么?一千万……美金!”江心语真的被吓到了,她知道这个东西肯定是值钱的,却没想到竟然是天价,她突然觉得后怕,还好自己把它藏得很好。

“真是个笨丫头!”乔暮尘白了她一眼。

“可是这个要怎么摘下来?”江心语连忙问,这个大小,想直接取下来根本不可能。

“不知道!”

“……”

半小时后,乔暮尘带着江心语离开,出了急诊室,江心语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想去看看我哥哥,你先走吧。”

“你还欠我一顿饭,想赖帐吗?”乔暮尘不悦的转头看着她。

“没……没有啊,现在根本不是吃饭的点啊。”江心语指了指不远处的巨大时钟。

乔暮尘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接起,“喂,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到。”

他挂断电话,对着江心语说道,“我有急事得先走了,欠我的饭不许赖帐。”

“知道了。”

乔暮尘看着面前的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孩,突然伸手抱住了她,江心语身体一僵,刚要推开他,乔暮尘已经快速的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放开了她。

江心语不可思议的摸上自己的额头,一双黑眸瞪得溜圆,乔暮尘只是笑笑,“我先走了。”

“……”

江心语用力的抹了两下额头,转身向电梯的方向走去,心里纳闷至极,这个乔暮尘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又是一阵分裂症患者?

不远处的拐角处,凤易寒手中拿着一根烟不停的吸着,他的脚边已经凌乱的扔了六七根烟头。

江心语来到病房,杨梦正在给儿子擦脸,江心语走进来,不见白云,问道,“妈妈,白云姐呢?”

“她说今天有事,要请半天的假……你的手怎么了?”杨梦看着她绑着纱布的手问。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下,擦破了点皮。”江心语不在意的说道,走到床边看着哥哥,问道,“哥哥情况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杨梦心疼的摸了摸儿子的脸。

“一定会醒的。”江心语拉过凳子坐了下来,伸手握住了哥哥的大手。

“你爸爸跟我说,跟凤氏集团有个合作,那边指名要你去签字,你爸爸希望你能放弃,这是怎么回事?”杨梦问。

“没什么,妈,这事你就别管了。”江心语就知道江槐一定会想尽办法逼自己就范。

“心语,你要知道现在你哥哥全都指望着你爸爸,你就不能听他的话吗?你总是和他对着干,吃苦的还不是你哥哥和我。”杨梦的语气有些不悦了。

“我只是想替哥哥拿回股份,我不能看着哥哥一无所有。”江心语的语气十分的坚定,妈妈不知道,如果不是她,哥哥根本住不回VIP病房,得不到国际专家的治疗,妈妈也住不回高档的别墅区,江槐在妈妈面前装好人,可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只有她最清楚了。

杨梦一时无语,江心语看了她一眼,说道,“妈,这事您就别管了,您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我想单独陪陪哥哥。”

“那好吧,我先走了,下午我再过来。”杨梦拿起包向外走去,出门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江心语握着哥哥的手贴到了自己的脸颊上面,看着他的目光十分的温柔。

杨梦轻轻的关上了房门,她从来都不怀疑,心语对儿子的真心,如果说这世上有人肯甘愿为了江炘南付出一切,除了她这个妈妈,就只有心语了。

还没到中午,白云便回来了,手上拿着一束鲜花。

“心语,你来了。”白云对着她笑了笑,把花插进了花瓶里,摆到了江炘南的床头。

“白云姐姐,你还买了花啊?”江心语看着那束美丽的花事束,玫瑰代表的可是爱情。

“不是我买的,别人送的。”白云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看了看江心炘南的情况。

“哦,一定是你的追求者,你这么温柔懂事,一定有很多人追求你吧。”

“哪有啊!你别乱说了。”白云的脸微微有些涨红。

“好啦,既然白云姐姐来了,我就把我哥交给你啦。”江心语站起身,跟哥哥说了再见,离开了病房。

走出医院的时候,修罗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江心语有些不安的看着他,果然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看到了凤易寒的专车。

“有事吗?”江心事有些抵触的向后退了两步。

“少爷请你上车。”修罗的目光落在了她缠着纱布的手上,又平静的移开。

“他……他不是已经有别的女人陪了吗?”江心语小声的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我只服从少爷的命令。”修罗侧身对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江心语无奈的咬了咬唇,只能不情愿的迈步向前走去,想到他对自己的冷漠,她的心里就十分的难受。

她真不明白,既然都有了新的晴人,他怎么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弯腰进了车子,凤易寒依然坐在他的老位置上,面前摆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江心语坐在离他最远的位子上,修罗关上了车门,坐进了副驾驶位。

车子刚一驶离医院,凤易寒便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臂,直接将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的力气太大,江心语跌在了他的脚边,受伤的手掌撑地,疼得她惊呼出声。

凤易寒将她从地上提起,坐在自己的腿上,迫切的低下头亲吻上她的唇瓣。

江心语连忙躲过,想到昨晚他的唇亲过别的女人,她打从心底里抵触被他亲吻。

凤易寒的唇落在她的脸颊上,他的脸色一黑,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别忘记了,你今天还是属于我的。”

“你不是已经有别的女人了吗?”江心语脱口而出,一双黑眸紧张的看着他。

凤易寒一愣,随即反映过来她指的是什么,心情莫名就好了一些,“你吃醋了?”

“啊?当然不是了!唔!”

江心语的唇再次被他堵上,这次无论怎么躲都躲不开了,凤易寒抱着她来到一旁的小床上。

江心语觉得自己真的要被他给逼疯了,他怎么可以在这里要她,修罗还在前面坐着呢!

可是凤易寒不光在这里要她,而且还一改往日的残暴,动作温柔又不失力道,她想咬住什么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他就是不许,故意跟她作对一般,非让她发出声音。

修罗坐在副驾驶位,身后不断的有压抑的声音传来,他的目光看向外面,那颗硬如磐石的心第一次有些乱了。

江心语被凤易寒带到市区内的一家高档住宅内,她也不知道凤易寒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一直都不肯放过她,就连下车的时候,都没舍得放她出来,双手托着她的臀走进了电梯。

从电梯到公寓,再到卧室,一路上他都不曾和她分离。

江心语觉得今天的凤易寒很不对劲,只能被迫的承受着他,直到累得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暗了下来。

她动了动身体,却发觉自己被一只手臂紧紧的搂着,呼吸间全是专属于凤易寒的浓烈气息,睁开眼睛抬头看着搂着自己的男人,他睡得正香,呼吸均匀而绵长,睡着的他比醒着的他少了一份冷酷,多了一份难得的宁静。

江心语还是第一次仔细看他的睡颜,竟然痴痴的失了神,如果说醒着的凤易寒像魔鬼,那么睡着的他就是一个天使,漂亮的让人觉得多看一眼都是对他的亵渎。

“再睡一会儿,困!”凤易寒搂着她的手臂收紧,让她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他的下巴抵在了她的头顶上。

江心语一愣,没想到他竟然醒了,只不过是没睁开眼睛而已,想到自己刚刚看他看的入了神,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如果你不想睡,我们就做。”凤易寒的一句话让江心语的心瞬间降到了冰点,她连忙闭上了眼睛,努力的让自己继续睡。

五分钟,十分钟……

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他的心跳强壮而有力,就像敲鼓一样,她根本就睡不着。

凤易寒知道她没睡,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顺利的滑了进去,江心语被吓了一跳,刚要尖叫,唇便被堵住。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