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自愿的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我不是自愿的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住口!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让人把你扔出去!”凤易寒冷酷的声音掷地有声,把风凌菲给吓得真的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凤易寒和风凌菲本来就是全场的焦点,听到凤易寒发怒的声音,所有人都看了过来,眼神中充满了探究和好奇。

    风凌菲被骂,眼睛红红的,江心语抿了抿唇,不想让修罗因为她而被人误会,抬头看向面前的女孩,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修罗,解释,“风小姐,你真的误会了,我和修罗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上次去看他是因为我哥也在那住院,只是顺便而已。”

    “好,你说是误会,那我问你,你们刚刚去那边做什么了?”风凌菲不依不饶。

    “他只是陪我去了个洗手间而已。”

    “你上厕所,他陪着?”风凌菲一听更气了。凤易寒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从开始到现在都无视自己的小女人,目光落在她的脖颈处那淡淡的痕迹上,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被他看得真切,凤易寒黑眸中闪过一丝浓烈杀气,就连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好几度,让人感觉到陌名的冷。

    难怪一直无视自己的存在,原来是找到新男人了,竟然还……想到她和别的男人亲热过,他真恨不能毁了一切!

    凤易寒上前抓住江心语的手腕,拽着她大步向着前方走去,路过一间休息室的时候,直接推开门将她推了进去,“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修罗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转身向外面走去,他知道这里已经不需要他了,风凌菲见他离开,立刻追了上去。

    休息室内。江心语踉跄了几步才站好,回过身紧张的看着他。一双黑眸中全是慌乱,“少爷,您……有……有什么事吗?”

    “江心语,你就那么耐不住寂寞?离了男人活不了了?”凤易寒这句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极具压迫性的身躯一步一步的逼向她,一双黑眸中酝酿着惊天的怒火,江心语被他的眼神吓到,不停的后退,直到退无可退,紧张的解释,“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啊!”凤易寒的手掐上她的肩膀,直接将她推在墙上,拳头狠狠的向她砸了过来,江心语尖叫着闭上了眼睛,只感觉一股劲风袭向自己的面颊,过了半晌,她才猛的睁开眼睛,他的拳头就停在了距离她脸部不到一公分的位置停了下来。

    他还记得上次他暴怒的时候,拳头将电梯壁都砸出一个大坑,如果今天他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脸上,她可能会直接被他打死。

    凤易寒的手指紧紧的掐着她瘦弱的肩膀力道不断的加大,恨不能直接将她捏碎。

    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和别的男人做了什么!他该一拳打死她!可是他却该死的下不了手!

    江心语的心

    “扑通扑通”的狂跳着,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就是不洁的东西!”凤易寒身上的戾气更重,因为他清楚的嗅到了她的身上有着属于别的男人的气息!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自愿的……他突然就跑过来亲我,我根本就推不开他!我也觉得好恶心,可是我推不开,我推不开……”她语无伦次的解释,声音中透着无助,想到南宫白夜对她的所做所为,她就难受的恨不能杀了自己,是她自己太蠢,才会让他有机可乘!

    凤易寒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睛一点一点的变得红,他突然松开了她,江心语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身体慢慢的滑了下去,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脆弱的她,声音冷如寒冰,“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会觉得恶心!”他说完这句话,转身大步离开。

    江心语突然笑了起来,恶心,对她也觉得自己恶心,可是笑着笑着,她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房间内很黑,她慢慢的将自己蜷缩成一团,闭上眼睛,眼前却出现了一片亮光,她仿佛看到哥哥有向她招手。

    哥哥,是你吗?是你来接我了吗?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的力气恢复了一些,才慢慢的扶親墙壁站了起来,凤易寒冰冷无情的话语就像尖刀一样刺进了她的心脏,那不止是疼,仿佛整颗心都被冻住了,然后碎裂成渣。

    她回到宴会厅不停的寻找叶熙妍的身影,她要告诉她自己要回去了,可是她却怎么也找不到。

    她的样子有些狼狈,神色也很慌张,惹得周围的人都向她看了过来……江心语看到不远处的霍西扬,也顾不得众人的目光,提着长裙跑了过去,刚要问他有没有看到尹君天和叶熙妍便看到凤易寒就坐在那里,眼神冰冷的看着她。

    她被吓得一哆嗦,想到他刚刚对她的警告,慌乱的转身就跑,霍西扬眼睁睁的看着她和端着酒水迎面走来的侍者撞在一起,因为二人冲击的力道,她又向地上摔去,手乱抓中扯到了放置酒水的桌布,上面的杯子霹雳啪啦的掉落下来,砸在她的头上身上,将她淋了个透。

    酒水淋湿了她的礼服,礼服的料子本身就很轻薄,这样一来面料都变得有些透明了,霍西扬连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穿在她的身上,想要将她扶起,她抵触的推开他,站起身不顾众的惊诧的目光,快速的向外跑去。

    “寒,要不要去看看她?”霍西扬担忧的问。凤易寒的黑眸冷冷的盯着她狼狈逃走的身影,明明就是他警告她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她当真按他的要求去做了,见到他就惊慌的逃走,愤怒的竟然还是他!

    凤易寒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下去,霍西扬见状只能坐了下来,拨通了自己司机的电话,交待她送江心语离开。

    江心语走进了电梯,电梯内已经站了两个男人,她狼狈的低着头有些疲倦的靠在电梯壁上。

    她没有注意到,电梯开始下降的时候,身后的两个人相互使了个眼色,其中的一个人快速的上前,用一块手帕捂住了江心语的口鼻,她马上就要挣扎,但只是两秒便昏了过去。

    宴会厅内。凤易寒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面前的酒,脑海中全是江心语的模样,怎么赶也赶不走。

    ‘我不是自愿的……他突然就跑过来亲我,我根本就推不开他!’‘我也觉得好恶心,可是我推不开,我推不开……’她的话就像魔咒一样在他的脑海中回响,让他的心情更加的烦躁!

    “你们又怎么了?江心语这次又做错什么了?”霍西扬想不出这小丫头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可以让他如此心烦,身上的冷气冒的,跟世界末日差不多了,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看了他一眼,试探的问道,“难道……她和别的男人……”凤易寒的动作一顿,锐利的眸子如剑一般的射向他,霍西扬连忙投降,“当我什么都没说!”他低着头憋着笑,还真被他猜对了,可是看江心语这单纯的小丫头并不是那样的人啊,这次有好戏看了,他倒要看看凤易寒这次会怎么选择。

    凤易寒喝光面前的最后一杯酒,把酒杯用力的放在了桌上,站起身向外走去。

    “喂,去哪?”霍西扬连忙跟上。

    “回公司。”凤易寒淡淡的回答。

    “你现在回公司?不如再找个地方喝酒,我带你去见你那天带回去那个蓝裙子,怎么样?”霍西扬难得的开起了他的玩笑。

    “滚!”凤易寒心里烦躁,只送他一个字。

    “我说真的,她可是对你一直念念不忘呢,看来你们那次有个愉快的夜晚,你别这么无情好不好,再说了,女人关上了灯还不都是一样的!”

    “……”凤易寒不理他,进了电梯,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

    “最后那句话是尹君天那小子说的。”霍西扬赶紧撇清自己。

    “我家的母狗是你送去的吧?”凤易寒突然睁开眼睛看着他问,语气中透着不悦。

    “啊?那个啊……我也是看霸王太可怜了!所以才给他找个伴解解闷!”

    “马上弄走,不然我直接杀了吃肉!”凤易寒说完,抬脚出了电梯。

    “喂,你别这么残忍啊,我那可是纯种的狗,价格很贵买回来的。”霍西扬追着他走出饭店,看着门口守着的司机,奇怪的‘咦’了一声,问道,“你怎么还在这,不是让你去送人吗?”

    “爷,我一直守在这,没见江小姐出来。”司机连忙回答。霍西扬和凤易寒对视一眼,凤易寒立刻向回走去,霍西扬连忙跟在他身后,说道,“也许是从后门走了。”

    “不对,出事了!你马上派出人去找!我去调监控。”凤易寒推了他一把,快速的跑向酒店的监控室。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呢!”霍西扬忍不住说了一句,但依然不敢怠慢,一边打电话一边向外面跑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