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打算怎么做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到底打算怎么做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受伤的额头上缠着纱布,她睁着眼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之前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回到脑海当中,黑眸剧烈的收缩,她猛的坐起身。

    “心语,你别乱动啊,手上还输着液呢。”冷玥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她,防止会跑针。

    “玥儿,你怎么在这?”江心语一说话,舌头生疼,吐字也有些不清。

    “哦,你朋友告诉我你受伤了,我过来看看你。”冷玥有些难过的看着一身伤痕的她,眼泪差点掉出来。

    “哎呀,你就别问这么多了,先躺下,我先去叫医生过来,你别害怕,已经过去了,那些绑匪也已经被抓起来了。”冷玥小心的扶着她躺了下来,转身去叫医生了。

    江心语躺在床上,她清楚的记得那些绑匪发现自己报了警,恼羞成怒疯狂的打她,又想要强爆她,她想咬舌自尽没成功,后来……在那个光头想要强爆自己的时候,有人救了她,她虽然没看清是谁救了自己,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种檀香混合着烟草的味道……真的会是他吗?

    医生匆匆赶来,一共有五六个医生,仔细的替她检查了身体,确定没有大碍便让她继续休息了。

    “玥儿,是谁送我来医院的?”江心语躺在病床上焦急的问。

    “是警察啊,还有一位姓霍的先生来看过你。”冷玥笑着回答。

    “没有别人了吗?”江心语皱眉问,难道是她的错觉吗?

    “还有熙妍也来过,但她家里出了点事……没办法在这陪你。”

    “出事?什么事?”江心语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心底的不安再次扩大。

    她总觉得最近熙妍有事瞒着自己,自那天她说找到救她的人,自己的心里就没安定过。

    “只是小事,哎呀,医生不是说了你舌头受了伤,不能多说话,你再休息会儿吧。”冷玥连忙扶着她躺下。

    江心语清楚自己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根本不下了床,看冷玥的样子,自己再问她也不会多说什么,只能继续闭着眼睛休息,希望身上的伤可以早点好。

    下午,杨梦来看她,江心语连忙坐起身,担心的问道,“妈妈,哥哥还好吗?”

    “你快躺下,你哥哥很好,有我和白云在你就放心吧,好好在这养伤。”杨梦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我已经好多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江心语对着她笑了起来,故意摆出一副很好的样子。

    杨梦的眼睛却湿润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竟然做出这么天理难容的事,幸好你没事,否则妈妈和你哥哥……”

    “妈妈,您别哭啊,您看我不是好好的,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和哥哥,我舍不得死的。”杨梦的喉咙一哽,“说什么死不死的,我们都要好好的。”江心语笑着点了点头,杨梦又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江心语看着墙上的万年历,从她被绑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天的时间了。

    凤氏集团的办公室内。这几天公司的人是苦不堪言,总裁就像吃了炸药一般,疯狂的对着所有发飙,就连送杯咖啡,都能被他狠骂一顿。

    现在谁进他的办公室,都恨不能顶着锅盖进去。肖言刚被骂了一顿走出来,一向淡定的她脸都白了,她努力的调整呼吸,以免自己当众失态。

    “肖秘书,今天情况如何?”企划部的经理抱着一份企划案苦着一张脸问。

    肖言对着他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处。企划部经理重重的叹了口气,强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敲门走了进去。

    “肖姐,你说咱们总裁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从他接任以来,就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小秘书跑过来问,谁都知道他们总裁冷,是出了名的冰山美男,平时都用眼神和气势杀人于无形,从来没像这次这样拼命的发火。

    “去做好你的工作!哪那么多问题!”肖言瞪了她一眼,她要是知道就不用每天被骂这么惨了。

    半小时后,企划部的经理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霍西扬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所有人就像见到了救星,眼睛都亮了。

    “霍总,您可来了,我们都要被骂死了。”小秘书立刻跑过去叽叽喳喳的围着他说道。

    霍西扬轻笑一声,说道,“他这几天心情不好,你们多担待一点吧,快回去工作吧,月底加奖金。”

    “谢谢霍总。”小秘书们一听有奖金,开心的笑了起来,其实被总裁骂她们也心甘情愿啦,就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能让淡定的总裁恼成这个样子。

    霍西扬推门走进办公室,凤易寒正站在窗边吸烟,听到声音也没动,他能从脚步声判断出来的人是谁。

    “人已经抓到了,但是她一口咬定是自己嫉恨江心语,所以才会找人绑架她,和别人无关。”霍西扬拿了一沓照片放到桌子上。

    凤易寒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照片看了看,上面是简桑榆在警察局受审的情景。

    “她说江心语害她身败名裂,又被学校开除,她这一生都被江心语给毁了,这才找人绑架了江心语,也想让她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

    “你那边查的怎么样了?”凤易寒扔下照片沉着一张脸问。

    “什么也查不到,和简桑榆关系好的,而且极可能是幕后黑手的只有江心爱,可是我查了,江心爱得了性病,都自顾不暇了,江家夫人现在管她管的很严,不会是她。”霍西扬非常确定的回答。

    “既然她这么喜欢背黑锅,那就让她把牢底坐穿!”凤易寒的眸光冰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

    “还有一件事,我们处置了那几个伤害江心语的人,那几个人是火帮的,他们干这种杀人绑架的事是瞒着帮里的,本想给他们一点教训,可还没出手,火帮被人给灭了!据说昨晚帮会里的人全都死光了,高层全部被暗杀。”霍西扬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变得阴沉,这件事被警察局给瞒了下来,所以消息根本透不出来。

    “查到是谁做的了吗?”凤易寒的眸子也眯了起来,火帮在凤城由来已久,大概是清朝的时候就已经建立了,里面的水非常的深,就连政府都要忌惮三分。

    竟然一夜被灭帮,到底是谁做的?

    “查不到,没留下一丝的蛛丝马迹。”霍西扬的表情十分的凝重。他能感觉到,灭了火帮的是个强大的组织。

    凤易寒沉默不语,霍西扬继续说道,“你说怎么偏偏就赶在江心语被劫后呢?”直觉上,这并不是一个巧合。

    可江心语明明就是个背影单纯的女孩,如果硬是要将这两件事放在一起看,又有些说不通。

    “寒,你到底打算怎么做?”霍西扬忍不住问了一句,虽然他和凤易寒从小一起长大,但是很多时候,他还是看不懂面前这个男人,根本就猜不到他想做什么。

    “君天那边你看着点,别让他真闹出事来!”凤易寒并不答他的问题,而是交待他另外一件事。

    “放心吧,我有分寸,那我先走了!”霍西扬站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回头说了一句,“江心语这次受了不小的惊吓,你不去看看嘛?”他的话音一落,便感觉有一个不明飞行物向他飞了过来,他连忙开门逃了出去。

    经过两天的治疗,江心语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就是舌头上的伤一直在折磨着她,嘴巴里的伤是最不容易好的,现在她吃东西都成问题,每天只能勉强吃些流食。

    “玥儿,我的住院费是谁出的?”江心语勉强的吃了点粥,看向一旁的冷玥问。

    “额……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有人帮你付了。”冷玥尴尬的笑了笑。

    房门被人推开,江心语向门口看去,穿着一身警服的靳勒北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束鲜花。

    “江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靳勒北走到床边,冷玥立刻接过他手中的花,说道,“我去护士站借个花瓶。”冷玥借口离开了,病房内就只剩下江心语和靳勒北两个人,靳勒北坐在刚刚冷玥坐过的凳子上,问道,“伤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谢关心。”江心语对着他笑了笑。

    “绑架你的幕后主谋已经抓到了,是你的同学,一个叫简桑榆的,她雇佣的那些人来绑架你。”

    “……”江心语已经听冷玥说了,虽然冷玥没说哪来的消息。

    “我想勒队长应该已经都查清楚了,就不用我多说了。”她淡淡的说,对简桑榆这样的人她已经无话可说。

    靳勒北点了点头,不禁对面前的女孩赞赏起来,坦诚直率,有什么说什么,他喜欢跟这样直爽的人谈话。

    “这次绑架你的人是火帮的人,你是凤城人,我想你应该听说过吧,那几个伤害你的人都是火帮的小弟,已经被砍了手脚,他们的头还被挖了眼睛,现在都被关在警察局,坐牢是肯定跑不了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