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让你喜欢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只是想让你喜欢我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语儿……”南宫白夜不顾自己的伤,上前想要去看江心语的情况,凤易寒直接抬脚踢在他的胸口,他被踢出去数米远,撞在门上,连续吐了两口血。

“不要再打了,求你了,不要再打了!”江心语撞到了腰疼得她直冒冷汗,看着南宫白夜吐血的样子也慌了。

“语儿,你保重,我一定会回来带你走的,等着我!”南宫白夜依依不舍的看着她,眼看着凤易寒向他走过来,拉开门狼狈逃了出去。

凤易寒听了他的这句话,胸口剧烈的翻涌着,让他几乎失去理智,他快步走向门口,江心语害怕的跑过去抱住他,焦急的说道,“少爷,求你放他走吧,你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江心语,你就那么怕我杀了你他?我打他你心疼了?你就那么爱他?”凤易寒抓着她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面前,双手掐着她的肩膀,一双黑眸红得几乎滴血。

“我没有爱他,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江心语拼命的想要解释,她和南宫白夜根本就没关系,可是她又觉在这一刻,所有的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凤易寒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她出事,他不顾一切的去救,虽然他嘴上说让她不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是见不到她,他又心烦意乱,连工作都做不下去,下班后他不自觉的就把车开了过来,只为看她一眼,她却送给他一份天大的礼物。

他的感情什么时候廉价到可以任人践踏了!

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他真恨不能掐死她!

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敢屡次挑战他的底限!

“让开!”他推开她,大步向门外走去。

江心语被他推得摔倒在地,眼看着他要开门而去,她急急的叫他,“凤易寒。”

凤易寒开门的动作微微的一顿,他看向她,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怎么,怕我去追杀他?”

“……”

江心语难堪的咬紧了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他,只是想叫而已,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样。

她明知道这是自取其辱,可还是没忍住。

凤易寒看着她低头不语的样子,怒气再次到达了顶点,他关上门,直接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抱起,在她不解的目光中,将她扔向了那张双人的病床。

凤易寒离开的时候,江心语依然醒着,他拿过散落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过了很久,江心语才慢慢的起床,拿过被扔到一旁的病号服穿上,艰难的起床去了洗手间。

凤易寒开着车回到家,李嫂立刻迎了过来,接过他脱下的外套。

“唯安呢?”

“二小姐和沐小姐都在楼上,她们两个……”李嫂欲言又止。

“她们怎么了?”凤易寒停住脚步皱眉看着她。

“你还是自己回房间去看看吧。”李嫂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

凤易寒大步走向电梯,当他回到自己房间时,卧室内一切正常,除了那个被他命人换掉的沙发,一切都没变。

他的目光转身开着门的衣帽间,他快步走了过去,原本摆放着江心语衣服的两个衣柜完全空了,柜子里的珠宝首饰也全都不见了。

“砰!”的一声巨响,凤唯安房间的门被凤易寒硬生生的给踹坏了,那全实木的木门可怜的脱离了门框。

里面正在试衣服的两个人被吓了一跳,凤唯安和沐嫣儿看着阴沉着一张脸的凤易寒,紧张的对视了一眼。

“大哥,你回来了。”凤唯安勉强的对着他笑了笑,发怒的凤易寒实在太吓人了,她的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

“谁准你们动我房间的东西的?”凤易寒目光一扫,床上地上沙发上堆满了衣服,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珠宝首饰。

“大哥,那个贱女人已经被你赶走了,这些衣服留着也没用了,我穿着都正好,我不是怕浪费吗!”凤唯安非常有理的解释。

“全都给我放回去!”凤易寒冷冷的命令。

“为什么呀?那个女人明明就走了,留着这些衣服有什么用。”凤唯安不服气,她的衣服都没有这么多,每个月买的数量都是规定的。

“放回去!”凤易寒这次是真的动怒了,一双黑眸中透着渗人的冷意。

凤唯安被吓得一抖,大哥虽然为人严肃冰冷,可对她一直都是宠爱有佳的,“我不放!你为了那个贱女人罚我,骂我,你给她买这么多衣服,可是我呢,衣服的数量都是有限的,你偏心,你偏心那个贱女人!”

“凤唯安!”凤易寒大步上前,凤唯安被他给吓坏了,连忙向沐嫣儿身后躲,凤易寒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拽了出来,“我有没有说过别再让我听到你骂人!”

“我就是要骂她,贱女人,贱女人,贱……啊!”凤唯安只感觉脸上一疼,她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颊,眼泪簌簌的往下掉,“你打我,你竟然为了她打我!她打我,你也打我,我恨你们!”

“寒哥哥,你别怪唯安,这件事是我的主意。”沐嫣儿也傻眼了,连忙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凤唯安。

凤易寒把手背到身后,那只手都在微微的发着抖,他看着面前无理取闹的妹妹,冷冷的说道,“你也知道被打不好受,那你打别人,伤害别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人家也会疼!”

“你就是偏袒那个狐狸精!”凤唯安哭得眼睛都红了,她固执的认为,哥哥分明是在替江心语报仇!

“凤唯安!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闭门思过,如果不知错,我就关你一辈子!”凤易寒说完甩手离开。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凤唯安激动的大叫,将床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扔在地上。

凤易寒听着身后乒乒乓乓的声音,喊道,“来人。”

立刻有保镖跑了过来,恭敬的对他行礼,“爷!”

“把二小姐给我看好了,如果她不知错,就不放放她出来!”凤易寒说完,大步离开了。

凤易寒不理会哭闹的妹妹,下楼出了别墅,开着车子离开了。

尹君天的公寓内。

凤易寒按了密码开了门,刚推开门便有一股呛人的酒气扑面而来,凤易寒皱了皱眉,走进来一看,地上全是酒瓶,尹君天正躺在沙发上,手中拿着半瓶酒还在往嘴里猛灌。

“尹君天,你给我起来!”凤易寒走到沙发处,直接将他从沙发上拉着坐了起来。

尹君天手中的酒瓶掉在地上,甩了甩头,看向他,“寒,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是打算醉死自己吗?”凤易寒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看着他。

“呵呵,我对不起薰儿,我明明说好要一辈子保护她,一辈子都对她好的,可是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害死!”尹君天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恨意。

“我能理解你的感觉,但人死不能复生!你这样下去有用吗?”

“对,人死不能复生,所以我要为薰儿报仇!我要让他们叶家付出代价!”尹君天的声音冰冷,夹杂着滔天的怒意。

门铃响了起来,凤易寒看了一眼醉得东倒西歪的尹君天,站起身去开门,有些意外的看着站在门外的女孩。

“我找尹君天。”叶熙妍此时的样子狼狈极了,头发乱糟糟的,衣服又脏又皱,一看就知道几天都没有换过了。

凤易寒默默的让开了路,叶熙妍红着眼睛走了进来。

“叶熙妍,你还敢来,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尹君天拿起一个酒瓶“砰”的一声砸碎了一半,尖锐的玻璃茬对准了叶熙妍。

叶熙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着求他,“尹君天,我求你放了我哥哥吧,我哥哥他不会那么做的,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薰儿人都已经死了,你敢跟我说误会!我现在就杀了你为薰儿报仇!”尹君天的黑眸中闪过一丝杀意,手上半个玻璃瓶向着跪在地上的女孩刺了过来。

眼看着那即将要刺到叶熙妍,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凤易寒将他推开,冷声说道,“尹君天,你给我冷静一点!”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薰儿已经被他们给害死了!就是这个有心机的女人,她故意接近我!目的就是要害死薰儿。”尹君天愤怒的瞪着叶熙妍,恨不能将她凌迟。

“没有,我从来都没想过想要害谁……我只是想让你喜欢我!”叶熙妍泣不成声,她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几天前还好好的,可是突然之间哥哥就被尹君天给打个半死,还不知道被他关到哪,生死未卜,尹君天说是哥哥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要杀了哥哥给他的女人报仇。

她不相信,哥哥不会那么做的,这一切都是她的做,错的是她,根本就不关哥哥的事。

“哈哈哈……叶熙妍,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这辈子都不喜欢你这种心机重的贱女人,你哥哥必须为薰儿偿命,他死定了!你们叶家人一个都跑不了!”尹君天像是疯了一样的看着她大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