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赢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我赢了?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马儿刚过了线,凤易寒便走过来,伸手把她从马上抱了下来,江心语觉得不可思议,问道,“我赢了?”

    “不是你赢了,是我的马赢了。”凤易寒奖励的拍了拍马儿的头,马儿欢快的打了个响鼻,左右摆了摆头,像在讨好主人。

    “它是你的马?”江心语有些傻眼。这个时候夏蓝也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好像跳下来的时候扭到了脚。

    “受伤了?”凤易寒没再理会江心语,走到夏蓝的面前。夏蓝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艰难的点了点头。

    江心语连忙转过身不再看二人,刚刚那点欣喜也消失不见。

    “叫个医生过来看看。”凤易寒吩咐完,带着二人去了休息区。江心语一直沉默的坐在沙发上,夏蓝会主动和凤易寒说话,他并不是每句话都回,偶尔的回上一两句,不热络但也不会让人觉得生疏。

    医生过来,替夏蓝检查了脚伤,又替她上了药,说没伤到骨头,没有大碍,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既然你受伤了,为了公平,下场我们就挑一项动脑的比吧,先回去再定。”凤易寒率先站起身向外走去。

    江心语也马上站了起来想要跟上,凤易寒突然顿住脚步,看了她一眼,命令,“你扶她。”江心语,“……”看来是把她当成下人用了。

    “谢谢凤总。”夏蓝有些受宠若惊。江心语只能上前扶着夏蓝向外走去,到了别苑的外面,凤易寒已经先一步上了车,江心语扶着夏蓝上了车子,夏蓝坐在了边上的位置,虽然后座的位置还很大,但她却不动,所以江心语根本就上不了车。

    江心语没时间想她是不是故意的,选择坐上了副驾驶,她其实打心底里不想和那两个人同处在一个空间内,那样她只会觉得难堪,夏蓝无意中还帮了她的帮。

    凤易寒看着江心语的动作,黑眸蓦的一利,看了一眼夏蓝,她这才慢慢的向里面挪了挪位子,小声的解释,“脚还是有点疼。”凤易寒没说话,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便目视前方了。

    江心语坐在副驾驶位上,空间和后面是隔绝的,这样她就更自在了,也更利于她思考,如果让她对着凤易寒那张冰山脸,她总是紧张到脑中一片空白。

    车子驶进别墅,立刻有人来替凤易寒打开了车门,另一边的门也打开了,夏蓝从上面下来,礼貌的向佣人道谢。

    李嫂听到声音也迎了出来,见到江心语自己从副驾驶下来,眼睛瞬间一亮,高兴的上前握住她的手,说道,“小姐,你可来了。”

    “李嫂,你的腰好点了吗?”江心语也很想李嫂,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好了,好了,谢谢小姐还惦记着我。”李嫂喜笑颜开,脸上几乎笑开了花。

    “李嫂,过来扶人。”凤易寒淡淡的打断了二人,对着李嫂使了个眼色。

    李嫂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夏蓝,轻轻的拍了拍江心语的手,这才走过去,扶住了她。

    “谢谢李嫂了。”夏蓝礼貌的道谢。凤易寒率先走了进去,厨房已经备好了晚餐,管家走过来问道,“少爷,可以开饭了吗?”凤易寒点了点头,走向电梯,江心语跟在他的身后,夏蓝由李嫂扶着走了进去。

    到了二楼,凤易寒走了出去,李嫂刚要扶着夏蓝走跟上,便听他说道,“带她去一楼客厅。”

    “……”二人脚步全都顿住,没人敢违抗他的命令,江心语站在最里面,听了他的话也没动,准备和二人一起去客厅。

    电梯门眼看就要阖上,凤易寒皱眉按下了开门键,不耐烦的看着低着头站在里面的江心语,命令,“出来!”江心语被吓得一哆嗦,抬头看着他不悦的神情,连忙迈步走出了电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电梯门再次关上,凤易寒有些生气的抓住她的手腕,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江心语被动的跟着他的脚步,进门,他将她扔了进去,江心语差点摔倒,凤易寒扯下领带,下令,“去洗澡。”

    “啊?不用比了?”江心语脑袋有些短路,一时弄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已经胜出了?

    “去不去?”凤易寒不耐烦的看着她。

    “……”江心语不敢再多问,连忙冲进了浴室,凤易寒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吩咐,“半小时内,给我送几套女孩的衣服过来,就按照上次的尺寸,今天先送十套吧。”凤易寒挂断电话,看了一眼浴室的门,转身离开了房间,他顺着楼梯走到三楼,来到了凤唯安的房间,昨天被他踢坏的房门已经被修补好了,两个保镖守在门口,见到他恭敬的行礼,“爷。”

    “二小姐呢?”凤易寒皱眉看着两个保镖脸上的挠伤,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在里面,闹累了在休息。”保镖立刻回答。

    “把门打开。”凤易寒走进房门,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房间内乱成一团,昨天被凤唯安拿过来的衣服全都被剪成了一条一条的布条,那些昂贵的珠宝首饰也全部被分尸,无一幸免,珍珠宝石洒了一地。

    那块他收藏到手后来又送给江心语的百达翡丽的手表也被摔坏了,可怜的横尸地上。

    凤唯安则自在的坐在椅子上,给脚指涂指甲油。见他进来,只是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她的脚指很白,上面点上大红色的指甲油,看上去格外漂亮,但凤易寒却觉得十分的刺眼。

    凤易寒走到那块被摔坏的手表面前,蹲下身捡了起来,举到妹妹面前,问道,“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这块手表,为什么要摔坏它?”

    “我再喜欢也被你送给别人了,脏了的东西,留着它干什么?”凤唯安扬起下巴一脸的挑衅。

    “这样也好,本来我跟这人牌子的工厂又订了一块同款镶粉钻的,既然你不想要了,我可以送给别人。”凤易寒直接将表扔在垃圾筒里,淡淡的说道。

    凤唯安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激动的抓住他的手臂大喊,“大哥,我要!”凤易寒淡淡的看着她,凤唯安不自觉的变得紧张,他坚定的将她的手臂拉开,吩咐,“想要可以,先去跟门外的保镖道歉。”

    “大哥,你有没有搞错,那些人不过是咱们家的奴才,我为什么要跟他们道歉!”凤唯安立刻大叫起来,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不道歉,表就别想要。”凤易寒后退了一步,表情非常的认真。

    “大哥,你平时也会骂他们,打他们,甚至是重重的处罚他们,也没见你向他们道过歉。”凤唯安高高的扬起了下巴,眼睛里的固执让人头疼。

    “那是他们犯了错的时候,你什么时候见我平白无故的打人骂人了?”

    “那是他们抓我,拦我不让我出去,我才挠他们的,先有错的是他们。”凤唯安继续胡搅蛮缠,一脸不知错的样子。

    “他们是在执行我的命令。”凤易寒突然觉得挫败,对这个明显已经被人宠坏了的妹妹觉得束手无策。

    到底怎么样才能拯救她?也许只有让她吃些苦头,她才真正明白做人的道理。

    “好啦,我同意向他们道歉,表是不是可以送给我啦?”凤唯安眼睛转了转,道歉就道歉,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

    “还要向江心语道歉。”凤易寒知道她并非真心,可又无可奈何。

    “不要!让我向那个……女人道歉,除非我死。”凤唯安再次大叫起来。

    “那你就别想要那块表了。”凤易寒不再理她,大步离开了房间。

    “大哥。”凤唯安跺了跺脚,快步跟了过去,她想要她的粉钻表啊,到时候她的同学们一定更羡慕她。

    凤易寒下令让保镖撤下,他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凤唯安跟着他一直到他房间的门口。

    “以后没我的命令,你也不许进我的房间。”凤易寒将她挡在了门外。

    凤唯安看着面前这扇关上的门,愤怒的举了举拳头,李嫂拿着衣服走了过来,凤唯安看到她手上的衣服,立刻问道,“李嫂,这衣服是大哥给我买的吗?”

    “不是的二小姐,这是少爷吩咐人送来的,应该是给江小姐的。”李嫂回答。

    “什么?那个狐狸精又回来了?真是太不要脸了!”凤唯安忿忿然的瞪着身旁的门。

    “不止江小姐,夏蓝小姐也来了,人在一楼客厅。”李嫂解释。

    “夏蓝?”凤唯安眼睛转了转,突然就笑了起来,她没再多说,越过李嫂跑向电梯。

    李嫂无奈的摇了摇头,敲门把衣服拿了进去。江心语洗澡出来的时候,凤易寒并不在房间内,她的目光落在沙发上微微顿住,房间内的沙发换了,原来是个奶白色的,换成了淡灰色。

    之前的沙发明明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换掉?她摇了摇头,目光落在那和洁白的大床上,上面整齐的摆放着一套衣服,目光从衣服上移开,转向了不远处的书房的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