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易寒救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凤易寒救我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江心语害怕的蹲在那个烂泥塘里,原本被冰冷和疼痛压制的药力再次来袭,让她差点呻吟出声,她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指甲掐进了肉里才没让自己失控。

    另一个人也跳了下来,两个人开始在黑暗中摸索着寻找江心语,突然,一只大手碰到了她的手臂……

    “哥,她在这!”男人粗嘎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人用力一提便将江心语从泥水中提了起来。

    “走开,救命啊,救命,救命!”江心语再想摆脱掉这个男人是不可能了,对方这次是死了心要抓住她,双手紧紧的掐着她的手臂。

    另一个人听到声音,蹚水跑了过来,一下子从后面抱住了她,说道,“快,把她弄车上去。”那人立刻松开了她的手臂,弯下腰抱住她的腿,二人将她抬了出去,江心语依然在拼命的喊叫,一双腿不断的乱蹬着,“救命,凤易寒救我……”江心语的声音中带着浓重的哭音,绝望中,她能想到救她的人,竟然只有凤易寒一人。

    江心语的话音刚落,一辆车子疾驰而来,嚣张着冲着三人冲了过来,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那两个无赖被吓得魂都飞了,扔下江心语转身就跑。

    江心语摔在地上,那辆车在她身前稳稳的停了下来,凤易寒迅速的下车,冲到江心语的面前,看着她满身狼狈的样子,他的黑眸骤然收缩。

    江心语强忍着晕眩,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男子,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管身上沾了多少的泥水,身上有多臭,向他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他。

    随后赶到的修罗看到江心语没出事,松了一口气,他如猎豹一般的跃起,去追那两个无赖了。

    凤易寒将她抱起,快速的回到了车上,感受着她超高的体温,他的黑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他把她安置在副驾驶位,自己来到驾驶位开着车快速的离开的原地,许是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江心语的理智瞬间崩溃,她揪开了身上那件裹的衣服,痛苦的呻吟着,整个人都向开着车的男人贴了上去。

    “热……热……救我……”江心语眨着一双迷蒙的大眼睛望着他,凤易寒将车速飙到最快,一只手去安慰一下身旁的女孩。

    这个该死的凤唯安,也不知道把车开到了哪,附近竟然连个酒店都没有。

    江心语抓着他的手,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舒服的放到自己的脸上,唇边亲吻。

    就像有羽毛划过他的大掌,痒痒的麻麻的,让他的身体也禁不住紧绷了起来,这么长时间都没碰她,他早就想要她了,感受着她的亲吻,听着她妖媚的喘息声,他的手都有些发抖。

    江心语不知何时已经脱下了身上那件凤易寒的外套,她受不了的向他爬了过去,凤易寒看了她一眼,这一看,全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了,江心语身上依然穿着那身粉粉的兔子装,胸前是深V的,可以清楚的看清她的饱满,头上的发卡还在,小脸上弄上了些泥巴有些脏兮兮的,可是这样不但没有影响到她的美感,反而让她多了一种野性的美。

    因为太难过,她漂亮的小脸上写满了委屈,急急的抓着他的手臂,却不知道要怎么做才以让自己不难受。

    “呜呜,救救我,救救我,我好难受。”凤易寒听到她的声音,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他突然一把抓住她,用力一提将她提到自己的身前。

    “江心语,说……我是谁!”凤易寒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手背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

    “呜呜……你是少爷……”江心语哭着去找可以让自己不难受的方法。

    凤易寒的喉结上下滚动着,一只大手突然扣住她的后背,将她的身子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他继续开着车,唇贴在她的耳边,低语,“乖,叫我的名字,我就给你想要的。”

    “名字……”江心语有一瞬间的茫然,随即喊道,“凤易寒,救救我。”她记得她刚刚这么一喊,他就出现了,把她从坏人手是救了出来。

    “叫我寒!”凤易寒继续哄着她。

    “寒……寒……寒……”江心语喘息着叫着他的名字,因为太痛苦,嗓音都变得有些嘶哑。

    凤易寒听着她唤自己的名字,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的我字竟然是如此的好听,他不再犹豫,快速的解开了自己,把自己给了她。

    江心语其实并不太懂这件事,但因为药效的催动,只能遵循着本能,而凤易寒则贪婪的享受着她的主动,他从未听到过她如此动听的声音,他发现,他竟然非常的喜欢。

    他颤抖着手,快速的拿出手机,按下了录音键。然后,他把车停在了路旁,将车座放下,尽情的享受着她给他的美好。

    凤易寒回去之前特意让保镖全部都退下了,江心语累极了又因为药力的作用早就睡着了,他小心的用衣服将她包裹好这才抱下来走进了别墅。

    回到卧室,凤易寒给她洗了澡,看着她脚上那些细小的伤口,凤易寒的黑眸中闪过心疼,看样子在这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她的遭遇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从她脚心上那些伤口的密度来判断,她应该是下车后又跑了很远的距离。

    而且,凤唯安开的那辆车子的导航上面显示的最终地址,和发现她那个地方也有相当的一段距离。

    给她洗好澡后,他把她放到床上,拿了药箱替她涂了药,这才伸手把被子拉了过来替她盖上,他低着头凝视着她的宁静的睡颜,心底一片柔软,低头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转身去了书房。

    修罗早已经回来了,正在书房里等着他,见他进来立刻报告,“少爷,那两个人我已经抓住了,处置后交给了警方,那条路的路况不好,据说有很多女人就站在路边拉客,警方也是屡禁不止,小姐这是被人当成站街女了。”修罗的话让凤易寒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他的唇冰冷的勾了起来,“屡禁不止是吗?那我就让这条路永远都消失!”

    “是,少爷。”修罗立刻知道怎么做了。

    “水里下毒的事查到是谁了吗?”

    “当时是女佣小美给她们三人倒的水,但厨房里有监控,我去查了一下,她并没有动手脚。”修罗报告。

    凤易寒的眸子眯了起来,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的桌面,问道,“有没有其他人接触过那杯水。”

    “没有。”修罗觉得很奇怪,如果从表象上看,并没有人往水里下毒,可是那水里确实有毒。

    “她来这里多久了?”凤易寒问。

    “已经三年了,一直都循规守矩,没有做过一件出格的事,所以管家很信任她。”

    “问题就出在她的身上,你越是找不到问题,就说明她越是有问题。”凤易寒的手顿住,黑眸中闪过一丝冷。

    “那是不是要秘密的把她处理掉。”修罗问。

    “不用,先留着,她是受人指使的,背后一定有某人在操控着,你安排人密切注意着她,务必要把那个幕后的人给我找出来。”凤易寒的黑眸中闪过一丝狠厉。

    “是,少爷!您让我办的另一件事我已经办好了,那个叫白云的看护我已经抓到了,她已经全部都交待了,是周美琳让她下毒害的江炘南,原因应该是为了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她说周美琳给她的药量足以让要了江炘南的命,但是到了最后她不忍心下手,所以只给他用了一半的药量。”

    “先把她关起来,不要让她接触到任何人,这件事由她决定怎么处置。”修罗知道他指的是江心语。

    “至于给江炘南下慢性药的人,并不好查,医院太乱,能够接触到他的人非常多,时间较长,对方做的非常小心,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这件事你继续暗中调查,今晚给他转院,暗中进行,别让任何人知道。”直觉上,能给江炘南无声无息的下了这么久的毒,这个人一定和他的关系非常的密切,所以除了江心语外,任何人都有可能。

    修罗得到命令后,立刻去办了,凤易寒看了看时间,折腾了一夜,已经是凌晨五点了,她站起身走出书房,来到三楼,推门进了凤唯安的卧室。

    凤唯安早就睡着了,凤易寒站在她的床前,皱眉看了她一会儿,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她看着屋这熟悉的天花板,猛的坐了起来,秀气的眉头狠狠的皱着,昨夜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回归脑海,让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而她和凤易寒在车上发生的那段,又让她的脸蛋爆红,她都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如此的大胆,幸好现在凤易寒不在,否则,她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江心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逃,既然凤易寒不肯帮自己,那她就只能想别的办法了,她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