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完了就扔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利用完了就扔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没事……我能不能在这里走走?”江心语站起身,略有些难受的看着他问,一头长发凌乱的散落在胸前。

    修罗立刻点了点头,他转身回到车里拿了一瓶水拧开盖子递给她,江心语接过漱了漱口,轻掩着唇,强压下胸口的翻涌,说道,“谢谢。”

    “……”

    “我可以去海边走走吗?”江心语指了指不远处的沙滩,如果继续坐车,估计她还会吐的。

    修罗立刻点了点头,得到允许江心语转身路下了公路,走向那蔚蓝的大海。

    今天的天气很好,风和日丽,徐徐的海风吹起层层的浪花,修罗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她的身后。

    走近了,江心语才看到,海滩上有一对情侣在拍婚纱照,男子穿着帅气的西装,女孩穿着美丽洁白的婚纱,二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配合着摄影师摆出各种造型。

    江心语看得入了迷,清澈的黑眸中流露出艳羡的神色,嘴角也不自觉的有了笑容。

    “新郎和新娘做亲吻的动作。”

    “好,很好,再来一张!”

    “新郎抱着新娘转圈,对,再转一圈!”

    “太棒了,新娘的双腿骑在新郎的腰上,低头捧着爱人的脸。”

    “好,太好了!”江心语站在那里,似乎看的入了迷,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到一行人拍好收工,她才猛的回神。

    “哎呀,人家都累死了!”新娘向新郎抱怨。

    “一会儿我背你走!”新郎直接蹲在了新娘的面前,示意她上来。新娘幸福的趴在他的背上,娇嗔道,“那你得背我一辈子。”

    “好,等你头发白了,成了老婆婆,我也背你!”看新郎脸上的笑容就知道背着自己的爱人,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忽然,一阵风吹了过来,新娘头上的花环被吹掉,被风带到了江心语的脚边,江心语弯下腰把花环捡了起来,走向那对新人,说道,“你们的花环。”

    “既然它刮到了你的脚边,说明和你有缘,送给你吧,也祝你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女子趴在爱人的背上,脸眉红扑扑的,幸福的像个孩子。

    “再见!”女子欢快的向她挥手。

    “再见。”江心语礼貌的和他们道别。

    “小姐,这是我们店里的名片,你以后要是拍婚纱照,我给你打八折!”一个女生跑过来把一张名片塞到她的手上。

    江心语本想说不用了,但想到对方是好意,便礼貌的说了声,“谢谢。”直到一行人走远,江心语才回过身面向大海,她低头苦涩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花环和名片,毫不犹豫的扬起手,把它们丢向大海。

    有些东西,明知道得不到,还是不要奢望的好,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没有希望,便不会有失望。

    可是为什么,心还是会细细的痛着……

    “我们回去吧。”江心语回身对着站在她身后修罗说道。修罗眸光复杂的看着她,点了点头,转身向车子走去。

    “我可不可以去学校上课,我已经好久都没去了,马上就要考试了。”江心语转头问一旁的男子。

    修罗的眉头皱了皱,“少爷的命令是让你在家休息。”

    “我不需要休息,我已经没事了。”江心语连忙说道。

    “……”

    “你给他打一个电话好不好?”

    “你不是有少爷的号码吗?”

    “……”

    “手机给我。”修罗向她伸出了手,以他对少爷的理解,如果是她亲自打这个电话,少爷会更高兴。

    江心语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他,修罗快速的打开手机,看着上面的屏保愣了一下,但下一瞬便恢复了正常,快速的拨通了凤易寒的号码,然后把手机递还给她。

    江心语把手机放到耳边,一颗心紧张的

    “砰砰”直跳,电话被人接起,里面却是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喂。”江心语的呼吸一窒,甚至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什么,只是傻傻的听着手机,里面不停的传来那个女声,“喂?喂?难道手机有问题?”电话被挂断,里面传来嘟嘟的盲音,江心语慢慢的放下手机,胸口堵得难受,仿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美国。凤易寒从洗手间回来,风凌菲立刻举着他的手机说道,“刚刚有人给你打电话,但是没人说话,你手机是不是坏的?”

    “谁准你接我电话的!”凤易寒直接把手机抢了过来,转身快步出了房间。

    风凌菲无辜的耸了耸肩,只是接一个电话而已,有必要这么紧张吗?他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立刻回拨了过去,江心语手机响起的时候,把她吓了一跳,她连忙拿起,看着上面显示‘少爷’两个字,不敢怠慢立刻接了起来,“喂。”

    “什么事?”凤易寒淡淡的问道。

    “我……我就是想问,我可不可以去上学?”江心语怯怯的问道。

    “不可以!”凤易寒毫不留情的拒绝,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江心语听着他冰冷无情的话语,喉咙蓦的一哽,一股委屈袭上心头,虽然她尽量让自己平静,可是语气还是有丝丝的颤抖,“知道了。”

    “这几天在家好好休息。”凤易寒察觉到自己语气太过严厉,别扭的放轻了语调,她的身上的伤需要好好的调养几天。

    “那我可以出去吗?”

    “你有事可以让修罗去办。”

    “哦。”江心语闷闷的回答,他这是在软禁自己吗?也对,自己现在的身份和他的囚犯没什么区别。

    “刚刚……”

    “什么?”

    “没什么,没事就挂了吧。”凤易寒突然有些懊恼,有什么好解释的,听她的语气就知道她根本不在意到底是谁接他的电话,他又是和谁在一起。

    “再见。”江心语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凤易寒听着里面传来的

    “嘟嘟”声,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这个该死的女人,难道就没有别的话跟他说吗?

    手中的手机几乎被他捏得变了形。尹君天的公寓中。叶熙妍缩在被子当中,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布娃娃,昨晚,尹君天像是疯了一样的折磨她,不顾她是第一次,将她伤得遍体麟伤,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让她连大口呼吸都不敢,更别提动一下了。

    身旁早就没了那个男人的身影,叶熙妍连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痛已经让她模糊了记忆,她颤抖的伸手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江心语的电话。

    江心语赶到尹家的时候,敲了半天也没人来开门,她心急如焚,紧张的看向修罗,修罗让她给凤易寒打电话,说他一定知道这里的密码。

    这一次,江心语没有任何犹豫,拨通了凤易寒的号码,电话很快被接听,她焦急的问道,“少爷,尹君天家的密码是多少?”

    “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凤易寒的语气很不好。

    “我求你告诉我,熙妍现在有危险。”江心语急急的说道。凤易寒听着她焦急的语气,报了密码,江心语按下密码把门打开,直接挂断了电话。

    凤易寒听着手机里的盲音,脸都黑了,好,很好,利用完了就扔!看他回去怎么收拾她!

    江心语冲进公寓,直接向二楼跑去,她猛的推开了卧室的房门,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叶熙妍,她闭着眼睛,脸色十分的苍白。

    “熙妍!”江心语冲到她的身旁,紧张的看着她。叶熙妍虚弱的睁开了眼睛,想要对她笑,可是却再也没办法扯出一个笑容,反而是眼泪不停的往下落,虚弱的说了一句,“原来你说的是真的,真的好痛!”

    “我送你去医院,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江心语的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伸手把她从床上扶了起来。

    “不用,你扶我去浴室,再去帮我买点药回来。”叶熙妍无力的摇了摇头。

    江心语难过的咬紧了唇瓣,当她掀开被子,看清叶熙妍身上的狼藉时,呼吸都停止了,她的情况简直不能用惨来形容,全身上下几乎没一块完好的地方,床上染着大片的血迹。

    “不行,你得去医院。”江心语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熙妍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宝贝儿,何时受过一丁点的苦。

    “心语,给我留点尊严吧。”叶熙妍的声音颤抖不止,黑眸中全是祈求。

    江心语强压下内心的剧痛,扶着她进了浴室,安顿好了叶熙妍,她又连忙跑出房间,拜托修罗去买药。

    足足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江心语才把叶熙妍的伤口全部上了药,替她换上了一件干净的睡衣。

    江心语不敢离开,一直守着她,果然没过多久,叶熙妍便发起烧来,江心语又让修罗帮忙买来退烧药,喂她吃下,到了晚上,她的情况才稳定下来。

    叶熙妍醒来,江心语又弄了些吃的给她,叶熙妍只吃了几口便不再吃了,坚持让江心语先回去。

    “不行,我不放心你,我要留下来陪你。”江心语不肯走,她现在虚弱成这个样子,身上又全是伤,如果尹君天回来再欺负她怎么办。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