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想谋杀亲夫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是想谋杀亲夫吗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只是简单的接触了一下,她立刻像烫着似的收回,脸颊烧得通红,仿佛有一股电流击中了她,酥麻的让她颤抖。

江心语有些窘迫的站在床边,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伸手替他把被子拉高。

手腕突然被握住,江心语惊讶的回头,与凤易寒漆黑深邃的眸子对上,他竟然没睡,那么刚刚她做的事,他都知道?

想到这里,她窘迫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你醒了……感觉哪里不舒服?”她紧张的看着他,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虚弱的模样,心底有些异样。

“扶我起来。”凤易寒皱眉吩咐。

“好!”江心语连忙扶着他让他坐了起来,拿过一旁的枕头替他垫在身后,紧张的看着他问,“这样可以吗?要不要再垫点东西?”

凤易寒看着她关切的黑眸,心里忽然一软,伸手将她搂进怀中,江心语呼吸一窒,紧张的趴在他的胸口,突然想起早上的时候风凌菲就是这样趴在他的怀中,她立刻伸手推开他。

凤易寒痛苦的闷哼了一声,脸色一白,他忍不住咳嗽几声,只感觉胸口气血翻涌,差点再次吐血。

江心语连忙扶住他,吓得眼泪都掉下来了,紧张的问道,“你怎么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江心语,你是想谋杀亲夫吗!”凤易寒被她气得不轻,这次他伤的不算轻,内脏多处出血,能活着回来算捡回一条命,自己没被炸死,再死她手上。

“对不起,我去叫医生。”江语是真的怕了,转身就要向外跑。

凤易寒立刻抓住她,说道,“暂时死不了,陪我睡一会儿。”

“啊?现在?”江心语一呆,都这样了还能睡?

凤易寒一头黑线,“你倒是想,我也没那力气,陪我睡觉!明天再收拾你!”

江心语的脸腾的一红,天啊,她竟然误会了他的意思,她连忙跑去关了门,这才乖乖的爬上床,在他身旁躺了下来。

凤易寒伸手把她搂在怀中,手指穿过她的长发,慢慢的替她捋顺,江心语也不敢动,怕会再伤着他,就那样抬着头傻傻的看着他。

“丫头,你以后就是我的了,知道了吗?”凤易寒突然凝视着她,表情非常的认真。

江心语抿了抿唇,虽然心里有些憋屈,但还是点了点头,她很想反问他,她是他的,那他呢……是她的吗?

不用问也知道答案是否定的,她是他的,他却是大家的。

“在想什么呢?”凤易寒察觉到她的小情绪,搂紧她问。

“少爷,那个面具人到底是谁呀?他真的好可恶啊,下次再让我见到他,我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江心语现在一想到那个可恶的面具人,就气得想杀了他。

杀人……

江心语又开始难受了,那是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只要一想到,就难受至极。

她忍不住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

“傻瓜,杀想伤害你的人是自卫,法律都不会判刑,难道你想死吗?”凤易寒突然握紧了她的手。

“可是……”江心语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她还是没办法过心里那一关。

“你只要记得,做人只需问心无愧就是最好的,你杀的人,他们都是该死的,不说他们想杀你,他们手上哪个没有背负着几条人命?”凤易寒开始做她的思想工作,总是给自己背着包袱,终究是不好的。

“少爷,那你杀的人都是该杀的吗?”江心语有些好奇的问。

“我从不杀伤无辜之人。”凤易寒淡淡的解释。

听了他的这句话,江心语忽然就觉得他真的和她从前认为的不一样。

“少爷,谢谢你。”江心语感激的对着他笑了笑。

“谢谢可不能光嘴上说说。”凤易寒轻轻的指了指自己的唇。

“……”

江心语虽然难为情,但还是爬上去亲了他一下,凤易寒直接拖住她的腰,不让她离开。

尹君天一边走一边给叶熙妍打了个电话。

“喂?”叶熙妍看过哥哥,刚走出医院的大门,有些紧张的接起了手机。

“去车里等我。”尹君天说完,直接挂断了手机。

“……”叶熙妍不安的看着自己的手机,虽然身体很不舒服,但也不敢不听他的话,只能寻找着他的车子。

尹君天从医院里走了出来,叶熙妍立刻全身都戒备起来,现在只要看到他,她就会忍不住发抖。

车门打开,尹君天大咧咧的坐了上来,看着她把自己缩在一旁的样子,直接伸手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一只手狠狠的捏住她的脸颊,“怎么?觉得很委屈?”

叶熙妍连忙摇头,“没有,不委屈,和两条人命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呵……我是不是该感谢你的忏悔?”尹君天讽刺一笑,突然把她提起来,坐到自己的腿上,大手不客气的钻进了她的衣服内。

“啊!”叶熙妍被吓得大叫,身体僵着,却不敢去推他。

“这是什么?”尹君天看到她手上拿着的塑料袋子。

“没……没什么。”叶熙妍连忙把药藏到一旁。

她越是躲闪,尹君天越是怀疑,直接把袋子夺了过去打开,里面装着两管药膏,还有一些消炎药。

他看了她一眼,看了看上面的说明,叶熙妍的脸涨得通红,连忙伸手把药从他手上抢了回来,紧张的解释,“这就是我需要用的一些药。”

“怎么?怪我对你太狠?嗯?”尹君天捏住她的下巴狠狠的用力。

叶熙妍吃痛的皱眉,一双黑眸中染上了泪光,她无助的摇头,眼泪终于是落了下来,尹君天看着她哭泣的样子,脑海中莫名的就出现了她被自己困在身下时无助哭泣的样子,小腹瞬间就是一紧。

“把衣服脱了!”尹君天把他推到一旁冷冷的下令。

叶熙妍不停的后退,拼命的摇头,不,不要,这个车子的车膜是透明的,而且司机还在前面,车子连个隔窗都没有。

“拒绝?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去医院做了叶炔!听说他到现在还没醒?那就永远都不要醒了!”尹君天面无表情的样子,特别的吓人。

叶熙妍连忙跪在地上,狼狈的请求,“不要,我脱,我马上脱!”

尹君天翘起二郎腿,好以整暇的看着她,看着她一件一件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那副卑微的模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高兴?不,他骗不了自己,他一点也不高兴!

叶熙妍将最后一件衣服脱掉,捂着胸口看着他,尹君天紧紧的凝视着她的身子,一片的青紫,都是他的杰作,他邪恶的扬起了嘴角,解开了皮带,命令,“上来,好好伺候小爷!高兴了,小爷也许会考虑放过叶炔!”

江心语是被人推醒的,她转头一看,凤易寒正盯着她,她连忙从他的胳膊上起来,揉了揉眼睛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的怀抱真的太温暖了,特别能够起她睡觉的欲望。

“我想去洗手间。”凤易寒凝视了她一会儿,才尴尬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我去帮你叫护士。”江心语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穿鞋下床。

凤易寒一下拉住了她,因为动作太大,扯到了身上的伤,疼得他直吸气,江心语紧张的回身看他,问道,“怎么了?”

“你扶我去!”凤易寒黑着一张脸瞪着她,难道她希望由别的女人伺候他上厕所!

“哦!”江心语红着小脸应了一声,连忙替他掀开了被子,小心的搬着他的腿,先让他的腿下来,蹲在地上替他穿上拖鞋,这才站起身扶住他站了起来。

凤易寒看着她认真替自己穿鞋的样子眸光突然变得炙热,江心语抬头看他,以为他又疼了,紧张的问道,“是不是又疼了?”

“没事,走吧。”凤易寒的嘴角忍不住扬了扬,江心语这才扶着他走进了洗手间。

将马桶盖子掀开,然后转身说道,“可以了。”

可是等了一会儿,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江心语回头,看到他直直的站在那里,表情似乎有些不悦了。

“怎么了?”

“你帮我!”凤易寒不悦的瞪着她。

江心语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结巴的说道,“你的手又没事。”

“你头太重,刚刚被你压麻了!”

“……”

江心语无奈,只能替他拉下裤子,颤抖着摸到他的宝贝拿了出来,她的手刚要离开,他便一下子握住她的手腕,“举好。”

“啊?举……”

“对准了,尿外面去了!”凤易寒黑着一张脸看着她,她不停的颤,让他怎么好好的解决。

江心语,“……”

扶着他躺回到床上,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了,她看着他问,“你饿不饿,医生说你能吃什么?我去帮你做。”

“你会做饭?”凤易寒惊讶的问。

江心语听到他的问题立刻笑了起来,自信满满的说道,“当然,我很会做饭的,只要你说的出来,我就能做出来,我以前经常会偷偷的做给我哥哥吃。”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