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情加重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病情加重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他早就想要她了,从船上看到她时感觉就格外的强烈。

“少爷,你身上的伤……”江心语的身体忍不住颤抖着,脑中突然就想起尹君天今天说的话,心里竟然有一点抵触他的碰触了。

“别找借口,你有办法让它舒服。”凤易寒的手指轻轻的点上她的粉唇,喉结上下滚动着,如果不是他受伤,他真想把她弄死在床上。

他突然有些后悔,在这方面,她欠缺的太多太多了,等他伤好了,该给她好好补补课了。

虽然一直欺负她也很爽,但也要让她尝尝这其中的美妙滋味,她才会一样离不开自己。

“做的好了,允许你去看你哥哥。”凤易寒继续诱哄着她,语气轻柔。

江心语心动了,这是个很诱人的条件,咬了咬牙,身体慢慢的向下滑了下去。

凤易寒闭着眼睛享受着她带给自己的快乐,大手轻轻的抚着她的长发……

最后,还是凤晚寒占了主动,江心语累得不轻,被他搂在怀中平息着喘息,凤易寒的大手握住她的,十指紧扣,突然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我没碰那个女人,她是自己撞昏过去的。”

江心语的呼吸一窒,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他,他已经低头再次吻上她的唇瓣。

…………

门外响起敲门声,江心语连忙握住了凤易寒的大手,紧张的说道,“一定是李嫂来送饭了,我去开门。”

“让她等一会儿。”凤易寒不肯放开她,继续亲吻着她的肩头。

江心语的思绪被他搅乱,只能任由他继续为所欲为了。

江心语去开门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她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通红着一张小脸,整理好衣服上床穿鞋。

凤易寒则舒服的半躺在病床上,眼睛一直默默的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李嫂不仅送来了晚饭,还替二人带来了几套换洗的衣服。

刚放下东西,凤易寒便吩咐,“你先回去吧。”

江心语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别墅离医院不近,李嫂才刚到,他就赶她离开?!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小姐,少爷就拜托给你了。”李嫂一点也不介意,笑眯眯的看着江心语。

“我送您。”江心语想要送李嫂出门。

“不用,不用……我又不是不认识路。”李嫂对着她眨了眨眼睛,让她去伺候凤易寒。

李嫂离开,凤易寒立刻下令,“把门锁上。”

“为什么?医生还要来查房的。”

“不需要,锁门。”凤易寒不悦的瞪着她。

江心语只能认命的去锁了门,这才返回到床边,开始伺候凤易寒吃饭。

凤易寒躺在床上,享受着她的服务。

他第一次觉得,受伤似乎也并不是一件多么令人讨厌的事。

二人吃过饭后,凤易寒指了指今天尹君天拿来的盒子,说道,“去挑一套穿给我看。”

“啊?”江心语立刻有些傻眼,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来真的。

“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就换到我满意为止。”凤易寒眸光灼灼的望着她。

“……”

江心语只能抱着那个大盒子准备去洗手间,凤易寒直接阻止,“就在这换。”

“少爷!”她有些不乐意了。

“换!”

“……”

江心语只能硬着头皮挑了一套护士服换上……

换着换着,凤易寒又把她拉到床上做运动去了,而那些制服被扔的到处都是。

第二天。

江心语强忍着身上的痛起床把散落的衣服全都收拾起来,病床上也是一片狼藉,凤易寒睡在上面,她也没办法收拾。

“少爷,少爷……”江心语去叫凤易寒起床,可是叫了好几声他都没反映,她连忙伸手去摸他的脸,竟然烫的要命。

她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跑出去找来医生,医生开始替他做检查,这个时候修罗和几个保镖也焦急的走了进来。

凤易寒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了,床上的狼藉大家自然都看到了,修罗的眸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沉着双眸没有说话。

其他人看江心语的眼中都带着嘲讽了鄙夷,江心语的脸羞得通红,她却不敢离开,她很担心凤易寒的伤势。

“马上去做治疗,伤势恶化了!”医生下了命令。

很霍西扬和尹君天也赶来了,二人问了医生情况,医生晦暗的把情况告诉了二人。

江心语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接受着众的眼神的洗礼。

凤易寒被推走,众人都焦急的跟了过去,江心语也想跟过去,直接有护士拦住了她,一脸鄙夷的说道,“你还是别去了,省得影响治疗。”

“就是,真够不要脸的,凤总伤的那么重,竟然还耐不住寂寞勾着凤总做那种事。”

“听说昨天医生来查房都没开门!”

“好不容易搭上凤总当然死缠着不放了!”

“你们没听说吗?她哥哥在这住院三年了,还勾引了苏医生呢。”

“真是不要脸。”

“分明就是一个扫把星,谁碰到她谁倒霉。”

“……”

几个负责打扫的护士你一言我一语的中伤着她,江心语想反驳,可是凤易寒伤势恶化却是事实,不想再听她们的污言秽语,她转身跑出了病房。

治疗室外的拐角处,江心语小心的躲在墙壁的后面,眼泪如雨点般往下掉,一颗心被揪得紧紧的,让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知道后果会这么严重,她一定拒绝他。

半小时后,凤易寒被推了出来,江心语手扶着墙壁紧张的看着病床上的他,希望可以再看清楚一些。

“情况怎么样?”尹君天着急的问道。

“比想象的要好,发烧应该只是病发症。”医生摘下口罩回答。

“什么时候会醒?”

“晚一点应该就会醒来了。”医生可不敢过多议论凤易寒的私生活,有些话他不敢说。

凤易寒被推了过来,江心语连忙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直到大家走过去,她才小心的走了出来,一直跟到凤易寒进了病房,她才落寞的转身准备离开。

抬头乔暮尘正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

乔暮尘看着她满脸的泪痕,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他走过来抓住她的手臂,说道,“跟我走。”

江心语没有拒绝,跟着他离开了医院。

车上。

江心语一直闭着眼睛不说话,自责内疚几乎将她淹没,她真的好恨自己,也许那些护士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她就是一个扫把星,谁碰到她都会倒霉。

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这么认为,不是吗!

“别难过了,这件事不怪你。”乔暮尘忍不住看向她说。

“麻烦你送我去学校好吗?”江心语红着一双眼睛看着他请求。

凤易寒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江心语,他的目光在病房内搜寻了一圈,却没见到她,他立刻想要坐起来,修罗连忙将他扶了起来。

“她呢?”

“寒,你还是好好休息几天吧,这次你的伤可不是轻伤。”尹君天的表情也是难得的凝重。

“我的身体我自己很清楚!”凤易寒的唇色都变得很苍白,愤怒的质问,“你们把她赶走了?”

“没有,怎么可能啊!她应该是内疚自己离开了。”尹君天摸了摸鼻子,当时他们都太担心凤易寒的伤势了,也没顾得上劝江心语两句,别人不知道,他们却是清楚,这丫头肯定是被强迫的。

“……”凤易寒的脸色有些难看。

“寒,现在医院把你和她的事传的非常的难听,大家都在指责她勾弓你。”霍西扬是路过护士站的时候听那些小护士们在说这些闲言碎语。

“她没有勾弓我,是我勾弓的她!”凤易寒眉头紧皱,可以想象大家把她骂的多难听。

分明是他的错,却要她来承担!

“我们都知道,但别人不知道啊!就算是知道,他们也会颠倒事非黑白,把白的说成黑的,谁让你是万人迷,小心语自然成了她们嫉妒诽谤的对象,恨不能把她踩进泥巴里。”

“谁再敢胡说八道,你们就把人给我抓起来!”凤易寒被气得不轻,想到她受到的委屈,他就觉得心疼的要命。

“……”

一整间医院,你能堵一张嘴两张嘴,怎么可能让全部人都闭嘴?

江心语回到学校,准备回宿舍,现在她没了哥哥,没了家,这里是她唯一的港湾了。

她刚走进校园,便看到冷玥和许雅静匆忙的跑了过来,看到她眼睛一亮,立刻跑到她的面前,说道,“心语,出事了!”

冷玥直接将一张报纸递到她的手上,当江心语看清报纸上的内容时,眼睛猛的瞪大,今天报纸的头条的主角竟然是熙妍!

叶氏千金风流韵事,私生活银乱不堪,清纯天使原是银娃荡妇!

整面报纸都是叶熙妍在车上与一名男子在一起的照片,叶熙妍未着寸缕,骑在那名男子的身上,虽然照片有些模糊,但她脸的部分被放大了,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是她。

下面还放着几张叶熙妍参加宴会的清纯照片。

【今天月票翻倍了,有月票的亲快快砸过来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