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能回答是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只能回答是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听了他的话,眼睛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心蓦的跳漏了一拍,眼眶竟然忍不住变得湿润了。

“大哥,你气死我了!”凤唯安转身踢倒了椅子,跑出了餐厅。

“少爷……”江心语咬着唇瓣,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从小到大,除了哥哥,从来没有人维护过她。

“傻丫头,哭什么,吃饭吧。”凤易寒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来,替她夹了一块菜。

“少爷,我一会儿会向二小姐道歉的,我不想因为我影响到你们兄妹的感情。”江心语紧紧的握着筷子说道。

“你去了她也不会原谅你……也许,我真的错了,我以为只要我耐心的教她,她就会改掉那些坏毛病,现在看来,根本不可能,唯安这辈子除非受了重大的挫折,她自己醒悟,否则……谁也帮不了她!”凤易寒的声音中透着无奈。

“少爷,二小姐的性子为什么……”江心语无法理解为什么凤唯安的性子会是如此的偏激任性,按道理说,大家族的千金小姐都会有良好的休养才对。

凤易寒的眸子暗了暗,只是说道,“吃饭吧。”

“少爷,您要的手表。”管家拿着两块手表走了过来,江心语听到声音忍不住抬头看了过去,这两块手表一块粉色,一块白色,做的都非常的精致,上面镶满了钻,白色的手表中还镶嵌着一朵碧绿的幸运草,看上去又即精致又特别,非常的夺人眼球。

“把粉色的给二小姐送过去,告诉她只要她别再惹事,这手表就是她的了。”凤易寒淡淡的吩咐,随即他伸手,管家立刻把另一支手表放到他的手上,他直接放到江心语面前,问道,“喜欢吗?”

江心语连忙摇头,凤易寒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看了一眼那只精致的女士手表,清新又不失俏皮,“不喜欢?”

“不是……挺好看的!”江心语又连忙点头,心想这么贵重的东西,他应该不会是送给自己的吧!

“那就是喜欢?”凤易寒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

江心语只能点了点头,凤易寒这才满意的扬了扬唇,拉过她的手腕,拿出表替她戴在了手上。

“少爷……”江心语不敢相信,他竟然真的要送给她。

“还不错。”凤易寒非常满意,她的手腕非常的纤细,很适合戴手表。

“少爷,我已经有这个了!”江心语举了举自己的另一只手,那只璀璨的手镯正安静的躺在她的手腕上。

“那就先留着,以后再戴。”凤易寒把表取了下来,交给管家,吩咐他把表放到自己房间的柜子里。

“少爷,其实我根本就用不到这些东西的,你还是留着送给别人吧。”江心语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东西,他越是这样,她就会觉得压力越大。

“……”凤易寒不悦的瞪了她一眼,低下头继续吃饭了。

江心语也连忙低下头吃饭,不知道自己又哪里说错话了,他有那么多女朋友,每一个都得送东西,她给他省点难道又做错了?

吃过饭后,江心语便被凤易寒拉回房间去补觉了,江心语没午睡的习惯,一开始根本睡不着,后来在他温暖的怀抱当中,慢慢的困意袭来,很快也睡着了。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凤易寒又不在床上,她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

她真是太佩服自己了,竟然比病人还能睡。

书房的门被打开,凤易寒走了过来,见她醒了,来到床边坐了下来,“醒了。”

“嗯!”江心语有些郁闷的应了一声,纳闷自己最近怎么这么能睡,她以前可是从来都不会多睡的。

“时间还早,我们做点别的事。”凤易寒伸手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少爷……你……”江心语想到昨天他就因为这样而发烧昏倒,吓得连忙握住了他的手。

“怎么?怀疑我的实力?”凤易寒微微的眯起了黑眸,表情变得不悦。

“我……”江心语的话还没说完,唇便被他堵住,眨眼间被他扑倒在了床上。

江心语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个男人真的是昨天那个虚弱的好像随时都要昏倒的男人吗?

凤易寒察觉到她的不专心,惩罚似的咬上她的唇,江心语吃痛立刻回了神,看着他炙热的眼神,心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等凤易寒折腾完,江心语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断了,这个男人的精力简直太可怕了,凤易寒满足的亲吻了一下她的唇,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说道,“起来,今晚去参加个宴会。”

“少爷,我可不可以不去啊!”江心语有些郁闷的问,她现在好累啊,一点也不想动。

“不可以!去衣帽间拿衣服!李嫂已经给准备好了。”凤易寒低头咬了咬他的肩膀。

江心语只能认命的爬了起来,拿过他的衬衣穿上,抖着两条腿走向衣帽间。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凤易寒才忍不住按了按胸口,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份自嘲,到底从什么时候起,他也变成一个重欲的男人了?甚至为了能和她做,连自己的伤都不顾。

他真是爱死了她的味道,最美好那一刻,他会觉得哪怕是就这样死在她的身上都值得。

终于明白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江心语从衣帽间抱出两个大盒子,紫色是女装,黑色是的男装,江心语先是伺候凤易寒穿好了衣服,又仔细的替他打好了领带。

“你竟然会这个?”凤易寒一边自己系着袖扣一边随意的问。

“嗯,以前经常给我哥哥弄。”江心语轻轻的应了一声。

凤易寒的动作却是一顿,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腕,江心语不解的看着他,“以后除了我,不许再给别的男人打领带!”

“可是……”

对于他的霸道,江心语有些无语,不许她给别的男人做饭,不许她给别的男人打领带……

可是,哥哥根本就不是别人……

“没有可是……你只能回答是!”凤易寒抓着她的力道加大。

“好,知道了。”江心语不想惹怒他,虽然心里有些小小的情绪。

凤易寒这才满意的放开了她,江心语替他把领带正了正,问道,“少爷,你昨天答应我让我去看我哥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去啊?”

“我说的是你把我伺候好了……可是昨天分明是我在伺候你!”凤易寒微微的弯下腰,热气暧昧的喷洒在她的脸上。

江心语本就绯红的小脸涨得通红,她尴尬的后退了一步,咬了咬唇反驳,“你哪有……”

那几个字她说不出口。

“怎么没有?你昨天明明就叫得很大声。”凤易寒把她拉回来,禁锢的怀中。

“我才没有,分明就是你想赖帐!”江心语一脸郁闷的瞪着他,她现在已经明白,他是不会伤害自己的,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胆子也大了起来。

“就算我答应你去看你哥哥,我也没说让你什么时候去啊。”

“……”

“看你今晚的表现。”凤易寒说完,直接放开她走向书房,吩咐,“换衣服,七点半准时出发。”

再抱下去,又该出事了。

江心语,“……”

等江心语换好衣服出现在凤易寒面前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惊艳的神色,这套衣服是他特意为她挑的,却不想她穿在身上效果竟然是这样的好。

一件纯白色的礼服将她的好身材完全的勾勒了出来,长度到脚踝,下面坠着星星点点的钻石,胸口的设计并不是时下流行的深V暴露款式,只露出精美的锁骨和纤细的手臂,让她看起来十分的端庄,额头上系着一款蕾丝的抹额,上面也镶嵌着几颗钻石,和她的裙摆和手镯相互呼应,又恰好遮住了她额头上那浅浅的伤口,她的脸颊洁白如玉,长长的睫毛,一双黑眸中透着几分无辜和不确定,精致高挺的小鼻子,可爱粉嫩的小嘴巴,每一处都精致的无可挑剔。

凤易寒忍不住走到她的面前,手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像是禁不住诱惑般,低下头深深的吻上了她。

二人下楼的时候,凤唯安早就等在了客厅里,她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色的礼服,衬得她的皮肤如雪一般的白,脸上化着浓妆,让她看起来成熟又妩媚,她个子又高,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

“大哥,你不会想带她去吧?”凤唯安一脸嫌弃的看着江心语,像是在忍受一件垃圾一般。

凤易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和她一起去,你可以自己坐另一辆车。”

“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她才比我大几岁,你都可以当她叔叔了!你还真把她当成你的女人啊!”凤唯安不服气的指着站在凤易寒身旁,明显青涩不少的女孩。

凤易寒听完,脸都黑了,叔叔?他有那么老吗?他今年才二十八岁而已!

【加更求月票,月票翻倍中,大家快点砸来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