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怀念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难道是怀念我?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我担心你的伤势……所以就给修罗打了电话。”江心语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不担心你的男朋友,反倒来担心我?”凤易寒讽刺的扬唇,慢慢的低下头在她耳边说道,“难道是怀念我的床上功夫,嗯?怎么,他不能满足你吗?”

江心语的身体僵住,黑眸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她拼命的摇头,“不是这样的,他根本不是我的男朋友!那是他胡说的……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

“是吗?”凤易寒淡漠的盯着她的眼睛,江心语焦急的想要继续解释,他直接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唇,她的眼睛蓦的睁大。

“今天不许给我晕,只要你不晕,我就相信你!”凤易寒压着她,在她耳边低声警告,江心语狼狈的点头,轻泣着承受着他的凶悍。

江心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如果是以往,像这种强度的折磨,她一定会晕过去好几次,可是今天她却一直都很清醒,虽然累得她几乎虚脱。

凤易寒让她趴在自己的身上,大掌一下一下的轻拍着她的后背,将她的长发全都弄到了一边。

“少爷,你的伤没事了吗?”江心语担忧的看着他,看着他嘴角的淤青,还有当时他吐血的样子,她的心就像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抓着,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给我点支烟。”凤易寒没回答她的问题,淡淡的看着她要求。

江心语抿了抿唇,迟疑了一下才鼓起勇气说道,“你现在身上有伤,还是别抽烟了,好吗?”

凤易寒不悦的在她的腰上掐了一把,又拍了拍她的屁股,“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开始管我的事了?”

“我没有……只是抽烟真的不好。”江心语连忙按住他的手,不让他乱来。

“干什么呢?手不想要了?”凤易寒连忙抓住她右手的手腕,不让她的右手再乱动。

江心语默默的看着他,嘴角忍不住扬了扬,虽然他折腾的厉害,可是却一直顾及着她的手,这是不是说明,其实他是有一点点在意她的。

“别想太多,我只是怕你的手残废了,会赖上我!”凤易寒郁闷的瞪了她一眼,江心语的表情一僵,黑眸中闪过一丝落寞,凤易寒眉头忍不住皱了皱,手上用力将她向上托了托,唇再次吻住她的唇瓣。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硕大的床上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连忙下床,强忍着腿上的酸痛,去寻找凤易寒的身影,可是找遍了整个公寓也没见到他。

门口放着的男士拖鞋说明他已经离开了。

江心语的心忽然就抽痛了一下,默默的转身回了房间,穿好了衣服离开了。

“心语,心语……你想什么呢,我问你的话你听到没有?”冷玥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啊?你说什么?”江心语回神看着她,一脸的不解。

“我问你,你的手现在受伤了,要怎么画稿子!”冷玥是真是服了她了,一整节课都在走神。

“再说吧,我也不知道。”江心语有气无力的回答。

“心语,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最近病恹恹的,是不是生病了?”许雅静奇怪的看着她。

“手疼!”江心语无奈的举了举自己被包成粽子的手。

“江心爱真是太可恶了!每天还装出一副伪善的脸,真是恶心透了。”许雅静现在一提起江心爱就恨得牙痒痒。

“听说她也参加了这次的设计比赛!心语,你必须参加,一定要赢她。”冷玥也是难得的愤怒。

“……”江心语郁闷的看着自己的手,就算她现在想参加,也画不了稿子。

下课的时候,江心语接到了叶熙妍的电话,她说叶炔今天出院,问她可不可以陪她去接叶炔出院。

江心语当然不会拒绝,下课后便坐着公交车来到了医院和叶熙妍汇合。

“熙妍,对不起,有点堵车。”江心语见到她立刻跑了过来。

“你的手怎么了?”叶熙妍看着她包着纱布的手问。

“没什么,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江心语清楚,她已经够辛苦的了,不想让她再为自己的事烦心。

“下次小心点,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叶熙妍拉着她的手腕笑了笑。

“知道了。”江心语也笑了,但还是忍不住问她,“现在公司情况怎么样?”

“情况不容乐观,我爸爸现在高血压,也没办法去公司,现在全部事都由我一个人顶着,现在公司大部人已经跳槽走了,财务部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留下的都是些对公司有感情的老员工,可我也不能让他们替我们叶家担着风险,毕竟他们也是需要养家的……家里的佣人也都走光了,只剩下周嫂,她无依无靠的,我就让她留下来,可以替我照顾我爸爸……如果这个月内再没有起色的话……我就只能宣布公司破产了。”叶熙妍的表情有些黯淡。

叶氏是爸爸和哥哥的心血,就这样让她宣布破产,她真的很难过,而且现在公司还欠着银行巨额的债务,到时候叶家的所有产业都会被拍卖,她们恐怕会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你也别太着急了,再想想办法。”江心语的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她没想到叶氏的情况竟然恶化的这么快。

“接我哥哥出院后,下午我去见个客户,如果对方肯跟我们继续续约的话,应该还有一线生机,我不能这么快就放弃。”叶熙妍声音坚定的说道。

叶炔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但也可以出院静养了,叶熙妍和江心语收拾好东西,办了出院手续,三人便离开了。

江心语看着被轮椅推着的叶炔,就好像变了个人一般,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沉默的有些可怕。

她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叶炔从小便是天之骄子,没受过什么挫折,唯一的一次便是致命的。

三人走到医院大厅的时候,突然有两排保镖跑了进来,将三人团团的围住,尹君天穿着一件花衬衣,脸上戴着墨镜,搂着两名女子走了进来。

叶熙妍的手一抖,黑眸中闪过一丝惊慌,她现在真是怕极了这个男人,每次看到都会忍不住发抖。

叶炔的表情也不再是沉默,而是变得非常的难看,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江心语担心的看着兄妹二人,连忙走过去挡在了二人的面前。

“宝贝儿,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大舅子,叶炔叶公子!”尹君天左右亲了两个女人一人一下,伸手摘下了脸上的墨镜,一脸的痞气。

“叶公子,我看是病公子还差不多!”

“就是……看这病秧子的样,估计那方面根本不行。”

两个女人一脸鄙夷的看着叶炔。

叶炔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着的,尤其是女人,哪里受过这种侮辱,一时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但他还是抓住了尹君天话中的重点,转头看向妹妹问道,“他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哥,我……”叶熙妍的脸色变得惨白,她没想到尹君天竟然狠到如此地步,之前差点让她被一群男人强暴,现在又想做什么?

难道非要逼死她,他才甘心吗?

“说清楚!”

“怎么,我老婆没告诉你吗?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这条烂命是她用自己的身子换来的。”尹君天邪恶的扬起嘴角,看着对面的人痛苦,他才能对得起死去的薰儿和孩子。

“叶熙妍你……你怎么可以这嫁给他!”叶炔气愤的拉着妹妹的胳膊,胸口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哥,你先别激动,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尹爷爷对我挺好的。”叶熙妍紧张的扶住哥哥,他大病初愈根本不能受刺激。

“叶熙妍,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叶炔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尹君天,我求你了,你怎么对我都可以,你别再刺激我哥了。”叶熙妍紧张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刺激他,今天我何止要刺激他!”尹君天冷笑了两声,突然挥手立刻有保镖走过来抓住了坐在轮椅上的叶炔,将他提了起来。

“不要,我求求你,别伤害我哥哥!”叶熙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着向他祈求。

“熙妍,你别求他,大不了一死,我现在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叶炔愤怒的看着尹君天。

“尹君天,你不许为难叶大哥和熙妍,彩薰儿的死根本就不是叶大哥造成的!”江心语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尹君天真是太过分了。

“小心语,今天没你的事!到时候我会向我哥请罪!”尹君天说完,立刻对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立刻过来把江心语拉到了后面。

“尹君天!你不能这样是非不分,颠倒黑白!”江心语着急的想要过去,却被几个保镖拦住过不去。

“想死啊,小爷我突然不想让你死了,死了就解脱了,活着才最痛苦!让你看样好东西!”尹君天淡淡的看了叶熙妍一眼,冷冷的勾起了完美的唇瓣。

【加更求月票啦!月初就开始加更,雪给力,亲们也要给力哦,正版读者可以加下雪的正版群:343362035。进群需要提供订阅截图,明天开始会不定期的提供福利哦,么和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