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够了没有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闹够了没有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落花别苑的客房内。修罗的手上扎着针,透明的液体顺着那根管子一点一点的流入到他的血管内,他的眼睛依然紧闭着,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医生正在紧急为他处理伤口。

    江心语站在一旁的角落中,瑟瑟发抖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风凌菲站在床边紧张的看着修罗,眼睛通红。

    凤易寒快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一旁的女孩,明亮的灯光下,他才看清她唇瓣红肿,明显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

    他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抓住,让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他强迫自己转过头,沉着一双眸看着医生问道,“情况怎么样?”

    “爷,修爷中的药量太大……现在已经在解毒了,手臂上的伤颇深,需要缝合才行。”医生满头是汗的回答。

    凤易寒皱眉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修罗,他和修罗从小一起长大,修罗只比他小三岁,他们名义上是主仆,可实际上他一直把修罗当成弟弟看待,这么多年,无论有什么危险都是修罗挡在他的前面,凤易寒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了无生气的模样。

    哪怕是曾经挨了几刀,中了枪,修罗都从来不会倒下……可是这该死的药……凤易寒愤怒的转身,一巴掌打在风凌菲的脸上,风凌菲尖叫一声摔在了地上。

    “你干的好事!”凤易寒当真是被气急了,如果知道他的纵容会酿成如此大祸,他绝对不会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姑息,从她打算开车撞江心语的时候,他就不该放过她。

    “大哥,我知道错了,我求你救救修罗,救救他,你怎么罚我都行!”风凌菲爬过去抱住凤易寒的大腿。

    她的一句‘大哥’彻底的震惊了江心语,她不敢置信般的看着二人,风凌菲竟然叫他大哥,他们两个人竟然是兄妹!

    “来人,把她带下去!”凤易寒挥了挥手,立刻有保镖进来,打算把风凌菲带走。

    “不,我不走,大哥,我要在这陪着他,我求你别赶我走。”风凌菲抱紧他的腿不松手。

    “我问你,你给修罗下的是什么药?”凤易寒沉着一双黑眸问。

    “就是……就是那种能催晴的药……”风凌菲颤抖的回答。

    “你给他下了多少?”

    “一……一包!”

    “胡闹!这种东西一点就能让人出事,你给他下一包,你想害死他吗!”凤易寒真恨不能直接把她掐死。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风凌菲怎么知道会这么严重,她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

    凤易寒被她气得差点吐血,抬腿踢开她,胸口的怒气却不知该如何宣泄,“这药你哪来的!谁给你的!”

    “我……我自己买的。”风凌菲眸光闪烁的回答。

    “从哪买的!”凤易寒察觉到了不对劲,风凌菲给修罗下了药,凤唯安曾经也给江心语下过这种药,都是这种龌龊的东西,他觉得这里面有一定有什么联系。

    直觉上,是同一个人给了她和唯安这东西。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目光看向一旁狼狈的女孩,难道那个人的目标是她!

    “大哥,你别问了,你先救修罗,我求你快救他!”风凌菲哭得几乎断气。

    “把她带下去。”凤易寒烦躁的挥了挥手,保镖再次过来抓她,风凌菲突然站起身冲到修罗人病床边,崩溃的吼道,“我不走,我要在这陪着他。”保镖一时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林诗依走了进来,柔柔的看向凤易寒说道,“你看菲菲这么难过,你就让她留下吧。”凤易寒眉头紧皱,最终还是没说什么,示意保镖下去,江心语淡淡的看了一眼凤易寒,继续麻木的站在那里看着修罗,心情却是前所未的有悲恸。

    “菲菲,你也冷静一下,你这样闹除了会影响医生对修罗的治疗,一点用都没有,你要是真为他好就擦干眼泪,安安静静的在这等着。”林诗依扶着她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风凌菲听了她的话虽然还在哭,但声音却小了许多,只是默默的流泪,也没有再闹。

    一个小时后,医生才将修罗的伤口缝合完毕,包扎好,凤易寒几次看向站在一旁的江心语,看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心疼却又可奈何。

    “寒,你坐一会儿吧,都站了这么久了。”林诗依体贴的走过来拉他。

    凤易寒皱眉看着她的手,伸手拉开了她的手臂,“今天很晚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我今天住这里!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林诗依一脸娇羞的看着他,美丽的脸颊飘着淡淡的红色。

    “那你先回去休息吧。”凤易寒淡淡的说道。林诗依咬了咬唇,才突然上前搂住了他的腰,低声说道,“人家订的是双人间,今晚我等你。”她的手指状似无意的划过他的小腹处。

    江心语看着二人亲昵的样子,还有林诗依暧昧的话,她的胸口没来由的狠狠的抽痛了一下,一双手紧握成拳,右手早已经痛到麻木。

    凤易寒身体微僵,下一秒便把她推开,说道,“早点休息吧,我不放心修罗,今天我在这陪他。”

    “寒,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江小姐会在这陪着修罗的,你就别在这当电灯泡了!”林诗依再次向他靠了过来,小手轻抚上他的胸口。

    “你们都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我会陪着他。”江心语突然开口,声音却是嘶哑的不像话。

    凤易寒听了她的话,锐利的眸光不悦的扫了过去,她竟然让他和别的女人走?

    她就那么不在意自己吗?江心语没再多看他一眼,转过头目光再次落在修罗的脸上,心也已经痛到麻木。

    医生给修罗换了第三瓶水,他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风凌菲听了江心语的话,却是突然爆发了出来,她从沙发上跳起来,准备冲过去打江心语,被凤易寒大力的揪住了衣服,抓着她直接将她拖出了房间。

    “大哥,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都是那个狐狸精害的,如果不是她一直缠着修罗,修罗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凤易寒听完,立刻顿下脚步,直接将她推在一旁的墙上,风凌菲被撞得生疼,凤易寒一脸的怒意,“到现在你还不知错!还要把自己的错误推给别人!”

    “我……”风凌菲语塞,她是被江心语的话给刺激到了,一时口不择言,不过她现在真是恨极了江心语。

    “把她给我送回凤家,没我的命令,不许她再踏进落花别苑一步!”凤易寒直接把她推给了保镖,转身看到林诗依站在门口。

    “寒,你别生菲菲的气,她可能也是被气急了,毕意江小姐是她的情敌。”林诗依走到他身旁,柔声劝他。

    “你先回去休息,我再去看看修罗。”凤易寒更加的不悦,表情也变得十分的冷淡。

    “我陪你!”

    “不必了,来人,送林小姐回去!”凤易寒的态度十分的坚决,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立刻有人来请她,林诗依不开心的嘟了嘟嘴,说道,“寒,那我回房间等你。”凤易寒没说话,直接越过她回了修罗所在的房间。

    林诗依冷冷的扬了扬唇,转身跟人保镖离开了。江心语在林诗依离开后,本想走近些看看修罗的情况,现在一想到他绝然的割伤自己手臂时的样子,她都会觉得揪心不已。

    可是,因为站得太久,腿有些麻,头上也传来一阵莫名的晕眩,她刚一迈步,便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凤易寒进门看到这一幕,心瞬间一紧,大步走到她身边,将她抱了起来,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江心语闻着那熟悉的味道,眼圈立刻红了起来,伸手用力的去推他,“你放开我,你去陪你的女朋友,我还要留在这里陪我的男朋友!”

    “语儿……”凤易寒的声音中透着无奈,将她搂得更紧。

    “放开我,放开我……我讨厌你!”江心语突然张口咬上他的脖子,用力的咬,凤易寒闷哼了一声,搂着她任由她发泄着。

    江心语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只是将他的脖子咬出了牙印,他这么可恶,可是她还是不舍得让他痛……江心语恨极了这样的自己,继续伸手推他,“你走,你走,我不想看到你,我还要陪我的男朋友,你走!”凤易寒想要抱住她,可是这次江心语挣扎的非常厉害,最后差点从他怀中摔下去,凤易寒连忙搂紧她,不悦的问道,“闹够了没有!”

    “我没有闹!是你在拿我和修罗的命在开玩笑!如果不是修罗他不惜自残来伤害自己……我们……我就……”江心语的眼泪簌簌的往下落,风凌菲差点撞死他们,他纵容,风凌菲泼她水,他冷漠,风凌菲给修罗下药,差点害了他们两,他依然放纵……难道在他眼里,她和修罗的命就不是命吗!

    “你放开我!我要去照顾他!”也许是因为太过愤怒,江心语这次真的将他推开了,自己却是摔在地上,头上再次传来一片晕眩。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