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错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我知道错了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立刻甩了甩头,脸颊忍不住涨红,她觉得自己真是变坏了,不但白天会想和他做那种事,连晚上做梦都梦到。

她放下杯子,连忙跑进了浴室,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房门突然被敲响,江心语身上只穿着睡衣,她有些紧张的走到门口,问道,“谁呀?”

“是我林诗依,江小姐起床了吗?寒让我来给你送衣服。”林诗依的声音传了过来。

江心语迟疑着打开了房门,便看到林诗依站在门外,她穿着一件水蓝色的连衣裙,长卷发披散在肩头,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手上捧着一套衣服。

江心语的目光落在林诗依的脖子处,侧面有几个很明显的吻痕,她的眸光微微的凝滞。

林诗依见她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脖颈,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摸了摸,娇羞的说道,“寒每次都是这么粗鲁,我一直求他轻点,他就是不听,让你看笑话了。”

江心语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她当然知道凤易寒有多猛,可是现在从别的女人嘴里听到,心不受控制的抽痛了一下,伸手接过了她手上的衣服,很勉强说了句,“不会,谢谢林小姐了。”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你换好衣服,我们一起去看修罗。”

“哦,林小姐请进。”江心语后退了一步,林诗依走了进来,四下打量着这个房间。

“林小姐随便坐,我先去换衣服。”江心语并不是一个会伪装自己情绪的人,她怕自会泄露情绪。

“好,你去吧。”林诗依回头对着她笑了笑。

江心语转身进了浴室,换好了衣服,调整好情绪才走了出来,林诗依见状立刻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把她落在胸前的头发拨到身后,一脸笑容的说道,“江小姐可真是个难得的美女,难怪连修罗那样冷的人都对你动心了。”

“林小姐,我很担心修罗的伤势,我想过去看看。”江心语从未像现在这样尴尬过。

“走吧,寒也在那边呢。”林诗依笑了笑,挽上她的手臂,带着她走了出去。

江心语虽然觉得别扭,但也没好意思抽回自己的手臂,二人一起来到修罗的房间,凤易寒正站在修罗的房间内,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到两个女人一起走进来,黑眸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便归于平静。

“寒,修罗人呢?”林诗依立刻放开了江心语,走到凤易寒身边挽住了他的手臂奇怪的问。

江心语见床上没人,也紧张的看向凤易寒,凤易寒深深的凝视着她说道,“修罗已经回去了。”

“回去了?可是他伤的那么重!”江心语焦急的问,非常担心修罗的伤势。

“……”凤易寒的脸色显然有些不好看了。

“江小姐还真是关心自己的男朋友,修罗真幸福,不过你也别担心了,既然他能自己离开,就应该不会有事的。”林诗依浅笑着回答。

“寒,我们也回去吧,我今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林诗依说道。

凤易寒淡淡的点了点头,林诗依看向江心语,问道,“要不要一起?”

江心语抿了抿唇说道,“不用了,谢谢。”

她说完,转身独自一个人离开了房间。

江心语一个人独自走出落花别苑,她有些茫然的站在门口,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回去,这是高档的私人会所,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每个人都有私家车,这里即没有公交站也没有出租车。

身后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一群黑衣保镖分成两排跑了出来,江心语连忙转身想要离开,可是有人却已经开口叫了她,“江小姐,如果你没有车子送的话,就跟我和寒一起回去吧,反正也是顺路。”

“真的不用了,我已经给朋友打了电话,他会来接我的!”江心语真的不想再面对这两个人了,会让她清楚的明白,她现在活的到底有多么的不堪。

“这样啊,那好吧,寒我们走吧,江小姐再见。”林诗依的脸上总是一副温婉懂事的样子。

“再见。”江心语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自始至终都没敢看她身旁的男人。

林诗依挽着凤易寒走到那早已经等候的车旁,司机打开着车门,林诗依先一步坐了进去,凤易寒转身对着司机吩咐,“送林小姐回去。”

“寒,你不跟我一起走吗?”林诗依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我们不顺路,我坐另一辆车子。”凤易寒说完,司机直接关上了车门,然后跑到驾驶室,开着车子离开了。

林诗依坐的车子刚走,凤易寒的座驾便缓缓的驶了过来,保镖替他打开了后门,凤易寒不悦的回身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女孩,冷喝道,“还不过来!”

江心语抿了抿唇,站着没动,想到昨晚他和别的女人缠绵一晚,哪怕那个才人是他的正牌女朋友,她也没办法接受。

“江心语,我数到三,如果你再不上车,后果自负……1,2,3!”

他数完,江心语不但没过去,反而还在后退,周围的保镖们都默默的把头垂得更低了,生怕爷一发怒,他们全跟着倒霉。

凤易寒只感觉一股火气直冲脑门,好啊,这丫头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都开始无视他的话了!

他黑着一张堪比包公的脸,快步向江心语走去,她被他的样子吓到,转身就要逃,凤易寒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抓了回来,扛到肩上,大手不客气的打上她的小PP。

“啊!你怎么能这样打我!”江心语崩溃的乱蹬着双腿。

“你以后再敢忤逆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凤易寒直接把她扔进了车厢内,保镖们连忙替二人关上门,车子缓缓的驶离了原地。

车厢内,凤易寒让她趴在自己的腿上,越想越气,干脆拉下她的裤子,大掌“啪啪”的打上她的屁股,“说,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

江心语又羞又疼,立刻就要起来,可是他的大手按着她,她根本就反抗不了,见她不说话,凤易寒气得继续打她,“不说是吧!”

又挨了几下,江心语只感觉自己的屁股都被他打麻了,眼睛簌簌的往下掉,连忙求饶,“不敢了,不敢了,我知道错了。”

凤易寒听了,这才停手,同时也松开了她,江心语得到自由立刻爬到一旁的沙发上,连忙提上自己的裤子,又是羞恼又是委屈的,屁股还很疼,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凤易寒看她的样子,也心疼了,因为生气,他下手是重了点,现在手都有些麻,可想而知她的屁股肯定会被打得不轻。

“你到底在跟我闹什么脾气?”凤易寒皱眉看着她,她还从来没敢忤逆过自己。

江心语闷闷的摇了摇头,她哪有资格跟他闹脾气,她不过是他签下来的私有物罢的,她只能顺从,不能有自己的脾气。

今天是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以后再也不会了。

凤易寒看着她可怜的样子,伸手把她捞回到怀中,江心语立刻就要挣扎,可是看着他不悦的眼神立刻没了动作,乖乖的躺在他的怀中不动了。

凤易寒抬手脱掉了身上的外套,按了车子的隔窗,把衣服扔了过去,对着保镖吩咐,“扔了!”

江心语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凤易寒关了隔窗,皱眉低下头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问道,“还难受吗?”

江心语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要不要喝点水,你昨天发烧了,身体会缺水。”

凤易寒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过一旁的水拧开递到她的唇边,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有些束手无策。

“我发烧了?”江心语惊讶的看着他,完全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难怪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会觉得口干舌燥。

“……”

凤易寒把水凑到她的唇边,江心语想要自己接过去喝,他直接瞪了她一眼,她只能乖乖的张开嘴任由他喂了。

喝了差不多半瓶,江心语才把头撇到一边,凤易寒把水拧好放到一旁,直接将她翻了过来,再次趴在他的腿上,江心语被吓了一跳,连忙叫道,“少爷,我没有不听话,你不能打我。”

凤易寒的大手直接探进她的衣服内,狠狠的掐了她一把,江心语“啊”的叫了一声,脸颊立刻涨红,他竟然掐她的胸,真是太过分了!

凤易寒拉下她的裤子,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种药膏,打开挤在手上,涂在她被打肿的小屁屁上,看着那雪白的皮肤上那触目惊心的巴掌印,凤易寒真想抽自己两巴掌。

江心语感受着他的动作,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动都不敢动一下,任由他用那药膏把自己的整个臀部都涂满,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上完药后,凤易寒把她抱了起来,搂在怀中,低头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指腹轻轻的擦在她的脸颊上,替她把脸上的泪痕抹去。

他低下头想去亲吻她的唇瓣,江心语突然就想起林诗依脖子上的吻痕,下意识的躲开了他的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