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怒火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少爷,你为什么不喜欢孩子?”江心语问完,突然有些后悔,可是话都说出来了,想收回是不可能了,而且她的心底还是很想知道答案的。

凤易寒皱眉看着她,淡淡的说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江心误的心底一片冰凉,她咬着唇低下头继续吃饭,可是却是食如嚼蜡,根本就难以下咽。

“我吃饱了。”江心语放下筷子,心里堵得难受。

“把汤喝了。”凤易寒用眼神示意她,江心语端起汤碗,慢慢的把碗里的汤喝光。

她喝完汤的时候,凤易寒也吃好了,他拿过餐巾擦了嘴,站起身吩咐,“去书房。”

江心语跟着他离开了餐厅,和他一起来到书房。

书房内比之前多了一个桌子,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台小巧的银色笔记本电脑。

以前他的书房是没这些东西的,江心语知道这是新加上去的。

“以后你就在这里写作业。”凤易寒指了指一旁的书桌。

“……”江心语望着那张书桌和笔记本有些发呆,他这是什么意思?

“过来,我教你用左手写字。”凤易寒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叫她。

江心语听话的走了过去,他抱着她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他拿了支钢笔塞到她的手里,自己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开始教她练字。

半小时后。

“我给你那本建筑书呢?”凤易寒突然问她。

“在书包里。”江心语坐在他的腿上,用左手自己写着字,虽然有些歪歪扭扭的,但比刚开始的时候好顺畅多了。

凤易寒把她自己放到椅子上,站起身走向卧室,江心语一心都在练字上面,也没多想,等她反映过来的时候,猛的站起身跑向卧室。

可是当她推开门的时候,凤易寒正站在沙发旁,手上拿着那张她今天才从医院拿回来的验孕单!

江心语的呼吸都停止了,她看着他,紧张到手心全是汗,他现在知道了,会怎么做?

她慢慢的走向他,想向他解释,“少爷……啊!”

江心语被他一巴掌打在脸上,整个人都摔了出去,狼狈的跌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她只感觉脑中一片晕眩,嘴角有血流了出来。

“贱人!”凤易寒上前把抓了起来大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江心语只感觉自己的喉咙被钳住,呼吸变得十分的困难,她用力的想要掰开他的大手,可是他的手像钳子一样,她根本撼不动半分。

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喉咙因为他手的挤压而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凤易寒双眸赤红,慢慢的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江心语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喉咙火烧一般的疼,小脸因为缺氧而涨的通红。

双脚慢慢的离开地面,他那冰冷无情的容颜在她的眼中慢慢变得模糊,长长的睫毛无力的垂了下来……

就在江心语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凤易寒突然放开了她,整个人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摔落在地,她的喉咙剧痛,拼命的咳嗽着,每咳一下喉咙就疼得要命,她的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来人,把她给我关到地下室!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出来!”凤易寒几乎将手上的验孕单都捏碎了,他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大步离开了。

立刻有保镖跑了进来,二人互相对视一眼,不敢违抗凤易寒的命令,伸手把江心语抓了起来,拖离了卧室。

凤易寒走进书房,拿起那台新的笔记本,把它狠狠的摔了出去,崭新的笔记本立刻被摔成了两半,他愤怒的抬起脚,狠狠的踢在那个新的书桌上面,拉开门对外面的人吼道,“把这桌子给我抬走扔出去,通通给我扔出去!”

“是,爷!”保镖们不敢怠慢,立刻进来把那个被踢坏的桌子抬了出去。

凤易寒看着手中的验孕单,暴吼一声,拳头猛的砸在了书柜上,书柜的玻璃有木条碎裂,他的手背上立刻有血流了出来,胸口亦是一阵剧烈的翻涌,喉咙处一股腥甜味涌了出来……

江心语把自己蜷缩在角落当中,这是一间全封闭的地下室,连一个窗户都没有,房间内阴暗潮湿,屋内漆黑一片,只有铁门上的小铁窗有一点亮光照进来。

凤易寒坐在书房内,手背上伤口的血已经凝固,他手上夹着一根烟不停的吸着,书房内全是呛人的烟味,而他面前的烟灰缸早已经被烟头堆满。

直到烟头烫到了手指,他才把手上的烟熄灭在了烟灰缸内,拿打火机将那张验孕单烧了,站起身离开了书房。

“把门打开!’凤易寒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江心语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将自己缩得更紧。

锁弹开的声音在这安静的黑夜显得格外的刺耳,哗啦啦铁门被推开,凤易寒走了进来,凌厉的目光准确的落在了角落里蜷缩的女孩身上。

他下了台阶走到她的身边,双手狠狠的抓住了她的手臂,江心语被吓得一哆嗦,凤易寒看着她带血的唇角,眸光微暗,直接拉开了她的双腿,强制着将蜷缩的她展开。

“别……不要!”等江心语意识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吓得想要夹紧双腿,他却死死的按住了她,将她按在了墙上。

痛……

无边的痛将她包围……

他发着狠的进行着,感受到她的僵硬,他就更加的用力,似乎要将她弄死才甘心。

江心语死死的咬着唇瓣,有血流了下来,他突然捏住了她的脸,低头啃咬上她的唇!

可无论他怎么折磨她,胸口的那股怒气怎么也无法消散,反正越来越重,他愤怒的将她推开,站起身快速的整理好衣服,转身准备离开,江心语强忍着痛,颤抖的伸手抓住他的裤子,她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无助的问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凤易寒蹲下身,伸手狠狠的掐住她的脸颊,怒急反笑,她竟然还敢问他她做错了什么?

“明天乖乖跟我去医院把孩子做掉!”

江心语知道他不会要这个孩子,可是亲口听他这么说,她的心还是狠狠的痛了起来,那种剜心剔骨般的痛,让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难道就是因为她不小心怀了他的孩子,他就如此残忍的对待她吗?

江心语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手慢慢的松开他的裤腿,身子一软,直接昏了过去。

凤易寒看着她昏倒的样子,呼吸都停止了,黑眸中闪过一丝明显的慌乱,他快速的伸手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手都忍不住在发着抖……

他颤抖着替她穿好了衣服,抱着她脚步凌乱的出了地下室,沉着一双黑眸对着保镖吩咐,“叫段医生过来!”

“是!”保镖立刻答应,连忙去打电话了。

“少爷!”段医生替江心语检查完,走进了书房。

凤易寒正在抽烟,听到他的声音回过头,问道,“怎么样?”

“小姐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可能是受刺激过度才会昏倒,睡一觉就没事了。”段医生回答。

“知道了,下去吧。”凤易寒烦躁的挥手让他离开。

“是!”段医生立刻退下了。

凤易寒吸完手上的烟,把烟头熄灭在烟灰缸内,转身走进了卧室。

他看着床上睡着的女孩,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似乎睡的极不安稳,他突然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了起来。

江心语痛苦的摇了摇头,嘴里呢喃着,“不要……不要……”

凤易寒突然冷笑了一声,将她推倒在床上!

江心语感觉自己仿佛坐在一艘小船上浮浮沉沉,她困难的掀了一下睫毛,看清了压着她的男人,他的脸没有丝毫的温度,那目光仿佛在看着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

第二天清晨。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她困难的下了床,下身剧烈的疼痛着,腿软的直接摔倒在了床上。

她扶着床边,有些困难的喘着气,虽然昨晚她一直昏迷,可是却依稀有些意识,似乎昨晚一晚,他都在要着她,没有一刻的停歇。

她缓了一会儿,勉强扶着床边站了起来,踉跄的进了浴室。

门外响起敲门声,李嫂端着饭菜走了进来,说道,“小姐,吃饭了。”

“李嫂,我不饿,你见到我书包了吗?”江心语找遍了房间的所有角落也没见自己的书包。

“你的书包……”李嫂吞吞吐吐的不知该怎么跟她说。

“我书包在哪?”江心语紧张的看着她问,秀气的眉毛紧紧的皱着。

“你的书包,昨天少爷下令给丢掉了。”

“丢掉了,丢哪去了?”江心语着急的看着她,那里面有她很多重要的东西,绝对不能丢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是少爷让别人丢的!”李嫂昨天休息的早,所以根本不知道她发生的事,今天一早才听管家说少爷发怒把她关起来的事。

江心语听完立刻就要去找凤易寒,李嫂一把抓住她,说道,“小姐,少爷现在在气头上,你就别去惹他生气了,你这样去找他只会火上浇油。”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