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野种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他不是野种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可是……”江心语心急如焚。

    “虽然我不知道少爷为什么事发这么大的脾气,但我能看的出,他心里也不好受!他手伤到现在都不让人处理,那样子看着都吓人,谁都不敢靠近他。”李嫂拉住她焦急的说道。

    江心语怔然的看着她,心剧烈的抽痛了一下,李嫂指了指饭菜,说道,“先吃饭吧,少爷说,让你吃完饭下去。”江心语木然的摇了摇头,“我吃不下,我们下去吧。”

    “唉!”李嫂叹息一声,少爷不吃,她也不吃,这两个人才合好,怎么又闹上别扭了,而且看这次好像比以往都要严重!

    李嫂带着江心语到了楼下,凤易寒正坐在客厅中,一楼基本上没一个人,他周身散发着一股骇人的冷气,让周围的温度似乎都降了不少。

    “少爷,小姐下来了。”李嫂小心的开口。凤易寒听完立刻站了起来,回头看向一旁的女孩,她的长发披散着,脸色惨白的吓人,唇上有着明显的咬唇,长长的睫毛垂落着,让人看不到她眼中的情绪。

    他大步走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向外拉去,江心语吃痛的皱眉,却没吭声,任由他拉着她将她塞进了车内。

    她知道他带她去做什么,昨天他说了,今天要带她去医院打掉这个孩子!

    她木然的坐在离他最远的沙发上,小手情不自禁的轻抚上自己的小腹,想哭,可是眼睛却干涩的要命,根本流不出一滴泪来。

    凤易寒看着她的动作,黑眸瞬间掀起了风暴,长臂一伸,抓住她的手臂用力的一扯。

    “啊!”江心语尖叫一声,整个人都跌落在地上,额头撞在了一旁的酒柜上,又是一阵晕眩。

    “怎么?舍不得这个野种?”凤易寒捏住她的下巴,一脸的讽刺。江心语怔然的看着他,仿佛不认识他一般,却是非常坚定的回答,“他不是野种!你没资格这么说他!”她的眼泪终于是忍不住落了下来,她像是彻底的崩溃了一般,伸手推他,哽咽的叫道,“他也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他!就算你不要他,你也要尊重他啊!是你对不起他!他没有做错什么!你凭什么骂他野种!”

    “够了!”凤易寒突然暴怒的推开她,手狠狠的砸在了一旁的小酒柜上,那个有几厘米厚的柜体被砸出一个深深的凹痕。

    他的孩子?呵……江心语看着他憎恶又不屑的表情,脑海中一片空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她还来不及多想,车子便在医院外停了下来,凤易寒下车,将她从车上拖了下来,这家医院江心语没来过,是一家全新的医院。

    凤易寒一路拖着她来到了妇产科,直接对医生吩咐,“立刻替她把肚子里的东西拿掉!”

    “是,爷!”医生非常恭敬的回答,转头对着一旁的护士使了个眼色。护士立刻来抓江心语,拉着她向手术室走去,江心语脑海中突然想到小夏做流产大出血被切除了子宫,永远被剥夺了当妈妈的权力,心底一片恐慌。

    她慌乱的抬起睫毛看向凤易寒,一双黑眸中全是恐惧和无助……凤易寒看着她的样子,心忍不住揪了一下,烦躁的问道,“不用做检查吗!”医生小心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回答,“按照正常程序来说,是需要检查的!”凤易寒眉头重重的拧在一起,愤怒的吼道,“还不去给她检查!”

    “是!先去验个血,再去B超室。”医生立刻下令,额头上都冒出汗来,这位爷真是太难伺候了,一会儿要马上打掉孩子,一会儿又要给做检查。

    两个护士拉着江心语去抽血,又去照B超。因为她只怀孕一个多月,照B超的话必须得憋尿,憋足了才能看清宝宝的情况。

    江心语坐在B超室的外面,安静的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娃娃,手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宝宝,真的很对不起,妈妈真的好没用,没有能力保护你,让你还这么小就要受这样的痛苦。

    下次再投胎的时候,一定要找一个有能力可以保护你的好妈妈……办公室内。

    凤易寒不停的吸着烟,医生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报告,“爷,江小姐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

    “说!”凤易寒将烟熄灭,眸光凌厉的扫向她。女医生被吓得一激灵,回答,“江小姐的体质较弱,像她这样的体质很难受孕,而且子宫内膜天生较薄,如果做掉这个孩子,她可能这辈子都不能怀孕了。”凤易寒沉着一双黑眸,表情冷的可怕,医生也不敢问这手术还要不要做,只能站在一旁,承受着他那让人颤抖的气场。

    “爷……您看……”

    “做!马上手术!”凤易寒的大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是!”医生得到命令脚步凌乱的离开了。江心语麻木的任由两个护士拉着向手术室走去,要进门的时候,她突然挣脱开了两个护士,向后退着说道,“我要见少爷!求你们让我见见他!”

    “爷已经下令,让你马上手术!拉进去。”女医生赶过来说道,生怕会惹凤易寒不高兴。

    两个护士立刻就要抓她,江心语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将两个人都推开了,悲愤的吼道,“我要见凤易寒,我要见他!让他来见我!”

    “抓住她,把她拉进去。”女医生再加上两个护士,三个人合力的抓住了她,江心语挣脱不开三个人,手死死的抓住那扇门,指甲都扣得断裂了。

    “放开她!”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四个人同时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凤易寒不知何时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站在不远处。

    三个人连忙放开了江心语,她颤抖的松开那扇门,一步一步的走向不远处的男人。

    凤易寒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他以为她会打他或者骂他……可是,她却颤抖拉住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凤易寒的身体猛的僵住,就像被人点了穴一般,动弹不得……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大概半分钟后,江心语才慢慢的放开了他的手,两行清泪忍不住流下,“我只是希望在他离开之前……你能和他告别一下……我没有别的意思……”她说完,转身大步走进了手术室……医护人员也立刻跟了进去,凤易寒颤抖的抬起自己的手,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她的体温,还有那让他动容的奇妙触感……

    “砰!”的一声,手术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就像砸在了他的心上!江心语躺在那张手术台上,两个护士把她的腿分开,绑了起来,她们又拿来了麻醉药,注入到她手上扎着的液体内……她看着护士的动作,眼睛慢慢的闭上了,意识彻底的消失……宝宝,再见了……‘如果做掉这个孩子,她可能这辈子都不能怀孕了。

    ’医生的话不停的在凤易寒脑中响起,他看着那扇紧闭的门,手紧紧的握成了拳,他突然冲了过去,抬起腿把那扇门给踢开……江心语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一间陌生的卧室内,她猛的坐起身,头上依然是一片晕眩,之前的记忆慢慢的回到脑海当中,她的手连忙抚上自己的小腹,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如纸……宝宝……她的宝宝没有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心就像是被人生生的被放进绞肉机里绞碎了那么的疼……宝宝,妈妈真的好没用,你恨妈妈吧,妈妈欠你的命,一定还你!

    “小姐,你怎么了?”李嫂推门走进来,看着她哭得这么伤心,被吓了一跳。

    “李嫂。”江心语紧紧的抱住了李嫂,哭得更厉害了。

    “这……”李嫂连忙抱紧她,看着她,自己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江心语哭得撕心裂肺,听着人心都要碎了,李嫂急得不行,又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门口突然响起脚步声,李嫂连忙看了过去,凤易寒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听到江心语的哭声,对着李嫂吩咐,“你先出去!”

    “额……好!”李嫂虽然不舍得,但还是推开了江心语,李嫂离开江心语就抱着膝盖哭,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感知,她不知道谁走了,也不知道谁来了。

    凤易寒看着她哭成一个泪人的模样,那漆黑的双眸中,眼泪像水一样往外涌,只感觉胸口的那股闷气快把他憋疯了!

    为了一个野种,她竟然如此的伤心!李嫂走出房间,凤易寒

    “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江心语依然是没有一点反映,凤易寒大步走到她的面前,用力的掐住她的肩膀,冷声命令,“不许再哭了!”江心语根本听不进去,看着他,眼泪依然疯狂的往外落,将被子都打湿了,凤易寒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威胁道,“你再哭,我就真把你肚子里的野种打掉!”他的话让江心语猛的噎了一下,像是听不懂他的话一样,一脸茫然的看着他,随即她哭得更厉害了,到最后都忍不住打起嗝来……【加更求月票啊,姑娘们有月票的记得投给雪啊,么么哒。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