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救救他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求你救救他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你真是好样的!”凤易寒咬牙切齿的说道,大手慢慢下移,反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少爷!”江心语紧张的心跳都要停止了,感受着他如钳子般的大手慢慢的收紧,那晚那濒临死亡的恐惧感向她袭来,让她忍不住轻颤起来。

凤易寒的大手像是不受控制般的收紧着,江心语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被他压着,她连动一下都不可能,更加说自救了,也许今晚真的会被他掐死吧。

凤易寒的手还在收紧,江心语的脸颊已经开始涨红,突然,有什么东西砸在他的手上,热热的,让他猛然清醒过来,手一下子松开了。

江心语得到自由,开始咳嗽起来,凤易寒想着今晚她和修罗在一起时的样子,黑眸中闪过一丝疯狂的暴躁,他拉着她把她甩开那张小床上,残忍的撕碎了她的衣服……

江心语脸色惨白的承受着他的怒气,直到他停下,才发觉到她的不对劲。

“你怎么了?”凤易寒皱眉看着她。

“少爷……我肚子痛……”江心语的黑眸中全是恐惧,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她的下面流了出来,这种流失的感觉让她害怕极了。

凤易寒只感觉脑袋“嗡”一声,开灯一看,她的腿根处有血流了出来,他的黑眸剧烈的收缩,看着她痛到扭曲的小脸,紧张的抱住了她,黑眸中闪过慌乱,“语儿……”

“少爷……宝宝……救救他……少爷……求你救救他……”江心语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乞求,声音虚弱无力。

“李嫂,快叫段医生过来!”凤易寒颤抖着抱着怀中的女孩,看着她腿间越来越多的血,他害怕了,真的害怕了,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小心的把她放到床上,到衣柜中拿了衣服颤抖的替她穿上。

可是眨眼间,她身上的衣服便被血浸了过来,凤易寒伸手抱紧她,慌乱的对着外面吼道,“段医生人呢!语儿要是有事,我让他陪葬!”

“少爷……宝宝是你的!”江心语的眼泪不停的往外涌,她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她不想失去这个孩子。

哪怕他的出现,会打乱她的生活,会颠覆她的人生,她也想要他。

“好,是我的!”凤易寒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害怕过,就算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只要是她喜欢,他就养着,没什么大不了。

段医生赶过来,看着屋内的情景,立刻问道,“少爷,怎么了!”

“她怀孕了,现在流血了!你快给她看看,保不住孩子,我要你的命!”凤易寒揪着段医生的领子来到床边。

段医生一听,额头上立刻冒了汗,怀孕了,竟然是怀孕了!

李嫂也被这个消息给惊到了,反映过来才立刻说道,“少爷,您先放开段医生,让他给小姐先看看情况。”

凤易寒这才放开了段医生,他来到床边抱住江心语,让她躺在自己的怀中,段医生不敢耽搁,连忙拿出一支针剂,用最快的速度注射到了江心语的体内。

“少爷,这是保胎针,我夫人也怀孕了,她年纪大了,这针我是给她准备的,没想到竟然派上了大用场,现在必须马上送江小姐去医院,再做详细的检查。”段医生说道。

“孩子怎么样?”凤易寒紧张的看着他问。

段医生伸手按住了江心语的脉搏,看着他说道,“还在!”

“李嫂,备车!”凤易寒立刻吩咐。

“是!”李嫂这才反映过来,连忙跑出去备车了。

凤易寒抱起江心语,快步向外走去,段医生也连忙跟上,以防在路上有什么万一。

一路上凤易寒都小心的把她抱在怀中,到了医院,快速的把她送进了急诊室,医生请他出去,直接被他一脚踢到一边,暴怒的吼道,“快救她,她和孩子有一个出事,我让你们全部人陪葬!”

急救室人的知道凤易寒惹不起,也没人再敢让他离开,妇产科的医生也赶了过来,开始替江心语检查救治。

凤易寒看着在屋内乱晃的男医生,直接把人全都轰了出去!

半个小时的时间,凤易寒一直握着江心语的手一刻都不曾松开,他的眼睛一直紧紧的凝视着她惨白的小脸,他真恨不能抽自己两巴掌,为什么每次碰到她,他都变得不像自己,明明不是冲动的人,却次次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从小到大,他何尝做过一点愧对人的事?

可是,他却屡次让她受伤。

想着她奋不顾身的为自己挡下父亲那一拐杖时的样子,他的眼睛变得通红,大手情不自禁的摸上她的脸颊,他一直以为,她对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比他好,却不知道,原来她也可以为自己奋不顾身。

她太善良,不忍心看任何一个人受伤害。

可是她自己却总是遍体鳞伤。

“先生,这位小姐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只需卧床静养几天便可。”医生小心的说道。

“为什么会突然出血!”凤易寒这才直起身问,脸色阴沉的可怕。

“这……”

“说!”

“是房事太过激烈才会引发了先兆流产,根据检查结果,她最近的房事太过频繁,她现在怀胎不足三个月,胎儿在母体中尚且不稳,所以房事需要节制。”医生觉得她说的太客气了,这哪是太过频繁,是太太频繁,而且什么节制,是应该禁止。

可是面前这位爷实在太吓人了,简直是她行医生涯中遇到最可怕的一个,最后,她还是轻咳了一声,提醒,“最好禁止房事!”

凤易寒听完,脸彻底黑透了……

江心语被送到了病房,凤易寒小心的把她抱到床上,又替她调整好输液管,这才替她掖了掖被子。

江心语像是做了恶梦,手突然胡乱了挥舞了几下,凤易寒连忙抓住她的手腕,小心的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乱动,以免跑针。

“不要……少爷……不要……”江心语的眼角突然有泪落了下来,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痛苦的呢喃着。

凤易寒的呼吸一窒,看着她痛苦的样子,胸口一阵一阵的发紧,他到底都对她做了什么,一只手握按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替她将泪擦干,手指轻抚上她的眉心,想要将她眉间的皱褶展平。

江心语似乎睡的一直不安稳,凤易寒就一直在床边守着她,亲自替她换液,为了防止她乱动,一直握着她的手腕,直到天亮,液输完了,他才上床小心的把她抱在了怀中。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昨夜发生的一切突然回归脑海,她的黑眸猛的收缩,她立刻就要坐起身,身子却被凤易寒抱紧,他声音沙哑的说道,“别乱动,小心宝宝。”

“宝宝还在?”江心语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有些不确定的问。

他不是在骗自己吧,昨天自己流了那么多血,宝宝怎么可能还在?

“嗯,在,他很坚强。”凤易寒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江心语喜极而泣,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她的手轻抚上自己的小腹,高兴的说道,“我就知道宝宝不会丢下我一个人孤单在这个世界上的,他是爱我的,我也爱他。”

凤易寒听着她的话,看着她欣喜的样子,心像针扎一般的疼,他突然放开她,翻身下了床,匆忙说了一句,“我让李嫂来照顾你。”

然后便离开了。

江心语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失落的垂下了眼眸,躺回到床上,手轻抚上自己的小腹。

李嫂很快便赶了过来,手中还拎着鸡汤和饭菜,她把饭菜摆好,一边盛汤一边问,“小姐,你怀孕了怎么也不说一下呢?幸好孩子没事,要是真出事可怎么好?少爷一定会心疼死的。”

江心语听着李嫂喋喋不休的话语,拿起筷子低下头开始吃饭,眼睛却是又开始发酸了,少爷根本就不在乎她的这个孩子,甚至认为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又怎么会心疼呢?

江心语因为胎不稳,在医院住了三天保胎,这三天,除了李嫂,就再也没有人来过,凤易寒更是一次都没出现过。

第四天出院回到凤家,也没见到凤易寒的身影,后来她才听佣人私下里说凤易寒出差了,这次估计也很久才会回来。

没有凤易寒的允许,江心语也没办法去学校上课,她只能每天都街在别墅里,管家会分配她一些不轻不重的工作。

二天后的傍晚,十几辆车子同时驶进了院子,江心语当时正在草丛浇花,听到声音立刻看了过去,那辆加长版的房车车门被打开,凤易寒从里面走了下来,他依然是一席黑衣,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下车后迈开长腿向里面走去,似乎是感受到有人注视,他的目光向着江心语的方向看了过来。

江心语被吓了一跳,连忙低下头,蹲回到草丛中,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地上的野草。

霍西扬,尹君天还有乔暮尘也分别下了车,三人顺着凤易寒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背对着他们,蹲在草丛中的女孩,瘦弱的背影看着让人心疼。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