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了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我说了算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这几天出差,并非他所愿,他怕一直待在家里,他会再伤到她,所以只能让自己离开几天,让她的身体才能得以恢复!

    江心语趴在他的身上,小手颤抖着,一颗心

    “砰砰”的乱跳着,凤易寒将她搂紧在怀中,重重的喘着粗气,大手一下一下的轻抚着她的后背,心底那份深深的满足让他心身舒畅,这种感觉,也只有这个女孩能给他。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二人均是一怔,江心语有些不安的看向他,凤易寒的眉头也忍不住皱了皱。

    “寒,你在吗?”林诗依站在门外,又敲了敲房门。江心语听到她的声音被吓了一跳,连忙从他身上爬了下来,一张小脸因羞愤而涨得通红,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小三,跟一个有妇之夫偷情,而林诗依就是那个来抓奸的正室。

    在他们之间,她永远是见不得光的存在。凤易寒看着她急得要哭的样子,心疼的伸手搂住她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说道,“乖,在这等我!”凤易寒不理会外面越来越急的敲门声,拿过被丢的到处都是的衣服穿了起来,又不舍的转身看了床上的女孩一眼,这才大步走过去开门。

    江心语连忙用被子盖住身体,生怕会被林诗依发现自己。

    “寒,你在做什么呢,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林诗依想往里面看,凤易寒高大的身体挡住了她,但林诗依还是看到了里面的一只鞋子,正是江心语今天穿的鞋子,凤易寒关上了门,淡淡的回答,“刚刚在洗澡。”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难道里面藏着你的小情人?”林诗依的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胸口。

    “我的房间从来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就连唯安都不被允许!”凤易寒淡淡的将她的手拿开,语气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外人?可是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也许很快就会结婚了,我怎么会是外人呢?”林诗依不死心的说道。

    “你也说是马上了,就是还没订!就算是订了,结了,是不是外人,也是我说了算!”凤易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言语不留一丝情面。

    林诗依的表情一僵,但之后笑的更加的灿烂,伸手挽住他的手臂说道,“你真是坏死了!大家都在下面等你吃宵夜,她们让我来叫你下去。”凤易寒淡淡的扬了扬唇,抽回自己的手臂,先一步向前走去,林诗依皱眉看了一眼这扇华丽的房门,只能转身离开了。

    直到门外的脚步声消失,江心语才从被子里出来,快速的将衣服穿好,狼狈的离开了。

    她怕会碰见人,所以是走楼梯下来的,走到二楼拐角的时候,路中央放着一个不大的纸盒,江心语本想直接绕过去,可是看着那个纸盒,她总有种奇怪的感觉,最终她抵不住好奇心的驱使,伸手打开了纸盒……可是当她看清里面的东西时,猛的呆了一下,然后是一声崩溃的尖叫声,下一秒直接晕了过去,瘦弱的身体顺着楼梯滚落了下去……凤易寒听到这声尖叫,心跳几乎都要停止了,客厅内的几个男人对视一眼,快速的跑向了楼梯间。

    乔暮尘是最选赶到的,他看着摔在楼梯下面的女孩,黑眸微微的收缩,快步走过来将她抱起,轻轻的拍着江心语的脸,“语儿……醒醒……语儿……”凤易寒,尹君天,霍西扬也赶了过来,凤易寒紧张的看着昏过去的江心语,放在身体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着,紧张的吩咐,“叫段医生过来!”乔暮尘已经抱起了昏迷的女孩,快步离开了楼梯间,尹君天来到楼梯上,看着小纸箱里那被剥了皮的小猫,饶是他见过无数大的场面,乍一看这么血淋淋的东西也被恶心到了,而且小猫的皮还完整的摆在一旁。

    霍西扬也看到了这只血淋淋的小猫,他和尹君天对视了一眼,尹君天立刻吩咐管家,“赶紧处理了!这都TM的什么事啊!给我彻查,务必查出这件事是谁做的!老子扒了他的皮!”霍西扬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离开了。

    江心语的房间内,乔暮尘一直抱着她,凤易寒站在床边,目光一直紧紧的盯在江心语的脸上,段医生紧张的为江心语检查,检查完毕后,才对着凤易寒和乔暮尘说道,“万幸,万幸,只是有些轻微的撞伤,胎儿没事。”乔暮尘听完,松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凤易寒说道,“寒,你先回去吧,有我照顾她就好。”凤易寒的目光终于从江心语的脸上移开,看了一眼乔暮尘沉着一双眸子转身大步离开了。

    段医生拿着药箱离开,顺便替二人关上了门。尹君天和霍西扬迎面走过来,看到凤易寒沉着一张脸,对视一眼,又转身跟他离开了。

    客厅内。管家把别墅内的所有人都叫了过来,凤易寒坐在正中央,他的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冷气,冰冷肃杀,冷酷到近乎无情!

    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虽然客厅内不下上百人,却是静的落针可闻!

    尹君天和霍西扬都安静的站在一旁,凤唯安,风凌菲,林诗依,沐嫣儿坐在一旁,这个时候也是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会触怒凤易寒。

    “寒……很晚了,让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不过就是一个恶做剧而已,再说了,江小姐也没受什么伤。”林诗依忍不住说道。

    “恶做剧?”凤易寒冷冷扬唇,下令,“把那个盒子拿过来,让大家都欣赏一下,既然是恶做剧,看看也无妨。”他的话音一落,管家立刻把那个装着被剥了皮的小猫的箱子拿了出来摆在了茶几上,几个女孩子哪见过这么血腥的东西,个个吓得花容失色,凤唯安更是吓得站起身,躲得远远的。

    “没人承认是吗?很好,让我查出来,猫是怎么死了,我就让他怎么死!”凤易寒的声音犹如地狱里走出来的撒旦,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大哥,我忘记了,我今晚还有个通告!我先走了!”风凌菲站起身就要离开,立刻被保镖给挡了回来。

    风凌菲愤怒的扬手,一巴掌打在保镖的脸上,“大胆,连我也敢拦!”

    “大小姐,得罪了!”保镖立刻弯下腰,但依然是坚定的拦在她的面前。

    “你!”风凌菲气恼的坐了回来,但还是尽量远离那只小死猫。修罗从楼上走了下来,风凌菲见到他眼睛一亮,但随即又暗了下去,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修罗面无表情的走到凤易寒面前,对着他恭敬的行了个礼,便走向那一排排整齐排列的人,他慢慢的走过每一个人,所有人都低着头,感受着那凌厉的目光,只感觉周围的空气不够用。

    在走到第三排的一个女佣面前时,修罗的眼神突然变得冰冷的骇人,他转过身,面对着这个女佣,命令,“你……抬起头来!”女佣被吓了一跳,还未说话,修罗已经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女佣尖叫了一声,修罗直接拉着她的领子把她拉了出去,像扔垃圾一样扔在了地上。

    “少爷,是她做的!”修罗从小受过特殊讯练,可以敏锐的分辨中各种气味,即便是她已经洗了手,但依然会有一点点的残留。

    小女佣被吓坏了,立刻跪在地上向凤易寒求饶,“爷,不是我,那猫是我杀的,但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是小美让我做的,我只是厨房帮忙的。”小美一听,立刻跑到前面跪了下来,对着小女佣说道,“你怎么有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让你做了?”

    “就是你,是你把小猫抱过来的,让我弄的!”小女佣焦急的说道。凤易寒把目光转向小美,又是她,上次唯安和心语中毒就和她有关,没想到这还没多久,又敢兴风作浪。

    “少爷,真的不关我的事,是她想推卸责任!我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小美说着说着,突然接触到凤易寒冰冷的目光,后面的话一下子咽住了。

    “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实话了,来人,把她拉下去,扒了她的皮!”凤易寒留她到现在,就是想看看她背后的幕后主谋是谁,可是藏在她身后的人似乎非常的谨慎,一直没露面,现在也没必要查了。

    “少爷饶命,少爷饶命!”小美被吓坏了,连忙就要爬过去求凤易寒,被修罗一脚给踢开了。

    而一旁的小女佣,被吓得瑟瑟发抖,很快,地上湿了一大片,一股骚味传来,风凌菲和林诗依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把她也拉下去,严惩不怠!”修罗下令,立刻有把二人给拉了下去。

    小美是管家的亲戚,她连忙向管家求救,“大伯,您救救我啊!”管家皱眉看着她,一狠心转过身干脆不理,她这是自作孽,谁也救不了她。

    “少爷,您累了一天了,又坐了一下午的飞机,先去休息吧。”李嫂走过来劝道,这个时候除了李嫂,还真没人敢和凤易寒说话。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