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的漫长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如此的漫长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如果世间有一个女子肯如此真心的待自己,他也就没什么遗憾了。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稚嫩的小脸,他用力的甩了甩头,嘴角扬起一抹苦涩。

    书房内。凤易寒一直站在窗外,一夜的时间,他连动都没动一下,仿佛整个人已经变成了雕像一般。

    修罗推门走了进来,看着站在窗边的男子,恭敬的叫道,“少爷!”凤易寒听到声音,这才有了一丝反映,转过身看着他,淡淡的问道,“有事?”修罗突然跪了下来,抱着必死的决心,沉声问道,“少爷,您真的要把小姐送给乔少吗?”虽然知道少爷有自己的打算,可是修罗还是受不住内心的煎熬,明知道自己这样做是错的,可是他还是无法忍受了。

    “修罗,你下去吧,以后我不想在你口中听到任何关于她的事!”凤易寒淡淡的转身,不再看他。

    “少爷!”

    “出去!”修罗知道自己已经触及到了少爷的底线,可是少爷依然愿意容忍自己,这已经是少爷对他最大的仁慈。

    “是!属下告退!”凤易寒看着窗外渐渐露白的天边,第一次觉得,黑夜竟然是如此的漫长。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却不是她熟悉的味道,她立刻伸手将对方推开,乔暮尘将她搂得更紧,伸手开了台灯。

    昨晚的记忆回归脑海,江心语的黑眸剧烈的收缩,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乔暮尘知道昨天的事昨坏了她,连忙伸手拍着她的后背,说道,“别怕,有我在,都过去了。”她像突然想什么,猛的抬起头,紧张的问道,“宝宝呢?宝宝有没有受伤?”

    “你放心,宝宝很好,你是个很棒的妈妈,把他保护的很好。”乔暮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嘶!”江心语放下心来,才感觉到胳膊上和腿上有些疼,乔暮尘连忙抱着她坐起身,检查了一下她的伤,说道,“你昨晚摔下楼梯,还好都是些擦伤,我替你上药。”江心语坐在床上,脑海中不停的闪现那只小奶猫血淋淋的尸体,她忍不住抱住自己的膝盖,瑟瑟发抖,是她害了它,如果不是她,小奶猫也不会被人害死。

    “别害怕,真的已经没事了,凶手已经找到了,那只小猫不会白死的。”乔暮尘安抚的说完,拉过她的手臂给她上了药。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接着是李嫂的声音,“乔少,小姐,少爷请你们出去吃早餐。”

    “……”乔暮尘看着外面还未天亮的天色,他怎么不知道凤家的早餐这么早。

    “我还要去工作。”江心语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身份,她现在是凤家的女佣。

    “语儿,你只要跟我走,就不需要再去做那些事。”乔暮尘伸手拦住了她。

    “我不会和你走的。”江心语皱眉看着他,再一次表达自己的立场。

    “语儿!”

    “如果你们真的尊重我,就不会把我当成物品一样,送来送去!”江心语说完,不顾他的阻拦,下了床。

    乔暮尘略有些无奈的看着她,虽然凤易寒把她给了自己,却也约定了一条,那就是如果江心语不愿意和他走,他不能勉强。

    二人到餐厅时候,只有凤易寒一人坐在主位上,今天开饭早,凤唯安还没起床。

    听到声音,凤易寒抬头看了二人一眼,目光落在江心语的脸上,乔暮尘拉着她的手腕,而她则乖巧的站他的身旁,这一幕,让他觉得刺目无比。

    “江心语,别忘了你的身份!过来伺候我吃早餐。”他不悦的移开目光开口。

    江心语,“……”

    “寒,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怎么能让她继续做佣人的活?”乔暮尘皱眉质问。

    “我是把她给了你,但也没说她自由了!而且,从现在开始,她已经不属于你了!”凤易寒淡淡的回答。

    “什么?”乔暮尘眉头紧皱的看着他,不悦的问道,“难道你想反悔?”

    “我没的反悔!我对你的承诺已经履行过了!我昨天把她送给你,但我没说我不能再把她要回来!”凤易寒说的十分的理所当然。

    “你……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乔暮尘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对诺言看的比性命还重的铁血男人吗?

    “随便你怎么想,过了昨晚,今天她还是我的,法律都规定赠送的东西主人有权力收回。”凤易寒说完看向江心语,对着她伸出了手,命令,“过来!”江心语看着他的手掌,皱眉后退了一步,凤易寒的脸立刻黑了下来,乔暮尘却是满意的笑了,说道,“语儿,你放心,只要是你不愿意,他就不能勉强你,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

    “不要,我都不要,我不会跟你走,我讨厌你们!你们根本不把我当人看!在你们眼里,我就是一个可以随时可以被送来送去的玩具,喜欢了就拿来玩几下,不喜欢了就丢在一旁不闻不问!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拿我当人看!我讨厌你们两个,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了!”江心语说完,转身向后面跑去。

    “语儿!”乔暮尘心痛的看着她的背影,黑眸中有着深深的懊恼,面对她的指责,他竟然无法反驳。

    “寒,我先回去了,语儿不想跟我走,我不会勉强她,但是这一次,我是不会轻易的放弃了!”乔暮尘说完大步离开,走到餐厅门口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回过身,不放心的问道,“语儿怀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处置?”

    “这件事我自有打算,不用你费心了。”凤易寒淡淡的回答。

    “她说这孩子是你的!”乔暮尘怕他会伤害江心语,走回到桌边说道。

    “……”凤易寒看着他沉默不语,自己不能生育这件事,乔暮尘也是知情人之一。

    “寒……我觉得她不会撒谎,有时候看一件事,需要用心去看!”乔暮尘虽然对某件事开始有所怀疑,但他尚不能确定,所以也不能多说。

    “你相信她的话吗?”凤易寒表情平淡的问。

    “我相信她,我觉得她不会撒谎!”

    “你跟我说这话,是想保护这个孩子吗?这孩子和你有关吗?”凤易寒直视着他,毫不避讳的质问。

    乔暮尘皱眉看着他,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这孩子是我的?”凤易寒沉默的看着他,乔暮尘突然苦笑了起来,说道,“我倒真希望这孩子是我的,那样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带她走!”他的话让凤易寒的心没来由的揪了一下,如果将来有一天,孩子的亲生父亲找来,她会不会同样不惜一切代价离开自己。

    “难道你昨天同意我的提议,就是想试探我们?凤易寒!我真不知道你竟然是这种人!我现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如果这个孩子是我的,我根本问都不会问你,就直接把语儿带走!”

    “……”

    “我是认真的!寒,我觉得你应该查查,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来的?也许……真的是你的也说不定啊!”乔暮尘坐下来说道。

    凤易寒皱眉瞪了他一眼,孩子的事是他心底最深的伤疤,他揭一次还不够,还没完没了了!

    “吃了饭再走!”他拿起桌上的土司丢给乔暮尘。

    “……”乔暮尘接了过来,咬了一口,说道,“我可事先声明啊,虽然我们是兄弟,我也不会再让着你的,对语儿我是不会放手的,我和你公平竞争!”

    “滚蛋,别吃了!”凤易寒郁闷的去抢他手上的土司,乔暮尘轻轻的一躲便躺开了。

    “小姐,你在这啊!我找你半天了。”李嫂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李嫂,你找我什么事啊?”江心语从花丛中站起身问道。

    “少爷说让你吃过早餐后,去学校,司机已经在外面等了。”

    “让我去上学,真的?”江心语的心中一喜,这几天她因为不能去上学的事都郁闷坏了。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快走吧。”李嫂拉着她的手向别墅走去。

    “李嫂,少爷呢?”江心语还是忍不住问道。

    “少爷接了个电话,和乔少匆匆忙忙的就走了,我刚问了管家,好像说是尹少爷昨天半夜出了车祸,现在人在医院,估计少爷和乔少是去医院了。”

    “什么?尹君天出车祸了,严不严重?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小姐,你就别担心别人了,既然是半夜出的车祸,到现在才打电话,就说明啊没有生命危险。”江心语听她这么说,才松了一口气,她也是急糊涂了,如果很严重的话,昨天半夜就打电话了,不会刻意等到天亮。

    也不知道熙妍现在怎么样了?她那么爱尹君天,如果知道他出了车祸,一定会非常难过吧。

    回到别墅后,她第一件事就是给叶熙妍打了个电话,但是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

    医院内。叶熙妍一直坐在尹君天的床边,霍西扬弄来早餐她也不肯吃,就那样默默的注视着床上的男子。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