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见到这些人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不要再见到这些人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的目光慢慢的移向母亲,黑眸中有着浓浓的迷茫和不解,她到底做什么了?会让妈妈如此质问自己?

如果不是夜琛赶到,她的宝宝就被周美琳给踢掉了,到时候又有谁来可怜她和她的孩子呢?

“闭嘴,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打的你永远开不了口!”夜琛撸袖子向着杨梦走去。

“夜琛……不要……她是我妈妈!”江心语心头一紧,连忙阻止了他,无论杨梦怎么对她,她还是没办法看着她受到伤害,哪怕是不被尊重,她都会觉得难受。

夜琛回头看向她,江心语看着他乞求道,“带我走,我不要再待在这里,不要再见到这些人!”

夜琛听完,二话不说,直接抱起她大步向外走去,冷声命令,“收兵!”

屋内拿枪的人全部撤了出去,江槐颤抖着想要站起身,脚一哆嗦,差点再次摔倒,杨梦连忙走过来扶住他,扶着他坐到了沙发上。

再一看躲在病边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母女二人,杨梦连忙去叫医生了。

夜琛抱着江心语来到争诊室,他的手下立刻拿着枪清场,把不相干的人全都请了出去,只剩下一群负责急救的医生,被拿枪指着头押了过来。

“你们全都出去!一点脑子不长,这样他们怎么给我语儿看伤!”夜琛对着手下咆哮。

“是!”几个人连忙收枪整齐的离开了急诊室。

医生们这才松了一口气,拿着袖子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快给她看,用最好的药!”夜琛冷冷的吩咐,低头看着怀中一直闭着眼睛的女孩,一颗心被揪得紧紧的。

“是,是!”有胆大的医生连忙走过来,让夜琛把人放到病床上,开始替江心语诊治。

“请问,除了脸上别处还有伤吗?”医生问。

“你是医生我是医生,问你们呢!”夜琛烦躁的想要杀人,漂亮的眉一直紧紧的皱在一起。

“我们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伤的,如果不清楚的话,要脱了衣服检查一下。”医生被夜琛的气势吓到,哆嗦的说道。

“脱衣服?你敢动她一下试试!”夜琛上去一巴掌拍在医生的头上。

“……”

夜琛刚要发火,手突然被人拉住,他连忙回头,江心语已经睁开了眼睛,其实她并没有昏倒,她只是不想面对这些可怕的现实罢了。

“语儿,你醒了!感觉哪里不舒服就告诉我,我让他们给你治!”夜琛小心的搂着她的肩膀将她搂了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

“我别处没伤,就是脸被打了!很疼。”江心语看着两位医生解释。

夜琛听到她说很疼两个字的时候,仿佛有一根针扎进了他的心里,他的手下意识的将她抱得更紧。

他现在真的很后悔,打那个老女人打得太轻了!

“还不快点给她治,没听到她说很疼吗!”夜琛暴躁的像头狮子,活了将近三十年,也没像今天这么烦躁过。

“是!是!”医生们听完,立刻去找药了,连同嘴巴里还有脸颊上都用了药,又想给她吃消炎药,江心语立刻撇过头不肯吃,她现在怀着宝宝,不能乱吃药。

自上次差点流产住院回来后,她上网查了很多关于怀孕的注意事项,生怕宝宝再被她的无知给害了!

“怎么了?”夜琛紧张的看着她问。

“不用吃药,夜琛,你带我走,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江心语低声说道。

“不吃药行不行?”夜琛立刻回头看向医生。

“可以,可以,就是肿会消的慢些。”

夜琛听完,立刻抱起江心语离开了急诊室,出了医院后,把她放到了自己车子的副驾驶位。

江心语现在的样子也没办法去学校了,夜琛也没打算送她回学校,车子一路开着,江心语看着这陌生的路线,紧张的问道,“要去哪?”

“看你这么闷闷不乐的,带你去个好地方散散心!保证你心情能好起来!”夜琛神秘的说道。

江心语狐疑的看了看他,伸手摸了摸还肿着的脸颊,问道,“夜琛,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夜琛听了她的话,笑了起来,回答,“是啊!我们上辈子见过!你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

“我说认真的!”江心语听着他没正经的话,气得转过头不再理他,可是,她时不时就会忍不住偷偷的看他的侧脸,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得夜琛和南宫白夜有些像。

虽然长的不太一样,可是说话的语气简直是一模一样,都是这么霸道痞气。

“这么偷看我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很帅啊,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夜琛,黑夜的夜,夜琛的琛,男,A国国籍,身高190,英俊潇洒,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他说到这里,突然转头对着江心语一笑,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补充,“一夜八次,每次最少半小时以上,可以让女人享受到最极致的快乐!”

江心语听着他的话,本就红肿的小脸腾得一下红了个透,她气恼的瞪了他一眼,扭头说道,“我才不会喜欢种马!”

夜琛听完,脚一抖,车子狠狠的晃动了一下,声音不自觉的拨高,“什么?种马?你说我是种马?”

“你自己说的!”

“我只是向你形容一下我的X功能强大!你后半生的幸福有保障!你知道现有多少男人不行吗?你要是找了一个那样的,后半辈子就完了,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夜琛为自己辩解。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你就是一匹种马!”

夜琛被她堵得哑口无言,郁闷的差点吐血,“我要是种马,凤易寒也是种马,他有过的女人更多!”

“……”江心语听了他的话,放在腿上的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胸口一阵窒息般的痛意几乎将她撕裂!

夜琛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连忙转头说道,“我胡说的,你别当真……唉,你别哭啊!S-h-i-t!”

他伸手紧张的替她去擦眼泪,别扭的轻哄道,“乖,别哭了!”

江心语立刻扭过头看向窗外,不理他,夜琛郁闷的收回手,感受着手指上眼泪的温度,紧紧的握住了方向盘。

车子在海边前的一幢白色的小屋前停了下来,夜琛下车,走到副驾驶替她拉开了车门,想要扶着她下来,江心语直接无视他的手,自己跳了下来。

夜琛,“……”

“怎么样?这就是我的秘密基地,不错吧!”夜琛指着不远处的白色小房子,周围有一圈围栏,房子面向大海的方向是整面的玻璃,坐在里面可以享受温暖的阳光欣赏外面美丽的海景。

凤城是海滨城市,一般来说好的海滩都是公共浴场,像这种景色优美,沙质细腻又没人的海滩真的很少见。

夜琛看着她眼中有些好奇又有些兴奋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她这个样子,分明就还是个孩子啊!

可是,生活却让她承受这么多的痛苦和磨难,夜琛突然有种冲动,想要把她囚禁在身边,不再受到任何的伤害,他会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江心语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你整个人都是脏的啊!”夜琛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伸后拉上她的手腕,说道,“走,带你进去看看。”

“可是我想去海边走走!”江心语不舍的看着身后的海滩。

“可以,不过要先去换件衣服!”夜琛指了指她的胸口,她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胸前滴上了不少的血。

夜琛带着她上了台阶推门走了进去,房间内整齐漂亮,装潢也非常的简单,以白色为主,让人觉得很舒服。

“你这里有女装吗?”江心语看着自己带血的衣服,郁闷的问道。

夜琛耸了耸肩,说道,“你先穿我的衬衣吧,我是第一次带女孩子来这里。”

“啊?这怎么行啊?”

“怎么不行啊,你衣服洗了晒在外面,很快就干了,就穿一下而已嘛!”夜琛走进卧室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件白色的衬衣。

“……”

江心语犹豫了一下,想着自己等下要去海边,穿着身上带血的衣服实在不妥,于是进了洗手间把衣服换了下来,好在夜琛的衬衣对她来说够肥大,穿上之后差不过过膝盖了,袖子也长很多,挽起袖子后跟睡衣差不多了。

等她洗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夜琛也换下了身上笔挺的军装,换上一身白衣,肥肥的裤子,宽松的衬衣,细碎柔软的短发,让他看起来邪魅又英俊。

夜琛的身高身材都和凤易寒差不多,江心语虽然不算矮了,但因为太瘦,在他面前娇小的像个孩子。

夜琛看到她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之色,面前的女孩真的很美,即便是脸上的伤也不影响她半分美感,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男款的白色衬衣穿在她的身上竟然无端的有几分诱惑的味道,胸口敞开着的一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她美妙的身姿在那白色的面料下若隐若现。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