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霸道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他的霸道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颤抖的捧着那颗薰衣草来到花从间,找了个比较偏僻的位置把它种了下去,她怕位置太明显了,会被别人当杂草除掉。

她突然就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小园丁的故事里面那颗小雏菊的结局,漂亮的花园主人把它当成杂草一样除掉,最后她还是回到了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小花园。

她看着这座华丽的像皇宫一样的别墅,同样种不真实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就是那颗小雏菊,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把花种好后,她才站起身,不远处,凤易寒把霸王放了出来,那只大狗围在他的身边不停的打转,摇晃着尾巴,讨好之意非常的明显。

凤易寒伸出一只手,霸王立刻抬起两条前腿放到他的手上,他放下,它立刻跳下去,凤易寒奖励的拍了拍它的头,然后又让它做了几个动作。

霍西扬和尹君天一起走了过来,二人今天都穿着休闲,走到霸王身边开始逗它。

凤易寒接过管家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手,看着尹君天问道,“伤怎么样?”

“好的差不多了,这算什么伤!”尹君天笑着蹲下来,去摸霸王的头,霸王舒服的趴在地上不动。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伤是不重,可是你血流的太多,差点把小命丢了!”霍西扬一提起这件事就来气,当时他急得都要哭了,幸好叶熙妍及时赶到救了他一命。

“你放心吧,我命大着呢,阎王根本不会收我!”

“……”

三人聊了会,凤易寒便命人把霸王关回到了笼子里,三人一起回别墅了。

尹君天看到穿着女佣服干活的江心语,一下子就笑了出来,说道,“小心语,你怎么又被贬为女佣了,说说这次又怎么把我哥给刺激到了。”

“霍少,我的戒指找到了吗!”江心语抿了抿唇没理会他,而是直接问向霍西扬。

霍西扬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说道,“目前还没有,我已经很努力的在找了。”

“不必再找了!没有意义的东西丢了就丢了。”凤易寒突然冷淡的开口。

江心语呼吸一窒,紧张的说道,“怎么会没有意义……那枚戒指你已经送给我了,有没有意义我说了算!”

“江心语,你是想违抗我的意思吗!”凤易寒的表情变得不悦起来。

“我哪敢啊!霍少爷,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自己去府上找可以吗?我一定要找到那枚戒指!”江心语固执的说道。

“你……”凤易寒被她的态度气到,她这哪是不敢,他看她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已经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额……”霍西扬被二人好像要吵架似的样子弄得有些懵。

“等等,这几天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戏?”尹君天摸了摸鼻子问道。

“不许,你现在是凤家的佣人,哪都不许去!”凤易寒真恨不能把她拉过来狠狠的打一顿!

“佣人怎么了?佣人也有休假的时候!我明天要休假!”江心语高高的扬起下巴,一点也不妥协!

“江心语!”凤易寒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反复几次才抑制住打她PP的冲动!

“少爷,您也说了,我现在是家里的佣人!所以晚上暖床的事,您还是另请高明吧!而且,我明天就要休假!我听说家里的佣人一个月有四天的休假!我要连休!”江心语说完,转身就走。

凤易寒被她气得脸都绿了,这个女人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了!

霍西扬和尹君天在一旁憋笑快要憋出内伤了,他们在一起二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凤易寒如此吃瘪的样子!

暖床?

白天让人家当佣人,晚上没人家又睡不着觉!

真是个别扭的男人!

“想笑就笑!”凤易寒狠狠的瞪了二人一眼,大步走了进去。

“哈哈哈……”

身后传来二人幸灾乐祸的笑声,凤易寒气得直磨牙,他一定要想办法好好收拾一下这个臭丫头!

江心语跑到别墅的侧面,背靠在墙上,手不停的拍着胸口,真是吓死她了!

天啊,她竟然……竟然和他呛声了!

“小姐!”李嫂的声音把她的魂都要吓飞了,江心语差点跳起来,她拍着胸口问道,“李嫂……你怎么这么突然的出现!”

“小姐,你想什么呢?少爷叫你去书房伺候!”李嫂说道。

“……”

江心语虽然不太想去,但一想到自己刚刚得罪了凤易寒,便打消了再次忤逆他的念头。

只能乖乖的跟李嫂进厨房端了茶上了楼。

凤易寒的书房内。

江心语敲了敲门走了进来,三个男人似乎在商量着什么重要的事,气氛都有些压抑。

她把茶端到书桌前,把三杯茶分别送到三人面前,三人见她进来,便停止了之前的对话。

“我听爷爷说你会弹古筝!”霍西扬突然问道。

江心语本想送了茶就退出去,现在他这么一问,只能停下来,点了点头,“是会一点。”

“别谦虚,爷爷说你弹的非常好!很想听你再弹一次呢。”霍西扬说道。

“你还会弹古筝啊?我也想听!寒,你家有古筝吗?”尹君天立刻问道。

“没有!”凤易寒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不悦的瞪了站在一旁的女孩一眼。

江心语,“……”

她现在好像没得罪他吧,为什么又瞪她,看来现在他是怎么看她都不顺眼啊。

既然看她不顺眼,为什么又不肯放她离开呢!

“没有?可是我分明记得就有啊!我找找看!”尹君天自顾的站起身来到书柜前,蹲下身打开书柜,果然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把古筝。

“怎么样?我说有吧!”尹君天把古筝抱了出来,放到一旁的茶几上,对着江心语说道,“弹一曲!”

“这把琴……”霍西扬想说什么,但看到凤易寒沉着的黑眸,便硬生生的止住了后面的话。

“小心语,快过来弹一曲让哥哥听听,总是听钢琴曲都听腻了!”尹君天拍了拍沙发。

“我现在手指疼,弹不了!”江心语举了举自己被水泡得发白的手指,这几天她一直负责给花草树林浇水,手都泡白了。

“出去!”凤易寒不悦的又瞪了她一眼,冷声下令。

“……”江心语胸口一阵刺痛,就算他讨厌自己,也不用表现的这么明显吧,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她有些受伤的转身快步离开了书房。

“寒,据我所查,苏锦是喜欢她,但连表白都没表白过!江心语连他喜欢她都不知道,二人更不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这点你大可以放心,医院的人都可以证明……你还在生什么气呢?”霍西扬不解的问。

“是啊,寒,我跟你说你还不肯信,小心语啊根本不是那种人!”尹君天伸手拨弄了一下琴弦说道。

“我觉得这个苏锦啊错就错在太老实了,早就喜欢江心语又不表白,估计是觉得她当时太小,想等她长大了再表白的,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了!”霍西扬认真的分析。

“分析够了就马上离开我家!”凤易寒皱眉看着二人说道,不得不承认,在得知江心语和苏锦没那种关系后,他的心情终于好了很多。

“寒,你也太无情了吧!”尹君天一脸的受伤。

“难道还要留你吃饭!”凤易寒淡淡的瞪了他一眼。

“行啊,正好我晚饭还没着落呢!”尹君天立刻来了精神,一双黑眸熠熠生辉。

“想吃饭滚回自己家去吃!你看你的家还有个家样吗!”凤易寒虽然懒得管他,但有时候真是忍不了。

尹君天现在想到叶熙妍就觉得烦躁,郁闷的说道,“小心语不是也被你当佣人使,每天干着粗活重活,你不心疼?”

“滚!”凤易寒直接抄起手旁的文件向他砸去,尹君天一跳,文件摔在沙发上。

“寒,明天你带小心语去我们家一趟,我爷爷现在受着伤,一直念叨着想见你呢。”霍西扬说道。

“……”

“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先走了!明天你也带着叶熙妍一起去!”

“我去可以,但带谁说不定啊!”尹君天立刻声明。

“你敢带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过去,看爷爷不打断你的腿!”霍西扬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尹君天,“……”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二人离开后,凤易寒看着茶几上的古琴,黑眸中复杂难言,他抬手按了个号码,吩咐,“让江心语上来!”

五分钟后,门被敲响,江心语再次推门走了进来,凤易寒的眸子一直紧紧的盯着她,江心语有些紧张的走了进来,问道,“少爷,您找我有什么事?”

“你会弹古筝?”凤易寒直接问。

“会一点啊。”江心语有些纳闷,这个问题刚刚不是问过了吗!

“你给霍爷爷和尹爷爷弹过?”凤易寒只要一想到自己不是第一个听她弹曲子的人,他就觉得莫名的不爽。

虽然,在霍爷爷和尹爷爷之前肯定还有很多人听过!

江心语点了点头,凤易寒的黑眸立刻沉了下来,冷声下令,“以后只准弹给我一个人听,知道了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