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有隐情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另有隐情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凤唯安的话不但没让江心语释怀,心中的自责反而更重,尤其是看到她变得沉默的样子,一天下来也不会和谁说一句话,除了江心语外,更是拒绝和任何人交流。

    包括,凤易寒!凤易寒来看她的时候,她就低着头沉默着,别的男人更是连房间都进不得,一进来她就变得非常的不安暴躁。

    医生把避孕药拿了进来,别人唯安都不理,只能让江心语劝她服下。江心语看着医生递给她的白色小药粒,胸口又是一阵窒息般的痛,它清晰的提醒着她在这个少女身上发生过什么事,她颤抖的来到凤唯安的床边,小心的说道,“唯安,这是……避孕药,你……你得吃下。”凤唯安原本抱着膝盖看着窗外的风景,听到她的声音才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迟疑着伸出手拿起那粒药,放在面前盯了许久,才慢慢的放到嘴巴里,江心语强忍着泪水,把水递给到她的唇边,凤唯安喝了一口水把药咽了下去。

    “我帮你梳一下头发吧!”江心语握紧杯子,连忙转过身,用尽全力憋回了即将要掉落的泪水,到了浴室拿了梳子回来小心的为她梳理着长发。

    凤唯安的头发又黑又亮,长度已经过腰,虽然她平时很爱折腾头发,经常又染又烫的,但依然不影响她的发质,江心语慢慢的将她的长发梳理整齐。

    凤易寒站在门外,失神的看着里面的两个女孩,唯安抱膝坐在窗台上,江心语站在她的身后,认真的替她梳理着头发,明媚的阳光把她们笼罩在光晕当中,他突然觉得这是他此生中见过的最美好的画面。

    如果能让他每天看到这样美好的画面,他这辈子就没有任何的遗憾了……这家医院是凤易寒上次带江心语做流产的医院,医院是凤易寒开的,但并不是对外营业,所以格外的清静。

    凤易寒推门走进病房,听到声音,江心语立刻回头看向他,见他走进来,立刻放下了梳子,有些紧张的叫道,“少爷。”自从唯安出事,凤易寒连话都没跟她说过一句,见了面也没有看她一眼,她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只知道唯安的事对他的打击一定非常的大。

    “给我吧!”凤易寒向着江心语伸出了手。江心语把梳子递给凤易寒,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没有一点反映的凤唯安,说道,“少爷,我先出去了。”她怕他不喜欢自己在这里。

    “去打盆水来。”凤易寒拿着梳子靠近唯安,淡淡的吩咐了一句。江心语有些吃惊的抬起头,没想到他会理自己,反映过来,连忙转身去浴室打水了。

    凤易寒走到妹妹身后,抬手替她梳了几下长发,凤唯安一点反映都没有,一动不动的坐着,眼睛依然盯着窗外。

    江心语打水回来,拧了毛巾递给凤易寒,凤易寒想去给妹妹擦擦手,凤唯安立刻躲开,低着头一双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似乎非常抗拒他的碰触。

    “安安,我是大哥,我不会伤害你的。”凤易寒的声音沉痛。凤唯安依然低着头,一点反映都没有,只有那纤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江心语见状连忙说道,“少爷,还是让我来吧,她可能还需要点时间。”凤易寒紧抿着薄唇,极力隐忍着,半晌,才把毛巾交给了江心语,江心语小心的拿起凤唯安的手,替她擦了擦。

    凤易寒站在一旁,看着沉默的妹妹,全身的肌肉都是僵硬的,直到凤唯安睡下,他才离开病房,江心语也跟着走了出来。

    “少爷!”江心语有些不安的叫了他一声,凤易寒的脚步顿住,回过头来看着她。

    江心语有些不安的捏了捏衣服,也不知道想和他说什么,她知道他的心理一定很痛苦,她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不那么痛。

    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她还能说什么,可是对不起又有什么用,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贞操,唯安还这么小,却遭遇了这么可怕的事。

    “谢谢你找回了戒指。”她勉强的找了个话题,抬起头看着他轻声向他道谢,凤易寒依然只是看着她,没有任何的回应,江心语鼓起勇气,走到他的面前,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很伤心,很痛苦,可是……我可不可以求求你,别总是这么折磨自己,我想唯安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的。”凤易寒依然凝视着她,她的头发有些乱,似乎很久都没整理过了,雪白的小脸上带着几道浅浅的伤口,唇瓣干涩,他以为已经痛到极致的心,竟然没来由的再次狠狠的抽痛了起来。

    他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臂,拉着她回了房间,一进门他便把她推到了床上,低头亲吻住她的唇瓣……江心语感受着他的气息,睫毛颤抖着闭上了眼睛,抬手搂住他的脖子,泪水从眼角落下。

    凤易寒紧紧的抱着她,感受着她真实的存在,她的体温,她的香气,她的一切一切,他的心都痛了,他不敢想,如果她遭遇到那些人渣的侵犯,他会不会发疯,他只知道,他根本没办法容忍有这种可能性!

    “少爷……对不起,唯安是为了救我才……对不起!”江心语心痛的向他道歉,一双手紧紧的抱着他,她真的好怕也好恨自己。

    “别想太多了!”凤易寒轻轻的吻了吻她汗湿的额头,搂着她的手更紧,现在能这样抱着他,竟然让他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当时他看到她躺在地上的时候,他真的觉得那一刻世界几乎已经毁灭了,还好,她没出事。

    “少爷,不是这个样子的,其实那天那些人想抓的人是我!”江心语一直想把这件事说出来,可是他冰冷的态度让她害怕,而且唯安需要她,她这两天一直陪着,也没机会说。

    凤易寒听了她的话,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江心语立刻说道,“是真的,我亲耳听到那些绑匪说抓穿粉衣服的,其实唯安身上的粉裙子是我的,那天在车里,她不小心把衣服弄湿了,才要求跟我换,我当时也没多想,就和她换了,所以那些人想抓的人其实是我!”凤易寒听完,眉头皱得更紧了,那帮绑匪已经全部被人杀死了,他们根本无从查起,查到的线索也太过,所以只能当成一起普通的绑架案来处理。

    他也以为那些人只是图财,所以才会绑架唯安向他勒索,毕竟给他打了电话要赎金。

    可是,现在看来,这里面另有隐情!

    “少爷……都是我害了唯安,我是个罪人,你惩罚我吧!你怎么罚我我都愿意接受……而且唯安为了救我,把我推出了仓库……她一个人面对……”江心语喉咙哽咽的难受,实在说不下去了,只要一想到那天的情景,她就恨不能杀了自己。

    凤易寒眸光复杂的看着她,问道,“衣服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出门的时候穿的是佣人服。”江心语吸了吸鼻子,平复了一下心情,才继续说道,“是在婚纱店,林小姐和唯安试礼服的时候,林小姐让我换的,我本来是不想换的,可是那些店员有些半强迫让我换,我没办法,只能换了。”

    “林诗依!”凤易寒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问道,“商场也是她提议去的?”江心语被他问得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吸着鼻子说,“她说蒂芙尼来了新款珠宝,说要带唯安去选,试过礼服后,唯安就带着我跟着林小姐去商场了。”

    “林诗依是自己开车吗?”凤易寒的声音中已经透出了凛冽的寒气!

    “是,唯安还说让她跟我们坐车,她说过会要回公司上班,就自己开车了。”江心语记得当天的每一个细节。

    凤易寒的黑眸更冷,这么说来,林诗依的嫌疑最大,她想害语儿,却没料到唯安和语儿在车上换了衣服,最后抓错了人!

    她是因为自己才想加害语儿的!将怀中的女孩搂得更紧,他声音沙哑的问道,“为什么要救唯安,她一直欺负你……你当时明明可以丢下她自己跑的,那些人根本不会想到抓你!”凤易寒看了那天的录像,从开始她不顾危险推开唯安,商场中又奋不顾身的保护她,从一开始,她就没有一点要丢开唯安的意思。

    “少爷说过,唯安对你很重要!”江心语清清楚楚的记得,凤易寒曾经告诉过她,唯安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人,别人她都可以不在意,但唯安绝对不一样。

    “就因为我的一句话,你就不顾危险的救她?”凤易寒说不清心底是什么滋味,但胸口却是暖暖的,因为她的一句话而感觉到温暖。

    “我不想看你难过!而且,我也绝对不会对唯安的危险袖手旁观。”就算唯安曾经捉弄她,欺辱过她,她也不会见死不救。

    “以后做好事的时候,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再去做,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做这种不自量力的事,看我怎么收拾你!”凤易寒低头轻咬上她通红的小鼻尖。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