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的他高兴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叫的他高兴了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江心语紧张的看着他,羞怯的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俏脸上一片通红。

    “怎么了?刚刚叫的不是挺好听的吗?”凤易寒凝眸看着她,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

    “少爷!那你怎么样才肯把书包还给我!”江心语一咬牙,反正不是没看过,她决定为了书包豁出去了,手臂松开胸口,搂上他的脖子,黑眸眨了眨。

    “叫我,叫得高兴了,我就考虑还你!”凤易寒一脸邪魅的看着她。叫的他高兴了?

    江心语长长的睫毛忽闪了几下,大眼睛转了转,叫道,“少爷?”凤易寒不理她,只是眸色颇深的看着她,大手轻抚着她的纤细的小腰。

    “爷?”江心语搂着他的脖子,微嘟着粉唇叫道。她故意叫得声音千回百转,江心语的声音本就性感好听,她再刻意改变一下,就像羽毛骚在他的心尖上,痒痒的麻麻的,让他的心砰然而动。

    江心语见他还是没反映,继续叫道,“易寒?寒?寒哥哥,寒爷……寒叔叔,啊!”江心语只感觉腰上狠狠的一疼,他竟然掐她!

    “我有那么老吗!”凤易寒气得又拍了拍她的小PP,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提起他们的年龄差!

    江心语连忙摇头,“不老,您一点都不老!”

    “您?”凤易寒皱眉的看着她,这还是在变相的提醒他,她拿他当长辈看啊!

    “这只是代表我对您的尊敬!”江心语连忙解释。

    “书包没有了!”凤易寒转身就要走。江心语一急也顾不得羞涩了,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双腿一缠,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

    “下来!”凤易寒整张脸都黑了,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她这样不知羞的在他身上,让人看见了成何体统!

    他忘记了,这是在他的卧室,没他的命令,别说人了,一只苍蝇都别指望飞进来。

    “不下来,除非你把书包还给我!”江心语今天也跟他扛上了,双腿缠得又紧了紧,大有他不还她书包,她就一直这样挂着他不放。

    “这可是你自找的!”凤易寒冷哼一声,江心语才感觉下面有什么东西在迅速的膨胀起来,她立刻就要放开他,这次凤易寒便是伸手抱住了她,声音中略有嘲讽,“不是挺能耐的吗?现在知道怕了。”

    “少爷……我错了!”

    “晚了!”……凤易寒看着躺在一旁的女孩,满足的拍了拍她的脸颊,说道,“起床了。”

    “不起,反正你也不还我书包!我也不能去上学!”江心语抱着被子不看他,小脸几乎皱成了包子,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谁说我不给你书包了?你这个小脑袋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我不给你书包,怎么让你去上学?”凤易寒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

    江心语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少爷,你竟然骗我!”

    “是你自己太笨!没事找事!”凤易寒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底却是一片柔软,拿过衣服一件一件的替她穿上。

    江心语已经习惯了他替她穿衣,配合的抬手抬脚,心底却是郁闷至极!

    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江心语就去看了凤唯安,她正在吃早餐,江心语看着旁边也有给自己和凤易寒准备的,便坐了下来,说道,“我一会儿要去学校上课。”凤唯安继续吃着自己的早餐,直接没理她,江心语也习惯了她冷漠的态度,自从出事后,有时候别人说上十句,她也不会回一句。

    凤易寒也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妹妹,见她神色如常,也就放下心来,问了一句,“你乔大哥说念尘谷的花开的不错,问你要不要过去住几天。”凤唯安吃东西的手一顿,淡淡的说道,“不去!”

    “那里环境不错,依山傍水,也没人会去打扰,你……”凤易寒是想让唯安去散散心,他倒是有几个小岛环境更好,可是他现在根本脱不开身,他是不会再让唯安离开自己的视线了。

    “我说了不想去!你要是看不惯我住在这里,我就走就是了,不会碍你的眼!”凤唯安生气的把刀叉摔在桌子上,吼完哭着跑进了浴室。

    凤易寒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握着刀叉的手青筋爆出,江心语的心也跟着颤了颤,不明白唯安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她看着凤易寒隐忍的模样,心突然剧烈的痛了起来,这一刻,她真的好心疼他,这些天,他对唯安的爱她都看在眼里,面对妹妹受伤的妹妹,他隐忍着内心的痛,小心翼翼的陪伴在她的身边,唯安怎么会这样曲解他的好意呢,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啊!

    “少爷,唯安她只是心情不好,你别难过!”江心语紧张的握住他的手。

    凤易寒的手突然一松,刀叉放到桌上,他淡然的站起身,走到浴室门口,轻轻的敲了敲房门,低声说道,“安安,对不起,大哥错了,你不喜欢去就哪也不去,大哥会一直陪着你的。”江心语听着凤易寒低声下气的语气,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不是难过,就是好心疼这样的他。

    可是,当她来到客厅,看到李嫂递过来的书包时,她顿时心塞了,这根本就不是她的书包啊!

    她的书包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帆布旧包,颜色洗的都有些泛白,还有几个地方破损了!

    这个书包一看就是名牌,真皮的质地,肯定价值也不是不菲的。

    “李嫂,这不是我的书包,我要我原来的书包。”

    “小姐,这书包是少爷让我交给你的,你原来的书包我也不知道去哪了。”李嫂为难的回答。

    “不行,我一定要把那个书包找回来!”江心语转身要去找凤易寒,却见他就站在自己身后的不远处。

    “你是想找这样东西吧?”凤易寒手掌摊开,上面安静的躺着一块水滴型的白色玉雕。

    “是!谢谢少爷。”江心语就是想找回它,这枚小玉坠是哥哥交给她的,说这个东西对她很重要,交待过绝对不能弄丢。

    她走过去,刚要拿回来,凤易寒直接手掌一握,收了回去,说道,“我先替你保存着!”江心语,“……”

    “不用,少爷,我自己保存就好,不用麻烦……你!”江心语怕再惹他生气,不敢再用尊称了。

    “没关系,不麻烦!”凤易寒淡淡的回答,迈开大步向别墅外走去。

    “少爷!”

    “不用谢我了!”江心语,“……”谁要谢他啊,简直就是强盗!江心语本以为凤易寒会送她去学校,谁知道他直接坐上自己的座驾便离开了,把她扔在了原地,江心语看着那辆驶走的车子一时有些怔愣,很快,一辆普通的黑色轿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保镖替她打开了车门,江心语有些失落的弯腰坐了进去。加长的房车内,凤易寒闭着眼睛,手慢慢的摩挲着那块白色的玉坠,摸上去十分的温润,就像抚摸着小孩子的皮肤一般,玉质上乘,正面雕刻着一条徐徐如生的龙……这个图腾他曾经见过!

    为什么江心语的身上会有一块图腾玉坠,她和那个神秘的组织有什么关系?

    凤易寒捏着玉坠的手不断的收紧,忽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江心语到学校的时候,冷玥和许雅静见到她都有些激动,拉着她的手来到教室的角落里坐下。

    江心语以为二人是太久没见到她了,连忙道歉,“对不起……”

    “心语,你的作品入选了!”许雅静激动的握住她的手说道。江心语一愣,不解的看着她,问了一句,“什么?”

    “你的作品入选了啊!”冷玥补充了一句。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江心语一头雾水的看着二人。

    “凤氏投资的图书馆啊!你的设计入选了!”

    “我?”江心语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怎么可能啊,她根本就连图纸都没上交啊。

    “对啊,就是你,学校的公告栏都贴出来了!不过我们两个都落选了!但是没关系啊,你能入选我们就很开心了!”冷玥解释。

    “你们弄错了吧,不可能是我,我连手稿都没交!”江心语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虽然那设计图她确实是画好了,可是,放在了凤易寒的书房里面,后来他生她的气,她听说他把她的电脑书桌又全都砸了。

    “不会弄错,不信我给你看照片啊。”许雅静拿出手机翻了一下,找到她特意照的相片。

    江心语拿过去一看,呼吸猛的一窒,还真是她的手稿,上面还签着她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凤易寒帮自己交上去的!胸口突然一热,嘴角也隐隐的有了笑容……她就知道他不是坏人!

    “这次入选的一共有五十人,咱们这一界啊好像就两三个,你是其中一个,现在你可是系里的红人,现在你已经从花瓶升级到实力花瓶了!”许雅静说道。

    “心语,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许雅静见她在那里傻笑,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