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溺爱的地步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到了溺爱的地步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江心语不解的看着她,不懂她这是什么反映,安芷媛看了一眼已经向着这边走过来的男人,连忙说道,“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千万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的名字,有缘再见,拜拜!”她说完,站起身逃也似的离开了。

    “哎……你的药!”江心语连忙拎起地上放置的放药的袋子,但只是眨眼间,安芷媛的身影已经兔子般的消失在远处。

    江心语不解的回身,当她看到身后不远处走过来的男人时,呼吸猛的一窒,小脸也是变得颜色。

    凤宅。凤易寒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表情也很不好看,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极具压迫感,让他周围十米之内的人头都抬不起来。

    江心语小心的跟在他的身后,知道他现在肯定特别生气,他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忤逆他,她也不敢和他讲话,小心跟着他回了卧室,进了房间,凤易寒直接扯掉自己的领带扔到一旁,径直的走进浴室。

    江心语紧张的站在原地,也不敢乱走,更不敢坐下,不安的等待着他的训斥,她宁愿他痛快的骂她一顿,也好过现在这样对她实行冷处理。

    凤易寒洗好澡后便赤着身体走出了浴室,她的眸光一闪,连忙低下头,凤易寒看都没看她一眼,进了衣帽间换了一身居家服离开了。

    房门关上的一刹那,江心语没有觉得松一口气心情反而更加沉重了,她有些疲倦的把书包放到沙发上,走进浴室洗了个澡,站在镜子前,她看着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腹,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她真的不懂,为什么他可以如此狠心的对待自己的孩子。

    如果不喜欢,如果觉得孩子阻碍了他,他可以直接让她拿掉啊,又不准她拿掉,她真是一点也看不懂他。

    李嫂叫她下去吃饭,江心语有些难受的躺在床上,告诉她不想吃,李嫂劝了她几句,江心语躺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肯多讲,李嫂没办法,只能先离开了向凤易寒报告了。

    “她不想吃就算了!以后她爱吃不吃,谁也不许给她送饭,听到了吗!”凤易寒的语气十分的不悦。

    凤唯安坐在一旁,看着大哥表情紧绷的样子,撇了撇嘴,分明就很担心,又装出一副狠心的样子,真是够别扭的。

    也不知道江心语又怎么惹大哥不高兴了。要知道大哥对她的容忍度那可是极高的,简直到了溺爱的地步,对她这个妹妹都没这么好过……

    “是!”李嫂担心的应了一句,连忙开始伺候二人吃饭了。凤唯安吃饱后,直接拿起一旁的手帕擦了擦嘴说道,“大哥,我吃好了,你慢慢吃。”她说完站起身离开。

    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和治疗,凤唯安的情绪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除了性格变化极大外,基本上已经没大碍了。

    现在的凤唯安和之前比,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平时沉默寡言,也很少笑了,说话也不会再大声,对人更是礼貌有佳,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忧郁的气质,和她小小的年龄极为的不符。

    凤易寒皱眉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也没什么胃口了,直接放下了筷子离开了。

    李嫂看着这一桌子的饭菜只动了几筷子,心里有些难受,要是小姐在,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三个人虽然说不上热闹,但气氛却十分的温馨。

    凤易寒上楼后,在卧室门口站了一会儿,想到她今天竟然敢私自偷溜走,便冷下脸继续向前走去进了书房,等他忙完手头的工作时,已经接近凌晨了。

    他推开门走进卧室,第一眼便看向床上,江心语依然睡在左边的位置,房间内只亮着一盏小灯,光线有些暗,凤易寒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头,还是走到了床边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

    她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泪痕,显然是哭过的样子,凤易寒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他在她身旁坐下来,手忍不住轻轻的抚上她的脸颊,却在感受到她脸上那滚烫的温度时,胸口狠狠的一颤。

    他连忙抬手摸上她的额头,比脸上还烫,她竟然发烧了!凤易寒心底一阵慌乱,他连忙拿起电话叫来了段医生和李嫂,在凤家,只有他们二人知道江心语怀孕的事实。

    段医生紧张的替江心语做了检查,这才说道,“应该是受了风寒所致,我给小姐开些退烧药。”

    “不行,小姐怀着孩子,吃药对孩子不好,会让孩子变畸形的。”李嫂也是急得不行。

    凤易寒听到对孩子不好,立刻对段医生说道,“不许用药,用别的方法给她降温。”段医生没有犹豫,说道,“那就先物理降温试试看吧,如果降不下来,只能用药,我会给小姐用一些孕妇可用的药的。”

    “怎么降?你教我!”凤易寒听说药对孩子不好,便已经决定不用了。

    “先用温水洗个澡,再用酒精擦身,希望能控制的住。”段医生说道。凤易寒听完立刻抱起了床上的女孩,李嫂先一步进去往浴缸内放了水。

    凤易寒低头凝视着怀中的女孩,她的小脸烧得通红,纤长的睫毛无力的垂落下来,原本粉嫩的唇瓣也变成了深红色,因为难受而微微的张着,看起来特别的可怜。

    李嫂放好水退了出去,凤易寒这才脱光了她身上的衣服,小心的把她放到了浴缸内……泡完澡后,凤易寒又开始替她擦身,大概过了半小时,床上的女孩突然发出一声嘤咛,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看样子似乎非常的痛苦。

    “语儿,语儿……”凤易寒凑近她,轻声的叫着她的名字。

    “冷……冷……”江心语无意识的呢喃着,她感觉好冷,仿佛整个人都置身的冰天雪地当中,她觉得自己要被冻成冰了。

    凤易寒听清了她的话,毫不犹豫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上床把她抱进怀中,江心语本来被冻得发抖,感受到了身旁的热源,她立刻贴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仿佛生怕他跑了一般,嘴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声,柔软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

    凤易寒只感觉自己的某处在不断的涨大,他将她拥得更紧,心底却十分的鄙视自己,都什么时候了,她都烧糊涂了,他竟然一碰到她,还会起这么强烈的反映。

    天快亮的时候,江心语的体温总算正常了,凤易寒拿了体温计替她量了体温,确定没事了,他才松了一口气,小心的拿开她的手,拿过一旁的睡袍披在身上下了床。

    他本打算去倒点温水给她喝,路过沙发的时候不小心把她的书包碰掉在了地上,他捡起来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想要打开看看,拿出来的却是一个婴儿用品包。

    凤易寒的手蓦的收紧,他慢慢的坐到沙发上,手握着那个小小的塑料包一直到天亮。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口干舌燥,头也很痛,她难受的轻吟了一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便是凤唯安那张放大的脸。

    凤唯安眨了眨眼睛,直起腰来,轻咳了一声说道,“真是笨死了,吹个风就能生病!”江心语茫然了几秒钟,也不介意她的态度,皱眉坐起身,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小姐,你昨天半夜发烧了!少爷照顾了你一整夜。”李嫂立刻解释。

    “发烧了?”江心语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她只记得昨天凤易寒生她的气了,他下楼后,她觉得头疼便躺下了,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竟然是发烧了。

    “小姐,你昨晚就没吃东西,我熬了你喜欢的粥,你喝一点吧。”李嫂立刻盛了一碗。

    “我来吧。”凤唯安接过李嫂手上的碗和勺,坐到江心语面前。

    “唯安,你要干嘛?”江心语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喂你粥啊!”凤唯安说完,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不自在,她轻咳了一声说道,“本小姐还是第一次伺候人!算你有福气。”

    “额……我自己来说好,我已经没大碍了。”江心语立刻就要伸手去接她的粥碗。

    “张嘴!”唯安钥了一勺粥递到她的唇边,江心语被她吼得一紧张立刻张嘴就吃。

    “小心烫!”李嫂提醒的时候已经晚了,江心语已经被烫到了。凤唯安只感觉一阵风刮到自己的身边,下一秒,凤易寒站在了床边,双手捧着江心语的脸,紧张的检查着她的唇瓣。

    凤唯安也被吓了一跳,她是第一次喂人吃粥,一点经验都没有,也不知道要放凉了再喂。

    凤易寒弯腰掰开她的嘴,看了看,确定没有烫坏,才对着凤唯安说道,“让我来吧。”凤唯安见状连忙把碗交给了凤易寒,自己退到一旁坐着了,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江心语。

    江心语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闻着他身上那熟悉的味道,变得有些紧张,她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了,不确定他是不是还在生自己的气。

    凤易寒的表情淡淡的,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他钥了一勺粥放到唇边吹凉,又试了试温度,这才送到她的唇边,江心语困难的吞了吞口水,张嘴把粥吃下。

    凤唯安坐在一旁,拖着下巴看着二人,突然觉得这个画面特别的唯美温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