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好!”李嫂把手中的信交给了她,转身去替她倒茶了。沈念慈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黄色的信封,伸手把它拿了过来,慢慢的打开。

    一张亲子鉴定报告从里面滑落出来……沈念慈看着上面的字,微微的扬了扬唇,直接将这张亲子鉴定报告撕碎放到嘴里吞了下去,又拿出一张全新的报告放到里面。

    李嫂把水送来的时候,她微笑着把那个信封递还给李嫂,说道,“还是你去交给少爷吧。”李嫂没有怀疑,立刻接过信封说道,“是!”凤易寒拿了一件外套回来,李嫂立刻到他面前,说道,“少爷,这是你的信。”

    “谁寄来的?”凤易寒皱眉问。

    “好像是位姓夜的先生。”李嫂看了上面的署名,是个夜先生。凤易寒把外套交给李嫂,打开了信封,他从里抽出一张白纸,当他看清上面的内容时,手指倏的收紧,黑眸中瞬间便掀起狂狞的风暴!

    李嫂替沈念慈穿好了外套,沈念慈见他脸色不对,担心的说道,“寒,你没事吧,是不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凤易寒听到她的声音才抬起头,看到她脸色才变得柔和一些,说道,“没事,走吧。”

    “寒,我真的不想出去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会让人家笑话你的。”沈念慈有些自卑的叹息了一声,一双黑眸中水波盈盈,看上去格外的惹人怜爱。

    凤易寒快步走了过去,伸手将她从沙发上抱起,说道,“谁敢笑话我就让他永远都笑不出来……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而且也请了世界上最好的医生来给你看腿,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寒,谢谢你……你知道吗?和你重逢的这些天,我就像做梦一样,总觉得好不真实,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在梦里!”沈念慈深情的望着他。

    凤易寒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把她搂得更紧,说道,“我又何尝不是?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不是做梦!”

    “寒,你真的不会离开我吗?我们真的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吗?”沈念慈的声音中透着些许的不确定和感伤。

    “不会了!你忘记我答应过你,我们要永远都在一起的,小傻瓜别胡思乱想了,我带你去熟悉一下环境。”凤易寒抱着她出门,今夜有些小雨,保镖替二人打着伞,凤易寒抱着她坐进了车内。

    最近江心语都没怎么吃东西,夜琛坦心她的身体会出问题,便去外面给她买了一味道更好的饭菜回来,他提着精致的食盒推门走进病房,抬头看向那张熟悉的病床,上面却是空无一人。

    他的黑眸微微的一凝,心脏瞬间像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抓住,他立刻来到洗手间推开门,里面依然是空无一人,手中的食盒

    “砰”的一声掉落在地上,他转身看向床头的位置,当他看到那个薰衣草花环不见的时候,飞快向病房外跑去……凤宅外。

    雨越下越大,江心语站在凤易寒回家的必经之路的路口,全身都被雨淋透了,单薄的身体在雨中瑟瑟发抖,她小心的把那个薰衣草花环抱在怀中,似乎生怕它会被雨水淋坏一般。

    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只知道身体冷的已经没有知觉,她瑟缩着身子,紧张的看着每一辆路过的车子,生怕和他错过。

    她知道凤家的车子多,凤易寒不一定会开哪辆。加长的房车内,和外面的寒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里面开着暖风,让人舒服的想要睡觉,凤晚寒和沈念慈脱了外套,凤易寒的表情不是很好,可见他此刻的心情欠佳。

    “寒,你怎么了?怎么好像有心事似的?”沈念慈靠在他的怀中,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问。

    “没事,我今天太高兴了,酒喝的有点多了,上头了。”凤易寒握住她的小手吻了吻。

    沈念慈听完,立刻直起身,抬起两只小手替他按着太阳穴,凤易寒看着面前的脸,脑海中却是闪过另一张更加稚嫩的小脸,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把那张脸从脑海中赶走,仔细的凝视着面前女人的脸。

    现在念慈回来了,他的人生再也没有任何的缺憾了,他应该知足,更应该感谢上苍。

    他突然低下头亲吻上怀中的女人,沈念慈立刻搂住他的脖子,慢慢的回应着他。

    因为下着雨,所以司机的车速不快,江心语远远的便看到这辆熟悉的车子,她完全顾不得自己的狼狈,开心的跑了过来,却在看到车子拥吻的人时,整个人如遭雷击,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

    “吱”的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因为惯性,凤易寒和沈念慈差点摔到,凤易寒连忙搂紧怀中的女人,不悦的呵斥司机,“怎么回事?”

    “爷,对不起!”司机连忙道歉,他是看到江心误才条件反射的踩刹车的。

    凤易寒也看到了车外的身影,她正站在雨中,全身都湿透了,衣服头发都贴在身上……

    “寒?”沈念慈见他看着外面的女孩失神,叫了他一声。

    “在车上等我。”凤易寒说完,推开车门下了车。江心语见他下来立刻走了过来,眼泪开始疯狂的往下落,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她真的好想好想他。

    “少爷!”江心语苍白的唇瓣剧烈的颤抖着,一张小脸惨白如纸,整个人虚弱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昏倒一般。

    “你来干什么?”凤易寒淡淡的看着她,语气冰冷的让人心寒。他的态度瞬间让江心语如坠冰窟,她以为这雨已经冷的让她没有知觉,原来都不及他的一言一语……

    “少爷,那份鉴定报告……”江心语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看那份鉴定报告,到底知不知道她怀的孩子其实是他的。

    “我已经看了……你还有事吗?”凤易寒的表情变得更冷,略加不耐烦,似乎非常不愿意再见到她一般。

    江心语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可是那熟悉的样子,让她知道她没有认错人,他的眉眼,他的鼻子,他的嘴巴,他的气息,他身体的温度哪怕是她闭着眼睛都不会认错。

    可是,他的表情却是那样的陌生,让她原本已经痛到麻木的心脏,再次狠狠抽痛起来……

    “寒?她是谁呀?”沈念慈等着着急了,打开了车门想要下车,凤易寒听到声音连忙回身,阻止了她的动作,说道,“没有谁,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你在里面乖乖坐着,外面凉。”他的话就像一个炸弹在江心语的脑中炸开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难道那些朝夕相伴,温柔缠绵的时光都是假的吗?

    “哦好,那你快点,我累了想要回家。”沈念慈的语气中带着撒娇的味道。

    “乖!”凤易寒关了车门,皱眉回头看了江心语一眼,说道,“如果没别的事,就不要再来找我了。”他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要打开车门上车,江心语这才清醒过来,完全是条件反射的,声音颤抖的问道,“少爷……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凤易寒开车门的动作顿住,最终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是!”他毫不犹豫的打开了车门坐进了车内,沈念慈立刻要坐到他的怀中,凤易寒连忙阻止,说道,“我身上湿,有寒气,你乖乖坐在一旁。”

    “不嘛,我就要坐你腿上。”沈念慈任性的坐了过来。司机不安的看了一眼站在外面的女孩,发动车子离开了,车子慢慢的划过江心语的身体,直到车子离开,她才反映过来,疯了似的转身去追他的车子。

    “少爷……你不要走……我还有好多话要和你说。”江心语一边哭一边费力的跑着,腹部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可是她却不管不顾的继续追着,她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他说,她想亲口告诉他,那个孩子是他的,她们的孩子不是野种。

    “少爷……”司机看着追车的女孩,不安的叫了一声凤易寒。

    “寒,要不要停下啊,我看她好像还有话要和你说。”沈念慈趴在凤易寒的怀中,看着后面的女孩黑眸中闪过一丝冷笑。

    “如果你不想干了!明天让修罗换人!”凤易寒不悦的说道。司机被他冰冷的语气给吓了一跳,连忙加快了车速……江心语看着越来越远的车子,脚下突然一崴,她痛苦的尖叫一声,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车子彻底的消失在她的视线内。

    早已经分不清脸上是雨水还是泪水,她痛苦的趴在地上眼睛紧紧的看着前方的车子,直到它消失在远方,突然,她想起那个花环,她也顾不得脚上和腹部的剧痛,惊慌的回身去找,可是走了几步,她便再次跌回到地上,她便哭着爬着前行,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终于找到那个花环,她连忙把它紧抱在怀中,失声痛哭……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