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是他的根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她就是他的根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明明看了那份鉴定报告,明明知道孩子是他的,可是他依然对她如此残忍?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他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尖锐的凌迟着她的心,腹部的疼痛在不断的加剧,可是却不及她心痛的百万分之一!

    血不停的从她的下身流出,把周围的雨水都染成了红色……宝宝……你不要妈妈了……爸爸也不要妈妈了……为什么你们都那么的残忍……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还不如随你一起死去算了……江心语手紧紧的抱着那个薰衣草花环,她真的感觉好冷好冷,她的全身都在颤抖着,最终睫毛无力的垂落下去……凤易寒回到别墅便抱着沈念慈回房间换衣服去了,司机紧张的在门口徘徊,修罗见到他,立刻问道,“有什么事?”

    “修爷……您快去看看吧,刚刚我们回来时候,碰到了江小姐,这么大的雨,她也不知道在那等了多久,连伞都没打,我看她身上还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呢,爷他……后来江小姐追车摔倒了,我真担心她……”他的话还没说完,修罗高大的身影已经冲进了雨中……

    “你刚刚说谁?是不是江心语!你把话说清楚!”凤唯安跑过来,皱眉看着司机问。

    司机又连忙把刚刚发生的事复述了一遍,话还没说完,凤唯安也不顾大雨,冲了出去。

    “唉……小姐,我开车送你去!”司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太多嘴了,要是被少爷知道会不会炒他鱿鱼。

    等修罗赶到江心语所在的地点时,那里早已经空无一人,他看着地上被染红的雨水,只感觉心跳已经停止了,高大的身躯不受控制的摇晃了几下,胸口一阵阵窒息般的疼。

    凤唯安也不顾大雨跑下了车,看了一眼地上的血水,转头问修罗,“她人呢?”修罗是跑着过来的,他慢慢的摇了摇头,他也想知道她人去哪了?

    他慢慢的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刚走了两步,手便捂上胸口,一口血喷了出来……凤唯安焦急的跺了跺脚,心里担忧极了。

    车上。夜琛紧紧的抱着怀中已经昏迷的女孩,身体都忍不住轻颤着,她的身上冰极了,就像刚从冰里出来一般,感受着她越来越弱的呼吸,他焦急的对着司机吼道,“再开快点!”司机额头上都冒了汗,他已经把油门加到最大了,这速度已经是极限了。

    夜琛低着看着怀中的女孩,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的大手不停的搓着她的身子,从来没有一刻觉得时间是如此的漫长,心就像被放到油锅里受着最难耐的煎熬。

    “语儿……你醒醒,别睡了!”夜琛害怕极了,真的怕她这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不停的亲吻着她的脸颊,她的唇瓣,好冰,冰的他的心都跟着冷透了,“把暖风再开大!”

    “琛爷,已经是最大了!您还是把江小姐衣服脱掉给她取暖吧!”司机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琛爷也真是的,关键时刻怎么连这么简单的招数都忘了。

    夜琛呼吸一窒,他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昏迷的女孩,只犹豫了一秒,便快速的脱掉她身上湿透的衣服,江心语身上只穿着病号服,甚至连内衣都没穿,下面倒是穿了一条呐裤,里面垫着卫生棉垫,是接血用的,现在已经完全不起作用,夜琛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把她的衣服全都脱光,拿过一件自己的军大衣披在她的身上,自己又解开了衬衣让她趴在自己的胸口取暖……柔软与坚硬碰撞,温暖与冰冷相遇,夜琛已经无法呼吸,但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他真的什么顾忌都没有了,将她搂紧在怀中,让她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大手不停的搓着她的后背。

    终于,在到医院前,她的身子才稍稍的有了些暖意……又是一轮急救,医生简直不敢相信,刚刚流产的她竟然敢跑出去淋雨!

    这对她的身体会造成不可补救的伤害。江心语被推出来的时候,医生不停的数落着夜琛,他一句也不反驳,只是紧紧的盯着床上的女孩,问道,“那她到底怎么样了?”医生一咽,无奈的说道,“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以后肯定会落下病根的!要是再来一次,命能不能保住都难说。”

    “谢谢,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夜琛小心的推着江心语的病床回病房了。

    夜琛小心的把江心语抱到病床上,护士给她扎上液,便退了出去。他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女孩,爱怜的伸手摸了摸她的手,江心语似乎是有了些知觉,感受到他的手掌,立刻伸手按住了他的大手,惨白干裂的唇瓣微微的张着,呼吸急促的叫道,“少爷……不要……少爷……”夜琛听着她叫着别的男人,只感觉胸口一阵撕裂般的疼,他连忙要抽回手,江心语突然激动的握紧了他的大手,眼睛依然紧紧的闭着,睫毛却在不停的颤抖着,眉头紧皱,害怕的叫道,“少爷……不要走……不要……”夜琛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他看着床上痛苦的呢喃着的女孩,有泪从眼眶中流出,汇聚在鼻尖滴落下来,他真的好想叫醒她,让她看看,现在陪着她的男人是他,不是凤易寒那个混蛋!

    江心语的液一直输到了后半夜,他叫来护士给她拨了针,护士突然拿出一包卫生棉给他,说道,“她身子受了凉,血量肯定会变大,你注意一下,一段时间就替她换一下。”夜琛看着护士放下的卫生棉有些傻眼,他紧张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孩,抬手挠了挠头,等他再想问什么的时候,护士已经离开了。

    夜琛看着那包粉色的卫生棉,用力的搓了搓脸,拿起来走到床边,江心语似乎有些不舒服,嘴巴干涸的就像缺水龟裂的大地,他拿了棉签,沾了温水替她温着嘴巴。

    江心语难受的呻吟了一声,用力的舔了一下干涩的唇瓣,夜琛见她有反映立刻问道,“语儿,要喝点水吗?”

    “水……水……”江心语痛苦的呢喃着,夜琛见状连忙端起那杯温水,小心的将她抱起来,把水杯放到她的唇边,江心语足足喝了两杯水才肯罢休,夜琛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刚要离开,大手便被她抓住,他立刻回头,只见她的眼角有泪落下,痛苦的呢喃道,“不要走……”夜琛的胸口瞬间一热,明知道她叫的很可能不是他,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一阵激动,只要她没叫那个男人,他就可以欺骗自己一下,她是在叫自己,他小心的脱了鞋躺到她的身旁,感受到了身旁的温暖,江心语立刻向他蹭了过来,伸手搂住了他……夜琛知道自己这样算是趁人之危,可是他真的好想好想抱抱她,哪怕醒来后,她会恨他,他也想要自私的抱着她。

    “冷……冷……”江心语紧闭着眼睛,身子却不停的往他的怀里钻,夜琛只感觉自己快要没办法呼吸了,他小心的将她搂在怀中,拉过被子盖在二人身上,低头轻轻的吻了吻她的唇瓣……拥着她的感觉,他真的觉得好满足,这一刻,就好像他拥着的不是一个女孩,而是整个世界!

    “语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我会永远永远的守在你的身边!”夜琛在她耳边轻声的呢喃着,从前的他,仿佛一片没有根的浮萍,习惯了随波逐流,习惯了不停的飘荡着,可是现在,他找到了自己的根,她就是他的根,如果她愿意,他就算死也要为她驻足停留。

    江心语感受着他温暖的怀抱,终于安静了下来,沉沉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江心语是在夜琛的怀抱中醒来的,夜琛早就醒了,但是怕吵醒她,一直没敢动。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似乎是怔了一下,随即昨晚的一切涌入她的脑海,她慢慢的退出了夜琛的怀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夜琛连忙起身,一个翻身下了床,他背对着她站着,半晌,才轻咳了一声问道,“你饿了吧?我去弄点吃的。”他的话音一落,江心语突然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紧张的看向四周,问道,“我的花环呢?花环在哪?”夜琛连忙回身,看着她苍白的不像话的脸,还有凌乱的长发,看上去就和一个女鬼没什么分别,他的胸口一阵滞闷,那个男人那样对她,她还那么在意他送的东西!

    “花环呢!我的花环呢!它在哪?”江心语已经急得掉下泪来,睁着一双可怜的黑眸看着床边的男人。

    夜琛真是恨透了她此时此刻的模样,咬牙说道,“没有了,我给丢了!”江心语明显一怔,随即拼命的摇头,“不!我要去找回来,那是少爷送给我的!”她掀开被子下床,可是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人直接跌到了床下,“咚”的一声,差点让她再昏过去,站不起来,她就向前爬,总之,她一定要把那个花环找回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