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打个八折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给你打个八折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四目相对,凤易寒看着那双熟悉的黑眸,长长的睫毛,他突然发现,他竟然连她睫毛的弧度都记得那样的清晰……

凤易寒立刻伸手就要去摘她脸上那精致的面具,江心语连忙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烈火一般的红唇翘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哑声说道,“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江心语松开他的手腕,素手抚上他英俊的脸颊,笑得更加的魅惑。

火红的唇瓣,衬得她的肌肤如雪,就像冬日雪地中绽放的红梅,散发着悠悠的冷香,让他想要低下去狠狠的品尝一下它的味道。

这么想着,他便真的这么做了,如同受了蛊惑般,江心语不紧不慢的抬手阻止了他,手指按在他的唇瓣上,继续笑得妖娆,“如果先生看上我了,是不是也要谈好价钱?不过,看你长的不错……我可以考虑给你打个八折。”

凤易寒冷冷的看着她,胸口的怒气更盛,这个该死的丫头,她知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需要八折!本少爷给你百倍的价格!”凤易寒愤怒的拿开她的手,这次直接不管不顾的亲上她的唇瓣。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度,甚至连他的节奏,她都是那么的熟悉,津液交缠,江心语差点迷失在他的吻中,但想到他的唇吻过另一个女人,她便恶心的想吐,凤易寒像是疯了一般的吻着她,唇离开她的唇瓣,开始拼命的吻着她的脖子,大手也伸到了不该伸的位置……

江心语丝毫不怀疑,他想在这里就把她办了……

她已经感受到了他的威胁,那急切的样子,就好像八百年都没碰过女人似的。

江心语又气又恼……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疼,可是她除了忍,没有别的办法,“这位先生,你是多久没碰过女人了,就算急,也得先把钱付了,再给我找个房间吧!总统套房就免了,要个标间不过分吧……我的客人最低都是套房。”

凤易寒感受着她的颤抖,恶狠狠的咬了她一口,动作丝毫不减,“今天爷就当个特别的!今天没房间!”

凤易寒继续凶狠的吻着她,更像是惩罚,江心语感受着他野兽般的动作,现在只想骂人,该死的男人,总是这么的霸道不讲理。

正当江心语都要被他拆吃入腹的时候,凤易寒突然闷哼了一声,下一秒,他的身子便软了下去,江心语得到自由,连忙伸手搂住他,抬头便看到虎子拿着一根棍子站在后面,很生气的拿着棍子想继续打凤易寒!

“不要!虎子,不要再打了!”江心语连忙阻止了他,她小心的推开凤易寒,看着他紧闭双眸的样子,伸手一摸,他的后脑上竟然有血!

“他欺负姐姐,该打!”虎子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但脑子有些问题,平时话很少,可是打起架来非常的狠,算是这里的保镖。

其实虎子的名子和他的长相非常的不配,因为他长的实在太秀气,让人无法和虎这个字联系起来,但安小西非要叫人家虎子,大家便一直这么叫着。

“……”

江心语从后门离开了酒吧,坐上了公交车,虽然她已经把手擦干净了,但似乎还能感觉到手上一片黏腻的感觉,虎子一般下手很重,她真怕凤易寒被他给打坏了。

也不知道霍西扬有没有把她送进医院。

直到安芷媛发来信息,说是霍西扬已经把凤易寒带走了,她的心才稍稍的安定了一些,但还是担心的要命。

虎子脑子有问题,所以下手没轻没重的,江心语真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脑海中全是凤易寒聊无生气的样子。

直到走进了玉锦医院,苏锦从里面走了出来,皱眉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失魂落迫的模样,紧张的问道,“心语,出什么事了?”

江心语这才回神,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子,依然有些发愣,“哦,没事。”

“没事?你怎么连鞋都没穿?”苏锦低头看着她那双光着的脚。

江心语这才反映过来,也感觉到脚上传一阵阵刺刺的疼,低头一看,她竟然只换了衣服,连鞋都没穿就出来了,而且一路上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如果不是苏锦提醒,恐怕她还发现不了。

“嘶……”现在才感觉到,脚掌上传来一阵阵的痛意。

苏锦立刻要去抱她,江心语连忙向后退了一步,说道,“没关系的,我自己可以走。”

苏锦的眸光微暗,说了一句,“到护士站去处理一下吧,我先下班了。”

江心语对着他笑了笑,说道,“路上开车慢点。”

苏锦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可是他又忍不住回身,问道,“心语,你非要跟我分这么清吗?”

“苏医生,你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自己变得更坚强一些。”江心语浅笑着说完,直接越过他离开了。

她不能再让自己去主动依赖任何人,哪怕是一个肩膀也不可以,刚刚离开凤易寒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无能,一直在凤易寒的身边,被他宠着呵护着,她失去了一切赖以生存的能力……

苏锦看着渐行渐远的女孩,虽然脚痛让她走路都变得一瘸一拐的,可是她依然走的淡然,她变了,不再是从前那个很容易羞涩,很容易哭泣的小女孩了,而是一个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可以淡然以对的女子。

到了护士站,护士让她坐到椅子上替她处理伤口,江心语有些失神的看着前方,直到脚上传来一阵阵的痛楚,她才蓦的回神,护士正在拿消毒水替她消毒,原来不知不觉间,她的脚上竟然划出了无数的伤口,而她一路走来,竟然一点知觉都没有。

江心语有些难过的抿紧了唇瓣,无论她怎么努力的忘记,凤易寒对她的影响竟然还是如此的大……

江心语处理好了脚上的伤,便坐着电梯回到了哥哥的病房,自从她和凤易寒做了告别,她便把哥哥从军区的医院接了出来,既然已经和他没关系,哥哥也自然不能再依靠他了,这家玉锦医院是苏锦开的,所以哥哥住在这里她很放心。

她请了裴青青来为哥哥看病,哥哥的病情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连苏锦都十分的佩服裴青青的医术,中西结合,大胆中又透着心细,她的一些学术成果非常的了得。

裴青青说,针灸对哥哥的病情很有帮助,这让她再次看到了新的希望。

进了病房,她没想到夜琛也在,夜琛半个月前带着部队进山集训,他分明说好要走一个月的。

“有没有很惊喜啊?”夜琛向她伸出了双手。

江心语立刻抛开了所有的烦恼,笑着扑进了他的怀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能让她觉得如此的安心和温暖。

“当然惊喜啊,不是说一个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江心语紧张的看着他问。

“唔……不放心某个小笨蛋!所以就把训练项目集中了一下,就提前回来了。”夜琛抱着她坐到椅子上,他蹲下身伸手握住了她的脚腕。

江心语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收回,他却抓着不放,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悦的问道,“不要告诉你出来的时候忘记穿鞋了!”

她的脚上全是细细密密的伤口,一定是走了很远的路造成的。

“还真被你猜对了,你可真聪明。”江心语尴尬的笑了笑,现在她真的懊恼极了,不就是一个凤易寒吗?至于让她失魂落迫至此吗!

她发誓,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夜琛的表情立刻暗淡下来,下颌绷紧,不再多说,而是转身走到衣柜处拿了一双袜子和一双鞋子出来,又回来蹲在地上替她小心的穿上。

“吃的在桌上,我先回部队了!”夜琛很显然是生气了,一双黑眸沉沉的看着她。

江心语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回去开车慢点。”

夜琛的心脏瞬间被揪紧,他因为担心她,把训练强度加大一半,这才只用了半月的时间便赶了回来,难道她看不出来他生气了吗?他说要走只是气话,她竟然都不挽留一下。

夜琛又看了她几眼,转身便向外走,江心语看着气乎乎的背影,一下子笑了出来,叫道,“要不你陪我吃完东西再走吧。”

夜琛的脚步立刻顿住,却没转身,他还在生气,很生气……

江心语见状立刻说道,“我一个人吃着没意思,你就当陪陪我吧,拜托了,夜大哥。”

夜琛听完,心里这才舒服了,转身瞪了她一眼,来到桌边把饭菜摆好,江心语立刻伸手去拿,夜琛不客气的打开她的手说道,“讲不讲卫生,先去洗手。”

“遵命,我的长官大人!”江心语调皮的对着行了个军礼,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走进了洗手间。

医院内。

凤易寒的脸黑的像包公一样,头上缠着一圈纱布,让一向英俊的男子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霍西扬笑得都快要岔气了,不过看着他脸越来越黑的样子,只能强忍着,肩膀不停的耸动着。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